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肛交驅鬼 / Anal sex as an exorcism / sodomie comme l’exorcisme

少女持續發燒屢醫不愈,疑遭胞姐男友乘機以驅鬼為名騙色。涉案的中年風水師,疑藉詞少女與前男友性交後,口腔、肛門及私處均有邪靈附身,令她身體變弱,提議與她性交辟邪;當時年僅十五歲的少女深信不疑,在往後五年多內多次與風水師性交及肛交,更曾吞精以讓風水師「過氣」給她。至去年初,少女在大學男同學鼓勵下始將事件告知家人及報警。案件昨在區域法院開審。

被告阮毓健涉嫌以驅鬼為名誘使女事主與他性交。
四十三歲被告阮毓健,報稱無業,副業為風水師。他否認七項以虛假藉口促致另一人作非法性交罪。現年廿二歲的事主X昨供稱,被告是她二姐的男友。她說,她自○四年八月起不停發燒,服藥未見好轉,被告同年九月上門探望她,期間指其病況或因鬼怪所致,聲稱可借「修羅」神之力提供協助。

15歲起「辟邪」洗澡施符咒
根據證供,當時屋內只有二人,被告指X與前男友性交時,前男友身上鬼怪轉移到X體內。X依指示用熱水洗澡後圍着浴巾回到客廳,再坐在椅上背向被告及鬆開毛巾。被告唸咒燒符後表示無效,提議進行「另類少少」之法。兩人於是入房,被告聲稱要從X子宮取出「降」,將手指插入X私處。

1)X發燒屢醫無效,被告指她受鬼怪影響。
0915-00174-001b2

 

2)被告要求X用滾水洗澡,再為半裸的X唸咒燒符施法。
0915-00174-001b3

 

0915-00174-001b4

 

但被告指X不夠放鬆,提出必須性交,並解釋指,X身上鬼怪會吸取X的氣,令她身體變差,故必須透過性交「過氣」。X當時表示可找男友到家,被告卻說:「我唔想害死人哋個仔,我幫你啦!」他指其男友沒相關知識,或會有意外。言畢被告將一道符給X,着X邊性交邊唸咒,又指X曾與前男友口交,有污物留在口中,故吩咐X吞下精液。

X首次接受「過氣」後,發燒情況稍好轉。她及後看醫生得悉因感冒菌入血才發燒,但她仍認為復原與「過氣」有關。自此,除X二姐及母親放假的日子外,被告近乎每天都上門「過氣」。同年十二月,X有感被告為二姐男友,她身體及心理均承受不住,故提出停止「過氣」,但被告聲稱不欲「睇住X死」,將「過氣」次數改為每周一次。

多番肛交疑致上班失禁

被告又指二人前世為夫妻,事件需鬼怪幫忙,但鬼怪不會幫助其女友的妹妹,故他要稱X做「老婆」。X指他們於翌年一月開始「拍拖」,被告亦要X稱他「老公」。X續稱,○九年八月她要到上水參加大學迎新營,被告指迎新營地點好猛鬼,遂在X入營前與她到九龍塘歌朗妮酒店「過氣」。X形容自己當時怕人認出,進入酒店時全程低頭。

此外,被告又指X前男友曾嘗試與她肛交,「有嘢封住肛門」,故需肛交吸出該「物件」。兩人自○五年起多次肛交,而X在○七年上班時,更懷疑因肛交致失禁。X事後表示不想再肛交,但被告只稱想幫她,自己肛交後運氣亦變差。

X曾詢問何時完成法事,被告承諾在她升大學前完成,但被告於○九年X入讀大學前夕,卻表示要多兩年。直至去年一月底,X決心不再與被告性交,被告稱要透過與X性交取回其身內之物,二人遂於去年一月廿八日再性交,期間被告曾嘗試肛交不果,之後在X肛門外射精。被告事後要求合照,X無奈下答應,並應要求在照片上寫上「我愛你」。

案件編號:DCCC 493/2011

from:
Oriental Daily

repost: 也說一下灌腸和肛交, 我的感覺 by whyjessie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我对肛交是很好奇的,但又很担心,但心受到伤害,怕对身体有永久的影响。可是作为M,在调教的时候被使用肛门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的Z(他让我在调教之外就称彼此呼名字,就用Z代替吧)曾经说:“阴道通向女人的心,而肛门,是条捷径”。

