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随便写写

site owner : 雖然我的確也認為這麼直接搬運別人的文字涉嫌侵犯對方的權益,但是在當今的大環境下,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文化上的,抑或輿論上的,對於真正有價值的記錄的存在空間已經很狹小了。我甚至一度非常焦慮可能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裡,這位作者的所有文字都會被清空刪除。作者如果對此有異議請直接和我聯繫罷,在此之前請容許我在這裡留一份備份。恕罪。

  • – – – – – – – – – – – –

我一直都在,每天会上来看看,虽然流量已经少很多了。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一切正常,一切都好。就是懒,不愿意动笔,也理解了自己朋友们的公众号为什么只能维持几个月的更新,可能这就是人类耐心的极限吧。

虽然现在已经在圈外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看看圈子里的事。突然有些感想,就想抒发抒发。

SM没有多神圣或者崇高,也不要想在这里找到所谓的救赎。之前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他大概表达过这样一个意思,花钱买票听相声是为了逗乐的,不是去受教育的,所以相声要就是要搞笑,要是说了之后观众都不笑,那就太搞笑了。至于观众能从相声里琢磨出点道理,那是观众的水平高。我想说,SM也是。SM最原始的驱动就是满足欲望,不要想着有个S管着,学习成绩就能变好(本来这里就包含着一个悖论,M想被虐待,学习不好会被罚,那最后成绩不好反倒得偿所愿,背离初衷),或者获得什么更高层的,精神得到升华之类之类。所以,就对应着两个要求:1正视自己的欲望;2心智健全,心理健康。可能是孕妇效应,我总觉得有太多的人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这又分为两种:1认为这种欲望是邪念,是种不应该产生的欲望;2困于客观而无法满足,不得不压抑。后者,我可以理解,毕竟人要做出选择,做出放弃。而前者,我希望你们可以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都有和你自己相似的幻想和癖好,完全不用被这种欲望纠缠而苦恼。再说心智健全和心理健康。一些女生说自己自杀过,或者考虑过自杀,很多都是原生家庭不幸导致的。很多SMer有这样的情况,是自己的不幸让自己踏入了这个圈子,SM是毒品一样的存在。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基因里就写着,SM是伴随一生的性癖好。我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但是如果是前者,那请谨慎入圈,因为遇人不淑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可能不仅仅是毒品,而是毒药了。一个正常的S怎么会找情绪不稳定的M呢,除非精虫上脑。如果是后者,也请正视风险。

看完自己写的,职业病暴露无遗。。。

2019/12/2

我的调教经历 – 47.阴道力量训练

晚上,主人带着我做晚饭。主人说,先煲汤,煲汤时间最长,煲上之后再做其他饭菜。我很笨拙地把菜和肉切好,主人炒了肉菜,教我什么是炝锅,虽然这些我早就知道。我做了蒜蓉的素菜,味道不差。虽然只有两个菜,一个汤,但我还是觉得很丰盛。主人说,这段时间应该还是能学会一些的。我问主人,周末有什么活动。主人说,他会多请一些人来,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问主人,会有多少人?主人说四五个,不过我都还算认识。我想了想,我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人也没几个,难道有我认识的圈子外的人吗?我也没接着问主人都有谁来,主人说,主要是让我适应多人的状态。我跟主人说,人多我会紧张,身体反而不能对刺激产生反应。主人说,那就努力克服。如果说,之前主人对我进行的都是身体调教,那这次应该是心理调教得成分很多了。

