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49.被批评,小聚会

晚上小B来了,她本可以穿的更性感,以衬托她的美貌和身材,但是只穿了很垮的衣服,也只是涂了简单的bb霜,稍微画了画眉毛。她进屋之后,毫不犹豫地把衣服脱掉,走进客厅和主人打招呼。我只能爬着跟着她,她问我为什么不走,我还没回答,主人就说只让我在厨房和卫生间才能站起来。只有主人在家的时候,一直趴在地上,也不觉得怎样,但是小B入门比自己晚,却可以站着,心里总是不舒服。主人让小B去洗澡,我就在客厅和主人聊天,我和主人说,我心里不平衡,主人有些不耐烦地质问说,谁在被圈养?我没答话,主人说,小B本来科研任务就很重,还不是为了配合我的调教才过来的。主人说,当时我在外面浪着谈恋爱的时候,小B各种挤时间来主人家,人家才待了多久就已经是个合格的奴了,我还在这里计较这个,怎么不计较计较跟了主人一年多,和刚开始来的时候没多少长进呢?主人说的我直想哭,眼泪就在眼眶里转,特别像被导师骂了一样。我眼里含着泪看着主人,没说话。主人并没有要安慰我的意思,他接着说,什么事都可以努力,求仁得仁,本来他的朋友早就准备好了暑假的训练,就是因为我迟迟不来,一直没开始。我带着哭腔说,那我现在不是都来了吗。主人说,要先吃两周避孕药,才能送过去接受训练。我又没回答,想着,看来过去之后是免不了非安全性行为了。之后又是主人的各种埋怨,一个女生,过得那么邋遢,分了这个男朋友之后,也应该学到,在生活里谁都不算什么,自己的生活要自己主宰,没人会愿意看别人买惨,买惨除了自己,谁也感动不了。本以为主人要揭伤疤,但是说到最后,似乎的确让自己有所得。我思绪就到处飘,就想,不知道主人和N姐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说教她,不知道会不会让N姐打回来。

小B洗完澡从调教室的门里走出来,主人叫她过来,主人说,要教小B怎么打耳光。小B也很意外,就跪过来,主人说就像这样,托着下颌骨后面,用整个手掌打,打完了手停在脸上,不要像电视剧里那样甩开,一边说一边打我。主人的手很厚重,打起来半边整个脸都会疼,甚至有些头晕。主人说完之后,让小B拿我试手,跟小B说,左右各打二十下,让我自己报数。小B跟我说了声抱歉,就开始了。小B掌握不好,为了对准,力气不太用的上。打完之后,倒也没有很疼。主人让我谢谢小B,我道谢。主人当着我和小B的面,直接夸奖她,让我向她学,反倒弄得小B有些难为情。主人说,以后对小B就要像对主人一样,本来她年纪也更大,做的更好。让她打我,就是为了让我认清自己的位置。主人这通教训之后,我很服气,对小B也有了新的认识。主人说,让小B把交流姿势和服务姿势教给我,也没其他事了,之后就洗澡休息吧。小B说,这两个姿势很简单,先教我怎么跪,就是跪在地上,双脚脚背完全触地,屁股坐在脚上,膝盖最大角度分开,小B跪在地上给我做示范,交流姿势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双手背后,挺胸,腰挺直,背部可以稍作反弓,双手握住对侧手肘上方大臂,服务姿势与交流姿势不同的就是双手手心向上,放在大腿上。小B可以把腿张到快成为一条直线,我却只能打开到一个不是很大的钝角的角度。

洗澡的过程中,我反思自己,几乎可以确定,绝对有嫉妒心在作祟,历来都是美女是非多,我真的需要重新摆正对小B的心态。洗完澡就去了卧室,我问小B,为什么这次主人叫她来?小B说,主人只是说过来聊聊,也没说更多。我都聊些什么呢?小B说,她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会来几个人。我说,就是群调吗?小B说,不清楚,到时候听主人安排就行了,不用担心。

第二天,又是早于闹钟醒来的一天,在床上想着到底会经历什么,很多天没高潮过了,前一天还边缘高潮了好几次,手不自觉得向下摸,也没想高潮,所以只是轻轻地按揉。闹钟还没响,我直接把闹钟关掉了,小B还在睡。有了前一天的事,我知道主人不怎么约束小B,可我还是要遵守前面订下的规矩,所以去洗漱,整理完毕之后就去主人门口跪趴好了。过了一会,主人从房间里出来,我请安。和主人以前做早饭,小B还没起来,我也没多问,小B应该是做实验很累吧,每周只能休息一天,让她多休息休息。和主人吃早饭的时候,小B从卧室出来了,主人说,一会洗漱好之后把衣服穿上再过来吃饭。小B穿上衣服之后倒有些无所适从,主人说,今天需要裸体的人只有我。

