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10.背叛的下场

第二天早上,小A带着我执行日常的规范。洗澡刷牙,刮毛,灌肠,给我塞入充气肛塞。她需要等主人起床之后,把贞操带打开之后再刮毛。她带着我给主人准备早饭,很简单的中式早饭,熬粥,拿出速冻的包子放在锅里蒸,蒸鸡蛋羹。小A说,早饭是可以自由发挥的。都做好了之后,放在锅里保温,小A带着我学习一些必要的礼仪和动作,主人从房间出来,看到小A正在教我很开心。我也现学现卖,和小A一起和主人说早安。然后去给主人把早饭拿出来准备好。小A拿来一个折叠的小桌,把我和她的饭放在上面,我和小A跪在旁边的地上吃,和主人面对面。

这时小A对主人说,昨晚她把我刺激到了高潮,高潮前询问我要不要继续,我说要。小A居然出卖我!我当时真的是菊花一紧,肛塞被紧紧地夹住。主人说小A很忠诚,让小A接着吃,主人早饭没吃完,直接拉着我扔进了调教室。我直接吓哭了,赶紧求饶。主人说,在家一个人都能忍住,这边有人监督了反倒忍不住了是吧?还是觉得挑战他的权威特别有趣?我哭着说没有,认主人摆弄。他让我坐上那个马桶圈一样的椅子,跟我说,反正这周五做完手术之后,我也得禁欲至少两周,而且还赶上性欲最强的排卵期,那就今天释放一下好了。我除了顺从,接受主人的惩罚,什么都做不了,毕竟私自高潮是个很大的错误。主人把我腿分开,固定在椅子腿的环上,手固定在屁股两边的环上,乳房上下被绑上皮带固定在椅背上,脖子上戴上项圈,拴在椅背上。主人拿来眼罩,把我的眼睛蒙上了。拿来一个透气的口塞塞进嘴里。他一把就把肛塞拔出来,过了一会,拿来一个前粗后细的肛塞来,一下就滑进去了。又在我乳头上贴了东西,之后再阴蒂上又重重地顶上了一个硬物。主人在我耳边说,既然这么喜欢高潮,那今天就让我高潮个够,口塞里有吸管,渴了吸就行,想小便直接尿。说完给我带上了耳塞。我在黑暗中等着,可什么都没发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半个小时,突然所有东西都开始剧烈的震动。乳头上粘的是个跳蛋,下面应该顶着一个AV棒,我躲无可躲,开始在仅有的能腾挪的空间里,准备迎接第一次高潮。高潮之后,身体陷入麻木,可很快,又开始了第二次攀登……最可怕的不是黑暗,不是刺激,不是无声,而是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还要有多久才能结束。

因为我早饭也没吃完,所以在我到了第五次或者第六次高潮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饿了,我推测可能十点半了吧。我吸了一口水,不让胃里特别难受。器械还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我又进入兴奋中,可这次居然在边缘停了,过了一会又突然全速启动,又到高潮边缘的时候停了,然后又是连着好多次,我陷入了绝望,居然又开始想念前面的五六次高潮。这种西西弗斯一般的折磨又持续了很久,终于这次没停,我又到达了一次高潮。然后又是持续的震动,可是我的敏感度下降了,只到了三次。然后又是好长时间的西西弗斯。之后又是持续的刺激,这两种刺激方式反复交替,强制高潮的时候渴望停下,西西弗斯的时候渴望高潮……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潮了多少次之后,主人过来拆除我身上的装备,最后拆除的是耳塞和眼罩。我睁开眼发现原来是小A,主人站在她的身后。小A说,对不起出卖了我,但是我们都是主人的奴,对主人是要绝对忠诚的。我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我知道小A还是对我好的,不然昨天怎么会削一块小的姜呢。最后,所有束缚解开,我瘫倒在地上。主人说,爽了吗?我说主人对不起,以后不会再私自高潮了。原来主人如此注重对奴的高潮控制。主人说,他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要让我知道,只要他想,就可以让我永远只在高潮的边缘徘徊,永远到不了,如果他想让我高潮,我也躲不开。高潮不是奴的权利,而且主人的意愿。

我出了调教室,看到时间是一点半,也就是我被固定在那里差不多四个半小时。小A拿来一些剩下的午饭,我狼吞虎咽,等吃完之后很困,问主人可不可以去睡觉,主人同意了。做了好几个梦,都和刚刚的事有关,可又都印象不深刻,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了。主人对我说,要带小A出去一趟,让我一个人乖乖在家,接着练深喉。他已经把假阳具吸在调教室的镜子上了。我求主人给我带上贞操带。主人说新的贞操带已经下单了,还在运输的过程中,不信我今天还想自慰。我看小A穿的很正常,看不出来是个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主人说晚饭让我用电脑订外卖,自动支付,下楼取的话,穿玄关里的睡衣和拖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