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46.圈养日常,一巴掌打醒

一边做着瑜伽动作,一边和主人聊天,时间过得很快,又要吃午饭了,主人说,早上吃的晚,中午吃一些方便食品,晚上再好好做顿饭。吃完饭,主人去刷碗,让我回房间休息,下午再完成别的功课。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些吗?主人说,如果没特别的活动就每天都要完成,这些功课短期效果可能没多明显,长期坚持才能看到效果。南方好像很重视午休,到了很晚才会起来,因为前一天心里惦记着早起,也没睡得太安稳,睡个午觉也挺舒服。下午起床,脑子还有点懵,直接走着就进了客厅,看到主人才想起来,在客厅不能站立,急忙跪下。主人让我爬过去,跪在他面前,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刚刚清醒的头脑又有些懵了,疼倒是其次,主人从没打过我耳光。除了委屈,还有愤怒,主人凭什么打我啊?!眼泪瞬间开始狂飙,主人说,不许哭!可眼泪哪里止得住,不但没止住,还哭出声来。我哭嚷着说,父母都没打过我,说着我就要从跪着的姿势站起来。主人又甩过来一个耳光,还是说不许哭!我直接歪坐在地上,一只手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抹眼泪。就很想特别硬气地站起来,甩手就出门,跟主人说这个奴我不做了!终究没这个勇气,可又止不住要哭。主人又把我拉过去,一只手控制住我的头,另一只手又是两个耳光,还是那句不许哭!接着主人说,既然止不住,就打到我不再哭为止。我也能感受到,主人在控制手的力度,没之前那么疼了。我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只是调教。慢慢地,我不再哭了,主人的手也停下来了。主人问我,细则里说,如果主人打耳光应该如何表现?我带着哭腔说,应该跪好,一下打完之后,头部马上归位,面向前方。主人说,最后打五下,要做到刚刚我说的。我跪好,把头发捋在耳后,主人左右开弓,又打了五下,每一下之后,我赶快把脸正过来。打了五下,终于停手了。

本来上午还好好的,甚至幻想过爱情,下午的耳光又一下把我打醒了。我在地上,心里带着怨恨,不想和主人交流。主人一把把我抱起,我直接跨跪在主人两腿之外,主人给了我一个很深的拥抱,我直接搂着主人的脖子哭了起来。我受不了委屈,也受不了深情,很容易自我感动。我对主人抱怨说,刚才都想不当他的奴了,想直接摔门而走。主人没说话,手在我的后背摩挲。可能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主人问我,好了吗?我说好了。主人说,那快下去吧,怪热的。我又有些被逗笑了,放开主人,可在这个姿势下,我第一次离主人的脸这么近,突然有了想吻他的冲动。主人应该也看出来了,直接用手架着我的腋下,要把我放下去。我说,能再抱一下吗?主人说,可以。这次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把胸贴在主人脸上,抱着他的头。自从分手之后,一直没和别人长时间拥抱过,这种心理的饥渴需要被填充。我拥抱好了,自己就放开了主人,跪在了地上。脸上还是有些火辣辣的,主人让我从冰箱里拿冰块,他去拿个冰袋,让我敷一敷脸。我摸了摸才发现,脸上热热疼疼的不仅是因为疼,还有些肿了,左脸比右脸似乎更厉害一些。主人把冰袋给我,他说,以后记住,在什么地方不能站,发现一次打一次,打到长记性为止。

我敷着脸,主人给我找了卡子、皮筋和发兜,让我把头发梳起来,露出额头。我没用过发兜,不知道怎么用,主人给我找来视频,让我学着绑。主人说,不喜欢披头散发的奴,起来之后不要先进客厅,先在卧室把头发梳好,脑子清楚了再出来。我问主人,脸大概多久能消肿,主人说,两三天吧。我说,主人不是周末还安排了什么活动吗,脸肿着不会影响吗?主人说,无所谓,让别人看看我因为做的不好,脸被打肿了也很好。

