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cks by Ruth Hogben

.

from:
vimeo

repost: Figging / 生薑遊戲

文/小梅

◎ 字詞解釋

「Figging」是一種利用生薑為工具的調教。把薑切成合適的大小,類似肛塞的形狀,放入肛門或陰道之中,會帶來刺激與灼熱的感覺。不僅只有肌膚上的刺激,切成肛塞的形狀也有異物侵犯下體的感覺,若加上拍打或撫摸挑逗,讓肌肉緊縮與生薑更加的密合,感覺也會變得更加激烈。
薑汁帶來的刺激在前5分鐘特別顯著,整體效果約可持續20~30分鐘(當然,若受不了可以趕快拔出來),比較常見的調教方式是搭配打屁股,對愛好者來說,翹著屁股一邊被 Figging一邊挨打,可以得到更興奮的高潮感受。

從歷史資料上來看,Figging源自於維多利亞時代,一開始是在馬匹拍賣會上,商人利用Figging的方式讓老馬看起來更有活力,因為薑會刺激馬兒抬頭挺胸並焦躁得動來動去,看起來像是年輕的馬,從而賣得好價錢。

同樣是在維多利亞時代,在那時的文學作品中可以發現,Figging延伸變成一種處罰,伴隨著杖責的一種加刑,甚至會用於對青少年的體罰。犯錯的人在挨打之前,肛門被塞進削好的生薑,以增加處罰的痛苦與羞辱。另外也可以防止挨打的人臀部肌肉過於僵硬,薑在肛門裡造成的疼痛與灼熱,會讓他盡量不要縮緊屁股肌肉、努力不要和薑有太緊密的接觸,放鬆大腿與臀部的肌肉好好接受鞭打的處罰。

這在 Lupus的影片 The Governess 就有類似的劇情(Figging片段截圖)。

◎ How to do
去市場挑選未處理過的生薑,挑嫩薑或粉薑,纖維較細也比老薑溫和,可以挑比較大隻完整一點的,方便裁切成想要的形狀。買回來後放在陰涼處保存,最好盡快使用,除非你想吃重口味一點。

把薑凹凸不平的地方切掉,最好是能保留一個大於10公分的長度,利用削皮器把剩餘的薑皮削掉,盡量切出圓滑的弧度,但不要把肉都切光弄得太細。

生薑都是纖維,切形狀時會需要點時間與耐心,不要太急,可以利用冷水沖洗掉那些碎渣渣。在處理的過程中,空氣中會散發出明顯的生薑香氣,如果讓 M在旁邊翹著屁股一邊看一邊等待,香味就像是在預告著等會要發生的事,另有一番情趣。

最後用小刀在底部約三分之一的地方刻一個環狀的凹槽,類似肛塞的底座,所以凹槽也要切得圓弧一點,不要有銳利的邊邊角角。凹槽不用切得太深,若那段切得太細,可能會被 M弄斷。

切好完成後,用冷水沖洗乾淨,再次確認一下尖端是圓滑的,因為把薑放入 M的肛門是不能使用潤滑劑的,潤滑劑會影響薑的效果。因此最好是能先幫 M做些擴張,利用冷水和手指的輔助幫助 M放鬆,慢慢把薑放進去。

讓你的 M好好夾住,或利用繩子等你喜歡的方式把薑固定。弄完之後請一定要去好好洗手,免得手不小心碰到眼睛會很難受。

接下來就可以坐下來,好好欣賞 M的扭動,或是像維多利亞時代一樣開始揍他屁股。

薑的好處是,盡管短期內的感覺是非常劇烈,但不會對人體造成長期傷害,不會有人工化學藥劑殘留,刺激感也在大約20分後就會舒緩許多。

(切生薑圖解可參考這兩個網頁,網頁一網頁二

◎ 參考資料來源
‧ http://spankingartwiki.animeotk.com/wiki/Figging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gging
‧ 皮繩討論區,網友 novikov、k439pp提供的資訊

from:
bdsm.com.tw

repost: 也說一下灌腸和肛交, 我的感覺 by whyjessie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我对肛交是很好奇的,但又很担心,但心受到伤害,怕对身体有永久的影响。可是作为M,在调教的时候被使用肛门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的Z(他让我在调教之外就称彼此呼名字,就用Z代替吧)曾经说:“阴道通向女人的心,而肛门,是条捷径”。