吃完饭,主人去刷碗,让我先把阴道弄湿。很快我就做好了,主人让我把阴道哑铃放进去,然后弯腰手扶着墙,在阴道哑铃露出来的绳套上加了重物。主人说,先让哑铃往下滑,快到阴道口的时候开始往里收,再把哑铃含进去。我逐渐放松阴道,让哑铃缓缓下移。到了一定位置,主人说,往回收。我开始用力往回含,可是一使劲,哑铃被挤出去了,和重物一起掉在主人手里。主人说再来,这次先把重物去掉了,主人用手拉着哑铃,让我体会阴道中的感觉,主人让我对抗哑铃的下滑,他的手时不时松开,看哑铃有没有向里滑动的趋势。我完全没有发力的体会,不知道用的力到底是含进去还是挤出来,就一通乱用力。主人看我找不到发力的点,让我先不要用太大的力,先体会。我闭上眼,努力体会阴道哑铃在阴道里的位置,然后逐渐用力,体会小球是往下掉了还是往里含了。慢慢学着用力,很快我就掌握了如何向外挤,虽然力道不强,但是可以感到小球靠阴道的力量,慢慢地滑出去。主人拿来一个水滴形,前粗后细的玻璃制品,把粗的一头朝向体内,细的一头朝向体外,塞进我的阴道,让我体会往里含的感觉。因为这块玻璃是水滴形的,想挤出去没那么容易,如果平均发力,玻璃会越挤越往体内移动。我体会着阴道里不同的感觉,控制着玻璃在体内慢慢移动。还是往外挤更容易学,没过多久,我就能慢慢把玻璃排出体外了。主人说,用阴道性交的时候,阴茎进来的时候要往外挤,不让阴茎进来,出去的时候要往里含,不让阴茎出去。我说,这不就是楞次定律吗。主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我说就是高中物理磁铁通过线圈的定律。主人哈哈大笑,说我联想能力太强了。主人说,好好训练阴道肌肉,性交的时候自己也会很开心,因为G点会被顶出来。主人说,我控制不好还是因为力量不够,之后跑楼梯的时候都把聪明球戴上。

训练时间过得很快,到了晚上该休息娱乐的时间。我问主人可不可以有一次高潮,主人说不可以。主人让我去洗澡,洗完澡灌肠,然后就戴上肛塞,第二天早上摘掉。等我洗漱完毕,主人已经进房间了,我隔着门和主人说我洗好了,给主人请晚安。我跪趴在房间门口,用下午刚学过的姿势,等待主人的回复。主人没开门,提醒我吃避孕药,就让我回屋了。许久没戴肛塞,怎么待着都不舒服,坐在椅子上看电脑,注意力被分散,才逐渐忘记了肛塞的异物感。

圈养的一天过完了,和想象中的有些区别,本以为会有更多的时间被固定或者被捆绑,在无聊和隐隐的痛苦中度过,但是没有,一天过得还算很舒服,没有太多持续的痛苦。心情在一天里被抛上天空,又被打到回原型。出现了错觉,幻想又破灭。了解了主人的过去,对未来有期待也有畏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所进步,也不知道更深层次的调教会是怎样。

https://qq231600.tumblr.com/post/186351879150/47%E9%98%B4%E9%81%93%E5%8A%9B%E9%87%8F%E8%AE%AD%E7%BB%83

我的调教经历 – 46.圈养日常,一巴掌打醒

一边做着瑜伽动作,一边和主人聊天,时间过得很快,又要吃午饭了,主人说,早上吃的晚,中午吃一些方便食品,晚上再好好做顿饭。吃完饭,主人去刷碗,让我回房间休息,下午再完成别的功课。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些吗?主人说,如果没特别的活动就每天都要完成,这些功课短期效果可能没多明显,长期坚持才能看到效果。南方好像很重视午休,到了很晚才会起来,因为前一天心里惦记着早起,也没睡得太安稳,睡个午觉也挺舒服。下午起床,脑子还有点懵,直接走着就进了客厅,看到主人才想起来,在客厅不能站立,急忙跪下。主人让我爬过去,跪在他面前,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刚刚清醒的头脑又有些懵了,疼倒是其次,主人从没打过我耳光。除了委屈,还有愤怒,主人凭什么打我啊?!眼泪瞬间开始狂飙,主人说,不许哭!可眼泪哪里止得住,不但没止住,还哭出声来。我哭嚷着说,父母都没打过我,说着我就要从跪着的姿势站起来。主人又甩过来一个耳光,还是说不许哭!我直接歪坐在地上,一只手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抹眼泪。就很想特别硬气地站起来,甩手就出门,跟主人说这个奴我不做了!终究没这个勇气,可又止不住要哭。主人又把我拉过去,一只手控制住我的头,另一只手又是两个耳光,还是那句不许哭!接着主人说,既然止不住,就打到我不再哭为止。我也能感受到,主人在控制手的力度,没之前那么疼了。我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只是调教。慢慢地,我不再哭了,主人的手也停下来了。主人问我,细则里说,如果主人打耳光应该如何表现?我带着哭腔说,应该跪好,一下打完之后,头部马上归位,面向前方。主人说,最后打五下,要做到刚刚我说的。我跪好,把头发捋在耳后,主人左右开弓,又打了五下,每一下之后,我赶快把脸正过来。打了五下,终于停手了。

