我的调教经历 – 随便写写

site owner : 雖然我的確也認為這麼直接搬運別人的文字涉嫌侵犯對方的權益,但是在當今的大環境下,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文化上的,抑或輿論上的,對於真正有價值的記錄的存在空間已經很狹小了。我甚至一度非常焦慮可能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裡,這位作者的所有文字都會被清空刪除。作者如果對此有異議請直接和我聯繫罷,在此之前請容許我在這裡留一份備份。恕罪。

  • – – – – – – – – – – – –

我一直都在,每天会上来看看,虽然流量已经少很多了。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一切正常,一切都好。就是懒,不愿意动笔,也理解了自己朋友们的公众号为什么只能维持几个月的更新,可能这就是人类耐心的极限吧。

虽然现在已经在圈外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看看圈子里的事。突然有些感想,就想抒发抒发。

SM没有多神圣或者崇高,也不要想在这里找到所谓的救赎。之前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他大概表达过这样一个意思,花钱买票听相声是为了逗乐的,不是去受教育的,所以相声要就是要搞笑,要是说了之后观众都不笑,那就太搞笑了。至于观众能从相声里琢磨出点道理,那是观众的水平高。我想说,SM也是。SM最原始的驱动就是满足欲望,不要想着有个S管着,学习成绩就能变好(本来这里就包含着一个悖论,M想被虐待,学习不好会被罚,那最后成绩不好反倒得偿所愿,背离初衷),或者获得什么更高层的,精神得到升华之类之类。所以,就对应着两个要求:1正视自己的欲望;2心智健全,心理健康。可能是孕妇效应,我总觉得有太多的人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这又分为两种:1认为这种欲望是邪念,是种不应该产生的欲望;2困于客观而无法满足,不得不压抑。后者,我可以理解,毕竟人要做出选择,做出放弃。而前者,我希望你们可以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都有和你自己相似的幻想和癖好,完全不用被这种欲望纠缠而苦恼。再说心智健全和心理健康。一些女生说自己自杀过,或者考虑过自杀,很多都是原生家庭不幸导致的。很多SMer有这样的情况,是自己的不幸让自己踏入了这个圈子,SM是毒品一样的存在。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基因里就写着,SM是伴随一生的性癖好。我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但是如果是前者,那请谨慎入圈,因为遇人不淑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可能不仅仅是毒品,而是毒药了。一个正常的S怎么会找情绪不稳定的M呢,除非精虫上脑。如果是后者,也请正视风险。

看完自己写的,职业病暴露无遗。。。

2019/12/2

3 thoughts on “我的调教经历 – 随便写写”

