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45.圈养的日常和听主人讲故事

总有粉丝会问,为什么我能记住那么久以前的事。那我来举个例子,在史记里,项羽和项梁围观秦始皇车队,项羽对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说这番话的时候,司马迁不可能偷偷跟在他们后面偷听到了这些对话,并把对话记录在了史记中。他这么写,是为了更加突出项羽的性格。我自然不敢和司马迁相比,不过这个记录方法还是可以用的,把印象深刻的事件用一种合乎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不可能记住自己和别人说过的每一句话,所以那些对话真实发生过吗?有些发生过,有些我也不记得了,但只要合乎逻辑和事情的发展,就放在文章里了。而且,很多过程是留存有影像资料的,不是单单凭记忆的,这些资料我不会发,也不要管我要。

_________________

因为心里惦记着第二天要做的功课,所以在闹钟铃响之前我就已经醒来了。我不知道主人醒了没有,我爬出睡觉的房间,进入调教室的卫生间之后才站起来。因为细则上规定,在厕所和厨房可以站立和垂足而坐。从早上七点开始算一个小时时间用来排便、刷牙、冲澡、刮毛、简单化妆。对于女生来说,一个小时并不宽裕,还好昨晚刚刚刮过毛,这一步可以省略,一个小时还是可以完成的。因为很多东西没找到,所以也只好用眉笔画了一下眉毛,我想等主人起来之后管他要来自己的化妆包,先画眉毛把整个人的精神提起来。细则上规定要长发要盘起来。因为没有找到发簪,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盘起来。八点要跪趴在主人房间门口等待主人,我想起之前见到小A的时候她的动作,我模仿她的动作,双手举过头顶头埋在双腿之间,把腰塌下去等着主人出来。主人开了门,我对主人说,主人早上好。主人对我说,不错,很准时,现在是八点整,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姿势还不太对,今天会纠正。主人让我等他一下,他先要排便洗漱。主人从卫生间出来,带着我去厨房准备早饭。进了厨房主人让我站起来。他先把咖啡机打开,告诉我要先预热。打开冰箱,食材有很多,井然有序地摆放着,绝大多数是方便处理的食材,但却看上去却很高级。主人说,先做个简单的吧,早上煎培根和炒嫩鸡蛋。主人问我有没有做过饭,我说在家里试过,但是我妈嫌我糟践东西,就让我歇着了。主人说,那这些天也好好学学做饭,从易到难,不要烧糊,盐放少了可以再加,不弄得太咸,都有补救的办法,这些天不叫外卖了,让我磨炼一下手艺。然后,主人就带着我,让我看着他是如何操作的,打散两个鸡蛋,加盐和黑胡椒,用多大的火,在锅里化块黄油,翻炒到什么程度。另一边主人用面包机烤面包,然后又煎培根。主人说,培根要煎脆,就让我看着锅,自己摆弄咖啡豆去了。主人说,以后让我多琢磨琢磨咖啡机的用法,今天他做个简单的拿铁,然后咖啡机开始出很大的噪音,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咖啡机吸引了,我之前很少喝现磨的咖啡,因为穷。看着咖啡分成两股液体流下来,然后打奶泡。我从前敬爱主人,但是这天却是真的佩服。主人说,他专门去学过咖啡,曾经手法更好,今天奶泡没打好,让我凑合喝吧。

我把吃的都盛出来,走到客厅,主人让我上桌坐,分成两个盘子吃。主人说,这算是一顿简化版的美式早餐了。我喝咖啡,不知道主人说的奶泡没打好什么意思,但是奶味香甜,口感绵密,原来不加糖的咖啡也是可以好喝的。一起做早饭,突然让我觉得有种男女朋友或者夫妻的错觉,那种很温馨的感觉,我和J一起都没有共同做早饭的经历。可我也明确地知道,需要停止这种念头。马上我就想到,可能是因为分手了,内心里有个位置需要被填上,可我也真的体会到了成熟男人的魅力。我又想到了一年前的暑假,小A对主人出现了爱情的错觉,我似乎明白了她当时的感觉。

