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上海学生妹 section 3.

清晨醒来看到小奴儿正在怔怔的看着我,反倒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看什么”“没看什么”。小奴儿的眼睛红了,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赶忙帮她擦去,但她的泪却越流越多,只是看着我,任由眼泪不停的流,也任由我给她擦。“你怎么了?”“我不想你走。”,我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我离开上海的日子,飞机是下午的 5点了,离现在已经不足10小时了。我的心里也是一紧,时间总是这样稍纵既逝,快乐的时光过的尤其迅速尤其不知不觉。

抱着她软软的身体突然又感觉一阵的失落,为什么就想这么抱着她渡过剩下的十小时,而不想把她捆起来,把她骑跨下呢!而她也是,紧紧的搂着我,紧紧的贴着我,就象怕我突然飞走一样。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她,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仔细的思考,决定利用这最后的八小时来挽回失败的局面,让她重新回到我脚下,重新成为我可爱的小奴儿。

小奴儿很懒散的爬在床上,小屁股翘翘的,有一些微肿,那还是前天留下的呢。我用手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她翻身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本能的想去吻她的小嘴,但马上又意识到不能这样。但这样一个小的动作已足以让小奴儿有所意识了。小奴儿又是怔怔的看着我,“你不喜欢我了吗?”

“谁说,主人最喜欢小奴儿了!”我特别把“主人”二字强调了一下,小奴儿也意识到了。“主人,不要离开我,抱着小奴儿好吗?”。这时我必需果断,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你这贱货还不起床,主人还要好好开发开发你呢!”,听我说“开发”小奴儿一惊,因为她知道我一说“开发”一般会都会很难受,这在我们以往的网调中已经有过很丰富的经验了。其实在这次来沪前我早就想好了两个开发项目,一是开发小奴儿的性敏感度,二是开发开发小奴儿的后庭。前者在第一天的调教中就已经实现了,而后者虽然我并不喜欢,但做为SM必修课,我还是打算让小奴儿修一下的。

来沪前也与小奴儿讨论过关于开发后庭的话题,小奴儿对于GJ一直抱有一定的恐惧。虽然在网调中我们也尝试过灌肠、扩肛,但她能接受的程度都很有限。而今天我一提“开发”小奴儿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她猜对了,我的确是要开发她的后庭了。

在网调时灌肠、扩肛都是小奴儿自己完成了,难免有些质量问题,而今天我要亲自为小奴儿灌肠、扩肛这多少有些让我兴奋。我让小奴儿先跪在我的脚下,我摸了摸小奴儿的头。“小母狗,今天主人亲自给你灌肠、扩肛,你要努力,否则主人不喜欢你了”,“  是的,主人”小奴儿到现在都表现得很好。于是我拿起绳子开始给小奴儿穿绳衣。

先把小奴儿的双手在身前并拢,紧紧的绑在一起,然后在身上有龟甲缚将双奶突出,用绳扣压在G点,然后固定。最后将狗项圈给小奴儿系好。一切搞好后顺手在小奴儿的阴部摸了一把,那里已经完全湿淋淋的了。看来这两日的开发已经把小奴儿开发成了一个小性奴了。

拉着链子把小奴儿拽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奴儿的表情更加的浪了。拉着她回到床前,让她上身爬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床头柜中有小奴儿自己带来的灌肠器和扩肛器,我把他们全部拿了出来一字形摆在小奴儿脸前的床上。小奴儿眼睛里可以看到兴趣、恐惧,很复杂我想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了。

先把一个小点的电动JJ开开,插入在小奴儿的嘴里。“含住,不准掉出来,否则有你好看!”,“呜呜”小奴儿只能呜呜的点头答应了。然后是跳蛋,只开了一档就放在了阴部用绳子压好,这东西不能开太大,否则会影响灌肠给小奴儿带来的感觉。

今天的灌肠液是小奴儿没有想到的,是酒,是昨天上海公司的礼物,一大礼盒小老酒,有XO、人头马、各种名牌洋酒都有,但都是一小瓶儿。我不太喝洋,但知道洋酒别看度数比不了我常喝的老白干,但后劲还是很大,所以没有敢用纯酒做灌肠液,而是采用了酒+温水1:10配比。

