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21

主人说,周日要带着我们演个小电影,就是要按照拍小电影的过程进行一次调教,我很期待。晚上洗澡的时候,热水流过身上,藤条抽打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又是戴着贞操带睡觉的一晚。躺在床上,我问小B,送去调教都要做些什么?小B说,非常简单,做好了有奖励,做不好有惩罚。我说,那在那边开心还是在主人这里开心?小B说,当然是在主人这里开心。我说为什么?小B说,那边很严格,稍有不合格就会有惩罚。我说惩罚是什么?奖励是什么?小B说不一样,有时候惩罚是跑两千米(让我想起小A之前说每天晚上要练变速跑,果然他们很喜欢让奴跑),有时候是拘束,有时候是鞭打,有时候是挨饿。我说,还不给饭呢?小B说,当时她口交不合格,罚她给两个男奴口交,只有精液可以吃。而且只让每人五次,后来男奴的精液也越来越少,就会饿肚子。我听了之后觉得不可思议,我现在也不太能接受吞精这件事。小B说,到时候只有精液可以吃,可以在挨饿和给男奴口交之间选。饿的不行了,自然会去做的。我有点害怕,小B说,不是还一直说要服侍主人呢吗,怎么刚说了没两句就怯了。我说,为什么每周末去不好?小B说,因为只去两天,刚进入状态就马上回到生活正轨,心理上刚发生改变就又变回去了。她说别问了,赶紧睡觉吧。

第二天起床,做完各项常规工作,吃完早饭,主人说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他进调教室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叫我们进去了。主人先让我趴在地上,打开双腿,变成一个横叉,把我的大腿根,膝盖和脚踝固定在了地上,这样即便不固定我的上身,躯干部分也动弹不得。主人拿来润滑液,我的肛门上按了一些润滑液出来,然后拿来了一个S形的肛门钩,把肛门钩送进我的肛门,然后把一条双股绳系在我的头发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肛门钩的环里,我就只能后背反弓,抬着头看前方了。主人拿来一根震动假阳具插进我的阴道,这是我第一次下身两个口同时被插入,很刺激,也有些疼。主人打开微震,让我逐渐进入状态。主人又去捆绑小B,主人把小B的大小腿叠在一起捆起来,用苏秦背剑的姿势把两个大拇指用拇指铐锁在了背后,这样小B的手肘和膝盖就不能伸直了。主人拿出一个sybian,把小B放了上去,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sybian,之前只在kink的小电影中见过,也不知道中文应该怎么翻译,不知道坐上是什么体验。因为小B的的腿不能伸直,所以她现在的状态就是,要想让阴蒂离sybian远一点的话,就必须努力跪直,这样会非常累。可如果把身体重量全压在马鞍上,又有可能承受不了那么强的刺激。然后主人给我们戴上口球和手环,让我们互相看着,数对方和自己各有多少次高潮,数错对方次数多的有罚,错的少的有赏。主人拿来三脚架,调整摄像的角度,然后主人把我下面的按摩棒和小B胯下sybian的震动都调大了。主人就坐在调教室里,可能也想自己数一数,看能不能数对。我觉得我对阴道内的震动不怎么敏感,所以虽然也有些动情,可距离高潮还有段距离。所以我认真观察小B,而且注意力集中在小B身上之后,更不容易高潮了。我看着小B呻吟声渐高,突然没声音了,几秒之后突然很大一声,之后又是连续的呻吟,我觉得她是刚刚到达了高潮。然后她的呻吟又逐渐低了下去。主人见我都不怎么有感觉的样子,拿来一个AV棒,顶在了我的阴蒂上,这一下我想分心都分不了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阴蒂上。我想,小B的高潮也容易观察,就开始享受起AV棒给我带来的快感。真想躺在一个柔软舒适的地方高潮,趴在调教室的地板上,还要使劲抬着头,真不能算是舒服。加上AV棒之后,我很快迎来了第一次高潮,但是我却控制住了呻吟声,不想让小B捕捉到。不知道主人在旁边看着我很高的心率和并不显著的呻吟,会不会发现我在控制着自己的表现。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主人问我来了几次,猜小B来了几次,又问小B来了几次,猜我来了几次。后来结果是我4她5,我猜对了,小B猜我来了3次。主人说,赏我未来一周可以有一次高潮的机会,可以随时兑现。主人说罚小B,未来一周,每天让我把小B刺激到高潮边缘15次,不准高潮。我问主人要用工具吗?主人说让我用手,也学习一下怎么让女人舒服。