本来上午还好好的,甚至幻想过爱情,下午的耳光又一下把我打醒了。我在地上,心里带着怨恨,不想和主人交流。主人一把把我抱起,我直接跨跪在主人两腿之外,主人给了我一个很深的拥抱,我直接搂着主人的脖子哭了起来。我受不了委屈,也受不了深情,很容易自我感动。我对主人抱怨说,刚才都想不当他的奴了,想直接摔门而走。主人没说话,手在我的后背摩挲。可能过了有五分钟的时间,主人问我,好了吗?我说好了。主人说,那快下去吧,怪热的。我又有些被逗笑了,放开主人,可在这个姿势下,我第一次离主人的脸这么近,突然有了想吻他的冲动。主人应该也看出来了,直接用手架着我的腋下,要把我放下去。我说,能再抱一下吗?主人说,可以。这次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把胸贴在主人脸上,抱着他的头。自从分手之后,一直没和别人长时间拥抱过,这种心理的饥渴需要被填充。我拥抱好了,自己就放开了主人,跪在了地上。脸上还是有些火辣辣的,主人让我从冰箱里拿冰块,他去拿个冰袋,让我敷一敷脸。我摸了摸才发现,脸上热热疼疼的不仅是因为疼,还有些肿了,左脸比右脸似乎更厉害一些。主人把冰袋给我,他说,以后记住,在什么地方不能站,发现一次打一次,打到长记性为止。

我敷着脸,主人给我找了卡子、皮筋和发兜,让我把头发梳起来,露出额头。我没用过发兜,不知道怎么用,主人给我找来视频,让我学着绑。主人说,不喜欢披头散发的奴,起来之后不要先进客厅,先在卧室把头发梳好,脑子清楚了再出来。我问主人,脸大概多久能消肿,主人说,两三天吧。我说,主人不是周末还安排了什么活动吗,脸肿着不会影响吗?主人说,无所谓,让别人看看我因为做的不好,脸被打肿了也很好。

之后接着做下午的功课,主人说,口交的技巧由别人来教给我,能力和耐力由他来训练。主人把一个假阳具吸在墙上,让我吞入保持10秒,然后休息5秒。主人拿来一个练琴用的节拍器,节拍器一秒响一次,让我控制节奏。主人在阳具上画了条线,每次都要让门牙到那个位置。我已经很久没练过了,一开始就想干呕,主人让我先不用吞那么深了,量力而行。我尽我所能,尽量地放松咽喉,希望可以吞得更深一些。我做着,主人在旁边说,这只是训练一下耐力和呼吸节奏,先慢慢适应。主人说,口交的难度远比想象中大,对下巴、舌头还有咽喉的耐力都是有要求的。我也没空搭腔,就听着主人说。过了大概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这十分钟倒也还好,嘴不太酸,毕竟可以闭嘴休息,咽喉也逐渐适应了。之后,主人让我吞入15秒,休息5秒,体会呼吸节奏。看似没什么区别,可这就比之前有些难度了,在喉咙里放置一个异物,要屏住呼吸,还要控制咽喉放松。主人就在旁边看着我做,差不多又是十分钟,主人让我休息一下。假阳具上已经满是喉咙的粘液了。主人又拿来一个不大的口球给我戴上,让我的嘴保持持续张开的状态,不许咬口球,舌头还要一直摩擦口球。我就跪在地上,双手背后,很无聊地按要求做着,唾液一直顺着下巴往下滴。主人说,这些事的确很无聊,即便有了很高的技巧,最后耐力不行,口到一半要休息,比只有耐力没技巧还扫兴。这样做了没多久,下巴和舌头就开始酸了,主人让我先坚持着做。可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主人说可以休息了,但是并没有解开口球,让我可以咬住口球了。可咬住口球并不能完全放松下来,我用手指了一下口球,呜呜地问主人能解开吗?主人让我先戴着。

