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22.日常,很多第一次

主人说让我下周每天都去刺激小B到高潮边缘,我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姿势,不过最后也没好意思问出口。主人说,其实刚刚无论是马鞍还是AV棒都没有开到最大,不然一个小时时间足够让我们都虚脱了。其实我还真不太相信有人会因为高潮虚脱,还挺想试试最强档。

周六高潮了两次,今天又高潮了四次,感觉这个周末好充实。主人说,下午就不进行什么调教了,他的女朋友要过来,等一会吃完午饭就让我们回学校了。我问主人,N姐来了也可以接着调教啊,主人说,这次N姐会带个男奴过来,家里地方太小,装不下六个人,就让我们先回去。我在想,会不会因为小B太女神了,主人怕N姐嫉妒。回去之前,主人给我戴上贞操带,还给我塞了一个肛栓,把钥匙交给了小B,小B贞操带的钥匙交给了我,让我们回去互相监督。主人跟我说,如果没特殊情况,每天只能打开两次,早上大便和进行清洁一次,做运动的时候可以不戴,其他时候都要戴着贞操带和肛栓。我问主人,上学期我没在这边的时候,小B贞操带的钥匙放在哪里保管?主人说,小B不长期戴贞操带,因为她的性欲本来就不强,下周因为要受罚,每天高潮边缘10次,所以要佩戴,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就要长期戴,就是因为我的性欲强。我装委屈地说,我还是很听话的,主人也可以相信我不会私自高潮的。主人说,我有前科,之前有一次在家就私自高潮,而且那次还没罚我。我问主人,当时只有一张自拍照片,他是怎么看出我高潮过?主人说,他看过那么多女人,是不是刚刚高潮过,一眼就能看出来。

进了玄关穿上衣服,我和小B又变成了Z大的学生,几个小时前还被绑在地上,被器具刺激到高潮,想想这种感觉也挺奇妙的。小B最后解开项圈,戴上choker,出了主人家门。和她一起回学校,其实还是有些心存芥蒂,可能美女们都不被同性喜欢,而且还对我那么坏。可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我又觉得好尴尬,所以还是我先开了口,我问小B,她喜欢哪类的调教?小B说无所谓啊,她接触过的都没太反感,在她看来,无论SM还是认主、圈养只不过是临时的角色扮演,情趣而已,是性生活的调剂,找个主人就当找个玩伴,总比约炮安全很多。听她这么说,我在想,小B会不会认为我很贱,因为我真的把主人当成主人,我想得到他的认可,也愿意接受他对我的调教和训练,不是去找个性玩伴才认的主。我说,那她不也戴着choker吗?难道不是一种因为得到主人认可才戴的吗?她说这是主人送她让她戴的,我听这个意思似乎是她对戴这个没什么兴趣。所以我就没接着聊这个话题,我说,小B这么好看,在学校有大把的人追吧,就没有看得上眼的吗?小B说,追她的男生很多都对她都没有什么了解,纯粹喜欢她的相貌和身材。我开玩笑说,那岂不是很纯粹。她接着说,她不想被人认为只是个花瓶。她说,因为舞蹈,她认识了很多人,有同龄也有大一些的朋友,大家会因为舞技而喜欢小B,不是随便在大街上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路上就聊些有的没的,很快就到了学校。

我先跟着小B来到了她的宿舍,她马上就解下choker放在桌子上了。她说,先让我认识一下她住哪里,以后每天早上来她的宿舍解开贞操带,做清洁,晚上先来找她解开贞操带去锻炼。她住单人间,会方便很多。我问她,我能不能搬过来给她一起住啊?她说不要,她想一个人住。我说,我怕戴着贞操带被室友发现,她说隐藏好就行了。她说,晚上会先去跑步,然后健身房锻炼,主人让她带着我练,把屁股练大一点。她说,现在我也认识她住在哪了,等到今天晚上八点半来宿舍找她。我离开她的宿舍,走过几栋楼到了自己的宿舍楼,这是我第一次戴着贞操带和肛门栓进宿舍。室友正在宿舍看电脑,穿着睡衣,裹了件外套,见我回来,问我去哪了,我说我的姐姐在这里工作,去她家了。我的室友是个研一的学姐,和我不是一个学院,只是因为这里有个空床位,所以就把我分配过来了,虽然平常也会聊一些,但是终究聊的不多。我给小B发信息,问她戴了贞操带还穿不穿内裤啊,她说她不穿,我说如果我不穿的话,就不会洗,可衣服就晾在阳台,室友发现我从来不洗内裤怎么办啊?她说反正她没室友,不会遇上过这种情况,搞得我又有点不喜欢她。我猜她可能也不把我当朋友,纯粹把我当一个性伙伴吧,没事的时候最好不要烦她。她的这种性格我倒是可以理解,就是比较独立,不过其实让人挺不舒服的。