我的调教经历 – 10.背叛的下场

第二天早上,小A带着我执行日常的规范。洗澡刷牙,刮毛,灌肠,给我塞入充气肛塞。她需要等主人起床之后,把贞操带打开之后再刮毛。她带着我给主人准备早饭,很简单的中式早饭,熬粥,拿出速冻的包子放在锅里蒸,蒸鸡蛋羹。小A说,早饭是可以自由发挥的。都做好了之后,放在锅里保温,小A带着我学习一些必要的礼仪和动作,主人从房间出来,看到小A正在教我很开心。我也现学现卖,和小A一起和主人说早安。然后去给主人把早饭拿出来准备好。小A拿来一个折叠的小桌,把我和她的饭放在上面,我和小A跪在旁边的地上吃,和主人面对面。

这时小A对主人说,昨晚她把我刺激到了高潮,高潮前询问我要不要继续,我说要。小A居然出卖我!我当时真的是菊花一紧,肛塞被紧紧地夹住。主人说小A很忠诚,让小A接着吃,主人早饭没吃完,直接拉着我扔进了调教室。我直接吓哭了,赶紧求饶。主人说,在家一个人都能忍住,这边有人监督了反倒忍不住了是吧?还是觉得挑战他的权威特别有趣?我哭着说没有,认主人摆弄。他让我坐上那个马桶圈一样的椅子,跟我说,反正这周五做完手术之后,我也得禁欲至少两周,而且还赶上性欲最强的排卵期,那就今天释放一下好了。我除了顺从,接受主人的惩罚,什么都做不了,毕竟私自高潮是个很大的错误。主人把我腿分开,固定在椅子腿的环上,手固定在屁股两边的环上,乳房上下被绑上皮带固定在椅背上,脖子上戴上项圈,拴在椅背上。主人拿来眼罩,把我的眼睛蒙上了。拿来一个透气的口塞塞进嘴里。他一把就把肛塞拔出来,过了一会,拿来一个前粗后细的肛塞来,一下就滑进去了。又在我乳头上贴了东西,之后再阴蒂上又重重地顶上了一个硬物。主人在我耳边说,既然这么喜欢高潮,那今天就让我高潮个够,口塞里有吸管,渴了吸就行,想小便直接尿。说完给我带上了耳塞。我在黑暗中等着,可什么都没发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半个小时,突然所有东西都开始剧烈的震动。乳头上粘的是个跳蛋,下面应该顶着一个AV棒,我躲无可躲,开始在仅有的能腾挪的空间里,准备迎接第一次高潮。高潮之后,身体陷入麻木,可很快,又开始了第二次攀登……最可怕的不是黑暗,不是刺激,不是无声,而是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还要有多久才能结束。

因为我早饭也没吃完,所以在我到了第五次或者第六次高潮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饿了,我推测可能十点半了吧。我吸了一口水,不让胃里特别难受。器械还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我又进入兴奋中,可这次居然在边缘停了,过了一会又突然全速启动,又到高潮边缘的时候停了,然后又是连着好多次,我陷入了绝望,居然又开始想念前面的五六次高潮。这种西西弗斯一般的折磨又持续了很久,终于这次没停,我又到达了一次高潮。然后又是持续的震动,可是我的敏感度下降了,只到了三次。然后又是好长时间的西西弗斯。之后又是持续的刺激,这两种刺激方式反复交替,强制高潮的时候渴望停下,西西弗斯的时候渴望高潮……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潮了多少次之后,主人过来拆除我身上的装备,最后拆除的是耳塞和眼罩。我睁开眼发现原来是小A,主人站在她的身后。小A说,对不起出卖了我,但是我们都是主人的奴,对主人是要绝对忠诚的。我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我知道小A还是对我好的,不然昨天怎么会削一块小的姜呢。最后,所有束缚解开,我瘫倒在地上。主人说,爽了吗?我说主人对不起,以后不会再私自高潮了。原来主人如此注重对奴的高潮控制。主人说,他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要让我知道,只要他想,就可以让我永远只在高潮的边缘徘徊,永远到不了,如果他想让我高潮,我也躲不开。高潮不是奴的权利,而且主人的意愿。

我出了调教室,看到时间是一点半,也就是我被固定在那里差不多四个半小时。小A拿来一些剩下的午饭,我狼吞虎咽,等吃完之后很困,问主人可不可以去睡觉,主人同意了。做了好几个梦,都和刚刚的事有关,可又都印象不深刻,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了。主人对我说,要带小A出去一趟,让我一个人乖乖在家,接着练深喉。他已经把假阳具吸在调教室的镜子上了。我求主人给我带上贞操带。主人说新的贞操带已经下单了,还在运输的过程中,不信我今天还想自慰。我看小A穿的很正常,看不出来是个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主人说晚饭让我用电脑订外卖,自动支付,下楼取的话,穿玄关里的睡衣和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