我觉得呢,至少对我来说,被Z用手指插入后面已经非常、非常羞辱了,毕竟这是多么隐蔽私密的处所,对许多女人来说男朋友和老公也没有碰过那里吧。更别提其他的花样玩法,偶尔想到都感到脸红发烧。

第一次肛门调教的时候是在Z家里,一进客厅就被命令跪下,慢慢褪下套裙和胸衣,检查我的R夹夹得紧不紧。一个星期以前Z就告诉我下次调教之前要自己夹上,他总是在调教结束的时候吩咐我下次要先做什么准备,如果忘记了,惩罚是很严厉的,他惩罚起来绝对是毫不留情,我忘记过一次,再也不敢了。接下来是和往常一样的调教程序,直到我的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Z才吩咐我站起来,把我的搭在腰间的套裙、丝袜完全拉到脚下。Z抹了一下我大腿内侧流下来的液体,很满意地说乖小淫妇这才刚开始呢,我竟对他微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绯红了。Z接着命令我去卫生间。

Z的卫生间在楼上主卧里,看他调着坐浴盆的水温,我就有预感,终于,他要调教我的肛门了,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Z看我盯着他,用很严肃的口气说,我说过的,会调教你的全部,而你也同意了,如果你连这个都接受不了,我们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说不出话,眼睛盯着地上看。Z停了几秒钟,就命令我跪在浴椅前面,再向前弯腰把腹部贴在椅面上,然后命令我自己用手把屁眼扒开。听到“屁眼”两个字我就有点不由自主了,我受不了Z用粗俗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身体,每当他说“屁眼”、“B”,“NT”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一颤,好像被打了一鞭。我的手已经被铐住了,反剪着,不过还是能够把屁屁向两边分开的,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羞辱的姿势,还被Z在后面看着,难堪的要命。

我等着灌肠器的插入,可等到的却是Z的手指,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Y蒂,然后插入阴道里缓缓地按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确实很舒服,刚才已经停止的液体忽地一下又出来了。我在享受的时候Z却拔出了手指,顶在我的肛门上,慢慢向里插入,我试着放松,但刺激太强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里也没法放松,我忍不住小声叫了出来。终于,手指大概进入一点了,Z在那里挤了些润滑剂,凉凉的,然后对我说,你试着把我的手指顶出来吧。我试了以后才知道,根本没法把他的手指顶出来,在我用力的时候反而帮助Z更深入进来。

Z终于完全插入了一根手指,问我以前试过这样子吗,我摇摇头哼着说没有,很不舒服。他轻笑了下说,别急着慢慢就好了。Z让我把分开屁屁的手移到背上,然后命令我开始做凯格尔运动,用力收缩肛门。我试着用力,但肛门里夹着手指的感觉很怪。“啪”的一下,竹片就打在我的屁屁上,非常疼!Z训斥我说“再用力!” 我只能用尽全力收缩,Z说这样还差不多。可是,这样用力收缩肛门坚持不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啪”的又一下!

