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也說一下灌腸和肛交, 我的感覺 by whyjessie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我对肛交是很好奇的,但又很担心,但心受到伤害,怕对身体有永久的影响。可是作为M,在调教的时候被使用肛门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的Z(他让我在调教之外就称彼此呼名字,就用Z代替吧)曾经说:“阴道通向女人的心,而肛门,是条捷径”。

我觉得呢,至少对我来说,被Z用手指插入后面已经非常、非常羞辱了,毕竟这是多么隐蔽私密的处所,对许多女人来说男朋友和老公也没有碰过那里吧。更别提其他的花样玩法,偶尔想到都感到脸红发烧。

第一次肛门调教的时候是在Z家里,一进客厅就被命令跪下,慢慢褪下套裙和胸衣,检查我的R夹夹得紧不紧。一个星期以前Z就告诉我下次调教之前要自己夹上,他总是在调教结束的时候吩咐我下次要先做什么准备,如果忘记了,惩罚是很严厉的,他惩罚起来绝对是毫不留情,我忘记过一次,再也不敢了。接下来是和往常一样的调教程序,直到我的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Z才吩咐我站起来,把我的搭在腰间的套裙、丝袜完全拉到脚下。Z抹了一下我大腿内侧流下来的液体,很满意地说乖小淫妇这才刚开始呢,我竟对他微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绯红了。Z接着命令我去卫生间。

Z的卫生间在楼上主卧里,看他调着坐浴盆的水温,我就有预感,终于,他要调教我的肛门了,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Z看我盯着他,用很严肃的口气说,我说过的,会调教你的全部,而你也同意了,如果你连这个都接受不了,我们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说不出话,眼睛盯着地上看。Z停了几秒钟,就命令我跪在浴椅前面,再向前弯腰把腹部贴在椅面上,然后命令我自己用手把屁眼扒开。听到“屁眼”两个字我就有点不由自主了,我受不了Z用粗俗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身体,每当他说“屁眼”、“B”,“NT”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一颤,好像被打了一鞭。我的手已经被铐住了,反剪着,不过还是能够把屁屁向两边分开的,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羞辱的姿势,还被Z在后面看着,难堪的要命。

我等着灌肠器的插入,可等到的却是Z的手指,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Y蒂,然后插入阴道里缓缓地按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确实很舒服,刚才已经停止的液体忽地一下又出来了。我在享受的时候Z却拔出了手指,顶在我的肛门上,慢慢向里插入,我试着放松,但刺激太强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里也没法放松,我忍不住小声叫了出来。终于,手指大概进入一点了,Z在那里挤了些润滑剂,凉凉的,然后对我说,你试着把我的手指顶出来吧。我试了以后才知道,根本没法把他的手指顶出来,在我用力的时候反而帮助Z更深入进来。

Z终于完全插入了一根手指,问我以前试过这样子吗,我摇摇头哼着说没有,很不舒服。他轻笑了下说,别急着慢慢就好了。Z让我把分开屁屁的手移到背上,然后命令我开始做凯格尔运动,用力收缩肛门。我试着用力,但肛门里夹着手指的感觉很怪。“啪”的一下,竹片就打在我的屁屁上,非常疼!Z训斥我说“再用力!” 我只能用尽全力收缩,Z说这样还差不多。可是,这样用力收缩肛门坚持不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啪”的又一下!

就这样不知被打了多少板,屁屁上火辣辣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告诉Z真的没力气了,做不动。Z让我休息一会儿,用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被夹过的乳头特别敏感,Z的技巧又特别熟悉,等他告诉我继续凯格尔运动时,两个乳头已经被弄得硬挺挺的,下面又泛滥了。Z开始用手指慢慢转动,命令我用力收缩,一停就抽打屁屁,直到我第二次实在做不动为止。后来Z才告诉我,这是他喜欢用的松弛肛门的方法,让女人用力收缩,把肛门力量消耗尽,自然就放松了。不能不说他真的很有技巧,这样做完几次之后,他的第二根手指就插了进来。然后还是相同的调教过程,收缩肛门,打屁屁,休息的时候让我保持性兴奋。

Z没有再插入第三根手指,因为,两根实在是我的极限了,我觉得很胀,很热,从未有过的感觉。既羞耻又不敢乱动,一动就酸胀。终于Z开始往外抽,我不得不哼出声来,求他慢一点,因为这种滑动刺激太强烈,我觉得肛门和屁屁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Z故意说那就不拔出来了吧,我赶紧求他拔出来,Z反问我,从哪里拔出来啊?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支吾了半天,说“从我的屁..眼”。Z说可以啊,但等会我要操你的屁眼哦,你说可以吗?我的心跳的厉害,用最小的声音说“可以”,Z严厉的说“可以做什么,说完整”。我觉得一阵眩晕,说话的声音都变成了哭腔“可以的,可以操我的屁眼”…

两根折磨我的手指终于离开了肛门,突然而来的轻松反倒让我觉得有些怪异,我试着收缩了几下肛门,舒服多了。Z突然跨坐在我的背上,把手指放在我的面前,命令我闻一下自己的味道,我用力躲闪摇头,Z厉声我说再躲就擦在我脸上。我这才想到,原来Z还没有给我灌肠啊!他是故意这样羞辱我的。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到昨天同事羡慕我的套裙很漂亮,很配我的皮肤。是的,可谁能想到精心搭配的衣裙被丢在楼下客厅的底板上,而所有人眼中的典雅女性正在被这样羞耻的铐着双手调教肛门呢!