主人说,今天早上请安的动作不好看,让我戴着口球练动作。主人告诉我该怎么做,关键是两边大腿的平面垂直于地面,大腿最少分开90度,腰要尽量下塌。我按照主人说的做,主人拿个长杆的皮拍点着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动作很快就纠正好了,主人让我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他抱腿坐在地上,慢慢抚摸我的头颈、后背、乳房,用手搓一搓耳朵,指捏一捏乳头,我下意识地往后躲,腰就弓了起来,皮拍敲在我的背上,我马上又塌下去,享受着主人对我乳头的侵犯。如果时间能够停止,我希望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停在主奴无声地互动中,我第一次和主人有了想时间停止的瞬间。在主人的这种简单的爱抚下,我也逐渐得被撩拨起来,可主人也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轻抚。然后主人把我的口球摘掉了,我的下巴终于得到了休息,同时也感到嘴里非常干,我问主人能不能喝水。主人让我再保持这个姿势坚持15分钟,之后就可以休息了。15分钟过得很快,主人让我去喝水,我差点又站起来,以前走惯了,要习惯跪着还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这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主人让我把头发绑个高马尾,然后去爬楼梯锻炼。我找出运动内衣和一条安全裤,在玄关穿好,再穿上运动鞋袜。主人说,从3楼全速冲到8楼,然后走下去,再从3楼全速冲上来,重复这一过程,锻炼半小时,爬楼的时候一定要全速。虽然穿的这身衣服把关键部位都遮住了,可还是有点不敢出门。主人说,这几层不会有人的,即便有人看到我这么穿也不会说什么,等到了时间,他会在楼梯等我,叫我回去的,让我不要偷懒,他去买些食材回来。我就和主人一起坐电梯下去,我在3楼下,然后开始第一次的跑楼梯。也是有段时间没做过有氧运动了,很累,两三次之后就已经跑不动了,只是慢慢地爬楼,但是还是遵从着主人的要求,用全力,只是全力也只能是很慢了。楼道里虽然挺凉快,但一会下来还是满头大汗。不知道第几次的时候,突然看到主人出现在3楼。主人说,差不多了,看我挺热的,把运动内衣脱掉吧。我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把内衣交给主人。主人说,他去叫电梯,如果电梯没人,就叫我过去,让我先在楼梯间等着。之后主人叫我过去,我从楼梯间走出来上到电梯上,很想抱肩,可主人在旁边,又有些不敢,双手就无所适从地垂着。还好,电梯一路上行,也没什么意外。到了家里,我脱掉衣服和鞋袜,就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主人让我先跪在地上,等逐渐凉下来之后去洗个澡。房间里,主人已经开了很大的空调,没一会我就凉快下来了。等我洗完澡出来,空调已经关小了,我对主人说谢谢主人这么贴心。主人说,奴在家全裸,本来需要的室温就比别人高,如果是他一个人,空调会调的更低一些。主人给我拿了一管药膏,上面都是日语和樱花的图案,我以为是樱花口味的牙膏。主人说,这是乳晕美粉的药膏,让我自己涂上,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就试试吧,之前的奴用过,不觉得有太多效果,不过宁可信其有吧。

我的调教经历 – 45.圈养的日常和听主人讲故事

总有粉丝会问,为什么我能记住那么久以前的事。那我来举个例子,在史记里,项羽和项梁围观秦始皇车队,项羽对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说这番话的时候,司马迁不可能偷偷跟在他们后面偷听到了这些对话,并把对话记录在了史记中。他这么写,是为了更加突出项羽的性格。我自然不敢和司马迁相比,不过这个记录方法还是可以用的,把印象深刻的事件用一种合乎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不可能记住自己和别人说过的每一句话,所以那些对话真实发生过吗?有些发生过,有些我也不记得了,但只要合乎逻辑和事情的发展,就放在文章里了。而且,很多过程是留存有影像资料的,不是单单凭记忆的,这些资料我不会发,也不要管我要。