下午我也就在宿舍看看电脑,玩玩手机,很快就过去了,和室友一起叫了外卖,送到宿舍楼下。晚上快八点半的时候,我穿了一身运动装去小B宿舍找她。我们交换钥匙,她让我去厕所解开贞操带,她要换衣服。我其实想说,在主人家都对着看了对方高潮了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反倒还害羞了不成。我也没提意见,反正周一还要刺激她到高潮边缘呢,总不能让我闭着眼弄吧。我和她去了运动场,她说先慢跑八百米热身,我去,体测也就八百米,在她这里也就是个热身。跑完之后,她带着压腿,她真的很柔软,我才练了一个学期,虽然能下一字马了,但是终究没有什么基础,只能勉强跟着她做动作。压完腿之后她带着我进了健身房。健身房里几乎没什么女生,很多肌肉男看着我们,我猜小B总来,应该已经被肌肉们男认识了吧。小B带着我到了一个器械旁,让我趴上去,两个手肘和一边膝盖撑住,另一边的脚向后蹬一个可以调节重量的杆,她说这是练臀部和大腿肌肉的,让我自己挑选重量做,一个又带着我去看练肩膀、胸肌、后背的,她说每天练半小时到一小时就差不多了。做完之后,她带着我做拉伸,我们一起回到她的宿舍。各自穿戴好贞操带,我塞上肛门栓,就回自己宿舍去了。小B嘱咐我,第二天早上八点前要到她的宿舍,她八点四十要去食堂吃早饭,然后去实验室。

回到宿舍洗澡,第一次戴着贞操带洗澡,很多地方洗不到,有些不爽。躺在床上,摸着身上的金属,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下体不受自己掌控。之前住主人家,感觉钥匙就在距离我不超过20米的地方,随时都可能被解开,但这次不同了,钥匙至少离我有几百米的距离,隔了好多道门。同时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归属感,只有得到主人的命令才能打开的,心里很满足。

我的调教经历 – 20.排他性

晚饭之后,主人说,我和小B第一次见面,有什么问题想问就问,对主人有什么意见也都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小B说她没什么问题,也没觉得主人有什么不好,她也表示并不关心我的过去。我就不客气地问主人,为什么一次都不使用我。主人说,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在我训练好之前是不会使用我的。我问主人那怎样才算合格?主人说,会送我去专门地方调教,调教好了才会使用我。我说那能不能现在就送我去?主人说,小A当时是去了两周,也仅仅是完成了几种性交的调教,有很多流程还没进行,小B是用了一个学期的双休日还有寒假两周时间才完成的。我问主人,那能不能从下周就送我去?主人说,可以听听小B的建议。我问小B,我能不能去学习。小B说随时可以,只是基础差就要吃更多的苦头。我说,那我现在基础很差吗?她说,从我刚刚的表现上来看,阴道当面几乎是没基础,其他的就不了解了,她说最好可以连续接受调教训练,每个周末去的效果不好。我说,这个学期也没长假,只能等暑假了。

主人说,下周开始,让我佩戴贞操带,钥匙就放在小B那里,需要打开次进行清洁的时候就去找小B开锁。我问小B,有没有人发现过她戴贞操带?小B说,之前有一次她坐地铁的时候,有个色狼发现过,也没别人发现过了。我问主人,那我还可以例假之后的7天、14天、21天自慰到高潮吗?主人说,后面会在家里进行调教,做的好会把高潮当做奖励,做的不好就没有。我说,那岂不是可能好久都不能高潮了,主人说要想高潮就要努力争取。我问主人,小B多久高潮一次?主人说让我直接问小B啊。小B说,她性欲不强,差不多每次周末在主人家都能高潮几次。主人说,小B的欲望太低,应该再送出去调教调教,提升一下性欲。我问主人为什么不能在家调教?主人说,在外面有别的奴一起,会更有利于提高,在家人少,没氛围。我说,那外面的调教要收费吗?主人哈哈一笑说,之前做手术就问花多少钱,这次又问。主人说,除了吃喝花钱,都没有可花钱的地方了,而且那些也是同好,有白来的奴可以调,何乐而不为,而且因为他们的调教方法好,效果好,在这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了,有了名气,就总会有主送自己的奴过去,可能到他们玩腻了,就要开始收费了吧。我说,那这个学期都不能去调教,岂不是主人好久都不会使用我?主人没直接回答,他反问我,我都有男朋友,为什么还总想让主人使用?我想了想说,我认主在前,谈恋爱在后,我想服侍主人的想法在我谈恋爱之前就有了,而且我现在过来接受调教,回去也能在我和男朋友做爱的时候,给他更好的体验。这时,小B说,那天天在不是男朋友的人面前裸体,难道不是对男朋友的不忠吗?我有些开玩笑地说,反倒觉得在男朋友面前裸体是对主人不忠。小B接着说,如果有天我的男朋友要收个奴,问我会不会同意呢?我说,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啊。小B说,那凭什么我可以认主而他不能收奴呢?我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没想出理由,我说我觉得我在成为他女朋友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主人的奴了,他并没有因为我认主而有所损失。小B接着问,那如果我男朋友认识我之前就有了个奴呢?我能不能接受?我说我还是不能接受。小B说,那就对了,我无论如何都不接受男朋友收奴这件事,可我却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自然和主人保持着主奴关系。然后我问她,如果她有男朋友,她能不能接受呢?小B说不能接受。而且,现在有主人,是不会找男朋友的。我想,我虽然男朋友有所隐瞒,可他也没损失啊,我还是没想通。我问小B,她为什么和前男友分手?小B犹豫了一下说,告诉我就告诉我吧,反正现在也算报复了。她说,她男朋友是个男S,和她保持男女朋友关系的同时还维持着一段主奴关系,后来小B发现之后,为了报复她男朋友,找到了主人,并且告诉她男友,她为了报复男朋友,当了主人的奴。她男朋友当然是怒不可遏地和她分手。而小B在被调教的过程中,也体验到了之前从没体验过的快感,也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了。