之后接着做下午的功课,主人说,口交的技巧由别人来教给我,能力和耐力由他来训练。主人把一个假阳具吸在墙上,让我吞入保持10秒,然后休息5秒。主人拿来一个练琴用的节拍器,节拍器一秒响一次,让我控制节奏。主人在阳具上画了条线,每次都要让门牙到那个位置。我已经很久没练过了,一开始就想干呕,主人让我先不用吞那么深了,量力而行。我尽我所能,尽量地放松咽喉,希望可以吞得更深一些。我做着,主人在旁边说,这只是训练一下耐力和呼吸节奏,先慢慢适应。主人说,口交的难度远比想象中大,对下巴、舌头还有咽喉的耐力都是有要求的。我也没空搭腔,就听着主人说。过了大概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这十分钟倒也还好,嘴不太酸,毕竟可以闭嘴休息,咽喉也逐渐适应了。之后,主人让我吞入15秒,休息5秒,体会呼吸节奏。看似没什么区别,可这就比之前有些难度了,在喉咙里放置一个异物,要屏住呼吸,还要控制咽喉放松。主人就在旁边看着我做,差不多又是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假阳具上已经满是喉咙的粘液了。主人又拿来一个不大的口球给我戴上,让我的嘴保持持续张开的状态,不许咬口球,舌头还要一直摩擦口球。我就跪在地上,双手背后,很无聊地按要求做着,唾液一直顺着下巴往下滴。主人说,这些事的确很无聊,即便有了很高的技巧,最后耐力不行,口到一半要休息,比只有耐力没技巧还扫兴。这样做了没多久,下巴和舌头就开始酸了,主人让我先坚持着做。可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主人说可以休息了,但是并没有解开口球,让我可以咬住口球了。可咬住口球并不能完全放松下来,我用手指了一下口球,呜呜地问主人能解开吗?主人让我先戴着。

主人说,今天早上请安的动作不好看,让我戴着口球练动作。主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关键是两边大腿的平面垂直于地面,大腿最少分开90度,腰要尽量下塌。我按照主人说的做,主人拿个长杆的皮拍点着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动作很快就纠正好了,主人让我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他抱腿坐在地上,慢慢抚摸我的头颈、后背、乳房,用手搓一搓耳朵,指捏一捏乳头,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腰就弓了起来,皮拍敲在我的背上,我马上又塌下去,享受着主人对我乳头的侵犯。如果时间能够停止,我希望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停在主奴无声地互动中,我第一次和主人有了想时间停止的瞬间。在主人的这种简单的爱抚下,我也逐渐得被撩拨起来,可主人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轻抚。然后主人把我的口球摘掉了,我的下巴终于得到了休息,同时也感到嘴里非常干,我问主人能不能喝水。主人让我再保持这个姿势坚持15分钟,之后就可以休息了。15分钟过得很快,主人让我去喝水,我差点又站起来,以前走惯了,要习惯跪着还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这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主人让我把头发绑个高马尾,然后去爬楼梯锻炼。我找出运动内衣和一条安全裤,在玄关穿好,再穿上运动鞋袜。主人说,从3楼全速冲到8楼,然后走下去,再从3楼全速冲上来,重复这一过程,锻炼半小时,爬楼的时候一定要全速。虽然穿的这身衣服把关键部位都遮住了,可还是有点不敢出门。主人说,这几层不会有人的,即便有人看到我这么穿也不会说什么,等到了时间,他会在楼梯等我,叫我回去的,让我不要偷懒,他去买些食材回来。我就和主人一起坐电梯下去,我在3楼下,然后开始第一次的跑楼梯。也是有段时间没做过有氧运动了,很累,两三次之后就已经跑不动了,只是慢慢地爬楼,但是还是遵从着主人的要求,用全力,只是全力也只能是很慢了。楼道里虽然挺凉快,但一会下来还是满头大汗。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突然看到主人出现在3楼。主人说,差不多了,看我挺热的,把运动内衣脱掉吧。我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把内衣交给主人。主人说,他去叫电梯,如果电梯没人,就叫我过去,让我先在楼梯间等着。之后主人叫我过去,我从楼梯间走出来上到电梯上,很想抱肩,可主人在旁边,又有些不敢,双手就无所适从地垂着。还好,电梯一路上行,也没什么意外。到了家里,我脱掉衣服和鞋袜,就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主人让我先跪在地上,等逐渐凉下来之后去洗个澡。房间里,主人已经开了很大的空调,没一会我就凉快下来了。等我洗完澡出来,空调已经关小了,我对主人说谢谢主人这么贴心。主人说,奴在家全裸,本来需要的室温就比别人高,如果是他一个人,空调会调的更低一些。主人给我拿了一管药膏,上面都是日语和樱花的图案,我以为是樱花口味的牙膏。主人说,这是乳晕美粉的药膏,让我自己涂上,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就试试吧,之前的奴用过,不觉得有太多效果,不过宁可信其有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