我觉得呢,至少对我来说,被Z用手指插入后面已经非常、非常羞辱了,毕竟这是多么隐蔽私密的处所,对许多女人来说男朋友和老公也没有碰过那里吧。更别提其他的花样玩法,偶尔想到都感到脸红发烧。

第一次肛门调教的时候是在Z家里,一进客厅就被命令跪下,慢慢褪下套裙和胸衣,检查我的R夹夹得紧不紧。一个星期以前Z就告诉我下次调教之前要自己夹上,他总是在调教结束的时候吩咐我下次要先做什么准备,如果忘记了,惩罚是很严厉的,他惩罚起来绝对是毫不留情,我忘记过一次,再也不敢了。接下来是和往常一样的调教程序,直到我的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Z才吩咐我站起来,把我的搭在腰间的套裙、丝袜完全拉到脚下。Z抹了一下我大腿内侧流下来的液体,很满意地说乖小淫妇这才刚开始呢,我竟对他微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绯红了。Z接着命令我去卫生间。

Z的卫生间在楼上主卧里,看他调着坐浴盆的水温,我就有预感,终于,他要调教我的肛门了,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Z看我盯着他,用很严肃的口气说,我说过的,会调教你的全部,而你也同意了,如果你连这个都接受不了,我们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说不出话,眼睛盯着地上看。Z停了几秒钟,就命令我跪在浴椅前面,再向前弯腰把腹部贴在椅面上,然后命令我自己用手把屁眼扒开。听到“屁眼”两个字我就有点不由自主了,我受不了Z用粗俗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身体,每当他说“屁眼”、“B”,“NT”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一颤,好像被打了一鞭。我的手已经被铐住了,反剪着,不过还是能够把屁屁向两边分开的,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羞辱的姿势,还被Z在后面看着,难堪的要命。

我等着灌肠器的插入,可等到的却是Z的手指,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Y蒂,然后插入阴道里缓缓地按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确实很舒服,刚才已经停止的液体忽地一下又出来了。我在享受的时候Z却拔出了手指,顶在我的肛门上,慢慢向里插入,我试着放松,但刺激太强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里也没法放松,我忍不住小声叫了出来。终于,手指大概进入一点了,Z在那里挤了些润滑剂,凉凉的,然后对我说,你试着把我的手指顶出来吧。我试了以后才知道,根本没法把他的手指顶出来,在我用力的时候反而帮助Z更深入进来。

Z终于完全插入了一根手指,问我以前试过这样子吗,我摇摇头哼着说没有,很不舒服。他轻笑了下说,别急着慢慢就好了。Z让我把分开屁屁的手移到背上,然后命令我开始做凯格尔运动,用力收缩肛门。我试着用力,但肛门里夹着手指的感觉很怪。“啪”的一下,竹片就打在我的屁屁上,非常疼!Z训斥我说“再用力!” 我只能用尽全力收缩,Z说这样还差不多。可是,这样用力收缩肛门坚持不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啪”的又一下!

就这样不知被打了多少板,屁屁上火辣辣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告诉Z真的没力气了,做不动。Z让我休息一会儿,用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被夹过的乳头特别敏感,Z的技巧又特别熟悉,等他告诉我继续凯格尔运动时,两个乳头已经被弄得硬挺挺的,下面又泛滥了。Z开始用手指慢慢转动,命令我用力收缩,一停就抽打屁屁,直到我第二次实在做不动为止。后来Z才告诉我,这是他喜欢用的松弛肛门的方法,让女人用力收缩,把肛门力量消耗尽,自然就放松了。不能不说他真的很有技巧,这样做完几次之后,他的第二根手指就插了进来。然后还是相同的调教过程,收缩肛门,打屁屁,休息的时候让我保持性兴奋。

Z没有再插入第三根手指,因为,两根实在是我的极限了,我觉得很胀,很热,从未有过的感觉。既羞耻又不敢乱动,一动就酸胀。终于Z开始往外抽,我不得不哼出声来,求他慢一点,因为这种滑动刺激太强烈,我觉得肛门和屁屁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Z故意说那就不拔出来了吧,我赶紧求他拔出来,Z反问我,从哪里拔出来啊?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支吾了半天,说“从我的屁..眼”。Z说可以啊,但等会我要操你的屁眼哦,你说可以吗?我的心跳的厉害,用最小的声音说“可以”,Z严厉的说“可以做什么,说完整”。我觉得一阵眩晕,说话的声音都变成了哭腔“可以的,可以操我的屁眼”…

两根折磨我的手指终于离开了肛门,突然而来的轻松反倒让我觉得有些怪异,我试着收缩了几下肛门,舒服多了。Z突然跨坐在我的背上,把手指放在我的面前,命令我闻一下自己的味道,我用力躲闪摇头,Z厉声我说再躲就擦在我脸上。我这才想到,原来Z还没有给我灌肠啊!他是故意这样羞辱我的。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到昨天同事羡慕我的套裙很漂亮,很配我的皮肤。是的,可谁能想到精心搭配的衣裙被丢在楼下客厅的底板上,而所有人眼中的典雅女性正在被这样羞耻的铐着双手调教肛门呢!