就这样不知被打了多少板,屁屁上火辣辣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告诉Z真的没力气了,做不动。Z让我休息一会儿,用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被夹过的乳头特别敏感,Z的技巧又特别熟悉,等他告诉我继续凯格尔运动时,两个乳头已经被弄得硬挺挺的,下面又泛滥了。Z开始用手指慢慢转动,命令我用力收缩,一停就抽打屁屁,直到我第二次实在做不动为止。后来Z才告诉我,这是他喜欢用的松弛肛门的方法,让女人用力收缩,把肛门力量消耗尽,自然就放松了。不能不说他真的很有技巧,这样做完几次之后,他的第二根手指就插了进来。然后还是相同的调教过程,收缩肛门,打屁屁,休息的时候让我保持性兴奋。

Z没有再插入第三根手指,因为,两根实在是我的极限了,我觉得很胀,很热,从未有过的感觉。既羞耻又不敢乱动,一动就酸胀。终于Z开始往外抽,我不得不哼出声来,求他慢一点,因为这种滑动刺激太强烈,我觉得肛门和屁屁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Z故意说那就不拔出来了吧,我赶紧求他拔出来,Z反问我,从哪里拔出来啊?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支吾了半天,说“从我的屁..眼”。Z说可以啊,但等会我要操你的屁眼哦,你说可以吗?我的心跳的厉害,用最小的声音说“可以”,Z严厉的说“可以做什么,说完整”。我觉得一阵眩晕,说话的声音都变成了哭腔“可以的,可以操我的屁眼”…

两根折磨我的手指终于离开了肛门,突然而来的轻松反倒让我觉得有些怪异,我试着收缩了几下肛门,舒服多了。Z突然跨坐在我的背上,把手指放在我的面前,命令我闻一下自己的味道,我用力躲闪摇头,Z厉声我说再躲就擦在我脸上。我这才想到,原来Z还没有给我灌肠啊!他是故意这样羞辱我的。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到昨天同事羡慕我的套裙很漂亮,很配我的皮肤。是的,可谁能想到精心搭配的衣裙被丢在楼下客厅的底板上,而所有人眼中的典雅女性正在被这样羞耻的铐着双手调教肛门呢!

Z仔细洗干净手指,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脏啊,一定要洗干净才行。让我身体再向前倾,抬高屁股,重新用手分开屁屁。很快,灌肠器的头部就顶在了我的肛门上,这次,因为有了前面的过程,灌肠器的喷头比手指更细更光滑,非常顺利的就插进去了。

热热的液体流入,感觉很奇特,但也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痛苦。开始,甚至感觉挺有意思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灌进的水越来越多,会觉得有些涨,然后很痛。然后奇怪的情况发生了,痛了几秒钟以后,突然觉得肛门深处好像有一道阀门打开了,然后大量的水涌入了更深的地方,肚子就不痛了。不过好景不长,很快,肚子又开始痛,然后随着水进入更深的地方,疼痛又舒缓了……这样的感觉经历了大概三、四次吧,每次肚子痛持续的时间都更长一些。后来的一次肚子实在很痛持续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消失,我忍不住求Z停下来,说可以了,我忍不住了。Z似乎也满意了我的忍耐,说不错,再坚持一下就够2000毫升了,你对灌肠还是挺有感觉的嘛。我很无语,只能忍受着等Z完成他的2000毫升目标。

第一次灌肠结束,Z也没有像网上传说的那样让我忍着,我急切的跑去把肚子里的水拍出来,我并没有用任何力气,水流排出的速度却很大,弄得声音很响。我甚至很不好意思的想控制一下,排出的时候慢一点。Z倒没有取笑我,只是让我在坐浴盆上冲洗干净,尽快再次翘起屁屁等着。接下来一共灌了6次吧,本来没准备灌肠那么多次的,但后面的每次灌完,Z都让我忍耐五分钟,就是跪在地上为他口交五分钟。Z也没有像后来那样使用肛栓,却警告我如果漏出来就得多灌肠一次。我漏了两次,就被罚多灌了两次。其实后来排出来的完全是清水了。