Z仔细洗干净手指,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脏啊,一定要洗干净才行。让我身体再向前倾,抬高屁股,重新用手分开屁屁。很快,灌肠器的头部就顶在了我的肛门上,这次,因为有了前面的过程,灌肠器的喷头比手指更细更光滑,非常顺利的就插进去了。

热热的液体流入,感觉很奇特,但也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痛苦。开始,甚至感觉挺有意思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灌进的水越来越多,会觉得有些涨,然后很痛。然后奇怪的情况发生了,痛了几秒钟以后,突然觉得肛门深处好像有一道阀门打开了,然后大量的水涌入了更深的地方,肚子就不痛了。不过好景不长,很快,肚子又开始痛,然后随着水进入更深的地方,疼痛又舒缓了……这样的感觉经历了大概三、四次吧,每次肚子痛持续的时间都更长一些。后来的一次肚子实在很痛持续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消失,我忍不住求Z停下来,说可以了,我忍不住了。Z似乎也满意了我的忍耐,说不错,再坚持一下就够2000毫升了,你对灌肠还是挺有感觉的嘛。我很无语,只能忍受着等Z完成他的2000毫升目标。

第一次灌肠结束,Z也没有像网上传说的那样让我忍着,我急切的跑去把肚子里的水拍出来,我并没有用任何力气,水流排出的速度却很大,弄得声音很响。我甚至很不好意思的想控制一下,排出的时候慢一点。Z倒没有取笑我,只是让我在坐浴盆上冲洗干净,尽快再次翘起屁屁等着。接下来一共灌了6次吧,本来没准备灌肠那么多次的,但后面的每次灌完,Z都让我忍耐五分钟,就是跪在地上为他口交五分钟。Z也没有像后来那样使用肛栓,却警告我如果漏出来就得多灌肠一次。我漏了两次,就被罚多灌了两次。其实后来排出来的完全是清水了。

最后一次清洗完毕,他解开了我的双手,吻着我的脸,告诉我做得很棒。然后给我戴上项圈,牵着我爬出卫生间,然后上到床上。给我用上了张腿束缚带,我的腿就只能M形大开着,可以扭动但绝对无法和上。Z说他不喜欢把女人捆得太紧,挣扎却无力逃脱的时候才是女人最吸引人的时候。然后让我趴在床上,再把双手反剪着用上手铐,我只能用膝盖和侧脸支撑身体的重量,心里想着,Z终于要插我的肛门了,终于要来了。期待和担心似乎完全混合在了一起。

终于,进来了,却是个冰冷的东西,我努力回头看,Z正用一个粗大的注射器筒对着我的肛门。天那,Z还要灌肠吗???正想着液体已经溜进来了,这次完全不是热的,冰凉冰凉,让我一下子觉得肛门开始发抖。我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Z头也没抬,说别怕,只是一筒酸奶,既可以润滑,又对灌洗后的肠道有好处。Z说的轻描淡写的,我确有一点感动,也就耐心承受着。Z扔开注射器,上床抚摸着我的脊背,拍着我的屁屁说,我喜欢你这样白皙的女人。我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Z的JJ就刺入了我的阴道。被调教,刺激了这么长时间,阴道口都湿润极了,Z非常有力的抽着,真的很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可Z很快就拔了出来,顶在我的肛门上,我知道Z一定会对我肛交的,就开始配合他开始放松。

后来Z说我的括约肌弹性很好,经过前面的扩张练习和灌肠,还有Z的JJ上我的液体和肛门里的酸奶,Z几乎很顺利的进入了我的第二个处女地,没有疼痛,只有酸胀,Z的JJ本来就很大,进去以后里面真的很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Z开始□,很慢的时候我就觉得肛门很热很热,哼着说我受不了了。Z用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捏的我敏感的不行,可下面却没有停,Z在我耳边说“我喜欢插你的屁眼,以后天天插好吗,再玩你的尿道行吗…” 我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肛门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Z也没有强求。我只觉得肛门好热好热,感觉不难受,但很羞耻很羞耻,下面的水又流了好多。

Z拔了出来,送到我的面前让我含着,我努力地吮着Z,上面有酸奶的味道,香的。Z又从后面刺入了我的阴道,快速□着,直到我尖叫着抽搐,高潮到来,束缚带完全被我绷的紧紧的。然后又让我口交,接着再从肛门刺入,一下一下有力的抽着。后来他说我的声音太大了,弄得我很难为情。Z终于快到了,拔出来插入我的阴道用力抵着射了进去。后来我知道Z喜欢肛交,但最后总喜欢射在阴道里,按他的话来说,“精液就是为子宫存在的”。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腿还在微微颤抖,精液从阴道里流出来,肛门里也流出许多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像这样彻底的灌肠,清水进入体内太深,是无法一次排干净的,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有些便意,大概要五、六次,经过3-5个小时以后才能排空。甚至有好几次下午调教以后,夜里醒来感觉有便意,上厕所还会排出许多水来。

Z跟我说灌肠是一种好习惯,宋美龄从来不大便,而是每天晚上睡觉前灌肠,所以到老了还能保持美貌。我说你不会也想让我这样吧?Z笑着反问我,你想像宋美龄那样有魅力吗?我说我比不上,可人家灌完肠就睡觉了,没有被绑着肛交吧。我们一起笑了好半天。

在那以后,灌肠和肛交就成了几乎每次调教必做的项目,Z的花样也多了许多。实话实说,每次肛交之后我都感觉有些异样,不难受,就是有些不一样,毕竟平时不可能碰到的地方,每次要两三天才能恢复。Z知道我迷恋那种被迫暴露和□的情景,他总能用道具和语言让我达到羞辱的高潮。那一天回到家,Z已经在网上留了言“你还好吧,下星期来吗?”,我回了一句话“我是你的女人”。

from:
whyjessie 黎家大院

premier lavement enregistrées / first recorded enema / 最早的灌腸記載

instrument2
.

The first record mentioning a colon therapy is an Egyptian medical document discovered by Ebers, dated as early as 1500 B.C. and nowadays one of the great treasures of the Leipzig Library. This papyrus in a state of wonderful preservation is 20.23 meters long and 30 centimeters high and shows that the Egyptians employed emetics, purgatives, enemas, diuretics, diaphoretics and even bleeding to treat diverse diseases.

from:

History of Enemas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10.

