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27.遥控跳蛋

回到学校,我又开始了一个乖乖女的生活,按时去办公室,操场,健身房。有时候去健身房的时候也会遇到小B,但也只是简单打个招呼,没有更多的交流。我会脑补出小B在主人面前各种bitch的表现,越脑补就越讨厌她。我和主人发消息,跟他说我不喜欢小B,不喜欢她的说话行事风格。主人说,小B本来是个很要强的人,为了报复前男友,放下身段,委身为奴,她为了报复,需要顺从地接受调教,可她自己又是这种要强的个性,让她不能接受这种低贱的感觉,所以在调教过程中,她是矛盾的,即便这种矛盾随着调教的进行,她开始逐渐享受这个过程,矛盾在逐渐化解,但她很多地方还是存在着这样的矛盾。主人说,我就不一样了,自己心甘情愿要来当奴,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和被支配的欲望,没那么多矛盾,所以是个很好的坯子。主人说,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克服困难的勇气肯定不如小B,我容易产生畏难情绪,因为小B除了自己享受以外,当她接受更深度的调教,是会有报复的快感的。主人说,小B现在并不是一个稳定的状态,她还压抑着自己的一些情感,可能等爆发出来,她真正接受自己做奴的下贱状态,她会更安心,更享受一些。

周三中午,主人说要来Z大吃午饭,反正他工作的大学离Z大很近,他说过来看看我。我和实验室的师兄师姐说今天午饭约了人,不和他们一起吃了。中午去了和主人约定的地方,是学校里一个用现金吃饭,稍微贵一些的食堂。我好奇地问主人,为什么今天有空来这边。主人从单肩包里掏出一个遥控跳蛋。我在网上见过这种跳蛋,有个长长的尾巴甩在外面,可以远程控制。主人说,这是个进口的遥控跳蛋,可不是日本AV里那种只能遥控十米的跳蛋,手机装上APP之后在哪里都能遥控。(这一两年小怪兽算是在国内比较流行的遥控跳蛋,但是其实小怪兽也是这种遥控跳蛋。)主人说,知道我好奇心重,所以到手之后先来找我测试一下。他说他已经把蓝牙锁打开了,让我去最近的卫生间,把跳蛋塞进去,让我试试声音大不大。我说在食堂里听当然不会听到了,主人说,是要试试小怪兽是不是会和贞操带相互撞击有声音。我去食堂的卫生间,把跳蛋洗了一遍,又洗洗手,走进一个隔间,把贞操带卸下来,抚摸乳头和阴唇,想把自己弄湿一点,可刺激了半天都不怎么湿。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主人发消息问我怎么这么久,我跟主人说,我一直不湿,不太进的去。主人说,没气氛是吗,我说是。主人说,让我先回去找他。等又回到餐桌,主人一脸嫌弃看着我,跟我说在这把内衣脱掉。我嘴张得老大说,这么多人?主人说没错,现在马上,前两天在饭馆连遮挡都没有,怎么,现在隔着衣服反倒不行了。我没仔细想,觉得主人说的也没错,就解开后面扣,然后从袖子里把两个肩带掏下来,从衣服下面把内衣拿出来攥在手里。主人看着我的乳头说,都硬了啊?我红着脸低下头,主人让我隔着衣服揉捏乳头,我听从主人的命令,双手开始揉捏,因为害怕旁边的人注意到,我一只手按着椅子,另一只手慢慢地做着动作。主人说差不多湿了吧,去厕所把内衣穿上,把跳蛋放进去吧。我站起来走去卫生间,担心周围的人看出我的真空,双手交叉在胸前。到了卫生间,解开贞操带之后,下面已经有些泛滥了,我把跳蛋塞进去,再戴上贞操带。因为贞操带贴合得很好所以,跳蛋手动开关的那条尾巴就被压在了阴门到小腹之间,倒也没有多少不舒服,然后我又脱掉上衣,穿上内衣,没过多一会就回到了食堂。在卫生间穿内衣的时候我突然想出来为什么这次很害羞,可上次去饭馆却没那么在意了,因为上次本来就是周末,是以奴的身份跟着主人去吃饭的,穿的是先A的校服,只有调教才会穿的衣服,可这次不同,我在学校,穿着正常的衣服,当着乖乖女,主人突然造访,我还没完全转换过来身份。我回到座位上,主人问我是先放的跳蛋还是先穿的内衣。我说是前者,主人说我很有潜质。我又有些害羞,自己有点太色了吗,都不是先把内衣穿上,而是先把跳蛋放进阴道里了。主人说要打开试一下,然后就用手机控制着,一会变强一会变弱,在食堂里也不怎么听得到声音,我就低着头,享受着下面的震动。主人说,吃完饭了,他要回去上班了,让我也回办公室,他说下午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打开让我爽一下。

我就带着湿湿的下体回到了办公室,自己也擦不到,只能等晚上锻炼的时候,打开贞操带才能处理一下。既然现在也左右不了什么,干脆就不去想它,趴在桌子上休息。一点半,跳蛋准时地震了起来,我赶紧给主人发信息求饶,我说我在办公室,我怕呻吟出来。主人说,就是想测试一下好不好用,顺便给我叫醒。主人问我声音大不大,我说好像还好。主人说,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特意选择了最像手机闹钟的震动方式。我有点哭笑不得,主人还挺贴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