这次的早饭没有咖啡,主人说等客人来了再做。早饭吃完,主人让我去门口跪好迎接客人。第一个来的是小A,看到她,我很开心。她还是那么好看,上了大学,会化妆了,有化妆品的提亮,肤色白了好多,穿着热裤和一字肩的短款上衣,在街上遇到这样的姑娘,女生都会多看几眼。她也跪下来和我拥抱,然后进屋和主人打招呼,她还是称呼主人。我发现,我裸体跪在小A面前就没有任何不适。主人让我继续在门前跪趴好,他和小A聊,把小A和小B介绍给对方。她们之间有过线上的交流,这是第一次在线下见到对方。小A看到小B真人,也发出赞叹,说主人收了这么漂亮的奴。小A说,她谈恋爱了,一个大她好几级的学长。也算是预料之中,在成长的关键时期和主人生活过那么久,对小男生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小A说,她不好好学习,男朋友就打她屁股。我支棱着耳朵听着他们说话,在他们面前赤裸也有点别扭。如果每个人都是一对一,那赤裸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但在他们几个面前,心里还是别扭。想想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男朋友面前裸体没什么,在妈妈面前也没什么,但要是他们两个都在,却不行了。

又过了一会,N姐和小Z拉开门进来了,N姐看我在迎接,弯腰拍了一下我的腰说,腰不够软啊。主人去迎N姐,小A小B也都跪下来请安。主人让我把门锁上,意思就是没有人来了,然后对小A说,她不是主人的奴了,不用行奴的礼。各自介绍主奴,大家就都认识了。主人和大家说,就是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聚聚,聊聊近况,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主人说,我现在学着做咖啡,让大家尝尝,我也终于从一群穿着衣服的人中间逃离了。我在厨房里站起来操作咖啡机,小A说过来帮我。咖啡机声音很大,听不到外面在说什么,小A负责往客厅传做好的咖啡。都收拾好之后,爬进客厅,主人说,做好交流姿势。我不敢动,听着他们的闲聊,主人让我们几个奴分别做自我介绍,多大岁数,跟着各自的主人多久,上班还是上学,学的什么或者从事什么工作。当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五个人的目光都看向我,还是有些窘迫的,很久没见过小Z了,被一个男生盯着看也还是有些不自然。主人问小Z和N姐的另一个奴相处的怎么样?小Z说,还好,小奶狗(虽然当时还没有奶狗这个词)很乖,也知道尊敬前辈,相处起来还算融洽,但是心里还是会酸。N姐说,最好的都给了Z,有什么好酸的。话题主要是主人和N姐主导,我全程无话,跪累了就稍微动一动。小Z毫不避讳地看我,虽然和他同过床,可还是被看的不舒服,眼神避免和他接触。快到中午,主人和N姐下厨,剩我们几个在客厅,我心情轻松了很多,也没有电视可看,大家就闲聊,毕竟还是年龄比较接近的人,总觉得主人和N姐更像是长辈。Z比较直男,想到什么问什么,问我和J(前文用以字母作为代称的人都出现了)是不是还在一起?我说分手了,脸上和语气中不想表现出什么,但心还是会隐隐作痛一下。我问Z,N姐有没有和他说今天要怎么对我?Z说没有,应该只是普通聚聚吧。可我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小B让大家收拾一下餐桌,有种长姐的风范,因为我只能跪着,所以就没参与。一会,主人从厨房里走出来跟我说,让我们几个去调教室里,用不用工具都可以,每人把我刺激到高潮一次,吃饭前做完。我一听,脸就开始发烧,这几个人之前都让我到过,可站在一起观看我高潮也却也没有过。他们三个听了,能看出Z很兴奋,小A和小B就比较一般。

进了调教室,Z说他最后再上,因为最后如果我不够敏感了,他还能用他的金手指。在人前调动情欲,对于我来说一直就很难。小B说,让我闭眼躺在地上,完全把身体放松,感受身体的刺激。她跪坐在我的大腿上,用整个手掌抚摸我,我身体就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她才开始用手指轻抚,逐渐到大腿内侧、肋下、腋下这些敏感部位,最后才开始进攻乳房和阴部,她还说着,放松,把身体交给她,让自己沉醉在性欲里。她让小A取个震动棒过来,打开比较低的档位刺激我的乳头和阴部,我逐渐被调动了起来,突然她开大了档位,让我不要乱动,我控制着身体,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小B让我休息一下,把震动棒给小A,说第二次就简单多了,让我背靠着墙坐着,M腿把阴部露出来,让小A方便刺激。我和小A按照她说的方法照做,不久就来了第二次高潮。Z问我,是接着用震动棒还是想要他的手?我说还是震动棒吧,他看上去有些失望,虽然第三次有点久,但也还算正常。三次下来,我有些疲惫了,这个时候,主人和N姐已经做好了几个菜,摆在了桌子上,两个人还在厨房继续忙碌,我们回到了客厅,我有些支撑不住交流姿势了,靠着沙发歪坐在地上。一会,主人和N姐出来,端出最后一道菜,让我们都上桌吃饭。小B给大家倒上饮料,主人举杯说,这次找大家过来,一是给小A放暑假回来接风,小姑娘也长大了,也谈恋爱了。二是小B放假要回家了,给她送行,虽然假期没几天。还有就是庆祝我分手了,彻底解脱了束缚,也算是摆脱了渣男。饭桌上,每个人笑的都不同,主人很开心,自己调教了这么多奴聚在一起。小A笑的很灿烂,小姑娘没那么多心思。小B笑的很轻松,放假了,暂时不用再去纠结科研上的琐碎了。N姐和Z就是陪笑了。至于我,可能笑的有些尴尬吧。