虽然是白天,但四周窗帘拉起以后,光线还是暗淡了下来。棕色的布帘,和泛黄的沙发相映着,甚至几处的壁灯也开着,好象要故意营造一种夜晚的气氛。

S开门让我进入房间后,并没有说话。一语不发,他到一个黑色包前面取东西,而我只是低着头,,乖乖的立在那里,等着他的发话。在出门的那一刻,我的身份就转变了,不再是一个妻子,也不是孩子的母亲,在天地间,我只是一个M ,S的性交调教对象,按照他的要求,做M,便只能看主人的脸色和说话,执行每一条命令。我以为他会象以前一样从器具开始,却没料到他拿出折叠好的一套衣服,叫我换上。那是一件衬衣,一条浅红格布料短裙,和一个领结,居然还有一双白色的袜子。我心里为自己上午的精心准备感到可惜,难道S换口味了?我无暇想更多,也没有到卫生间,只能在S面前换上了那套为我准备的衣服,尽管S熟悉我的身体,而每次在他面前脱掉衣服还是会感到难为情。套上袜子以后我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学生装?S上前在我脖子上扣好双层皮套圈,非常满意的上下看了看我,带着微笑说我这么一穿着,完全恢复了少女青春。这时候他才说出了自己的意图:S是想扮演一种角色——师生,同时领略可爱高中生的纯情,他甚至还拿出了一支细细的金属长杆。命令我双膝着地,那条长绳牵在他的手中,然后坐在沙发上问我话。其实当时我是很想笑的,但是不敢,因为在我看来,这样分明是很幼稚的游戏,扮演护士还可以接受,但要我扮演一个小女生,总觉得这个年龄太滑稽。而我跪下的时候,短裙提起很多,白色内裤明显露了出来,S的这种爱好我是知道的,他尤其喜爱在我身上穿各种内衣,或者整套工作制服,再露私处。

「规定的时间你晚了。」S似乎想更真实一点,把腔调弄的老师模样那么死板,还带一点点的严厉 .我知道流传着一句话说是一个女人若要是抓住一个男人呢,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意思是让他舍不得你做的菜,而聪明的我同样用在SM上,他愈是这样,最好的办法变是迎合他的胃口。我刚开口说S ,他打断我的话,要我称呼他为老师,我只好说老师是因为要送小朋友去一个朋友家。在这里有个插曲,因为第一次说的是送孩子,S纠正了我说我是女学生哪里来的孩子,他有点懊恼,因为我没有入戏,他就到我的身后叫我翘起屁股,用那个长教棍一样的金属杆,抽打了几下。我连忙解释了晚到的原因是因为先生出门晚,而且也要把孩子先送到朋友家照顾自己才可以赴约,S笑笑说他知道但现在是角色扮演,那么就要尽量做到自己的角色,他吩咐我再回答一次。

「我是去送……送小朋友」屁股传来一阵痛,我心想他是认真的,不要再出错了,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办法折磨我,因为是在我住的城市,我其实更希望他只是性交,这样,没什么痕迹会被发现,但一开始我的想法就是错误的,一个S,哪能只用做爱来享受M.

「你是不是对XXX同学有点喜欢?」他一说名字,我就知道了,是上次他的朋友,这样讲我倒有点担心,主人不会是因为吃醋我配合他的朋友做的那么激情而要惩罚我吧?可那也是他的意图。但我知道不能抵赖,还要学着那样的口气说话,我显得很无奈:「老师是的」。「你们还小,不要早恋,让老师来教你如何防止这些问题吧。」他的腔调实在让我有点忍不住要笑的感觉,为了避免他察觉,我故意把头低了下去。S把脸凑的很近,他一靠近我,我就抵挡不了他的气息,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他非常男人的味道,让我丝毫不可抗拒,心里本来没有激情的火焰,但是S可以渐渐点燃。他吻着我的唇,我也热烈的回应着,舌头的工夫在S的指导下已经很好了,可以吻到口里更深一点的地方,S没有象往常那样同时揉我的双乳,而是在温存了一会后,拿出一支中号的性器具,它的上面是有软刺的那种,我不知道什么感觉,也没时间去考虑,S就用手指分开了我的下身,一点点插入。因为软刺的刺激,我觉得里面是在收缩,我有点不适应,感到了一丝疼痛,S贪婪的舔着我,吮吸我的下身,敏感的部分很快被刺激的需要了,我扭动着,呻吟着,呼叫着S的名字,叫他主人,可以给我更多么。

S笑笑手里轻轻的抽动着,转了一下身体,要我69的姿势含住他的宝贝,我顺从的吞着他的男根,用我的舌头,滑动着,我知道他喜欢我这么做,舌尖的挑逗可以很美妙的让它更坚硬,我甚至觉得它的腥味都是让我入迷。也许我有「男根崇拜」,很小心,也很努力的服侍着我的主人。S起身了,拿出皮做的镣铐反锁着我的手,让我跪在床上,一面把玩我的双乳,一面让我上身直硬:「宝贝,这个叫神龙,你会知道它的好处的。」他开启了振动,「啊……」我不想,我左右摇摆着我的头,仿佛在往里面钻一样,更深处的瘙痒让人难以忍受,「最里面……」

我不行了,大口的呼吸着,要被刺激的没一点力气,而S扶着不让我倒下,「饶了我吧……」只是电动的振荡,我可以支撑下去一点时间,但「龙」头伸到了更深的地方,S 双手把我的肩膀往按下去,很夸张的,我的下身更吞进去几厘米「龙」棒,天……我叫的很大声,到达最里面了,真的不行了,顶到最里面了,又涨,又痒,而S 却狠狠的开始要抽动,「我不行了,求你了,我要出来了」S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到:「你敢背叛我,我要折磨死你。」我略带着抽泣「不敢了,主人真的不敢了,我只是你的。」但S 还是快速的抽动着,一手努力扶正我的身体,另一只手猛烈的冲击着我。我迷乱了,给我吧,我里面好想要你的男根啊,是的,我是淫妇,我只知道呻吟,头紧紧的靠着他,来了,我要来了……