最后一次清洗完毕,他解开了我的双手,吻着我的脸,告诉我做得很棒。然后给我戴上项圈,牵着我爬出卫生间,然后上到床上。给我用上了张腿束缚带,我的腿就只能M形大开着,可以扭动但绝对无法和上。Z说他不喜欢把女人捆得太紧,挣扎却无力逃脱的时候才是女人最吸引人的时候。然后让我趴在床上,再把双手反剪着用上手铐,我只能用膝盖和侧脸支撑身体的重量,心里想着,Z终于要插我的肛门了,终于要来了。期待和担心似乎完全混合在了一起。

终于,进来了,却是个冰冷的东西,我努力回头看,Z正用一个粗大的注射器筒对着我的肛门。天那,Z还要灌肠吗???正想着液体已经溜进来了,这次完全不是热的,冰凉冰凉,让我一下子觉得肛门开始发抖。我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Z头也没抬,说别怕,只是一筒酸奶,既可以润滑,又对灌洗后的肠道有好处。Z说的轻描淡写的,我确有一点感动,也就耐心承受着。Z扔开注射器,上床抚摸着我的脊背,拍着我的屁屁说,我喜欢你这样白皙的女人。我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Z的JJ就刺入了我的阴道。被调教,刺激了这么长时间,阴道口都湿润极了,Z非常有力的抽着,真的很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可Z很快就拔了出来,顶在我的肛门上,我知道Z一定会对我肛交的,就开始配合他开始放松。

后来Z说我的括约肌弹性很好,经过前面的扩张练习和灌肠,还有Z的JJ上我的液体和肛门里的酸奶,Z几乎很顺利的进入了我的第二个处女地,没有疼痛,只有酸胀,Z的JJ本来就很大,进去以后里面真的很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Z开始□,很慢的时候我就觉得肛门很热很热,哼着说我受不了了。Z用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捏的我敏感的不行,可下面却没有停,Z在我耳边说“我喜欢插你的屁眼,以后天天插好吗,再玩你的尿道行吗…” 我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肛门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Z也没有强求。我只觉得肛门好热好热,感觉不难受,但很羞耻很羞耻,下面的水又流了好多。

Z拔了出来,送到我的面前让我含着,我努力地吮着Z,上面有酸奶的味道,香的。Z又从后面刺入了我的阴道,快速□着,直到我尖叫着抽搐,高潮到来,束缚带完全被我绷的紧紧的。然后又让我口交,接着再从肛门刺入,一下一下有力的抽着。后来他说我的声音太大了,弄得我很难为情。Z终于快到了,拔出来插入我的阴道用力抵着射了进去。后来我知道Z喜欢肛交,但最后总喜欢射在阴道里,按他的话来说,“精液就是为子宫存在的”。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腿还在微微颤抖,精液从阴道里流出来,肛门里也流出许多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像这样彻底的灌肠,清水进入体内太深,是无法一次排干净的,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有些便意,大概要五、六次,经过3-5个小时以后才能排空。甚至有好几次下午调教以后,夜里醒来感觉有便意,上厕所还会排出许多水来。

Z跟我说灌肠是一种好习惯,宋美龄从来不大便,而是每天晚上睡觉前灌肠,所以到老了还能保持美貌。我说你不会也想让我这样吧?Z笑着反问我,你想像宋美龄那样有魅力吗?我说我比不上,可人家灌完肠就睡觉了,没有被绑着肛交吧。我们一起笑了好半天。

在那以后,灌肠和肛交就成了几乎每次调教必做的项目,Z的花样也多了许多。实话实说,每次肛交之后我都感觉有些异样,不难受,就是有些不一样,毕竟平时不可能碰到的地方,每次要两三天才能恢复。Z知道我迷恋那种被迫暴露和□的情景,他总能用道具和语言让我达到羞辱的高潮。那一天回到家,Z已经在网上留了言“你还好吧,下星期来吗?”,我回了一句话“我是你的女人”。

from:
whyjessie 黎家大院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10.