灌肠器自带有肛门塞,所以插入前我先用手指给小奴儿的小菊花里摸了一些润滑油,然后才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插了进去,小奴儿的身体紧张的全都绷紧了,我一边轻轻的按摩菊花周围,一边轻轻的插入生怕弄伤了小奴儿。然后是一点点的将配好的灌肠液压入小奴儿的身体,看着小奴儿的肚子一点点的变大。小奴儿一开始只能含着假JJ“呜呜”表示,最后她不仅“呜呜”而且还使劝的摇头,而我也估计快到小奴儿的极限了才停下手。将灌肠管从肛门塞上拔下来。

先把小奴儿嘴里的假JJ改插入在她已经完全湿润的BB里,然后把一个中号口塞压里小奴儿已经撑到极限的小最里,最后牵着链子不停的在房间里转,小奴儿逐渐忍受不了来自肛门的压力,开始从摇头"呜呜"发展到瘫软在地拖也拖不动了.于是我将已经满脸眼泪、口水、鼻涕的小奴儿轻轻抱起,就象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到马桶前,慢慢的将小肛门栓拔出,一股浊流奔涌而出,太臭了,连小奴儿自己也被臭得眉头紧皱。这是小奴儿的第一次灌肠,然后就是第二次,第二次我没有再忍心灌太多,小奴儿也因上多坚持了一会儿,但便出的物质还是不干净,所以双进行了第三,第四次。第四次便出的就已经完全是清水了。在我告诉小奴儿我今天特别想吃一顿红酒猪后,我给小奴儿进行了第五次灌肠,这时的小奴儿已经被我折磨的完全站不起来了,而这次我也特别把灌肠液中的酒水比例改为了1:5,当然这一切小奴儿都不知道,她也没必要知道,因为就算告诉她,她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当把一脸盆酒水混合物灌入之后,我解除了小奴儿的口塞,小奴儿适应了很足有五分钟才能说话。但随之而来的是小奴儿腹中的造反,当我解开小奴儿的束缚之后命令小奴儿自己去排放时,小奴儿就用她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走进卫生间。

小奴儿很快就处理好了个人卫生,而我也已经把自己脱的精光正躺在床上等她呢。在小奴儿爬上床后我们不扭在了一起,不过我还是在百忙之中有手铐把小奴儿的手脚拷在了一起,这样小奴儿又失去了自由,只能保持被老牛推车或是母狗的姿势被我揉搓,估计是灌肠中酒精的作用,小奴儿表现的比昨天还要抗奋,甚至有点象要 QJ主人的样了,不过我很快还是占据了主动,因为我把那个大号的黑JJ开到了最大插进了她的BB,而小奴儿就象突然停电又来电一样,先是一停然后一下爬在床中剩下淫叫和扭动了.由于手和脚是拷在一起的,所以小奴我的屁股只能高高的翘着,这正好方便我玩弄她的G点和菊花.

大概由于用了很多名酒的原故,小菊花还透着淡淡的酒香,我算是美美的品尝了一会酒香菊花,而小奴儿由地我的舌的作用不知狂泄了不知道多少次,当我把反过来时,小奴儿已经近乎晕厥.当我把假JJ换成我自己的下面时着实被小奴儿的下面烫了一下,缓了一下我才开始进攻,在我猛烈的攻击下小奴儿很快就高潮了,而且这次高潮来得还特别强烈,小奴儿不停的抽动,BB也不时的将我的JJ夹紧,一股股的热流冲击我的龟头,这样的高潮足足持续了有一分多钟,而我也无法忍受而愉快的赐予了小奴儿滚热的精液.当我爬在小奴儿身上颤抖着释放时,小奴我竟然真的晕了过去,说实话一开始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知道一些玩SM致死的例子,不过我很快发现小奴儿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触摸敏感部位时还会擅抖.

当我用简单的急救方法将小奴儿救醒时,一边检查了一下小奴我的身体,好象没什么特别的情况,而小奴儿的这时的高潮还没有完全退尽呢!于是我只好把小奴儿搂在怀里,小奴儿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还打着小呼.我也只好放弃享受小奴儿肛交的打算,很快离开的时间到了,看着怀里的小奴儿,不忍叫醒,也不想她醒后经历离别,所以悄悄的收拾好东西,在小奴儿脸上吻了一下,留下足够的房费离开了.

via: 黎家大院 by ha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