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4.

我的声音显得弱下去,无意识里的迷乱,让身体灼热起来,我变的淫荡了,成为一个只追求性高潮的女人,此刻的我,金山银山我都不会要,我只想要回我做女人的权利,想给男人宠,被男人风情的爱着。S在微微的笑着问我拿的是什么,并且要我说出它的大小来,我轻轻的喘息:「主人,是支口红,我真的找不到什么了。」

「好吧,那你立即放进去。」我脑海里是他邪恶的脸,虽然我没见过他的容貌,只能幻想,但我内心的恶魔这个时候就释放了出来,是的,是他,那个要霸占我的男人。我就象被控制的机器一样,顺从的做着。没有异物进入过我的体内,我也会很小心的保护自己的身体,把准备好的杜蕾丝套上,凉凉的口红,在湿润的液体中,滑入了进去。「……哦……」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体里面的紧张让我收缩,反而更刺激了我的性欲。意念里主人在我身上蹂躏着,我却在这可耻的享受着快乐。「我……很久都不知道快乐了。」右手拿着口红的一端慢慢的抽动,S 还是那么让人心醉的笑声:「今后我就是你的男人了,你不能够再随意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别人,要得到我的允许。」他不断的说着类似的话,而我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喘息呻吟声,想把两条腿紧紧的夹在一起绞动着。「猛烈点吧,我带给你不一样的高潮!:」S 突然威严的这样命令到,我只好加快手里的动作,翘起的臀部扭动了,S 更是逼着我:「告诉我,你心里在想什麽?」私处带来的阵阵快感让沉浸在这样的刺激中,我忘记了自己已为人妻,忘记了自己是个女儿的母亲,那一刻,我似乎用了最后的力气低低的回应:「我……我在想……我在想你的阳具,求你进来吧。」S 的口中也低声的嘶叫着:「淫妇,……我发誓,迟早一定要插进你的身体」

突然脑子里一片白的了,慢慢的好象看到了自己儿童时代的样子,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穿着花衣服,在阳光下跳着绳;又好象回到了认识第一个男朋友的情景,羞涩的少女跟在一个帅气的男孩身后,还悄悄的拉着对方的手;而眼前不知道怎么的出现了很多人在围着我,周围都在欢笑,在祝福,哦,那是我结婚的日子……

当我的意识醒过来的时候,身下一片狼迹,我的胸还微微的起伏着,高潮才刚刚退去,我勉强站起来,电脑上S 打了一排字就下线。我楞在了那里,很久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突然想放声哭了出来,一瞬间的罪恶感背叛全都涌了上来。

在想自己还怎么去面对可爱的孩子,厚道的先生,那些同事,我的生活。我用手抹去了泪,静静的告诉自己:只有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的,我不能这样,我会毁了自己。于是我立即收拾好残局,匆匆的沐浴,把自己久久的淋在水中。

换好另外一套白色的蕾丝,穿上一件休闲外套,做完了这些,我心情平静下来,不多会先生回来了,我没有正眼看他,只是说去接女儿吧,顺便在朋友家吃饭,先生说好换了衣服就去。看他进卧室的背影,我咬了咬牙……

一连10天我没再上网,尽力逃避再可能碰到S ,有时候会想到那些场面,我的脸会泛起红晕,为自己的下流内疚。当我再一次碰到S 的时候,是因为在先生口袋里发现了意外的避孕套。我给他洗衣服,总要顺便翻翻看有没有东西忘记拿出来,而我拿起裤子寻找的时候,拿出了一个没有用过的避孕套,还不是我们经常用的杜蕾丝。如一道闪电把我击中一样,我喃喃自语:男人,不过如此。把那只避孕套顺手丢在了垃圾袋里,我也没在先生面前提起这样的事情,他现在也不知道吧。我也不想弄明白,可是我的心仿佛多了一些裂痕。

我又回到了网络,S给我写了一封E-MAIL ,读完有点冲动感觉,甚至想,有这样的主人多好。但我还没有考虑清楚要不要再回到从前,虽然我会因为那些字眼再一次感觉到自己其实是个很有需要的女人。一次上班的时候伶俐(女同事)打扮得非常光彩夺目,大家纷纷投以羡慕和渴望的眼光,私下伶俐偷偷告诉我她的情人非常的棒。我们相交之情同姐妹,无话不谈。她在我面前大谈情人的厉害,多么的情趣,甚至告诉我一夜几次的高潮,她才会这么舒服滋润。她说:「X 姐,我们做女人真是太幸福了。」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想说都你这么幸福就好了。下班到家,先生已经回来了,我突然有了个想法,跳到他面前,撒娇的说老公我想你了,好多天都没有了。他瞪着我说大白天的你开这个玩笑。我继续缠着他说反正女儿去朋友家,只是我们2人世界,好好享受吧。先生把我倒在他怀里的身体扶正,说做饭去吧,晚上再说,就只管看电视去了。我也冷了下来,好吧,就做你的家庭主妇。