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命名,除了我,J还有N姐用了姓名里某个字的首字母,其他名字都是字母顺序的正序和倒序,Z大就是浙大?Y大就是邮电大学?X大就是厦大?W大就是武大?大家过于有想象力了。

2020/1/30

我的调教经历 – 48.体验过当M是什么感觉的主人

夜里带着肛塞睡觉,睡得不太安稳,不过因为前一天起的早,入睡得很快。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厕所,拔出肛塞,肛门有些合不拢,等排完便,做了几次提肛,肛门才逐渐闭合。洗漱完成以后,按照前一天学习的姿势在主人的门前跪好,迎接主人出来。因为看不到时间,不知道等了多久,仔细听着卧室里有没有传出主人起床的声音。突然,传来大门开了的声音,我惊恐地跪起来往玄关那边看去,主人从玄关走了出来。主人问我,每天早上的要求是什么?我说,五体投地在卧室门口跪趴好迎接。主人说,那为什么起来了?我连忙朝着主人的方向跪趴好,我说,主人我错了内心极度紧张,担心主人罚我。主人绕着我走过去,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我也没敢动,继续保持着姿势。主人坐在我身后的客厅里,他说早上去了学校一趟,办了点杂事。主人让我不要跪着了,去准备我自己的早饭,他已经吃过了。我还是不会用咖啡机,主人又带着我做了一遍,然后带着我收拾厨房。之后照旧拉伸,瑜伽,和主人聊天。

聊天中主人说起来,他曾经去试过被捆绑,试过被调教。我有些惊讶,我问主人难道他身上还有M的属性吗?主人说,他去体验都已经是在有过M之后了,他想知道当M是什么感觉,想知道被打有多疼,被绑起来身上是什么感觉,知道怎样的程度不会受伤,在以后调教M的过程中也可以知道M想要什么,或者怕什么,也好掌握尺度。我在找S以前,也幻想过要不要有一天反攻,可认了主之后却一点这个想法都没有。主人说,他很久之前的暑假,也尝试被圈养了一周,虽然也不算是真正的圈养,但也体会了多种调教。主人说,他当时找的女S就是N姐,后来也产生了更多的情感。当时N姐也知道他是去体验,不是真的M,所以当时的调教偏重于身体而非心理。就这样,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性上的癖好,也都给对方一定的空间。我问主人,男S去体验当M一定很难吧?主人说,是的,他不喜欢赤裸,更不喜欢和别的男M在一起,虽然之前见过多奴的女主,可当自己成为多奴的其中之一时,心理还是很难接受。然后,我问了一个我很想知道,却又冒犯的问题,主人和别的男M做过吗?主人有些犹豫,但还是回答了,他说做过。我就没敢接着往后问,只是说,那一定很难。我说,那主人和N姐交往会不会有些不平等?主人有点骄傲地说,怎么可能,他要把N姐给他的还回去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S会为了了解调教手段落在身上是什么感觉而去尝试被调教。也很佩服主人为了当个更好的S,会屈尊感受M的感觉。

主人说为了周日的活动,这两天要调动一下我的欲望,下午做完运动之后,主人让我坐在马桶一样的椅子上。主人没有固定我的四肢,拿出一根AV棒,告诉我让我自己拿着,到达5次边缘,快到了就拿开,冷却的时间主人会告诉我。主人这样看着我自己做,我反倒有些无所适从。我想用手先调动自己,以至于AV棒贴上去不会太难受,可越紧张就越不能调动。主人就这样看着我,我能感到脸都有点发烧了,可还是不行。主人问我,我在紧张什么,他又没催我。我对主人说,我有点调动不起来。主人说,那好办,让我体前屈,分开腿,双手撑地。主人拿来散鞭,抽着我的大腿,声音很响,但是没有特别痛。主人责备我,也有些嘲笑地说,还调动不起来,还紧张,还脸红,每说一句就一鞭子,光着身子在这间屋子里爬了一年了,发情还要别人帮。几下抽完,主人摸了一下我的阴道,跟我说,拿着AV棒开始吧。我知道抽了这几下之后,我已经湿了。我拿着AV棒贴在阴蒂上,没开最大档,也不敢贴太紧,就保持在一个舒服的震动强度上,高潮的感觉慢慢也就来了。主人坐在在对面看着我,跟我说话,我也只能同时兼顾生理的快感和识别主人话语的理性。主人说的是之前他之前的M,主人说之前的M有的是已经工作的,有的是学生,前者已经进了社会,当M就是来好好释放,学生里又有像小A那种小姑娘,心智还没特成熟,喜欢撒娇耍赖,让干嘛就干嘛,也有小B那种有需求,又爱玩的,反倒真正有奴性的人不多。主人说,虽然我跟他了一年,但是有很长时间不在一起,没接受调教,能有这份羞耻心是好的,说明自己还有一堵墙,要把生活和SM区分开,可另一方面,这堵墙的位置不对。主人说,这堵墙的底线太高了,把本应该享受的部分变成了煎熬。