高潮袭击过了我的身体,我倒在地毯上,白色内裤S不想拿开,还挂在腿上,他抱起我,他曾告诉我,最喜欢我在淫糜的状态,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S 笑笑说没有完,只是个前戏,我有气无力的回答我是个羔羊,任他处置的性奴。他大笑,把我扔到了床上,我喜欢他这样的方式,让我感觉男人的威力,那种气势和阳刚,在他的威逼下作出各种姿态,享受他带给我的性高潮,和那种如云如梦昏迷下的颤抖。S帮我用纸擦掉嘴角的精液,温柔的说要给我灌肠,我点点头,这个我倒不怕,在医学上,也有种灌肠,是清理肠道的作用吧,但不知道SM里的灌肠是不是感觉一样的。躺在床上的我什么也不能做,只是看着S 取出大号的无针头的注射器,我正想会用什么液体,他取出让我惊目结舌的——光明纯牛奶,他让我抬高屁股,虽然我做过灌肠,不喜欢那种涨涨的感觉,但为了主人的高兴,我还是默认了。冰凉的注射器,一点点,感觉到凉凉的东西进来了,在流动,我上半身需要按照他的要求支持起来。渐渐的,觉得满了,好象被添满了一样,S很快重新充满,再次推入肛里,涨,我流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这样的游戏,为什么不在他们自己身上去做,实在是不好受。想要排泄出来,涨涨的,S说我的肛门在收缩,但还是继续打入更多的牛奶。「好涨,主人。」S不作声,他飞快的用勃起的阳具插到我的穴里。「啊……」他抽动并让牛奶自由流出,这种感觉从没有过,太美妙了,一种放松和舒服,但穴里是性的快乐,我不禁努力凑着屁股,迎接他的冲撞。

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2.

尽管我把被强奸的事掩盖起来,但落下的阴影在我心头丝毫没有减少,事实上我也是在遇到S之前的半年才慢慢走出来。被别人强行进入,我的哭泣,粗鲁的撕扯,和不由的紧迫,私处的疼痛,在我意念的深处,竟然有着和被迫完全不相干的高潮!每当我沐浴完以后,我会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身体,“不干净了吗?”,没有洁僻的我机械型的一次次冲洗着全身上下。这样麻木的动作似乎只能给心理暂时的安慰,我知道我是个有污点的女人了,看着身边熟睡的先生,悄悄落下眼泪,第一次,主动的靠着他的胸膛,只想好好的依偎一下这个男人,让我不再恐惧。

而这件事情的发生也让我的生活改变了不少,我变的不再活跃,也不怎么参加活动聚会,一般是呆在家里。先生没觉得奇怪,反而高兴我在家呆着,可能是男人的通病吧,认为这样才是放心的好女人。我只是在静静的疗心里的伤,每日工作完休闲在家,做家务,带孩子,偶尔好朋友串门一起聊天。日子显得平淡无奇,我心头却总有不安和急噪,但找不到原因出在哪里。我家配置电脑不算晚,只是一直没兴趣,就算实在无聊,也只会打打联众,看看新闻。真正接触聊天是2003年初的时候,随便点进了新浪的一个聊天室,故事就从那里开始了。

我花了不时间才弄清楚如何取名字,如何找人聊天,怎么发表情等。网络带给了我们什么?别人我不知道,对我自己来说,是另一个世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很轻松的快乐一点的活着。认识不少朋友,也是畅开心扉无所不聊,在那里认识了江苏的老夫子,沈阳的开心大马虎,河北的乌鸦,太多人,带给我快乐,和真诚的友谊,我很怀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当然网络也是会有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通常我是拒绝别人,无论对方什么样的方式要求聊天,只要出现性方面的话题,立刻不再和他说话,不管多么的诱惑。好象我有厌恶性爱的心理,实际上不是,我知道自己内心需要什么,只是对男人的谨慎,一个人想要走进我的内心,相当的困难。

一个夜晚,先生公务出差两天,我按部就班在家做着平常一样的事情,照顾好孩子睡觉以后,难以入睡,起身打开了电脑,来到常去的聊天室逛了逛,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SM启蒙的人。当时他的名字并非这个,是很普通的激情男子,他与我打招呼的方式不一样,所以我无所谓的和他聊了下去,这样一发就不可收拾。(我保留了些聊天内容,还能清晰记的一些对话)他的感觉有点象以前的男朋友,很会琢磨女人想什么,然后套出话,再一步步设好陷阱,而我就在不知不觉中,掉到他的温柔圈套里面。顺便这里插一点内容,我看到有人回复说不相信我是从小就喜欢被虐的那种,确实,在我以前的性爱生活,我从不知道还有SM存在,而受虐心理,只是后天潜在的,真正从小就有那样的倾向我到现在只见过一个人,四川德阳的一个女教师,据她自己讲是天生就有被虐的心理才会进如这个圈子,她自己最大的喜好是多个男人满足她,话题说远了,不好意思。

我和激情男子的聊天就建立在这种关系上,他诱导性的给我教不少SM的事情,甚至发给我文章和相关图片,但他很奇怪的是居然不要求我做他的M,而只是个老师教导学生一样,让我见识了很多新东西。在他的影响下,我的性心理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于是我渴望成为一个M。他说女人的身体天生就是艺术品,男人该好好的欣赏和享受,还说了很多SM的话,比如“男人通过娱虐女人可以达到:“常玩女体,赏心悦目,捆女性交,鼓劲理气,采阴补阳,强身健体”。 女人通过被娱虐可以达到:“女体尤物,束缚有趣,顺从舒畅,兴奋开心,虽紧如松,痛快无比”。

男女娱虐只要:”亲历尝试,妙趣横生,用心娱虐,千变万化,男女合欢,一生无憾”。可能我是被精神上洗脑了吧,不管怎么说,我不折不扣的成为一个M ,虽然还没有真正的主人,但内心已经默认了。