我开始主动找S了,但他的时间不规律,似乎在惩罚我的不听话,我上网的时间更多了。好象其他的事情便的不再关心起来,下班回家先要到网络看看有没有消息,然后就收拾做家务,陪女儿,看电视。心却回到了那个激情的一刻,让我体会到不一样的高潮。在寂寞的夜晚,我也会悄悄的学着以前的调教,抚摩着身体,可是内心的需要,不只能靠抚摩而满足。满脸通红的盯着镜子里的身影,似乎也为看到的旖靡景象所震撼,我会颤抖着不断的湿润,让我彻夜难眠。

S又发来一封EMAIL :最后的机会,做我的M吧,你的幸福不是一个男人可以给的。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3.

最开始我就被这个男人(现在的S)吸引住了,他的文字功底相当的好,也透露出一个人的修养,人品。这个问题很关键,就算普通人要找情人,我想也没谁会随便找个人就凑合,也是需要有感觉能喜欢上对方。开始的几次交流都是仅仅限于打字,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已经有渴望,但从很多生活因素上着想,我还是担心不少问题,我也浏览过新闻,不少女性(女孩)因为网络里过于相信别人而落的很惨的下场,要么被逼卖淫,身体受到很大的摧残,要么就是家破夫离子散,总的来说女人吃亏最大,一个不小心,可以说一生就完了。对S ,原来的谨慎提防心理是有的,他也知道我是怎么样想法,很有耐心的和我交流,解释很多我的疑惑,这样,我们之间才建立了不错的信任感。S也比较坦诚,告诉我不少他的事情。他是企业的高级职员,有一妻一子,生活水平不错,有车和100多平米的空间,按道理生活是很幸福的,可他妻子的背叛让他改变对整个人生的看法。

他妻子其实一直是副总的秘密情人,知道事实后他没有常人的的做法去闹去打去离婚,而是默认了,他也开始疯狂的寻觅着女人,起初的完全是报复的心理,喜欢在性伙伴和情人身上暴虐以满足自己的内心。到后来进了真正的SM圈,他才渐渐成为一个相当优秀的S ,我所说的优秀是指他的技术和心理,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报复女人的心态,而是把SM作为享受,那句「没有人会是干净」的话我第一次从他口里听到,很值得琢磨。

在S的诱导下,我放松很多,也愈是希望能够成为顺从的M ,在一个周末先生出差的时机,我和他有了第一次的语音,也是第一次的SM调教。因为是事先说好的,尽管先前交流不少,我还是很紧张,我并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而我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孩子早早送到朋友家里去玩,我一个人在家静静等候他的到来,按照吩咐,我还去内衣专卖店买来黑色吊带的那种情趣内衣,我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东西,虽然我对这个有讲究,但还是不至于这么大胆的款式,一般都是蕾丝的内裤,和胸罩一套,颜色也多限于白和红,粉。当我穿上的时候,甚至觉得我的血液都在烧,脸是红红的,看看镜子里,唯有小腹稍微有点隆起,我才发觉自己应该属于可以让男人满意的女人。皮肤白,身体也有很曲线,胸虽然不再象少女那样高挺,但还是饱满富有弹性,而我最引为自豪的是臀部,后来主人也这么说我的屁股很性感也比较翘。

在我脑子里满是幻想的时候,主人出现了,发来了语音要求,我一点也没犹豫点了接受。耳机里穿来他低沉磁性的声音:「XXX(隐去我的名字)等着急了么?」我压抑住内心的喜悦说:「主人,等多久我都愿意,我是你的M.」那边传
来爽朗的笑声,他也是很喜欢我的,看的出来。

S :「我的要求你做了吗?」

我:「是的,主人,我买来了,是黑色你喜欢的颜色,已经穿在身上。」

S :「告诉我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我:「说不上来…… 有点不舒服,可能是第一次穿吧,觉得底部提的好高…」

S :「做的不错,XXX ,你能进入角色,很好,现在按我的说的去做,你要随时记的自己的身份,和M 的条件,绝对服从知道吗?」

我:「知道了,主人。」事实当时听到这句话我还是有点怕,很担心要求过分的事情我做不到该怎么办,第一次的虚拟SM调教,就是这样的心情,害怕和兴奋交替着在我内心里,象2 只追逐的老鼠到处在窜。

S :「把胸罩解开……」

虽然看不到彼此,但我还是觉得羞耻,陌生男人的声音就在耳边,仿佛有双眼睛在盯着我,那是充满了欲望和野性的眼睛。我略等待了一下,便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胸罩,把它放在一旁。