虽然是白天,但四周窗帘拉起以后,光线还是暗淡了下来。棕色的布帘,和泛黄的沙发相映着,甚至几处的壁灯也开着,好象要故意营造一种夜晚的气氛。

S开门让我进入房间后,并没有说话。一语不发,他到一个黑色包前面取东西,而我只是低着头,,乖乖的立在那里,等着他的发话。在出门的那一刻,我的身份就转变了,不再是一个妻子,也不是孩子的母亲,在天地间,我只是一个M ,S的性交调教对象,按照他的要求,做M,便只能看主人的脸色和说话,执行每一条命令。我以为他会象以前一样从器具开始,却没料到他拿出折叠好的一套衣服,叫我换上。那是一件衬衣,一条浅红格布料短裙,和一个领结,居然还有一双白色的袜子。我心里为自己上午的精心准备感到可惜,难道S换口味了?我无暇想更多,也没有到卫生间,只能在S面前换上了那套为我准备的衣服,尽管S熟悉我的身体,而每次在他面前脱掉衣服还是会感到难为情。套上袜子以后我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学生装?S上前在我脖子上扣好双层皮套圈,非常满意的上下看了看我,带着微笑说我这么一穿着,完全恢复了少女青春。这时候他才说出了自己的意图:S是想扮演一种角色——师生,同时领略可爱高中生的纯情,他甚至还拿出了一支细细的金属长杆。命令我双膝着地,那条长绳牵在他的手中,然后坐在沙发上问我话。其实当时我是很想笑的,但是不敢,因为在我看来,这样分明是很幼稚的游戏,扮演护士还可以接受,但要我扮演一个小女生,总觉得这个年龄太滑稽。而我跪下的时候,短裙提起很多,白色内裤明显露了出来,S的这种爱好我是知道的,他尤其喜爱在我身上穿各种内衣,或者整套工作制服,再露私处。

「规定的时间你晚了。」S似乎想更真实一点,把腔调弄的老师模样那么死板,还带一点点的严厉 .我知道流传着一句话说是一个女人若要是抓住一个男人呢,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意思是让他舍不得你做的菜,而聪明的我同样用在SM上,他愈是这样,最好的办法变是迎合他的胃口。我刚开口说S ,他打断我的话,要我称呼他为老师,我只好说老师是因为要送小朋友去一个朋友家。在这里有个插曲,因为第一次说的是送孩子,S纠正了我说我是女学生哪里来的孩子,他有点懊恼,因为我没有入戏,他就到我的身后叫我翘起屁股,用那个长教棍一样的金属杆,抽打了几下。我连忙解释了晚到的原因是因为先生出门晚,而且也要把孩子先送到朋友家照顾自己才可以赴约,S笑笑说他知道但现在是角色扮演,那么就要尽量做到自己的角色,他吩咐我再回答一次。

「我是去送……送小朋友」屁股传来一阵痛,我心想他是认真的,不要再出错了,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办法折磨我,因为是在我住的城市,我其实更希望他只是性交,这样,没什么痕迹会被发现,但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错误的,一个S,哪能只用做爱来享受M.

「你是不是对XXX同学有点喜欢?」他一说名字,我就知道了,是上次他的朋友,这样讲我倒有点担心,主人不会是因为吃醋我配合他的朋友做的那么激情而要惩罚我吧?可那也是他的意图。但我知道不能抵赖,还要学着那样的口气说话,我显得很无奈:「老师是的」。「你们还小,不要早恋,让老师来教你如何防止这些问题吧。」他的腔调实在让我有点忍不住要笑的感觉,为了避免他察觉,我故意把头低了下去。S把脸凑的很近,他一靠近我,我就抵挡不了他的气息,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他非常男人的味道,让我丝毫不可抗拒,心里本来没有激情的火焰,但是S可以渐渐点燃。他吻着我的唇,我也热烈的回应着,舌头的工夫在S的指导下已经很好了,可以吻到口里更深一点的地方,S没有象往常那样同时揉我的双乳,而是在温存了一会后,拿出一支中号的性器具,它的上面是有软刺的那种,我不知道什么感觉,也没时间去考虑,S就用手指分开了我的下身,一点点插入。因为软刺的刺激,我觉得里面是在收缩,我有点不适应,感到了一丝疼痛,S贪婪的舔着我,吮吸我的下身,敏感的部分很快被刺激的需要了,我扭动着,呻吟着,呼叫着S的名字,叫他主人,可以给我更多么。