前面说过想走进我的内心世界很难,要成为我的主人那就更难。我在网络的时间也不算段,聊过一些朋友,但是都没什么结果,因为我很在意一个人的素质和人品,就算是SM,我想也有感情因素,如果一个S可以疼爱我宠爱我,我是毫不犹豫的奉献我的全部。尽管我的思想有所改变,但我的生活还是老样子,和先生也有正常的性生活,可那已经失去了快乐,我只是做妻子该尽的义务,他不懂我的欲望。他不在的时间,我依然在网络流浪,对S,我是抱着可遇不可求,宁缺勿滥的态度。在一个巧合的时间,我遇到了现在的S:(是QQ聊天记录,现在把第一次谈话内容摘录下来,日期隐藏,以及我的城市,因为是QQ聊天所以有的话有点交叉,但基本是完整的)


23:08:27 SM男主
你好,我是SM男主
23:16:38 红袖添香*M
你好
23:09:05 SM男主
在聊天室里你非常的慢
23:17:20 红袖添香*M
你的网不慢吗
23:09:41 SM男主
我很快的,
23:17:44 红袖添香*M

23:09:57 SM男主
好了,说正题,你是真M,还是有时候玩一下?
23:10:00 SM男主
有主人吗?
23:18:00 红袖添香*M
没有
23:10:18 SM男主
你没回答完我的问题
23:18:14 红袖添香*M
好的
23:10:37 SM男主
你是想玩,而不是做专门的M?
23:18:48 红袖添香*M
你不喜欢是吗
23:11:12 SM男主
我只是在了解你的情况:)
23:19:16 红袖添香*M
我是想玩的
23:11:44 SM男主
哦:)多大?城市?职业?
23:20:10 红袖添香*M
33,会计,你呢
23:12:32 SM男主
回答完S的问题,
23:12:34 SM男主
你还进不了角色?
23:21:11 红袖添香*M
( 这里是我的城市 )
23:13:30 SM男主
顺便事先问,你从没做过SM?或者一点也不懂SM?
23:21:33 红袖添香*M
这里怎么也慢
23:13:45 SM男主
你说自己慢还是我?
23:21:58 红袖添香*M
我自己
23:14:12 SM男主
M男主 23:13:30
顺便事先问,你从没做过SM?或者一点也不懂SM?
23:22:46 红袖添香*M
没有真做过
23:23:03 红袖添香*M
在网上与别人聊过
23:15:31 SM男主
哦,那应该知道SM的含义吧
23:15:38 SM男主
你能做到一个很好的奴隶吗?
23:24:17 红袖添香*M
应该能的,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满意
23:16:43 SM男主
:)网络激情过吧,有喜欢的?
23:16:56 SM男主
你能接受的SM方式可以是哪几种?
23:25:26 红袖添香*M
只要是,我都会努力做的
23:17:33 SM男主
很好,有语音吗?
23:25:56 红袖添香*M
有但是
23:17:58 SM男主
??
23:26:14 红袖添香*M
过一会
23:18:25 SM男主
SM里,对M的要求只有一点,绝对服从
23:27:22 SM男主
可明白?
23:27:43 红袖添香*M
对不起,一会孩子睡觉了可以吗
23:28:01 红袖添香*M
我知道这样不对
23:27:51 SM男主
好的,那么现在有点时间可以先了解一下你,
23:27:57 SM男主
自己说一下自己吧
23:28:12 红袖添香*M
也是不允许的
23:28:44 红袖添香*M
我不知道让我说什么
23:28:32 SM男主
有你的照片吗,有的话发一 张
23:29:02 红袖添香*M
对不起了
23:28:58 SM男主
是没有还是不给?
23:29:29 红袖添香*M
别生气,真的没有
23:29:28 SM男主
没有,我只是问问,我不会刻意在这方面为难你
23:29:31 SM男主
SM你都知道有哪几些类型?
23:30:46 红袖添香*M
我知道的不全面,偶尔在网上知道一点点
23:30:35 SM男主
器具,捆绑,抽打,蜡烛,灌肠,角色扮演,3P,兽交,等等,你都接受吗?
23:31:57 红袖添香*M
只要你喜欢我都会努力去做的
23:32:00 SM男主
很好,你很有潜质,这么听话,不做M,你真的是浪费了自己的条件,呵呵
23:32:42 红袖添香*M
谢谢
23:32:15 SM男主
多高,多重,胸围,
23:33:02 红袖添香*M
168,105,36
23:32:50 SM男主
有过几个男人或者除了老公以外别的性经历?
23:33:53 红袖添香*M
2
23:33:46 SM男主
从内心上讲,男人怎么做你才可以有高潮?
23:34:46 红袖添香*M
都可以
23:35:00 SM男主
这么强?你的性欲也很厉害吗?
23:36:13 红袖添香*M
应该是吧,呵呵
23:35:59 SM男主
告诉我在性爱方面,你最厉害的是什么
23:36:59 红袖添香*M
被强暴的时候
23:37:07 红袖添香*M
等一下
23:36:32 SM男主

23:38:31 红袖添香*M
对不起,让你等了
23:38:02 SM男主
没关系,我们还不是正式的SM,关系
23:38:29 SM男主
23:39:15 红袖添香*M
看来你是一个不错的主人
23:39:03 SM男主
我是个纯S,不只是网络里虚拟的那种
23:40:05 红袖添香*M
那好啊
23:40:21 SM男主
当然可以问,但我是S,我不一定要回答
23:40:21 SM男主
:)
23:41:24 红袖添香*M
对不起,我问多了
SM男主
不用紧张,我和你还不是SM关系,现在是朋友一样的聊天
23:42:00 红袖添香*M
谢谢,我真的有点紧张了

太长了,我整理QQ的聊天记录没想到一小段就这么多。我和S的聊天是一个时间段,并不是聊完几次就见面,在以后的文章我会陆续写出成为真正温柔的M的过程。

repost: SM超友谊接触. section 6.