「主人,我……已经解掉了。」我的声音小了许多。

S :「双手去抚摩,好好的,用点力气,替主人做这样的事情。」

我:「是的,主人」我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自己的动作,而手还是听话的摸到了自己的乳房上,碰到的一瞬间我有点颤抖,我从不自慰,也没有这样做过,可是今天,却在一个男人的命令里沉沦下去。我慢慢的揉动着,脑子里却是那个男人的身影,一个模糊看不清楚的男人,在我身上,这样贪婪的欣赏着我,仿佛我每个细胞都在骚动着,身里是淌着淫淫的血液,我的呼吸加重了,乳涨大变的有些硬。

S :「一只手抚摩下去,到你的私处。」

我:「是的主人。」身体不再听自己的使唤了,粘粘的液体让底部湿润的一塌糊涂,我甚至有了轻微的呻吟:「主人,我……已经……流出来了。」

S 喜欢反复强调自己是主人的身份,喜欢用羞辱性的语言让我迷失的更快,爱说:「你是我的淫奴对吗?」「你的身体和心都只能属于我这个男人了」「把自己奉献出来吧你的身体天生就是男人的」「喜欢这样被干么」我在这样的话语中兴奋的更快,脸上红潮很烫,在私处的最深里面,好痒好痒,好希望可以得到男人的充实,被撕裂都没有关系,来吧,我需要男人,需要性高潮,我渴求着。

蕾丝内裤的底部完全的湿了,而流出更多液体,粘在了身下的真皮座椅上。

S 却在这个时候停止了继续的命令,而是要求我爬在地上。「爬在地上,高高的翘起你的屁股。」我带着呼吸很重的声音:「是的主人。」

乖乖的爬在了地毯上,耳机线绕到了前面,象一只狗一样,我几乎羞耻的想哭出来,可是身体的淫欲背叛忘记了时空的存在,只知道,不属于我了,是主人的。S :「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抽打自己的屁股。」他总是缓慢的声音,有种高贵的感觉,说出的话,不由的都是命令。我咬咬牙,右手伸出给自己右边臀部抽打了下去。「啪」的清脆响声,屁股传来辣辣的痛。「主人,有些痛。」我弱弱的带着哀求,而S 还是那样的语气:「我听到声音了,接着做,我要你失去人性,知道吗?」「是的,主人。」一下,接着一下,用自己的手抽打的自己屁股生痛,大概10下左右,实在受不了,我苦苦哀求着:「主人,XXX 不行了,这次饶了我好吗?下次一定做的更好,可怜一下你的新奴吧。」

S 微笑了一下:「放心,我知道什么适度。保持这个姿势,不用抽打了。」

我身上全是汗,屁股还在作痛,而我的私处,竟然还是渴求着被插入的感觉!!!

S :「要做插入调教了,你接受的了吗?」

我:「主人,我都听你的,只要你愿意,我但求主人原谅我是第一次。」

S :「那你找个代替的器具吧,这种东西,你家里是没有的。」

我:「是的,主人,我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了:」

S :「那你去家里找一下,我等你。」

我:「是的,主人,我这就去找。」

我并不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但他说过插入,我想那就是对下身的插入了,可是,他以前说过的性器具,我根本没见过,更别说买。但我也实在想不起家里有什么可以代替的,因为除了男人的身体,我还没想过要用别的东西代替进入,在以外,我是连手都不碰自己的,沐浴的时候也最多是洗外阴。他可难倒我了,找了一转,我先找到了避孕套,无论什么,这个很重要,无意中我看到了化妆台上的一个东西,那就用这个吧,比较的合适。

我拿到手里,立即回到电脑面前,:「主人我拿来了。」

S :「是什么,告诉我,多长,多粗?」

Cristina Fabris

Cristina Fabris, designer erotic illustrations of the most skilled and expressive design in China, presents his latest works at Mondo Bizzarro Gallery in an exhibition dedicated to the sacred and the profane, where sex and religion make it – literally – masters.

Borderline erotic cartoon universe formed immediately once the perverse charm of the authors of the caliber of Guido Crepax, Milo Manara and the duo ever forgotten “pocket” Barbieri and Cavedon.

Equipped with a large and dissolute imagination was captured from eroticism for its liberating power, and eroticism (drawn) did his job and his source of inspiration.

Author of comics widely recognized internationally, accompanying the main body of the exhibition with portraits of daring and alluring pin-ups, conscious protagonists of most extraordinary perversions and fetishes.

His sharp bends and clean runs along the bodies of its protagonists as a dark viscous liquid which suggests that stroke with a look to trap even the most subtle detail.

original in Italien, translated by google language tools.

07032010131438a
07032010160758a
07032010160909a
07032010161015a
07032010161115a
07032010161244a
07032010161455a
07032010161615a
07032010161710a
.

from:
mondo bizzarro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