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25

没有什么比刚刚这几个小时的刺痒更难熬了,我宁愿被鞭打,被姜罚,或者被西西弗斯,都比痒却挠不到舒服。我求主人说,以后不要再让我我用山药了好不好?主人笑着说,要看我以后听不听话咯。主人让我去玄关,找出小A的校服穿上,他要带我出去吃饭。我问主人用不用塞肛塞或者戴贞操带,主人说不用。我直接穿上小A校服的夹克上衣和长裤就跟着主人出门了。主人说想吃上海菜了,就开着车拉着我去了一家上海菜馆。主人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都可以啊,然后主人点了一个凉菜两个热菜,在等上菜的过程中,我们就坐在餐厅里说话。

主人说,这些天好累,要吃顿好的。我问主人是在做什么?主人说每年这个时候都跟赶考似的,要提交立项书,提交的网站又容易在deadline之前很卡,因为大家都集中在这个时候提交,所以他成功上传了之后很开心。我问他这个东西重要吗?主人说,最后发不下来多少钱,所以钱不重要,可申请下来这个项目却可以拿出去吹。主人说,我将来的研究生老板这两天一定也在玩命呢。我问主人小A的近况。主人说,小A现在入学一个多学期了,也算适应了大学生活,在那边没有找新主,把主人当做一个长辈看待,主人也不调教她了,算是主奴分手,可还是朋友,或者说有点忘年交。我问主人,会不会担心小A喜欢上他?主人说,不会的,如果有迹象他会疏远她的。主人问我,等我男朋友出国,我和他打算怎么继续?我说大概就分手了吧。主人说,初恋说分手就分手啊?我说出国之后变数太大了,可能J反而会不愿意继续。主人说,那不觉得可惜吗?我说,当时在一起就说好,未来谁也不要纠缠谁,但要珍惜当下。我问主人,他觉得主和奴的目标都应该是什么?主人说,最基础的当然是满足双方最基础的欲望,主实现支配的愿望,奴实现臣服的愿望,然后就是生理上的欲望,这是最基础的,如果做不到这点,其他都可以免谈。我问,那更高的目标呢?主人说,奴可以学会很多东西,以后的性生活中可以让自己和对方都得到更多的愉悦,奴在受管教的过程中,自己有所提升,比如小A考上了还不错的大学,还去学了很好的专业。主人说,主奴关系可能带来社交上的显著提升,没准就能遇到贵人,不过反过来说,寻主这件事也是个风险极大的事,弄不好也是可能身败名裂的。主人说,我现在不用想太多,身体和心理都开心就好,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就及时沟通。我问主人,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学会了,什么都体验过了,欲望的阈值很高,没什么调教项目再提的起我的兴趣了怎么办?主人说,每个奴都会这么认为,但其实哪有体验的完的,比如说,我现在虽说名义上是认主了,其实就跟约调没什么区别,一周一次而已,总有更深的层次可以到达。

我问主人,他看到裸体的我、小A、小B的时候是怎么控制住自己的性欲的?主人说,因为他明白,奴只是玩弄和虐待的对象,是不会和奴做爱而自降身份的,如果奴训练的好,那可以拿来使用,但也不会用来做爱。听了主人的话,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没接主人的话。主人似乎有所察觉,跟我说,把上衣拉链拉开。我有点惊讶地看着他,我里面是真空的,拉开拉链不就全走光了吗?主人看我没动作,用手轻拍了几下我的脸说,他不想把命令再说第二遍。我把头深深低下,拉开了拉链,乳房并没有一下露出来,我还有些庆幸。主人说,用手挡住脸。我把手放在额头上,主人直接伸手从衣服里掏出我的左乳开始玩弄。我紧张地根本顾不上什么动情,只想用手挡住脸,用双臂挡住露出来的乳房。主人玩弄了没多久就让我把拉链拉上了。我拉上拉链,赶紧环顾了一圈,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似乎并没有人看到刚才那一幕。主人说,刚刚不是觉得被他说奴只是玩弄的对象,心里不舒服了吗,怎么还是让他在公共场合玩弄呢?我红着脸,逐渐平缓呼吸和心跳,没答主人的话。主人说,既然做了奴,就不要总一副假清高的样子,尤其是在主人面前。我说,那小B还不是总是一副高冷的样子,主人不是照样很喜欢她。主人说,小B是在我面前高冷,因为我做奴的各项素质都很差,小B是不敢对主人高冷的。我不服气地说,至少我很忠诚啊,主人给我的命令我都会完成啊。主人说,既然我这么说,那实话实说,小B周五的高潮是不是因为我故意不停手导致的?我顿时语塞,主人说,小B接受过训练,忠诚度和服从度都很高,而且对身体的控制力也很强,而且她也知道主人的手段,不会私自高潮的。我低着头没说话,不敢看主人。我想,怎么就话赶话说到了这件事了呢,真是后悔提起了这个话题,不过我不后悔陷害小B。主人说,等明天小B来了之后向她道歉,让小B对我进行惩罚,小B知道如何对待说谎的奴。本来开开心心来吃饭,最后却闹成这样,真是挺不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