经过了五十下的拍击,Suki两个白白的屁股已经红胀起来了,十足一只狒狒的屁股一样。

毕竟是第一次被灌肠,450cc的灌肠液已叫Suki吃不消。她侧了头望向我,眼中泛起一点泪光对我低声哀求。她的菊门亦紧锁着灌肠器的胶嘴,可爱的屁股间歇地颤抖,十足一只待宰的小白猪般可爱。

我扶着Suki到马桶上去,让她蹲在我的面前。我叉起手微笑看着Suki,她羞涩又无奈地回望着我,口里欲言又止,但最终仍把说话吞回肚里去。

突然从Suki的肚里响起了咕噜一声,她眼里先是闪过一丝惊恐,然后猛烈地摇头,紧接着的是难以入耳的排便声音。除着得到的解放,Suki面上充满了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其面上揉合了顺快,羞愧,痛苦和迷惘。

由于她是蹲在马桶之上,故此她排便时身体和表情的每个变化我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讲真一句,我没有兴趣看女性如何拉粪,我只是用心注视着这位日籍少女面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却忽然感觉到Suki已经到达了她的底线。

我很清楚在这个世界里,不是每件事都是一加一等如二的。Suki在进行人前羞辱调教时,她的反应比我预期的平稳和理想。可是看似没有那么激烈的人前排泄,她的反应却跟我所想的有所差异。

虽然我知道这是女性的心理学,但始终不能完全理解明白。

当浴室再次回复平静时,空气里已多了一阵难闻的异味。我急急冲了水,小心地把呆滞的Suki抱进浴缸的温水中。当我想解开她的绳子时却突然停手,我忽然知道了原来绑在M身上的绳子,在他们的心理上其实是一种关心和保护。

正如现在的Suki一样,在心情复杂的时候,被捆绑其实亦会产生被拥抱的感觉。

在跟Suki洗澡时,她突然情绪失控,伏在我的胸前呜咽起来。这个反应在心理上是健康的,可是当我安慰她的同时,亦知道今晚的调教必须暂时中止。

晚上的十一时半,Suki问我可否陪她到外边食宵夜。

我带了Suki到油麻地的庙街,两个人叫了一碟又一碟的路边小炒。除了小炒之外,她还猛灌啤酒。坐在一旁的我发现她有不少心事,但毕竟我们并不算是深交,我只是她的一个床伴而已,陪在她身边一起饮酒已经足够,过于私人的问题还是避谈为佳。

凌晨一时许,我把醉得不省人事的Suki带回酒店,她在朦胧之中竟然问我可否陪她过夜。

反正明日是星期日,现在亦已很晚了,而且我也不忍心丢下她一个女孩子。虽然是委屈了我这位正人君子,但我也只好将就一点跟她睡一晚好了。

八月廿四日清晨,今日是周末,经过昨日一整天的折腾后,我和Suki整晚都睡得很甜。不知是否因为我仍是独身,枕边忽然多了一位纯粹同床睡觉至天光的女伴,这种感觉跟过往未天光就失踪的临时床伴非常不同,虽然觉得不很习惯,但其实这样也是不错。

生物钟告诉我,现在的时间大概是九时左右吧,我有很多很多年没试过睡过十时了。

睡醒的我依据着男性的本能,转身把Suki娇小的身躯搂入怀内,女性身体的体香传进鼻内,让我感到一份嗅觉的享受。

我的手并没有第一时间乱摸,而是探进了枕头底下寻找我昨夜收起来的奴隶项环,偷偷把它戴到Suki的颈上。某程度上,我是一个很小心眼的男人。

根据我们之间的协议,只要戴上了奴隶项圈,不论Suki是否睡着,也不论是何时何地,她都会再次变成我的私有财产,完全接受我的支配和命令,可以让我为所欲为,淫所欲淫。

我的大手老实不客气把抓上了她柔软饱满的乳房上,另一只手则在她滑溜的大腿处抚摸,同时更发觉自己越来越沉迷在这具发散无比青春活力的少女肉体。

在我肆无忌惮的抚摸下,Suki亦自然地转醒。当她醒觉后,她摸着额头低吟起来,大概是因为宿醉而头痛吧。我那多余的怜香惜玉之心又泛起来,放弃享受她身体的宝贵时间,先为她轻轻按摩太阳穴去除头痛。

按了一会,她望了我一眼后,突然低着头并且第一次向我说出日文:「阿里吉多」(多谢)。

妈的,我突然觉得刚才趁她熟睡向她抽水,自己实在很卑鄙。

但试问世上那个男人会跟一位少女同睡而规规矩矩的,嗯,除了圣人甘地。

昨晚突然中止了调教,还陪Suki出外吃宵夜和饮酒,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得到发泄的机会,此时正好利用一下这个浪漫的环境。

我没有跟Suki说话,只是把手指伸到她菊门的外围,让她明白我想要干什么。

请恕我粗俗和懒散,其实干屁眼就是干屁眼,我实在想不出理由去把当时的情况描写出来。总之,我用了半支KY膏,一个避孕袋,四十分钟来为Suki的后门开苞。至于感觉,插入时并非没有快感,只是总觉得很不习惯的就是了。

而Suki在肛交的过程中亦没有出现高潮,但她也产生了一点的快感。可是不知是她迟钝,还是刚才过份专心,在事后她却不断呱呱喊痛,结果又是我履行当S的事后义务。

早上的十时许,在我们的行程表中原定要到海洋公园参观,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加上Suki变成行动不便的缘故(流汗),所以只得把这一节取消。