Z仔细洗干净手指,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脏啊,一定要洗干净才行。让我身体再向前倾,抬高屁股,重新用手分开屁屁。很快,灌肠器的头部就顶在了我的肛门上,这次,因为有了前面的过程,灌肠器的喷头比手指更细更光滑,非常顺利的就插进去了。

热热的液体流入,感觉很奇特,但也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痛苦。开始,甚至感觉挺有意思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灌进的水越来越多,会觉得有些涨,然后很痛。然后奇怪的情况发生了,痛了几秒钟以后,突然觉得肛门深处好像有一道阀门打开了,然后大量的水涌入了更深的地方,肚子就不痛了。不过好景不长,很快,肚子又开始痛,然后随着水进入更深的地方,疼痛又舒缓了……这样的感觉经历了大概三、四次吧,每次肚子痛持续的时间都更长一些。后来的一次肚子实在很痛持续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消失,我忍不住求Z停下来,说可以了,我忍不住了。Z似乎也满意了我的忍耐,说不错,再坚持一下就够2000毫升了,你对灌肠还是挺有感觉的嘛。我很无语,只能忍受着等Z完成他的2000毫升目标。

第一次灌肠结束,Z也没有像网上传说的那样让我忍着,我急切的跑去把肚子里的水拍出来,我并没有用任何力气,水流排出的速度却很大,弄得声音很响。我甚至很不好意思的想控制一下,排出的时候慢一点。Z倒没有取笑我,只是让我在坐浴盆上冲洗干净,尽快再次翘起屁屁等着。接下来一共灌了6次吧,本来没准备灌肠那么多次的,但后面的每次灌完,Z都让我忍耐五分钟,就是跪在地上为他口交五分钟。Z也没有像后来那样使用肛栓,却警告我如果漏出来就得多灌肠一次。我漏了两次,就被罚多灌了两次。其实后来排出来的完全是清水了。

最后一次清洗完毕,他解开了我的双手,吻着我的脸,告诉我做得很棒。然后给我戴上项圈,牵着我爬出卫生间,然后上到床上。给我用上了张腿束缚带,我的腿就只能M形大开着,可以扭动但绝对无法和上。Z说他不喜欢把女人捆得太紧,挣扎却无力逃脱的时候才是女人最吸引人的时候。然后让我趴在床上,再把双手反剪着用上手铐,我只能用膝盖和侧脸支撑身体的重量,心里想着,Z终于要插我的肛门了,终于要来了。期待和担心似乎完全混合在了一起。

终于,进来了,却是个冰冷的东西,我努力回头看,Z正用一个粗大的注射器筒对着我的肛门。天那,Z还要灌肠吗???正想着液体已经溜进来了,这次完全不是热的,冰凉冰凉,让我一下子觉得肛门开始发抖。我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Z头也没抬,说别怕,只是一筒酸奶,既可以润滑,又对灌洗后的肠道有好处。Z说的轻描淡写的,我确有一点感动,也就耐心承受着。Z扔开注射器,上床抚摸着我的脊背,拍着我的屁屁说,我喜欢你这样白皙的女人。我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Z的JJ就刺入了我的阴道。被调教,刺激了这么长时间,阴道口都湿润极了,Z非常有力的抽着,真的很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可Z很快就拔了出来,顶在我的肛门上,我知道Z一定会对我肛交的,就开始配合他开始放松。

后来Z说我的括约肌弹性很好,经过前面的扩张练习和灌肠,还有Z的JJ上我的液体和肛门里的酸奶,Z几乎很顺利的进入了我的第二个处女地,没有疼痛,只有酸胀,Z的JJ本来就很大,进去以后里面真的很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Z开始□,很慢的时候我就觉得肛门很热很热,哼着说我受不了了。Z用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捏的我敏感的不行,可下面却没有停,Z在我耳边说“我喜欢插你的屁眼,以后天天插好吗,再玩你的尿道行吗…” 我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肛门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Z也没有强求。我只觉得肛门好热好热,感觉不难受,但很羞耻很羞耻,下面的水又流了好多。