我的调教经历 – 14.贞操带、小A的小情绪

手术之后三天,主人带我去复查,医生说至少两周不要有性生活,最好一个月。主人问能不能自慰和肛交,我能感受到我的脸正在发热。医生看了我一眼对主人说,自慰最好避免,肛交还可以,但是不要太激烈,不要把伤口扯开,还有就是不要做剧烈运动,减少摩擦和继续用药清洗。

回到家之后,小A跟主人说有快递。主人拆开之后,原来是贞操带到了,主人让我试一试,不过先不要带,担心一直捂着伤口会发炎。主人说等我上了研究生,贞操带就要长期佩戴,白天在学校要穿,看看之后是住宿舍还是住主人家,到时候再决定怎么穿。在小A帮助下,我第一次体验了贞操带。主人说这样挺好的,处女和贞操带绝配。我说,小便之后不能擦怎么办啊,主人说需要用水洗。贞操带在肛门的位置留了一个口,大便还是没有问题。我的贞操带和小A的略有不同,小A的贞操带连接腰环的前后的是一条金属片,是我的是很细的金属链,主人说小A这样的贞操带,坐下之后肛门附近会不舒服,在家穿还好,没机会坐着,以后我要上课,可能会硌着。主人说,不过可能也是多虑了,以后可能也要让我长期佩戴肛塞,坐的时候也要慢慢适应,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开始有些期待未来的研究生生活了。

过完这周,主人就要开学了,教职工早一周开学,小A也要早两周开学参加军训,周末要送小A去她上大学,所以主人问我下周之后想待在这里还是回家。我问主人是不是希望我留下,主人说对于他来说我回不回家差不多,因为这周后半周他也不在这里,回来之后也快上班了,也就是让我自己完成任务,和让我回家没什么区别。我说,那周末我就回家吧。我在主人家还剩下五天。

这天晚上,主人洗完澡之后,让我接着练扩肛和提肛,把小A带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主人是一般不让我和小A进他的房间的。不久之后就传来了小A和主人的呻吟声。过了半小时,小A有点红着眼睛出来,主人没出来。我问小A怎么了。小A说,主人和她像情侣一样地做爱了。我问她,是疼吗?还是感动?小A说她也不清楚,主人吻了她,这是主人和她第一次接吻。她以前觉得主人是个长辈,是个高高在上监督她,让她提升的人,即便以前给他口,和他肛交,都是只能算是性交,是为了取悦主人,不是因为爱他。可她今天却和主人像男女朋友一样做爱,感觉身份上没有认同感,觉得主人有女朋友还和她做爱是有点自轻自贱了。我小声地开玩笑说,发现女神变妓女了,瞬间没感觉了是吗。小A笑了出来,白了我一眼说,再这么说就把我说的告诉主人。我突然想到张爱玲说的一句话:“阴道是通往女人内心的通道。”我不知道主人是不是想用这个方法拴住小A才和她做爱的,当然可能是我想的邪恶了。

晚上躺在床上聊天,小A问我主人帅不帅,我说不要让她幻想这些了,主人大她那么多,而且也有女朋友。小A辩解说只是单纯地客观评价一下而已。我突然觉得,似乎我比小A大几岁,看过的事情多一些,真的会有所不同。可想想,小A毕竟是从还没成年就认识主人了,父母不在身边,对主人的依赖很强。

说巧不巧,第二天,主人说要和他女朋友一起去送小A上大学,因为女朋友也想去那个城市转一转,吃一吃。我能感到小A有些泄气,我也不说什么,我觉得等她看到主人和女朋友缠绵,等小A到了大学,新的环境,新的人出现,她很快就能把现在这些小情小感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