_________________

因为心里惦记着第二天要做的功课,所以在闹钟铃响之前我就已经醒来了。我不知道主人醒了没有,我爬出睡觉的房间,进入调教室的卫生间之后才站起来。因为细则上规定,在厕所和厨房可以站立和垂足而坐。从早上七点开始算一个小时时间用来排便、刷牙、冲澡、刮毛、简单化妆。对于女生来说,一个小时并不宽裕,还好昨晚刚刚刮过毛,这一步可以省略,一个小时还是可以完成的。因为很多东西没找到,所以也只好用眉笔画了一下眉毛,我想等主人起来之后管他要来自己的化妆包,先画眉毛把整个人的精神提起来。细则上规定要长发要盘起来。因为没有找到发簪,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盘起来。八点要跪趴在主人房间门口等待主人,我想起之前见到小A的时候她的动作,我模仿她的动作,双手举过头顶头埋在双腿之间,把腰塌下去等着主人出来。主人开了门,我对主人说,主人早上好。主人对我说,不错,很准时,现在是八点整,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姿势还不太对,今天会纠正。主人让我等他一下,他先要排便洗漱。主人从卫生间出来,带着我去厨房准备早饭。进了厨房主人让我站起来。他先把咖啡机打开,告诉我要先预热。打开冰箱,食材有很多,井然有序地摆放着,绝大多数是方便处理的食材,但却看上去却很高级。主人说,先做个简单的吧,早上煎培根和炒嫩鸡蛋。主人问我有没有做过饭,我说在家里试过,但是我妈嫌我糟践东西,就让我歇着了。主人说,那这些天也好好学学做饭,从易到难,不要烧糊,盐放少了可以再加,不弄得太咸,都有补救的办法,这些天不叫外卖了,让我磨炼一下手艺。然后,主人就带着我,让我看着他是如何操作的,打散两个鸡蛋,加盐和黑胡椒,用多大的火,在锅里化块黄油,翻炒到什么程度。另一边主人用面包机烤面包,然后又煎培根。主人说,培根要煎脆,就让我看着锅,自己摆弄咖啡豆去了。主人说,以后让我多琢磨琢磨咖啡机的用法,今天他做个简单的拿铁,然后咖啡机开始出很大的噪音,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咖啡机吸引了,我之前很少喝现磨的咖啡,因为穷。看着咖啡分成两股液体流下来,然后打奶泡。我从前敬爱主人,但是这天却是真的佩服。主人说,他专门去学过咖啡,曾经手法更好,今天奶泡没打好,让我凑合喝吧。

我把吃的都盛出来,走到客厅,主人让我上桌坐,分成两个盘子吃。主人说,这算是一顿简化版的美式早餐了。我喝咖啡,不知道主人说的奶泡没打好什么意思,但是奶味香甜,口感绵密,原来不加糖的咖啡也是可以好喝的。一起做早饭,突然让我觉得有种男女朋友或者夫妻的错觉,那种很温馨的感觉,我和J一起都没有共同做早饭的经历。可我也明确地知道,需要停止这种念头。马上我就想到,可能是因为分手了,内心里有个位置需要被填上,可我也真的体会到了成熟男人的魅力。我又想到了一年前的暑假,小A对主人出现了爱情的错觉,我似乎明白了她当时的感觉。

我边吃边想,和主人说做的这些都好好吃,然后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这么久早饭吗?主人说,不是,因为是第一次带着我做早饭,所以做个麻烦一点的,有很多方便食品,有些只用放进蒸锅里蒸一下就好了。在这里住的每天早上都带着我做咖啡,让我能够大概掌握一门技术。吃完饭,主人带着我刷锅刷碗擦咖啡机。我想,为了喝两杯咖啡真的是很麻烦,准备就要半天,喝完还要洗和擦。主人说,如果以后我做饭,他就负责洗碗,让我过来不是为了做家务的,现在带着我做是让我知道该怎么做。以后早饭可以自己做,想吃什么就自己发挥。