我和Suki在酒店附近慢慢散步,由于今日是星期日,早上十时根本就太早,即使是旺角区也没什么地方好去,最后我唯有带她到戏院看早场的外语片。

一直到午膳之后,我们才依行程表来到中环的摩啰街。Suki似乎对那些古灵精怪的杂货很感兴趣,怪难她会钟情于SM了。

及后,我带着她坐缆车到太平山顶的凌宵阁。这里位处山顶,四面雾水,环境浪漫,实在是调情的一流圣地。

但唯一缺点是假日时间人流太多了。

在凌宵阁时,Suki玩得特别开心,她尤其喜欢这里的雾气,更笑说此处可以媲美西方爱情电影的画面。她在凌宵阁对开的广场之上玩扑雾水,还要我为她拍照留念。

看到她这么开心,连我也觉得高兴。对性开放是一回事,可是她面上那份纯真的神态,却不是我这种走出社会工作多年的人能够拥有。

突然间,我觉得有种抽离感,还发现Suki身上所散发的独特魅力。

对不起,我一时感触而已,故事继续。

由于Suki很喜欢这地方,所以我就陪她留在这里。由中午开始,连日落都看了,才在这里的餐厅吃晚膳。

八时许,Suki拉着我一起在大平山顶作最后一次的散步。虽然她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但这里的环境又确实很迷人。于星空之下,跟一位年轻可爱的女孩子一起真的使我很好feel。她主动地跟我手牵着手,还跟我说要在最后一晚送一份让我毕生难忘的礼物。

她红着脸地说,原先在她给我的清单里,应该是还有一项的,可是她早就知道我的特别嗜好,为了送一份神秘礼物给我才故意删除。

当我摸不着头脑她在说什么时,她才笑说愿意充当一晚的女犬,让我可以一偿多年的心愿。。

repost: SM超友谊接触. section 5.

大约七时许,我和Suki在酒店房间内静静等待,可是我们的心里同是既紧张又期待。

Suki被我捆绑在椅子上,一双圆润的大腿被分开绑在椅子的扶手,双手则高举过头捆绑起来,连接到背后的椅脚。她的小嘴上被绳子陷入了口中绑着,让她无法正常地说话。

她仍然保持着全身赤裸的姿态,矮小但可爱的女体只戴着一条奴隶的首轮。由于她的身体蜷曲地固定在椅子上,使得她下半身夸张地向前凸出,展露在两个圆滑的屁股蛋中间的鲜红色桃肉和菊门,为这房间增添了无限的春色。

她娇躯蜡油虽然已经清洁干净,可是胸部,小腹和大腿依然留有零星鞭痕,让人一看就会知道她曾经被狠狠虐待过。

除了鞭痕外,她的左边屁股更被我用她的口红涂上了「slut」,右边亦有「bitch」的字样,可是最触目的却是一个横跨一对乳房的红色「sexslave」大字。

刚才向酒店订了晚餐,我灵机一触向Suki提议玩一次露出调教。但这种属于过激的游戏,我不知道Suki能否接受得来,所以才事先跟她商量一次,幸而她比我估计的更为贪玩,对这个提议也很感兴趣。

原来Suki在美国的海滩每每看到外国人享受天体浴时,就有一份冲动想跟他们看齐,但她是东方的黄种人,在美国的沙滩上全裸肯定会惹来不少异样目光,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胆量实践过。

但相比起天体浴,现在的情况恐怕更令她享受到露出的快感。

门铃响起,我跟Suki对望一眼,她的脸蛋迅速染红。我为她在头上盖了一个纸袋遮掩样貌,纸袋上更剪了两个小孔让她能够视物。

看了一眼这具被绑在椅上的赤裸肉人形,我才去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位很年轻的待应生,看来只有二十岁左右。

当他推着餐车进来房间后,他立即发现房内这具全裸而且还染满变态气息的性感肉体,他愕然地站在房中央张口结舌。

隔着纸袋,Suki也同样望见那位盯着她身体的侍应生,我几乎可以联想到纸袋之下她那张无地自容的羞赧表情。

我干咳一声,用英语向侍应生解释Suki是个下贱的性玩具,叫他不用去在意这个东西,着他快点为我放好晚餐。语气之中,我故意贬低了Suki的人格。

随着我的语言羞辱,Suki呼吸声竟开始加重,肉体更出现间歇性颤抖。

坐到Suki旁边另一张椅子,我一边观察那名侍应生的反应,一边伸手过去旁边用手指拨弄Suki全身最敏感的小肉芽。Suki羞得侧了头,可是被我剥开包皮的阴核却清清楚楚地发硬勃起,硬挺地竖立在空气之中任人观赏。

侍应生连望也不敢望一眼,急急放好晚餐后,小费也不敢收就打算离开。

我叫停了他,询问他有否兴趣摸一摸Suki当作小费,此时他才敢正眼望向Suki的胴体,视线还集中在她红润胀满的阴户上。侍应生愣住站着不动,我知他正在进行天人交战,考虑是否应该接受这份不道德的“小费”。

在其它男性面前,显露出占有女性一切的姿势,这种虚荣感刺激起我的肆虐性。用力捏了一捏Suki硬挺的阴核,她在纸袋里呻吟了一声身体不禁颤抖起来,肉洞口更淫靡地收缩再放松,明示着她的性器正渴望男性阳根的进入。

Suki鲜明诱人的性反应,看得那位侍应生的眼睛也瞪大起来。

可能因为经济环境不佳,侍应生不敢乱来以至丢去饭碗。他满怀不舍地多望了Suki的身体一眼,才婉拒了我的邀请,逃命似的离开了房间。

本来看到那位侍应生狼狈逃跑的反应,以我和Suki的性格应该会大笑一场。可是此时此刻莫说发笑,我们连说话都已经不懂得了。

太刺激。

侍应生离开后,房间突然变得沉静,只有我和Suki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刚才侍应生在房时我们还要强装淡定,但他离去后我们的志意也松懈下来,才发现刚刚对Suki的人前羞辱的刺激殛得我们不断发出砰然心跳声。