S笑笑手里轻轻的抽动着,转了一下身体,要我69的姿势含住他的宝贝,我顺从的吞着他的男根,用我的舌头,滑动着,我知道他喜欢我这么做,舌尖的挑逗可以很美妙的让它更坚硬,我甚至觉得它的腥味都是让我入迷。也许我有「男根崇拜」,很小心,也很努力的服侍着我的主人。S起身了,拿出皮做的镣铐反锁着我的手,让我跪在床上,一面把玩我的双乳,一面让我上身直硬:「宝贝,这个叫神龙,你会知道它的好处的。」他开启了振动,「啊……」我不想,我左右摇摆着我的头,仿佛在往里面钻一样,更深处的瘙痒让人难以忍受,「最里面……」

我不行了,大口的呼吸着,要被刺激的没一点力气,而S扶着不让我倒下,「饶了我吧……」只是电动的振荡,我可以支撑下去一点时间,但「龙」头伸到了更深的地方,S 双手把我的肩膀往按下去,很夸张的,我的下身更吞进去几厘米「龙」棒,天……我叫的很大声,到达最里面了,真的不行了,顶到最里面了,又涨,又痒,而S 却狠狠的开始要抽动,「我不行了,求你了,我要出来了」S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到:「你敢背叛我,我要折磨死你。」我略带着抽泣「不敢了,主人真的不敢了,我只是你的。」但S 还是快速的抽动着,一手努力扶正我的身体,另一只手猛烈的冲击着我。我迷乱了,给我吧,我里面好想要你的男根啊,是的,我是淫妇,我只知道呻吟,头紧紧的靠着他,来了,我要来了……

高潮袭击过了我的身体,我倒在地毯上,白色内裤S不想拿开,还挂在腿上,他抱起我,他曾告诉我,最喜欢我在淫糜的状态,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S 笑笑说没有完,只是个前戏,我有气无力的回答我是个羔羊,任他处置的性奴。他大笑,把我扔到了床上,我喜欢他这样的方式,让我感觉男人的威力,那种气势和阳刚,在他的威逼下作出各种姿态,享受他带给我的性高潮,和那种如云如梦昏迷下的颤抖。S帮我用纸擦掉嘴角的精液,温柔的说要给我灌肠,我点点头,这个我倒不怕,在医学上,也有种灌肠,是清理肠道的作用吧,但不知道SM里的灌肠是不是感觉一样的。躺在床上的我什么也不能做,只是看着S 取出大号的无针头的注射器,我正想会用什么液体,他取出让我惊目结舌的——光明纯牛奶,他让我抬高屁股,虽然我做过灌肠,不喜欢那种涨涨的感觉,但为了主人的高兴,我还是默认了。冰凉的注射器,一点点,感觉到凉凉的东西进来了,在流动,我上半身需要按照他的要求支持起来。渐渐的,觉得满了,好象被添满了一样,S很快重新充满,再次推入肛里,涨,我流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这样的游戏,为什么不在他们自己身上去做,实在是不好受。想要排泄出来,涨涨的,S说我的肛门在收缩,但还是继续打入更多的牛奶。「好涨,主人。」S不作声,他飞快的用勃起的阳具插到我的穴里。「啊……」他抽动并让牛奶自由流出,这种感觉从没有过,太美妙了,一种放松和舒服,但穴里是性的快乐,我不禁努力凑着屁股,迎接他的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