都收拾完,已经快十点了,一顿早饭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到客厅之后,我又跪下来,和主人说,想把我的化妆包拿来,用自己的化妆品更熟悉一些。主人说,可以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带着我去商场买一些,他也不太懂化妆品的品牌和种类。可我也接触化妆品不久,很多东西也不懂。我和主人说,我用的都是妈妈买的,不知道到了南方需要做哪些调整。主人说,那等N姐有时间带我去买。主人说,他先带着我去做拉伸,这是每天的功课之一。我跟着爬进调教室,主人拿出平板电脑,点开一个瑜伽拉伸的视频,让我跟着视频的动作做,这个视频有一个小时时间。我就在调教室里跟着做,主人就坐在调教室里看着我,和我说话。我问主人,我跟着视频做拉伸就行了,用不着盯着我吧?主人说,之前调教我的时候,他总有很多事情,很多时候都是给我分派任务,让我自己做,这样他虽然省了时间,但是其实对主奴关系是不好的。主人说,之所以我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之前做的不好,不应该总是让我一个人练。我说,那这样会不会很无聊啊?主人说,我可以和他说话聊天,我和他虽然是主奴,但其实相互了解远远不够。主人说,如果想了解他的任何事,可以问他,如果不能回答,他就不回答,同样,他有问题也会问我。这种满足好奇心的好机会我肯定不能放过啊。而且无论谁,最关心的一定是前任,我问主人,小A说之前主人圈养过一个奴两年,是真的吗?主人说,什么话放在小A嘴里都能走样了,他从没长时间地圈养过奴,最长也就圈养过两三个月。后来很久之后看了邢碧旗的圈养日记,还是非常佩服她的勇气和庇佑的。我问主人,之前的奴和我,培养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主人说,现在他已经很温柔了,以前没经验的时候,下手也没轻没重,为了猎奇也干了不少后悔的事。我听着主人说的话,也跟着视频做动作,我问,有哪些后悔的事?主人说,SM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以前也想绑人,觉得绑起来好看,还能出去吹,但是后来有一次,一个奴的一条胳膊在松开绳子之后,麻木一直恢复不了,去医院看了之后,发现已经造成损伤了,虽然后来也完全恢复了,但主人就有些不愿意碰绳子了,绳子放下很多年,忘了很多,也懒得再重新学。我说,那也还好,至少没造成永久损伤。主人说,以前也带着一个奴扩张,他当时不敢扩肛门,因为觉得阴道会生小孩,所以就做了阴道扩张,可因为只扩没锻炼阴道肌肉,那个奴有些子宫脱垂。主人说,很多女孩自己也会有子宫脱垂的问题,锻炼之后可以解决,后来那个奴也恢复了,不过他后来也不敢扩阴了。主人说,女孩们不懂拒绝,主人想玩就跟着试,直到不舒服了才发现问题。我听着觉得挺恐怖的,我说,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如果主人让我做,我可能也不会拒绝。主人说,这才是最可怕的。我接着问,那有没有没恢复过来的?主人说,有,但不算伤害。他接着说,之前也试过催乳,因为要用吸奶器吸奶,那个女奴的乳头变长了很多,而且只要乳头勃起就会很长,长度可能是直径的1.5倍到2倍。主人说,这就是他圈养时间最长的那个奴,也是趁着放假的时候让她试的。主人说,他觉得性唤起的女人,乳头变长还是挺性感的,那个奴的乳房和我的很像,乳头和乳晕都不大,但是那个奴在性唤起的时候整个乳头和乳晕都是红色的,很好看。主人说,他以前年轻,虽然没太出格,但想想还是会后怕。我第一次听主人讲以前的事,我也知道他所说的可能还不及百分之一,我还有好多事想听他讲,不过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

2019/6/2

我的调教经历 – 44.开始短期的圈养

到了主人家,主人帮我拉着一个行李箱,我背着书包,主人说先进屋把东西放下,这算是我第二次穿着衣服进了房间,主人给我指了指我从家里寄过来的那两箱行李。我把书包放在我住的房间里,主人让我脱衣服,我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本来光着身子在这个人面前做过那么多不被世俗认可的事,现在却有些不好意思。我稍一迟疑,主人觉察出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直接开始脱衣服了,脱光了之后,我却想抱着肩,护住胸部,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手。主人看着我的阴部,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之前从来都是没有阴毛的。主人让我去洗个澡,一会他要给我刮毛。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七月份的南方很热,但是主人空调开的很小。主人让我把刮毛刀拿来,让我躺在沙发上,先拿剪刀把比较长的毛剪掉,然后又拿着刮毛刀刮,拉拽着我的皮肤和阴唇,有段时间不刮,感觉有点疼了。主人让我趴过来,双手扒着屁股,露出肛门,刮肛门附近的毛。阴毛很快就刮完了,我有点害羞地和主人说,还需要刮腋毛。主人说,我分手之后还真是不修边幅,我说又没人看。主人说,住在他家里不能这样,每天要起来做功课,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什么?主人说,一会给我一张单子,会让我照着上面的做,主要就是按时起床,按时锻炼,还有一些细节。然后主人让我双手在头上拉着手肘,接着帮我刮腋毛。主人看着我的乳房说,几个月没见,乳晕也长毛了。之前在家洗澡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只是没当回事。主人拿来一把镊子,把我乳晕上的毛拔掉了,就尖锐地疼了一下,然后用碘伏的棉球擦了一下。