本以为圈养会轰轰烈烈,天天被禁锢得动弹不得,或者不停地受到性刺激,没想到居然还挺轻松,平平淡淡。就这样,到了周六下午,主人终于简要的告诉了我周日的安排。主人说,晚上的时候,小B会过来,周日有几个客人要过来,也是我认识的人。本来对她就有成见,而且她还那么光彩照人,复杂的情感里混杂着嫉妒和自卑。

我的调教经历 – 随便写写

site owner : 雖然我的確也認為這麼直接搬運別人的文字涉嫌侵犯對方的權益,但是在當今的大環境下,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文化上的,抑或輿論上的,對於真正有價值的記錄的存在空間已經很狹小了。我甚至一度非常焦慮可能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裡,這位作者的所有文字都會被清空刪除。作者如果對此有異議請直接和我聯繫罷,在此之前請容許我在這裡留一份備份。恕罪。

  • – – – – – – – – – – – –

我一直都在,每天会上来看看,虽然流量已经少很多了。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一切正常,一切都好。就是懒,不愿意动笔,也理解了自己朋友们的公众号为什么只能维持几个月的更新,可能这就是人类耐心的极限吧。

虽然现在已经在圈外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看看圈子里的事。突然有些感想,就想抒发抒发。

SM没有多神圣或者崇高,也不要想在这里找到所谓的救赎。之前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他大概表达过这样一个意思,花钱买票听相声是为了逗乐的,不是去受教育的,所以相声要就是要搞笑,要是说了之后观众都不笑,那就太搞笑了。至于观众能从相声里琢磨出点道理,那是观众的水平高。我想说,SM也是。SM最原始的驱动就是满足欲望,不要想着有个S管着,学习成绩就能变好(本来这里就包含着一个悖论,M想被虐待,学习不好会被罚,那最后成绩不好反倒得偿所愿,背离初衷),或者获得什么更高层的,精神得到升华之类之类。所以,就对应着两个要求:1正视自己的欲望;2心智健全,心理健康。可能是孕妇效应,我总觉得有太多的人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这又分为两种:1认为这种欲望是邪念,是种不应该产生的欲望;2困于客观而无法满足,不得不压抑。后者,我可以理解,毕竟人要做出选择,做出放弃。而前者,我希望你们可以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都有和你自己相似的幻想和癖好,完全不用被这种欲望纠缠而苦恼。再说心智健全和心理健康。一些女生说自己自杀过,或者考虑过自杀,很多都是原生家庭不幸导致的。很多SMer有这样的情况,是自己的不幸让自己踏入了这个圈子,SM是毒品一样的存在。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基因里就写着,SM是伴随一生的性癖好。我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但是如果是前者,那请谨慎入圈,因为遇人不淑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可能不仅仅是毒品,而是毒药了。一个正常的S怎么会找情绪不稳定的M呢,除非精虫上脑。如果是后者,也请正视风险。

看完自己写的,职业病暴露无遗。。。

2019/12/2

我的调教经历 – 47.阴道力量训练

晚上,主人带着我做晚饭。主人说,先煲汤,煲汤时间最长,煲上之后再做其他饭菜。我很笨拙地把菜和肉切好,主人炒了肉菜,教我什么是炝锅,虽然这些我早就知道。我做了蒜蓉的素菜,味道不差。虽然只有两个菜,一个汤,但我还是觉得很丰盛。主人说,这段时间应该还是能学会一些的。我问主人,周末有什么活动。主人说,他会多请一些人来,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问主人,会有多少人?主人说四五个,不过我都还算认识。我想了想,我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人也没几个,难道有我认识的圈子外的人吗?我也没接着问主人都有谁来,主人说,主要是让我适应多人的状态。我跟主人说,人多我会紧张,身体反而不能对刺激产生反应。主人说,那就努力克服。如果说,之前主人对我进行的都是身体调教,那这次应该是心理调教得成分很多了。