放在她阴户上的手掌竟没法移开,还开始把手指伸进她湿淋淋的体内摸索。拿开她头上的纸袋,发现她的样子已经换成一张女性发情的诱人面貌。

我们两人连食欲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重新燃起的性欲。

解下她嘴上的绳子,我把嘴贴上Suki的小唇上与她疯狂地接吻,她也热情地跟我伸进她口腔的舌头交缠着。自从前日与她会面后,我们今次还是第一次如此深情热烈地湿吻。

对其他的女性,我调情时通常都比较温柔,可是这时的我却很想对Suki暴力一点。在接吻的同时,我的手指也在她的肉洞里出力地抓挖,更不时狠狠捏她的阴核和阴唇。

被我的手指催残她的性器,Suki没有任何反抗,只是沉迷在跟我的湿吻之中,偶尔随着我的粗暴发出美妙的闷哼。

连她身上绳子也懒得解了,我脱下裤子就把硬绷绷的阳具真接插入她的肉壸之内,抓紧椅子扶手开始了活塞运动。

Suki的反应亦相当兴奋,大概露体和羞辱的刺激让她燃起了被虐狂的性欲吧。她的下体紧紧包裹着我的弟弟,肉洞更不断分泌出爱液。

继昨晚之后,我又再干多Suki一次,而且干得比昨晚更为痛快。一轮抽插之后,我又再次在Suki的子宫里灌浆。

在我身边不缺女人,可是Suki给我的感觉却非常不同。时至今日,我终于亲身体验到虐恋的真正魅力,也终于明白到为何这么多迷恋性虐待游戏。

性事完毕,我和Suki一起在床上用膳,同时亦讨论今日调教的结果。

露出调教对我们来说虽然非常震撼和有趣,但同样亦有一定的危险性,实在不能玩得太多和太密。而她则很喜欢被我鞭打时的感觉,今早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鞭打,没想到第一次就可以充分享受到当中的乐趣,尤其是配合之前的高潮禁制调教,效果之佳实在远超她的想象。连她自己亦估计不到,竟然在鞭打之中出现「潮吹」的情况。

吃饱饭后,我们都不想浪费这个晚上的兴致,在床上小睡片刻后继续余下来还未尝试的节目。

根据Suki的清单,我们还欠灌肠和肛交尚未尝试。其实我个人对于灌肠和肛交的兴趣不大,但既然伊人有命,我就只好奉陪。

晚上接近十时,我们都休息了好几小时,体力上不会有太大问题,而灌肠最佳的地方自然是在洗手间进行。

我一边为Suki上绑,一边放出一大缸的热水进入浴缸。被绵绳捆绑起来的Suki,配合地跪在洗手间的地板,主动把她的小屁屁翘高,更向着我摆动起来。

真是一个精力过剩的家伙。

虽然我对虐肛的兴趣一般,但望见这妮子又圆又雪白的股肉后,我亦不得不承认,女性翘起的臀部实在是非常性感诱惑。

跟小说相比,实际在灌肠前其实必须先确定很多事情,比如灌进直肠的水温太低,或是水中含大量盐份,都有可能对被灌肠者造成危险。

我小心检查了一下Suki身上的绵绳,发现绳子吸了水后变得粗糙,幸好Suki似乎没有因而感到不舒。确认过她的绳子后,还检查过她的身体情况,洗手间的温度适中,故此她的皮肤亦非常温暖。我把手指的一节插入了Suki的腔道之内,从爱液的份量可以知道她已产生性趣,逐渐进入适合调教的状态。

最后是检查Suki的肛门状态。

沾染了她的爱液后,我尝试把手指刺进她的肛门。手指第一节轻轻扣关,可是她的肛门口却紧紧封闭。她的心情太过紧张了。

我索性抱起她的脸贴到我的大腿上,左手轻扫她的短发,右手慢慢按摩她的肛门口。耐心地等了约五、六分钟左右,我的手指才艰辛地插入了Suki的直肠里。当她的身体慢慢放松,菊门亦准备就绪,我开始调混浣肠液。

从前与Suki作网上讨论时,我曾经提议使用用完即弃的浣肠胶囊,可是却遭到她大力反对。她跟我说以前看过的性虐影带中,全部都是用针筒式的灌肠器,所以她认为用这个才能彻底地感受灌肠的感觉。

为了买这个东西,结果我上个月必须减少购买好几只成人影碟。(哭)

用自备的蒸馏水加温,再溶入甘油和肥皂调制出灌肠液,我先用Suki指定的灌肠器抽进了50cc,把胶嘴贴到她的肛门轻轻推进,她因为紧张而自然地作出提肛的反应,阻碍了胶嘴的插入。

我抚摸了Suki的屁股一下,示意她放松一点,才把胶嘴插进了她的直肠内。

望见她的肛门紧紧咬着了胶嘴不放,我不禁在脑里幻想着等会儿把弟弟插进去的情况。

把灌肠器内的50cc液体注入了Suki的体内,她发出了低声的呻吟,一双小脚的脚趾也屈作一团。

第一次只用上50cc是为了让Suki先体验液体灌入直肠的感觉,相隔一分钟左右我把液体增加为100cc,到第三次更用了150cc,合共300cc的灌肠液全灌进她的直肠里。

Suki的肚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她羞不自胜地把脸贴在地板上,红色的肛门一张一缩,努力地强忍埋藏体内的便意。

我再次向Suki灌入150cc灌肠液,她终于忍不住求我让她上马桶排泄。可能是因为肚痛的关系,一直紧守性奴礼仪的Suki首次在游戏当中用“你”来称呼我。

直到现时为止,我在调教Suki时也都疼着她的,但她现在居然“目无主人”。为此,我当然有必要好好的处罚她。

我用灌肠器胶嘴充当肛门塞,同时对Suki的小屁股施以拍打。体外承受拍打,体内又被便意冲击,Suki不断向我道歉求饶,但我今次却铁了心肠,对她说必须打足五十下才能让她排泄。

当我拍打她的屁股时,我更对她下了命令,要她为我数着次数,与及在每一次拍打后都必须多谢我的惩罚。

浴室之中充盈着肉与肉的拍击声音和一位少女沙哑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