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The alphabet in Morse code transmitted by the man into the woman.

通過活塞運動發送的摩斯電碼字母表.

.

abc
abc1
abc2
abc3
abc4
abc5
abc6
abc7
abc8
.

video, 3 min. 30 sec.
2011
anetta mona chisa & lucia tkacova

from:
anetta mona chisa & lucia tkacova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8.

这几天性爱的次数甚至超过了和先生半年的总和,我完全被拉进了欲望激情,只享受着肉体带来的快乐,在一次次的呻吟和S 的冲击里得到高潮。如果说是完全堕落到了淫妇的角色,一点也不过。可能是想把那些心底的过去,在这样的沉沦里消失掉,愈是追求性爱刺激,愈是能平淡那些阴影吧。

S走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好,我笑着说都是你自己要逞能,他故意拍拍我的屁股,说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先前还说腰都酸了。在飞机场送他走的时候,我很依依不舍,可是总要离开,他意外的吻了吻我,我很高兴,象个妻子一样,送老公出差,在旁人看来,我们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对爱人。而我的心里也幻想了这一幕,要真是我的先生可多好啊。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只是忧郁,在想,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回到家里让我自己好好的睡了一觉,而先生回来的时间也接近了。

这样秘密的次数其实并不多,因为先生不会随时出差,但我相当的满足,没有以前的焦虑和不安,不再想。先生一如既往工作,回家,我现在已经不对他在外面的事情有任何兴趣,以前或许会介意一下,但他所做的,我不再关心。我也一如既往的工作回家,照顾女儿,我还是一个妻子,是个老婆,一点也不会因为S的事情而减少了这方面的责任,我想过要得到鱼和熊掌,也这么做着,而S也是精心的计划着SM更深次的东西。

我对先生说要去一个老同学哪里2-3天,他知道那个女同学的城市,只告诉我玩玩就飞回来,因为公务他过几天也要出差,我便收拾了一点东西,S就在那个城市!而且他说要带我参加一次聚会。我到了那没有立刻找S,而是到了同学家里,她很敏感的说是见情人吧,我省略了SM的事情,承认了情人的存在,她说你真好啊,能幸福的再感受被爱的滋味,还这么容易。我笑笑说你也有吗?

她点点头,道出了一些原委,呵呵,原来她也有个情人,不过是是离的太远,对方是教师,2个人只见过一次,因为一些因素,现在只能煎熬在相思里。我听着她的说话,似乎也想到了许多,竟然有这么多人的家庭存在很多秘密,到底是对人性的思考,还是社会的退化?这却是我回家以后想的,当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只和她说说笑笑一会,交代些了事情就离开了。

天色接近黄昏,当周围的人们在霓红酒绿里寻找自己的快乐的时候,我却要做出一生都想象不到的事情。在S的车里,我把黑色的手提包平放在并列的双腿上,看了一下S的眼神,他只不过一面聆听着CD曲子,一面让车缓缓的前进。

我做的到波澜不惊么?心里的罪恶感不再是可以抹的去的,撒旦也曾经是个天使,他为什么会成为魔鬼之源,上帝把禁果放在了院内,却不许人去吃,那为何要造出禁果?在S 几次的诱惑下我并不知道失去了称之为人性的东西,在欲望的海洋里,追逐着感官的快乐。我往车窗外往去,淅淅沥沥的,拐角处,KFC的橱窗里有相当多的人,情侣,家人,伙伴在一起的欢颜。而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在里面的身影,心底有了痛,是撕裂,还是撒旦的微笑,当我再回头看S 的时候,车嘎然停了下来。

XXXX俱乐部已经到了,我挽着S 的胳臂,那并不显眼的几个发光字体,隐藏了很多人不知道的秘密 .外面是个酒吧的模样,进去也是个酒吧,里面和一般酒吧并无两样,穿梭的短裙服务女孩手里提着自己的品牌,有客人进去便极力游说推荐自己手里的酒名,大厅的一角有面积不大的SHOW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的少女在拿着麦克风唱着曲子,四周,是生活里的你我他。失意的青年低迷的喝着啤酒;妖艳的女子在中年男人腿上撒娇。而更昏暗一点的地方,只能看见大概的人影在晃动了。我紧跟着S 的步伐,快速的通过走廊来到了酒吧的另一头,只看见外面的6 个彪形大汉,我就知道传说中的会所就在眼前了。

我象个贵夫人一样伴在S的身边,S取了卡片一样的东西出示给某一个人,那人对照了手里的名单簿,笑着点了点头,于是那扇并不大的门打开了,里面是另一个桃源世界,豁然开朗…… 让我惊奇的是空间很大,可以用金碧辉煌形容它的装饰吧,中间上空一个大的水晶吊灯,下面就是一个长方形的平台,四面呈扇形分布着圆桌,已经不少人在谈笑风声。如果不是SM事先说过,我还以为要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呐,因为从他们的服饰和举止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异样,就好象只是一个普通的酒会,而那些女人,也没有过于夸张的妖艳和把自己弄的很暴露。