吃完饭,主人去刷碗,让我先把阴道弄湿。很快我就做好了,主人让我把阴道哑铃放进去,然后弯腰手扶着墙,在阴道哑铃露出来的绳套上加了重物。主人说,先让哑铃往下滑,快到阴道口的时候开始往里收,再把哑铃含进去。我逐渐放松阴道,让哑铃缓缓下移。到了一定位置,主人说,往回收。我开始用力往回含,可是一使劲,哑铃被挤出去了,和重物一起掉在主人手里。主人说再来,这次先把重物去掉了,主人用手拉着哑铃,让我体会阴道中的感觉,主人让我对抗哑铃的下滑,他的手时不时松开,看哑铃有没有向里滑动的趋势。我完全没有发力的体会,不知道用的力到底是含进去还是挤出来,就一通乱用力。主人看我找不到发力的点,让我先不要用太大的力,先体会。我闭上眼,努力体会阴道哑铃在阴道里的位置,然后逐渐用力,体会小球是往下掉了还是往里含了。慢慢学着用力,很快我就掌握了如何向外挤,虽然力道不强,但是可以感到小球靠阴道的力量,慢慢地滑出去。主人拿来一个水滴形,前粗后细的玻璃制品,把粗的一头朝向体内,细的一头朝向体外,塞进我的阴道,让我体会往里含的感觉。因为这块玻璃是水滴形的,想挤出去没那么容易,如果平均发力,玻璃会越挤越往体内移动。我体会着阴道里不同的感觉,控制着玻璃在体内慢慢移动。还是往外挤更容易学,没过多久,我就能慢慢把玻璃排出体外了。主人说,用阴道性交的时候,阴茎进来的时候要往外挤,不让阴茎进来,出去的时候要往里含,不让阴茎出去。我说,这不就是楞次定律吗。主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我说就是高中物理磁铁通过线圈的定律。主人哈哈大笑,说我联想能力太强了。主人说,好好训练阴道肌肉,性交的时候自己也会很开心,因为G点会被顶出来。主人说,我控制不好还是因为力量不够,之后跑楼梯的时候都把聪明球戴上。

训练时间过得很快,到了晚上该休息娱乐的时间。我问主人可不可以有一次高潮,主人说不可以。主人让我去洗澡,洗完澡灌肠,然后就戴上肛塞,第二天早上摘掉。等我洗漱完毕,主人已经进房间了,我隔着门和主人说我洗好了,给主人请晚安。我跪趴在房间门口,用下午刚学过的姿势,等待主人的回复。主人没开门,提醒我吃避孕药,就让我回屋了。许久没戴肛塞,怎么待着都不舒服,坐在椅子上看电脑,注意力被分散,才逐渐忘记了肛塞的异物感。

圈养的一天过完了,和想象中的有些区别,本以为会有更多的时间被固定或者被捆绑,在无聊和隐隐的痛苦中度过,但是没有,一天过得还算很舒服,没有太多持续的痛苦。心情在一天里被抛上天空,又被打到回原型。出现了错觉,幻想又破灭。了解了主人的过去,对未来有期待也有畏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所进步,也不知道更深层次的调教会是怎样。

https://qq231600.tumblr.com/post/186351879150/47%E9%98%B4%E9%81%93%E5%8A%9B%E9%87%8F%E8%AE%AD%E7%BB%83

我的调教经历 – 46.圈养日常,一巴掌打醒

一边做着瑜伽动作,一边和主人聊天,时间过得很快,又要吃午饭了,主人说,早上吃的晚,中午吃一些方便食品,晚上再好好做顿饭。吃完饭,主人去刷碗,让我回房间休息,下午再完成别的功课。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些吗?主人说,如果没特别的活动就每天都要完成,这些功课短期效果可能没多明显,长期坚持才能看到效果。南方好像很重视午休,到了很晚才会起来,因为前一天心里惦记着早起,也没睡得太安稳,睡个午觉也挺舒服。下午起床,脑子还有点懵,直接走着就进了客厅,看到主人才想起来,在客厅不能站立,急忙跪下。主人让我爬过去,跪在他面前,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刚刚清醒的头脑又有些懵了,疼倒是其次,主人从没打过我耳光。除了委屈,还有愤怒,主人凭什么打我啊?!眼泪瞬间开始狂飙,主人说,不许哭!可眼泪哪里止得住,不但没止住,还哭出声来。我哭嚷着说,父母都没打过我,说着我就要从跪着的姿势站起来。主人又甩过来一个耳光,还是说不许哭!我直接歪坐在地上,一只手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抹眼泪。就很想特别硬气地站起来,甩手就出门,跟主人说这个奴我不做了!终究没这个勇气,可又止不住要哭。主人又把我拉过去,一只手控制住我的头,另一只手又是两个耳光,还是那句不许哭!接着主人说,既然止不住,就打到我不再哭为止。我也能感受到,主人在控制手的力度,没之前那么疼了。我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只是调教。慢慢地,我不再哭了,主人的手也停下来了。主人问我,细则里说,如果主人打耳光应该如何表现?我带着哭腔说,应该跪好,一下打完之后,头部马上归位,面向前方。主人说,最后打五下,要做到刚刚我说的。我跪好,把头发捋在耳后,主人左右开弓,又打了五下,每一下之后,我赶快把脸正过来。打了五下,终于停手了。