Z拔了出来,送到我的面前让我含着,我努力地吮着Z,上面有酸奶的味道,香的。Z又从后面刺入了我的阴道,快速□着,直到我尖叫着抽搐,高潮到来,束缚带完全被我绷的紧紧的。然后又让我口交,接着再从肛门刺入,一下一下有力的抽着。后来他说我的声音太大了,弄得我很难为情。Z终于快到了,拔出来插入我的阴道用力抵着射了进去。后来我知道Z喜欢肛交,但最后总喜欢射在阴道里,按他的话来说,“精液就是为子宫存在的”。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腿还在微微颤抖,精液从阴道里流出来,肛门里也流出许多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像这样彻底的灌肠,清水进入体内太深,是无法一次排干净的,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有些便意,大概要五、六次,经过3-5个小时以后才能排空。甚至有好几次下午调教以后,夜里醒来感觉有便意,上厕所还会排出许多水来。

Z跟我说灌肠是一种好习惯,宋美龄从来不大便,而是每天晚上睡觉前灌肠,所以到老了还能保持美貌。我说你不会也想让我这样吧?Z笑着反问我,你想像宋美龄那样有魅力吗?我说我比不上,可人家灌完肠就睡觉了,没有被绑着肛交吧。我们一起笑了好半天。

在那以后,灌肠和肛交就成了几乎每次调教必做的项目,Z的花样也多了许多。实话实说,每次肛交之后我都感觉有些异样,不难受,就是有些不一样,毕竟平时不可能碰到的地方,每次要两三天才能恢复。Z知道我迷恋那种被迫暴露和□的情景,他总能用道具和语言让我达到羞辱的高潮。那一天回到家,Z已经在网上留了言“你还好吧,下星期来吗?”,我回了一句话“我是你的女人”。

from:
whyjessie 黎家大院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11.

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出现了,很羞耻的如小便一样觉得正在陆续流出,而下身被火热的男根抽动着,带来阵阵收缩,连私处最里面都渴望着更厉害的深入,屁股被S 紧紧的抱着,他喜欢这样居高临下,看着女人在自己的征服下呻吟和扭动。顺着大腿,那么多的牛奶都流到了床单上,和S 的结合处黏乎乎的。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只加紧了自己的动作,当充涨的感觉渐渐消失以后,整个身体,再次被情欲挑逗了起来,此刻,我什么也不是了,S眼里,只是一个需要性高潮的淫荡女人。既然这样,主人,你就好好爱我吧。从喉咙里呜咽着发出着呻吟,被捆绑着的双手因为痉挛而挣扎着,我并没想过后来会在手腕上有红色的印记。感觉的只是希望他更快一点,而S 却突然抽了出去,一下子觉得空空的,心里什么都没有了,下身里面却是渴望的瘙痒,这个时候怎么能停下来呢?我回头乞求的望着他。S 的男根依然高高的勃起,但是他似乎更喜欢在性虐上欣赏我的身体。

我很奇怪他喜欢仔细的端详我的私处,即便是他每次赞扬说饱满很吸引人的小穴,可从不满足一样,喜欢用他的手指玩弄我的下体,慢慢的分开小唇,用指头去试探着里面一点的嫩肉。用乳房夹毫不怜惜的夹上我的乳头了,很生疼的,但我不能表现的出来。S的一只手上还拿着圈套的绳索另一头,他重新让我跪在了床上。