主人说想了解一下我和J的事,我跪在地上给主人讲之前的事,说着说着就不想说了,其间也忽略了很多细节,最后算是把我和J的事用最简单的逻辑讲完了。毕竟是和一个类似于长辈的人讲述这些事,不像和闺蜜那样,可以事无巨细,描述每一刻的思想感情。等我讲完,主人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拥抱,他说,没关系,会遇到更好的人的。我落泪了,紧紧地抱着主人。我很爱拥抱,无论是我搂着别人的脖子,还是拥在别人怀中。而且我似乎很容易被别人对我的好而感动。我又想起了之前Z给我那个拥抱,觉得我遇到的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不同的是,这次我只是默默地落泪,不是委屈地放声大哭。

等我抱够了,松开主人,又回到旁边跪好。主人和我商量去训练的事,主人说暑假里会安排一次,找个可以满足最多人的期间。我问主人用不用做什么准备,主人说,生理上不用,心理需要做好准备。我问主人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主人说,要完全抛弃自尊心的准备。我说,我也算见过世面,应该问题不大吧,我最担心的其实是学不好、做不好。主人说,学的东西没多难,谁都可以学会。我说,之前和N姐还有Z一起出去做了那么多事。主人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做那些事情的确是有挑战的,但是送去训练对自尊心的挑战更大。主人说,SM的时候,M可能会被捆绑拘束,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被强迫做一些羞耻的事,M会因为无法反抗而觉得心安理得,可如果让M手脚自如活动,主动去迎合做那些羞耻的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有些不理解,主人解释说,比如,被捆住接受鞭打和因为犯错主动请求惩罚就是两种不同的心态,前者避无可避,后者却是因为服从。我有些理解,但是却不能举一反三的想出其他类似的例子。主人说,被迫和自愿被迫是不同的心态。我说,主人说我奴性好,服从性好,去了之后应该不会受太多罪吧?主人说,我是个好奴,却不是放荡淫贱的人。我觉得这句话对我很受用。主人接着说,那里适合放荡的人,因为训练的目的之一也是希望奴可以像有个开关一样,进入调教模式之后可以摒弃自尊心。我问主人具体都有哪些项目,主人说,暂时不能说,有些项目需要一些对心灵的冲击力,这样才有更好的效果。听主人这么说,我有些期待,也有些畏惧。我问主人,那具体需要准备些什么呢。主人说,这个周末他会安排一下,我也不清楚主人说的安排是要安排什么。主人说现在可以开始吃上避孕药了,给我拿来一个绿色的药盒,里面是一板药片,主人说吃里面的有效药就可以了,那几片无效药可以直接扔掉。主人说,吃上先看看,如果没什么副作用的话就吃下去了。我有些担心,毕竟是激素类药物,我问主人会有什么副作用。主人说,我也算是专业的,自己去查查就知道了。我说,那我一会去查查。主人说,药肯定是安全的,只是人不同,会有不同的反应。我也知道,一个上市的药物肯定已经通过层层检验了,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排斥。

主人给我拿来了细则,有很多内容,时间安排,具体的要求。主人说,时间安排最重要,每天起床睡觉时间,吃饭运动时间要严格遵守,其他有些比较浮夸的东西无所谓,但其中几项要严格遵守,一是迎接和送行的礼仪,二是站立、垂足而坐的场合。因为时间不早了,主人说先睡觉,第二天再深究这些事。

在床上躺下,有些轻松,也有些惶恐。轻松的是,觉得和主人说完J的事,像是和家长汇报完了自己的考试成绩。惶恐的是,不知道未来的圈养将会是怎样,不知道主人要安排怎样的周末,也不知道送去训练到底要经受怎样的考验。