我想是因为不需要再吸引什么吧,本身就是M ,有自己的S ,只紧随自己的主人身后。如我也把自己打扮的相当淑女化,女款开领上衣,下面套裙,配了一双不高的靴子。S 好象看了熟人一样,把我丢在位置上和别人打招呼去了,这样的气氛我还是感到压抑和不理解。怎么可能,这些人会在这样的场合里交媾……我想不下去,前面有一个「S 」曲度不大楼梯,然后再上可以看到似乎有卡啦OK里面的那种包间,大概就是S 说的VIP 专用的吧

S 带了一男一女过来,男的高高大大,女的显得年纪较小,S 说是他的朋友,搞电子的,那人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羡慕的对S 说哪找到这么美貌的女人。S只是笑笑,就闲谈了起来,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了那个女的几眼,她很平静的对我笑了笑,但我明显感觉她的眼神里似乎有种什么东西,但一闪而过,她也很漂亮,凹凸的曲线,显得也有气质。我们始终没有说几句话,只是安静的在等待什么,而那些人也好象在等待晚会的开幕式一样。正看着,旁边一扇门,出来几个人,为首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一定是主要人物之类的,他的气质并非一般所有,大家也是很尊敬的打着招呼。他含笑来到了那个平台前面,(考虑再三,还是省略了一些,包括见到了了一个在电视上都能看见的龙头企业家,还有一个后来S 说是公检法系统的高官,这些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种震撼)说了一通客套话,大体上就是以性爱为中心,只追求快乐。他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音乐。瞬间所有的气氛和刚才完全两样了,领引着众人性欲的是平台上的一个妖艳女子,舞动着自己的双臂,然后2 个年轻裸露的男子走到身边,开始了猥亵。看着纠缠的几个肉体,无一例外的,我的性欲也挑了起来,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刺激,亲眼可以看见别人的性爱场面,还是那么的疯狂,S 只轻轻的用手指试探了我的裙下,我其实湿润的早不象话,甚至感觉到,已经浸到了我裙子底部,虽然面料厚一点。

我在微微的呼吸,如果S 要求,我会立刻会吞他的男根,里面的骚痒,让我坐里不安。周围可以看的出一些淫糜的端倪,有的让自己的M 爬着自己的双腿之间,而M 头也在起伏着,有的只是把手伸到M 的裙里戏弄着。有的甚至用拥抱的姿势交媾。但S 并没有说话,还是看着激情的场面,他回头对他的朋友低声说着什么,然后就带我上了楼梯,我们进了编号为07的房间,随后那个朋友带着女伴也到了。S 旁若无人的解我的上衣,因为这么近在别人面前,我很紧张,偷看那个朋友和他的女伴,只见他们轻车熟路一样开始交欢,一点没觉得尴尬,那年轻的女孩子甚至开始了呻吟,S 把我放倒在床上,细细的吻我的身体,湿润的舌头舔每个角落,一小会的工夫,我也融入了进去,哪里还在乎身边的陌生人,挺高了自己的下体,让S 的舌头可以伸的更进去一点。我喜欢男人这样做,可以让我愉快,也会把我的激情引发起来。S 仅仅是接触到阴唇,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颤抖,私处分泌出了液体,S在缠绵中,会一面捆绑我的身体,而他的捆绑,不过只是一种装饰而已,从胸上绕过去,再到腰,又穿过大腿,他用中指整个的插入的时候,我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当我觉得身上有4只手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他的朋友猥亵的笑笑,勒紧了绳索,我感到生痛。「为什么会这样?」我有点惊恐,我的S 呢,那个朋友的女伴,早已经被蒙上了眼睛,捆绑着倒在一边,下体嗡嗡作响,我知道那是电动器具,而他们任其扭动着,竟来折磨我一个人,而我一点也不能控制我自己。S吮吸着我的胸,双手抱着我,他的朋友拿着另一个器具,毫不犹豫的分开了我的下体,我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知道接下来是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是比男人东西还要大的器具,「你……」一瞬间,我感到了疼痛。当他慢慢抵到最里面的时候,身体就完全背叛了自己,隐藏在体内的淫荡欲望爆发出来了。我象个妓女一样呻吟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下身是火热的,略有微微的痛,但带来的快感让我更渴望剧烈的冲击,嘴边有一股醒味,S把男根勃了起来,我讨好的含在口里,尽心的舔着,S一面轻轻的抽动,他的朋友,加快了手的速度,让我被强烈的快感所吞蚀,他甚至用手指插进了肛门,我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只希望可以被充实,让我在高潮里死去,「给我吧……好吗……求你了……」

又是一瞬间的粗暴……,2个人疯狂的奸淫,我到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带着大腿上的那道痕我上了飞机,我其实没有担心会不会被老公看到,而是在极度的快乐之后,我有点累,觉得更加对自己的迷茫。当看到女儿说妈妈我想你的时候,我忍不住落泪了,我到底要的是什么?为什么分不清楚呢。我抱着女儿,一直抱着,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