我边吃边想,和主人说做的这些都好好吃,然后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么久早饭吗?主人说,不是,因为是第一次带着我做早饭,所以做个麻烦一点的,有很多方便食品,有些只用放进蒸锅里蒸一下就好了。在这里住的每天早上都带着我做咖啡,让我能够大概掌握一门技术。吃完饭,主人带着我刷锅刷碗擦咖啡机。我想,为了喝两杯咖啡真的是很麻烦,准备就要半天,喝完还要洗和擦。主人说,如果以后我做饭,他就负责洗碗,让我过来不是为了做家务的,现在带着我做是让我知道该怎么做。以后早饭可以自己做,想吃什么就自己发挥。

都收拾完,已经快十点了,一顿早饭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到客厅之后,我又跪下来,和主人说,想把我的化妆包拿来,用自己的化妆品更熟悉一些。主人说,可以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带着我去商场买一些,他也不太懂化妆品的品牌和种类。可我也接触化妆品不久,很多东西也不懂。我和主人说,我用的都是妈妈买的,不知道到了南方需要做哪些调整。主人说,那等N姐有时间带我去买。主人说,他先带着我去做拉伸,这是每天的功课之一。我跟着爬进调教室,主人拿出平板电脑,点开一个瑜伽拉伸的视频,让我跟着视频的动作做,这个视频有一个小时时间。我就在调教室里跟着做,主人就坐在调教室里看着我,和我说话。我问主人,我跟着视频做拉伸就行了,用不着盯着我吧?主人说,之前调教我的时候,他总有很多事情,很多时候都是给我分派任务,让我自己做,这样他虽然省了时间,但是其实对主奴关系是不好的。主人说,之所以我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之前做的不好,不应该总是让我一个人练。我说,那这样会不会很无聊啊?主人说,我可以和他说话聊天,我和他虽然是主奴,但其实相互了解远远不够。主人说,如果想了解他的任何事,可以问他,如果不能回答,他就不回答,同样,他有问题也会问我。这种满足好奇心的好机会我肯定不能放过啊。而且无论谁,最关心的一定是前任,我问主人,小A说之前主人圈养过一个奴两年,是真的吗?主人说,什么话放在小A嘴里都能走样了,他从没长时间地圈养过奴,最长也就圈养过两三个月。后来很久之后看了邢碧旗的圈养日记,还是非常佩服她的勇气和庇佑的。我问主人,之前的奴和我,培养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主人说,现在他已经很温柔了,以前没经验的时候,下手也没轻没重,为了猎奇也干了不少后悔的事。我听着主人说的话,也跟着视频做动作,我问,有哪些后悔的事?主人说,SM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以前也想绑人,觉得绑起来好看,还能出去吹,但是后来有一次,一个奴的一条胳膊在松开绳子之后,麻木一直恢复不了,去医院看了之后,发现已经造成损伤了,虽然后来也完全恢复了,但主人就有些不愿意碰绳子了,绳子放下很多年,忘了很多,也懒得再重新学。我说,那也还好,至少没造成永久损伤。主人说,以前也带着一个奴扩张,他当时不敢扩肛门,因为觉得阴道会生小孩,所以就做了阴道扩张,可因为只扩没锻炼阴道肌肉,那个奴有些子宫脱垂。主人说,很多女孩自己也会有子宫脱垂的问题,锻炼之后可以解决,后来那个奴也恢复了,不过他后来也不敢扩阴了。主人说,女孩们不懂拒绝,主人想玩就跟着试,直到不舒服了才发现问题。我听着觉得挺恐怖的,我说,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如果主人让我做,我可能也不会拒绝。主人说,这才是最可怕的。我接着问,那有没有没恢复过来的?主人说,有,但不算伤害。他接着说,之前也试过催乳,因为要用吸奶器吸奶,那个女奴的乳头变长了很多,而且只要乳头勃起就会很长,长度可能是直径的1.5倍到2倍。主人说,这就是他圈养时间最长的那个奴,也是趁着放假的时候让她试的。主人说,他觉得性唤起的女人,乳头变长还是挺性感的,那个奴的乳房和我的很像,乳头和乳晕都不大,但是那个奴在性唤起的时候整个乳头和乳晕都是红色的,很好看。主人说,他以前年轻,虽然没太出格,但想想还是会后怕。我第一次听主人讲以前的事,我也知道他所说的可能还不及百分之一,我还有好多事想听他讲,不过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

2019/6/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