本来上午还好好的,甚至幻想过爱情,下午的耳光又一下把我打醒了。我在地上,心里带着怨恨,不想和主人交流。主人一把把我抱起,我直接跨跪在主人两腿之外,主人给了我一个很深的拥抱,我直接搂着主人的脖子哭了起来。我受不了委屈,也受不了深情,很容易自我感动。我对主人抱怨说,刚才都想不当他的奴了,想直接摔门而走。主人没说话,手在我的后背摩挲。可能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主人问我,好了吗?我说好了。主人说,那快下去吧,怪热的。我又有些被逗笑了,放开主人,可在这个姿势下,我第一次离主人的脸这么近,突然有了想吻他的冲动。主人应该也看出来了,直接用手架着我的腋下,要把我放下去。我说,能再抱一下吗?主人说,可以。这次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把胸贴在主人脸上,抱着他的头。自从分手之后,一直没和别人长时间拥抱过,这种心理的饥渴需要被填充。我拥抱好了,自己就放开了主人,跪在了地上。脸上还是有些火辣辣的,主人让我从冰箱里拿冰块,他去拿个冰袋,让我敷一敷脸。我摸了摸才发现,脸上热热疼疼的不仅是因为疼,还有些肿了,左脸比右脸似乎更厉害一些。主人把冰袋给我,他说,以后记住,在什么地方不能站,发现一次打一次,打到长记性为止。

我敷着脸,主人给我找了卡子、皮筋和发兜,让我把头发梳起来,露出额头。我没用过发兜,不知道怎么用,主人给我找来视频,让我学着绑。主人说,不喜欢披头散发的奴,起来之后不要先进客厅,先在卧室把头发梳好,脑子清楚了再出来。我问主人,脸大概多久能消肿,主人说,两三天吧。我说,主人不是周末还安排了什么活动吗,脸肿着不会影响吗?主人说,无所谓,让别人看看我因为做的不好,脸被打肿了也很好。

之后接着做下午的功课,主人说,口交的技巧由别人来教给我,能力和耐力由他来训练。主人把一个假阳具吸在墙上,让我吞入保持10秒,然后休息5秒。主人拿来一个练琴用的节拍器,节拍器一秒响一次,让我控制节奏。主人在阳具上画了条线,每次都要让门牙到那个位置。我已经很久没练过了,一开始就想干呕,主人让我先不用吞那么深了,量力而行。我尽我所能,尽量地放松咽喉,希望可以吞得更深一些。我做着,主人在旁边说,这只是训练一下耐力和呼吸节奏,先慢慢适应。主人说,口交的难度远比想象中大,对下巴、舌头还有咽喉的耐力都是有要求的。我也没空搭腔,就听着主人说。过了大概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这十分钟倒也还好,嘴不太酸,毕竟可以闭嘴休息,咽喉也逐渐适应了。之后,主人让我吞入15秒,休息5秒,体会呼吸节奏。看似没什么区别,可这就比之前有些难度了,在喉咙里放置一个异物,要屏住呼吸,还要控制咽喉放松。主人就在旁边看着我做,差不多又是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假阳具上已经满是喉咙的粘液了。主人又拿来一个不大的口球给我戴上,让我的嘴保持持续张开的状态,不许咬口球,舌头还要一直摩擦口球。我就跪在地上,双手背后,很无聊地按要求做着,唾液一直顺着下巴往下滴。主人说,这些事的确很无聊,即便有了很高的技巧,最后耐力不行,口到一半要休息,比只有耐力没技巧还扫兴。这样做了没多久,下巴和舌头就开始酸了,主人让我先坚持着做。可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主人说可以休息了,但是并没有解开口球,让我可以咬住口球了。可咬住口球并不能完全放松下来,我用手指了一下口球,呜呜地问主人能解开吗?主人让我先戴着。

主人说,今天早上请安的动作不好看,让我戴着口球练动作。主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关键是两边大腿的平面垂直于地面,大腿最少分开90度,腰要尽量下塌。我按照主人说的做,主人拿个长杆的皮拍点着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动作很快就纠正好了,主人让我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他抱腿坐在地上,慢慢抚摸我的头颈、后背、乳房,用手搓一搓耳朵,指捏一捏乳头,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腰就弓了起来,皮拍敲在我的背上,我马上又塌下去,享受着主人对我乳头的侵犯。如果时间能够停止,我希望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停在主奴无声地互动中,我第一次和主人有了想时间停止的瞬间。在主人的这种简单的爱抚下,我也逐渐得被撩拨起来,可主人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轻抚。然后主人把我的口球摘掉了,我的下巴终于得到了休息,同时也感到嘴里非常干,我问主人能不能喝水。主人让我再保持这个姿势坚持15分钟,之后就可以休息了。15分钟过得很快,主人让我去喝水,我差点又站起来,以前走惯了,要习惯跪着还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这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主人让我把头发绑个高马尾,然后去爬楼梯锻炼。我找出运动内衣和一条安全裤,在玄关穿好,再穿上运动鞋袜。主人说,从3楼全速冲到8楼,然后走下去,再从3楼全速冲上来,重复这一过程,锻炼半小时,爬楼的时候一定要全速。虽然穿的这身衣服把关键部位都遮住了,可还是有点不敢出门。主人说,这几层不会有人的,即便有人看到我这么穿也不会说什么,等到了时间,他会在楼梯等我,叫我回去的,让我不要偷懒,他去买些食材回来。我就和主人一起坐电梯下去,我在3楼下,然后开始第一次的跑楼梯。也是有段时间没做过有氧运动了,很累,两三次之后就已经跑不动了,只是慢慢地爬楼,但是还是遵从着主人的要求,用全力,只是全力也只能是很慢了。楼道里虽然挺凉快,但一会下来还是满头大汗。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突然看到主人出现在3楼。主人说,差不多了,看我挺热的,把运动内衣脱掉吧。我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把内衣交给主人。主人说,他去叫电梯,如果电梯没人,就叫我过去,让我先在楼梯间等着。之后主人叫我过去,我从楼梯间走出来上到电梯上,很想抱肩,可主人在旁边,又有些不敢,双手就无所适从地垂着。还好,电梯一路上行,也没什么意外。到了家里,我脱掉衣服和鞋袜,就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主人让我先跪在地上,等逐渐凉下来之后去洗个澡。房间里,主人已经开了很大的空调,没一会我就凉快下来了。等我洗完澡出来,空调已经关小了,我对主人说谢谢主人这么贴心。主人说,奴在家全裸,本来需要的室温就比别人高,如果是他一个人,空调会调的更低一些。主人给我拿了一管药膏,上面都是日语和樱花的图案,我以为是樱花口味的牙膏。主人说,这是乳晕美粉的药膏,让我自己涂上,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就试试吧,之前的奴用过,不觉得有太多效果,不过宁可信其有吧。