  1. 《圈养调教》
    [开始]生活太压抑,为了寻求刺激,我带着好奇,撞到了你的手里。
    [初调]签下奴隶契约,我褪下了一身衣裙、脱下了乳罩,只剩下私处的三角和白净赤裸的脚,我放下桀骜,任由你恣意调教。你把我捆绑,将我放倒。我丢掉一身骄傲,羞耻的看你给我剃毛。你说光洁些更好,方便今后的调教。你放下剃刀给我洗澡,我羞涩难当,又心惊肉跳。你把我反手高吊,你的皮鞭我无处可逃,我不敢哭闹,也不敢求饶,咬着唇默默承受都不敢叫,生怕被你知道,增加我今晚的调教,我怕我会受不了。
    [失身 ]你控制, 操纵着我的身体,我服从,跟随着你的指令,你说这就是个游戏,我需要的只是顺从而已。我懵懵懂懂,被你关进牢笼。你疯狂进攻,我感觉下面好痛。一片落红,我俩水乳交融。缠绕相拥,娇喘声布满牢笼。高耸的乳峰,此时任由你玩弄。大脑已然失控,理智占了下风。我忍着疼痛,主动服从。跟随你疯,堕落放纵!
    [习惯]拋弃道德的束缚,冲破世俗的禁锢,把身子交出,任由你欺负。被你全身拘束,跳蛋控制外出。你强迫我户外暴露,对我言语羞辱,那般羞耻和无助,让我铭心刻骨。可你总有手段,让我屈服——灌肠液加上开塞露,结束后用肛塞塞住,紧接着就是拉珠,丁字裤配合着龟甲缚。娇弱的身躯被绳索捆缚,雪白的双乳在烛光下暴露,地下室的黑暗渲染了紧张和恐怖。你用蜡烛,亲吻我肌肤,快乐又痛苦、兴奋又屈辱。捆绑加束缚,钢针刺双乳,我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泛红的脸颊略显无助,傲人的双峰不时起伏。全身白皙的肌肤,任由你轻抚,曼妙修长的双腿,遭受手銬和脚镣的禁锢,还有绳子和锁链的约束,高跟鞋让我难移寸步,小嘴又被口塞塞住,我除了鸣呜呜,什么也叫不出。
    [喜欢]身体的快感体验,心理的压力释放,我渐渐喜欢上了这样的自我挑战。喜欢你将我赤裸固定在刑架上,将我娇弱的身躯无情捆绑。刺骨的疼痛带来的兴奋和快感,让我整颗心都在颤,被虐的痛感夹杂着些许莫名的渴望,心像脱僵的野马得到释放。全身酥痒,私处早已泛滥,苗条的身段,摇摇晃晃,渴望被人抚摸的浪荡。受虐的欲望日益膨胀,你在我身上打孔穿环。羞耻与自尊在相互碰撞,我享受这游戏带来的刺激紧张。我喜欢你蹂躏我的模样,我迷恋上了这种快感,我任由你将我捆绑,(骑)在我身上发泄着疯狂。
    [痴迷]羞耻心大大降低,一次次突破极限的刺激,总会带给我阵阵欢愉,我彻底爱上了这个游戏。从开始被动承受,到后面主动索取,我发现我已经上瘾,我渴望你对我上刑。你皮鞭抽打我的声音,夹杂着我做作的呻吟,一阵阵将我推上了高潮。重些,再重些,我幻想自己是一个奴隶,被你俘获后审讯, 一直在反抗却又这般无力。每一寸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红色的蜡滴,一滴一滴,亲吻着我的身体,它一点没有规律,隔着眼罩我不知道它下面会走到哪里,怀揣小鹿,期待混杂着恐惧。当电流穿过我的身体,心跳的更急,酥酥麻麻的空虛,疼痛过后就是难得的刺激。我双眼迷离,催乳剂发挥着效力,纯洁的我此刻淫荡无比。深喉,我为你口交。你对我人体改造,我甘心被你支配,受你调教。我带上乳铐,被你关到地牢。你享用着我的奶,并对我进行灌溉,我表现的很乖,我们玩的也很嗨。你将我狠狠的爱,你叫我崇拜,更让我依赖,我对你又怕又爱。
    [依赖]折磨越来越残酷,痛觉越来越麻木。你的惩戒和羞辱,会让我满足,它给我一股力量对抗世俗,我的身心彻底被你征服,我的内心不再那样绝望孤独。我甘心跪在你的脚下向你臣服,我喜欢被你关在地下室里调教羞辱,我渴望被你永远禁锢,每日被你捆吊束缚,调教羞辱。你可以把我赤裸拘束,玩弄羞辱。野外暴露,鞭打捆缚。催乳拉珠,电击私处。。。而我失去自主只能任你欺负。你疯狂的蹂躏能让我感到幸福!

  2. 孤独寂寞在身后,欲望在火上浇油。
    追求刺激和新鲜,兴奋引诱我向前,
    墙上的镣铐铁链,撩拨的心痒难敛,
    然后我被他收编,接受被圈养三年。
    乖乖带上了项圈,用一条狗链相牵,
    自此坠入了深渊,从此深陷于虐缘。
    契约是何人所签,谁又许下了心愿,
    甘愿为他而改变,接受调教和训练,
    不分黑夜和白天,随时承受着虐恋。
    绳索缠绕着双肩,大脑里羞耻装填,
    双腿并成了一线,双臂在背后反剪,
    绳索间紧紧相连,拼命踮起了脚尖,
    而他手执着皮鞭,轻吻过我的双脸,
    全身都挨了一遍,感觉刺激又惊险,
    被他吊在了房檐,楚楚脸人见尤怜,
    私处已泛滥在先,双乳坚挺又滚圆,
    蜡烛红色的泪滴,将我的过往祭奠。
    双乳大腿和下面,无一处能够幸免,
    刑罚一直在增添,快乐却只增不减,
    当时彻夜都难眠,过后却又很怀念,
    灵魂早已经深陷,甘愿将肉体奉献,
    被他轻挑和慢捻,下边已湿了大片,
    黏液的味道腥咸,抽插有深也有浅,
    娇喘声声声幽怨,渐渐已不再腼腆,
    问谁人爱我疯癫,问谁人爱我淫贱,
    奴性已渐渐显现,已开始没了下限,
    真空外出和游园,全身都赤裸漏点,
    却已不在乎这些,是否会有人看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