2019/5/15

我的调教经历 – 43.微信的第一个好友

又是一个漫长的暑假,刚分手,在家没事情做,心情很down,一个人在家里闷着,心情就更加不好了。我终于给主人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我分手了。主人安慰了我,没说更多的事。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还没定下来,我也没告诉他我已经两三个月没刮毛了,已经和没有修剪过差不多了。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也会想把J追回来,哪怕再和他约次炮呢,再重温一下曾经的美好。可想想分手前那种伪装,也没什么兴致。每天晚上入睡困难,甚至刚闭眼进入梦境,就被梦里的情况惊醒了,可即便睡眠质量很低,早上却又早早就醒了,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几周,中间差点忘了来姨妈,裤子都弄脏了一块。每天靠刷剧活着,让心思不再集中在分手这件事上。这几周几乎完全没有性欲,甚至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恶心。主人也算是识趣,这段时间没有给我任何要求,他如果让我做什么的话,我甚至可能当即和他翻脸。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个快递电话。这段时间,我没买过任何东西,东西寄到了学校,我也只好坐车去学校取这个快递。因为只挎了一个小包出门,所以拿到快递之后,直接用快递小哥的刀把盒子拆开了。里面是个精致脚链,同时还有附言,一周年快乐,感谢有你。我才反应过来,已经认主一年了,我本来很擅长记忆各种纪念日的,但这次居然忘了。我看看日期,也来不及给主人回礼了,直接发消息和主人说谢谢。主人说戴上看看样子,我说等我回家发照片到网盘里。主人说现在有个应用可以用流量,不用短信,让我去下载。这时我第一次安装注册了微信,主人成了我第一个微信好友。注册之后,逐渐就有同学朋友加过来。我用微信给主人发了我带着脚链的照片,主人说很好看,以后去家里都戴着。我知道,主人是想让我暑假过去。我给导师发了一封邮件,问用不用提前过去,导师说宿舍管理的人都放假了,而且暑假时间太短了,也不好申请到宿舍,让我直接开学报到就好,给我发了几篇文献,让我了解一下这个方向,我未来的课题就做这个,等开学之后再讨论。我问主人可不可以过去,他问我学校是怎么安排的,我告诉他学校没有安排,他说可以过去,可以把入学需要的东西都先发到他那里。我恢复了一段时间,心情好了一些,在家待的也有些厌了,就和父母撒了个谎说导师让提前过去。虽说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但是要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发过去还是需要整理一下的。衣服、鞋、书、铺盖,各种东西装了两大箱,还装了一个行李箱,我直接就把收件地址写成主人家了。想想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安定下来了,心里一下轻松了,不担心和男朋友的未来,不担心导师派任务,不担心在家待着被家人说懒惰。

东西寄走之后的当天晚上,在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好久没这么放松了,各种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或者准备就绪,手不自觉地向下身摸去。和主人一年了,除了中间自慰过一次,剩下时间要不在主人那里释放性欲,要不就和J翻云覆雨,一年时间里,居然只自慰到高潮一次。快一个月没有性的抚慰,身体变得敏感了不少,用最熟悉的方法,很快就迎来了高潮。高潮过程中眼前浮现的都是和J开心的画面,高潮过后是强烈的空虚感,我一下好想J啊。我以为可以慢慢放下,但是却发现时间还不够。又是哭着睡着,还好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把晚上的情绪都忘掉了。

我又在家待了几天,买了一张便宜的机票,启程去了主人的城市。主人去机场接我,他说,看到我的状态比回去之前好了很多。我说有吗?主人说,之前因为担心和J的分手,我心事重重的,这次回来能看出高兴了好多。主人说,一段感情如果过于沉重,不如放下包袱轻装前行。主人一直没结婚,和我的婚姻观家庭观挺不相符的,我其实有些担心他会在这方面给我洗脑,但是想想他说的话也是没有错的,如果一段感情带来的都是负担,为什么不放弃呢。主人没多说什么,我开始坦白,我说了自从回去之后,心情不好,没有刮毛,前两天忍不住自慰了一次。主人问我,自慰之后感觉怎么样。我说,很空虚很难过。主人问我为什么难过,我说了原因。主人说,我还需要分散注意力,不要总回忆J。主人问我以前高潮的时候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我说一般都是挺开心的,很少这样。主人说,他看小说知道有的教会认为男人射精的瞬间可以和上帝进行交流,他觉得就是大脑在高潮的时候一些区域关闭了,一些区域激活了,所以才会这样,我的那种感觉可能也是如此,我应该也体会了一次和神的交流。主人说,鉴于我的情况,这次就不罚我了。我撒娇地说了一句,谢谢主人,主人您真好。说完之后,我突然有些惊讶,主人似乎也有些不自在,因为我从来没对他撒过娇,我对主人一直是理性的,敬畏的,很多时候都不会敞开心扉,主人罚我,我认罚,不求情,主人奖励我,我感谢主人,保证以后做的更好,但是这次却流露了真情。我赶紧想岔开话题,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我问主人,暑假小A回来了吗?主人说,她回来了,住在她自己家。我问,她暑假来家里圈养吗?主人说,小A已经不是他的奴了,不会让她来圈养的,如果我想见她,可以把她叫来。主人说,从现在到开学前的这段时间,要制订一个细则,把生活中的事无巨细都立个规矩,之前有小A用过的,我直接拿来看就好。

2019/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