我的调教经历 – 45.圈养的日常和听主人讲故事

总有粉丝会问,为什么我能记住那么久以前的事。那我来举个例子,在史记里,项羽和项梁围观秦始皇车队,项羽对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说这番话的时候,司马迁不可能偷偷跟在他们后面偷听到了这些对话,并把对话记录在了史记中。他这么写,是为了更加突出项羽的性格。我自然不敢和司马迁相比,不过这个记录方法还是可以用的,把印象深刻的事件用一种合乎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不可能记住自己和别人说过的每一句话,所以那些对话真实发生过吗?有些发生过,有些我也不记得了,但只要合乎逻辑和事情的发展,就放在文章里了。而且,很多过程是留存有影像资料的,不是单单凭记忆的,这些资料我不会发,也不要管我要。

_________________

因为心里惦记着第二天要做的功课,所以在闹钟铃响之前我就已经醒来了。我不知道主人醒了没有,我爬出睡觉的房间,进入调教室的卫生间之后才站起来。因为细则上规定,在厕所和厨房可以站立和垂足而坐。从早上七点开始算一个小时时间用来排便、刷牙、冲澡、刮毛、简单化妆。对于女生来说,一个小时并不宽裕,还好昨晚刚刚刮过毛,这一步可以省略,一个小时还是可以完成的。因为很多东西没找到,所以也只好用眉笔画了一下眉毛,我想等主人起来之后管他要来自己的化妆包,先画眉毛把整个人的精神提起来。细则上规定要长发要盘起来。因为没有找到发簪,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盘起来。八点要跪趴在主人房间门口等待主人,我想起之前见到小A的时候她的动作,我模仿她的动作,双手举过头顶头埋在双腿之间,把腰塌下去等着主人出来。主人开了门,我对主人说,主人早上好。主人对我说,不错,很准时,现在是八点整,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姿势还不太对,今天会纠正。主人让我等他一下,他先要排便洗漱。主人从卫生间出来,带着我去厨房准备早饭。进了厨房主人让我站起来。他先把咖啡机打开,告诉我要先预热。打开冰箱,食材有很多,井然有序地摆放着,绝大多数是方便处理的食材,但却看上去却很高级。主人说,先做个简单的吧,早上煎培根和炒嫩鸡蛋。主人问我有没有做过饭,我说在家里试过,但是我妈嫌我糟践东西,就让我歇着了。主人说,那这些天也好好学学做饭,从易到难,不要烧糊,盐放少了可以再加,不弄得太咸,都有补救的办法,这些天不叫外卖了,让我磨炼一下手艺。然后,主人就带着我,让我看着他是如何操作的,打散两个鸡蛋,加盐和黑胡椒,用多大的火,在锅里化块黄油,翻炒到什么程度。另一边主人用面包机烤面包,然后又煎培根。主人说,培根要煎脆,就让我看着锅,自己摆弄咖啡豆去了。主人说,以后让我多琢磨琢磨咖啡机的用法,今天他做个简单的拿铁,然后咖啡机开始出很大的噪音,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咖啡机吸引了,我之前很少喝现磨的咖啡,因为穷。看着咖啡分成两股液体流下来,然后打奶泡。我从前敬爱主人,但是这天却是真的佩服。主人说,他专门去学过咖啡,曾经手法更好,今天奶泡没打好,让我凑合喝吧。