「谁性骚扰过你」S 问道,

「没有的,主人」,「聪明点吧,我都知道的,老实点讲出来对你好一点。」

S紧逼着我,「真的没有的」话音刚落,屁股上就被狠狠的抽了一下。「我……

我有被同事……不,是同学骚扰过。「真的好疼,他打屁股的时候可从不会手软,迎合他的口味吧,就算没有也只得胡说一点什么,而且,还在角色扮演着。

「都是怎么样的?」S抚摩着我的身体,但我只感觉到的是寒意,因为我不知道哪里不对他会突然的惩罚我。「他对我说黄色笑话…… 摸我的胸和下面……」

S笑笑:那有没有别的老师对你骚扰呢?「

「有的…… 是…… XXX老师叫我去他的房间…… 后来他就要摸我…… 」

「喜欢被摸吗?」

「不…… 是…… 喜欢……」S把手指放到我的私处,开始搅动,我不得不咬着牙,汗滴都从身上浸出来了,S ,求求你,不要这么折磨我了。

「你不是很喜欢这样被人羞辱么,抠弄你的穴,看着你的淫水这么多,你反而会兴奋」S一手楼着我的腰,他突然插入了2根手指,飞快的动着,我哪里可以经受的了这样的刺激。一阵阵强烈的瘙痒传来,我无法控制自己,大声的叫着:「……啊……啊……」每一声呻吟都伴随着长长的呼吸声,脸上的肉也扭曲着,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再进一点……是的……那里……」此刻我已经不能忍受和压抑自己的兴奋,手指对私处的冲击快感让我浑身颤抖,S并不会松懈下来,:「吞掉它。」S让我张开嘴里,一股脑把精液全部射了进来,我却一点也不排斥,全部都吃了下去,甚至在他射完以后,还把男根含在口里仔细的吮吸着,恬着龟头上面的残余「主人,我爱你」。我依依不捨地吐出了他的男根,舌尖上的唾液和精液混合,形成成一条长长的粘液线,S满意的的吻了吻我,终于松开了我的双手,我无力的倒了下去,而S丝毫没有疲倦的意思。他伏下身体吻我的私处,舌尖巧妙的跳动着,最敏感的部位被S刺激着,我不由得伸直了脚尖,身体略带弧度的动着,微微的啜泣,2手死死的抓着床单,雪白的大腿之间,只看的见一个男人的头在动着,然后……来了,高潮被舔到了。「我好舒服……」,身体忽然就失去了力量一样,瘫成了一团。

当羞耻强烈的感觉慢慢消失,S把我抱在了一面镜子前面,他是不会轻易放过次高潮的我。「怎么,又是上次的游戏么」在发觉主人会用非常羞辱的方法准备奸淫肛门,我有点想逃脱,但我一点也没力气可以抵抗,背对着让我分开双腿在他的身上,我和他都可以看到镜子里的2 个刺裸肉体,我不想看到被插入的样子,那是让一个女人羞愧万分的事情,我把头低了下去,让飘逸的头发挡住我的视线,但S 不理会我严肃对我说到:「自己插进去吧,同时看着镜子里的人。」

我被强硬的抬起了头,S 用手把男根对着了我的肛门:「快一点!!」

「好的……」

丰满的屁股渐渐的下沉,「痛……」没有被湿润,就这么插入,是异常的紧张,虽然初进会对肛门带来疼痛的撕裂感觉但是很快S调整好角度,也用手伸到前面玩弄着私处,让欲望淹没了疼痛,不一会,我的嘴里发出的不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激烈的呼吸,糜烂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上一下,被S这么羞辱,但还是有着性快感的反应「我……不行了……」肛门是很紧的,S非常喜欢这样的味道,他也努力的上下挺动着,但我知道,他被夹的很紧,所以,应该会很快就再次射出来。「我不行了……主人……求你出来吧」……

换好自己的衣服,勉强有点了力气站起来,S 说事先准备的那套衣服看来是对的,这样不会弄脏了我的衣服,要不怎么回家。我们一起下楼,去餐厅吃饭,这个时候的他很绅士,也有风度,和刚才的那些完全对不上号,在不少女人看来,只是这样的他就是个很好的情人,更何况在床上,他可以折服女人。在S 的身边,我感受到的还有爱,做SM,尽管有性欲上的需要,但作为一个女人,我更愿意性和情的结合,因为爱而性,而付出,所以,我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现给S ,是因我知道,一朵花再鲜艳,但也需要一个好的看客,那么这朵花的开放是有意义的。对他也是有种依赖的吧,我曾经把男朋友,先生和S放在一起,在想如果第一个男人是S ,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如果嫁给第一个男朋友,又是一个怎样的情形。而我,这个普通女人,想要的,S一个人似乎就能给我:爱,性,关怀。

通常都说恋爱的女人是盲目的,那么我呢?我不知道,或者说不去想有意外后的事情,流星在天空划过是很短暂的,但还是有很多人抓住它的尾巴许一个愿望,SM是不是也短暂呢?给我爱吧,亲爱的……

赶回家之前,S给我出了个新难题,但我急着回家,并没有想那么多。手机上留有短消息,先生说11点才回家,身体实在太累了,我打电话叫朋友送孩子回家,顺便在我家聊天,在镜子面前仔细看了看没有破绽,我倒了点水,打开电视,一边等候门铃声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