我把吃的都盛出来,走到客厅,主人让我上桌坐,分成两个盘子吃。主人说,这算是一顿简化版的美式早餐了。我喝咖啡,不知道主人说的奶泡没打好什么意思,但是奶味香甜,口感绵密,原来不加糖的咖啡也是可以好喝的。一起做早饭,突然让我觉得有种男女朋友或者夫妻的错觉,那种很温馨的感觉,我和J一起都没有共同做早饭的经历。可我也明确地知道,需要停止这种念头。马上我就想到,可能是因为分手了,内心里有个位置需要被填上,可我也真的体会到了成熟男人的魅力。我又想到了一年前的暑假,小A对主人出现了爱情的错觉,我似乎明白了她当时的感觉。

我边吃边想,和主人说做的这些都好好吃,然后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么久早饭吗?主人说,不是,因为是第一次带着我做早饭,所以做个麻烦一点的,有很多方便食品,有些只用放进蒸锅里蒸一下就好了。在这里住的每天早上都带着我做咖啡,让我能够大概掌握一门技术。吃完饭,主人带着我刷锅刷碗擦咖啡机。我想,为了喝两杯咖啡真的是很麻烦,准备就要半天,喝完还要洗和擦。主人说,如果以后我做饭,他就负责洗碗,让我过来不是为了做家务的,现在带着我做是让我知道该怎么做。以后早饭可以自己做,想吃什么就自己发挥。

都收拾完,已经快十点了,一顿早饭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到客厅之后,我又跪下来,和主人说,想把我的化妆包拿来,用自己的化妆品更熟悉一些。主人说,可以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带着我去商场买一些,他也不太懂化妆品的品牌和种类。可我也接触化妆品不久,很多东西也不懂。我和主人说,我用的都是妈妈买的,不知道到了南方需要做哪些调整。主人说,那等N姐有时间带我去买。主人说,他先带着我去做拉伸,这是每天的功课之一。我跟着爬进调教室,主人拿出平板电脑,点开一个瑜伽拉伸的视频,让我跟着视频的动作做,这个视频有一个小时时间。我就在调教室里跟着做,主人就坐在调教室里看着我,和我说话。我问主人,我跟着视频做拉伸就行了,用不着盯着我吧?主人说,之前调教我的时候,他总有很多事情,很多时候都是给我分派任务,让我自己做,这样他虽然省了时间,但是其实对主奴关系是不好的。主人说,之所以我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之前做的不好,不应该总是让我一个人练。我说,那这样会不会很无聊啊?主人说,我可以和他说话聊天,我和他虽然是主奴,但其实相互了解远远不够。主人说,如果想了解他的任何事,可以问他,如果不能回答,他就不回答,同样,他有问题也会问我。这种满足好奇心的好机会我肯定不能放过啊。而且无论谁,最关心的一定是前任,我问主人,小A说之前主人圈养过一个奴两年,是真的吗?主人说,什么话放在小A嘴里都能走样了,他从没长时间地圈养过奴,最长也就圈养过两三个月。后来很久之后看了邢碧旗的圈养日记,还是非常佩服她的勇气和庇佑的。我问主人,之前的奴和我,培养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主人说,现在他已经很温柔了,以前没经验的时候,下手也没轻没重,为了猎奇也干了不少后悔的事。我听着主人说的话,也跟着视频做动作,我问,有哪些后悔的事?主人说,SM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以前也想绑人,觉得绑起来好看,还能出去吹,但是后来有一次,一个奴的一条胳膊在松开绳子之后,麻木一直恢复不了,去医院看了之后,发现已经造成损伤了,虽然后来也完全恢复了,但主人就有些不愿意碰绳子了,绳子放下很多年,忘了很多,也懒得再重新学。我说,那也还好,至少没造成永久损伤。主人说,以前也带着一个奴扩张,他当时不敢扩肛门,因为觉得阴道会生小孩,所以就做了阴道扩张,可因为只扩没锻炼阴道肌肉,那个奴有些子宫脱垂。主人说,很多女孩自己也会有子宫脱垂的问题,锻炼之后可以解决,后来那个奴也恢复了,不过他后来也不敢扩阴了。主人说,女孩们不懂拒绝,主人想玩就跟着试,直到不舒服了才发现问题。我听着觉得挺恐怖的,我说,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如果主人让我做,我可能也不会拒绝。主人说,这才是最可怕的。我接着问,那有没有没恢复过来的?主人说,有,但不算伤害。他接着说,之前也试过催乳,因为要用吸奶器吸奶,那个女奴的乳头变长了很多,而且只要乳头勃起就会很长,长度可能是直径的1.5倍到2倍。主人说,这就是他圈养时间最长的那个奴,也是趁着放假的时候让她试的。主人说,他觉得性唤起的女人,乳头变长还是挺性感的,那个奴的乳房和我的很像,乳头和乳晕都不大,但是那个奴在性唤起的时候整个乳头和乳晕都是红色的,很好看。主人说,他以前年轻,虽然没太出格,但想想还是会后怕。我第一次听主人讲以前的事,我也知道他所说的可能还不及百分之一,我还有好多事想听他讲,不过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

20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