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31.一次心甘情愿的口交

我享受完高潮,却没太长的贤者时间,一直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这次高潮真的好刺激,公共场所怕被人看到,又渴望快感的感觉真的好棒。以前我有些不理解那些打野炮,被人拍下来不就身败名裂了吗,但是有了这次经历之后,我真的理解了他们。以前我不是很喜欢露出调教,总觉得如果没被人看到,露出没什么意义,被人看到,风险又很大。但其实真相是,没那么多人会注意到你,那些被爆出来的门事件基本都是熟人不讲诚信。

主人说,午饭也不用吃了,差不多可以出发去景点游玩一下了。主人开上车,带着我们去了一个景区,风景很好,而且免费,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无论自然景观还是人文景观都是很有当地特色的。因为是淡季,所以景区里人不多。主人说,一直没有进行过露出调教,今天玩一玩吧。他让我脱到全裸,只穿鞋袜。N姐也让Z脱掉身上衣服,就这样,景区里多了一对全裸的男女。N姐拿出一个红色的项圈系在Z的脖子上,手里拿着一条带子牵着Z,让Z走在前面。我和主人还有N姐并排走在后面。我们走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主人说,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主人说,Z让我潮吹了两次,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他。这次我没有矜持,直接爽快地答应了。我的确有些想感谢Z,因为车上的那次拥抱。N姐说,那还是之前的规矩,但是时间要延长,Z要坚持20分钟不射算Z赢,反之算我赢。这次我已经不想赢了,我就想让Z能够享受一下。

主人和N姐坐在景区的椅子上,N姐拿着手机拍。Z站在我面前,稍微分开点腿让我的嘴可以轻易触及他的整个下体。我跪在地上,开始实践在网上看到的方法。先用嘴含住他的阴囊和睾丸,舌头舔舐他阴囊的皮肤,他没有阴毛遮挡,我也不会被阴毛弄的满脸痒痒的。然后,我用手压住他的阴茎,舔他的阴茎下方,沿着阴囊到龟头这一条线,舔到系带的地方用舌头猛地顶几下。我用嘴包住他的龟头,开始进行深喉,让他的阴茎在我的喉咙里抽送,我也不知道深喉了多久,我用嘴含住他的阴茎,开始只用嘴唇和舌头刺激他的龟头,这次我口唇的动作很温柔,我也不知道这样他是不是更开心,还是他更愿意我的舌头用力一点。不久之后,他的阴茎开始跳动,我没有松嘴,还是含住,不停地刺激他的系带,跳动几下之后,一股一股的热流喷到我的上颚。我停下了舌头,张开嘴,放Z的阴茎出去,他对我说了声谢谢。我也没仔细品味精液的味道,直接吞下去了,回味还是那种腥味。主人说,这次我做的不错,虽然远超20分钟,不过口交的技术很好,隔了一天就有这么大的长进,昨天是不用心啊。我说,昨天想赢,今天没想。我没有说我想让Z享受一次。N姐说,既然输了就要受罚,让我听从主人发落。主人说,罚我去他工作的学校的公共浴室洗一次澡。我说,这算什么惩罚?主人说,到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们接着在景区里游玩,Z还是一丝不挂地戴着项圈被N姐牵着。我问主人,刚刚我给Z口交,主人会不会欲望也有些被激发?主人说,会啊。我说,那岂不是要憋一路,到了宾馆才能找N姐发泄?主人说,他只会做爱,或者找训练好的奴去服侍他,即便还有欲望,也不会降低标准。N姐说,我这么放肆地问主人,主人都不会生气,还真是很有涵养,要是她被我这么问,我已经被抽好几个嘴巴了。快到了人多的地方,N姐解开Z的项圈,让他穿上衣服。我们又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停车的地方。

距离晚饭时间还远,主人开车带着我们去了一家糖水店。我们点了好多种,最后也没全吃完,而且感觉晚饭可以取消了,因为吃甜点就已经吃到非常饱了。主人说,那就不吃晚饭了,直接夜宵,现在回宾馆休息,等到晚上再出去吃吃喝喝。

repost: 异乡之体验 II. section 2.

(3)

我有意将小臂在后面贴在一起,感受一种无形束缚的魅力,手腕上戴上了那精致的黑色皮质 restrains。我扎了马尾辫,他解开了我的头发,取了一个 hood戴上。这是一个较封闭的 hood,眼睛处似乎是白色有机玻璃的,有微弱的光线进来,鼻孔处似乎没有孔,嘴巴处的孔也不算大(这款hood没在网上找到比较接近的图片,sorry)。他又系了一个皮质 collar在我的颈部。

这些装备让我完全进入了状态。他吻在我的头上,虽然隔着头套,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其热度和疼爱。而对于他的其他动作,印象已经模糊了,只记得PP很疼,而那无尽的 thrills 让我觉得自己一点点在被抽干。。。

他脱去了皮裤,抱着我坐在了沙发上,我因了他的宠爱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想紧紧地抱着他,再不分开。但,我还是主动从他身上滑下来,虽然我属于娇小的类型,但压在他的腿上时间长了他也承受不了不是?

他的小DD骄傲地直立在我面前,我伸手握在了手里套弄起来,眼睛却看着他,他没有阻止我的动作,我伸出舌,去碰触。由于头套的存在,嘴巴处的孔不足以容纳他的宝贝,我想放弃为他KJ时,却被命令再进入一些,于是努力让他的宝贝穿过头套的开口处进入了一些。。。我的身体随着自己的动作在悸动与扭曲。。。很Y荡的场面不是么?一个pet在努力讨好着她的主人。。。

我猜,他喜欢我为他服务,试问世界上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女人为他们这样呢?但他不是贪婪与自私的人,他还需要的那份征服的快感,他开始问我问题,一个接一个,试图从心理上来征服我。而羞涩的本X让我从Y乱的场景里脱离出来,我真的好害羞,那种字眼从我嘴里出来是如此的艰难,我低头就是不肯重复他的话。我的表现激怒了他。

他试图把我翻过来,看他生气要惩罚我,我也开始挣扎,想要逃脱,但最终被他按在了腿上,他的手掌用力拍了下来,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本来刚遭受过鞭子和手拍的屁股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拍打啊,我继续挣扎着,不停地喊着”NO NO NO 。。。”呵,他还真起劲,也许是我这挣扎更加激怒了他?折腾下来,我屈服了,我可不想自己的PP吃太多苦头不是。他胜利了,再次要我回答,我乖乖地重复了他的话。。。

他为我解开头套,问我是否要喝水,我笑着看着他,说我会自己来的,内心很感谢他的细心。

repost: 异乡之体验 I. section 6.

(六)

他反握我的双手,推着我。我绷紧神经,在他推动下似乎在跑,或者说在飘,脚下有这么高的鞋跟不是么。

似乎来到了房间的最里面,是洗手间么?不像。难道是他支了铁架子?我不确定。我很欣赏这手腕上的restrains,其上的eyebolts那么方便地就可以链接在任何地方。双手腕上分别挂上了什么东东,他弄好后我发觉是一个金属杆,蛮轻的,我意识到是一种Fixed length straight Spreader,我抱在身上,凉凉的。

他忙活了一会,拉我往前走了几步。手被抬高,分别吊在了一些铁杆上,我用手握住这铁杆。我确定不是洗手间,因为地板依然是地毯,空间也没这么宽敞。他又开始在我鞋子上做着什么。我的感觉告诉我他在把我双脚分别绑到了什么东西上,我只能呈大字型站立着。

他给我戴上了一种口球,是那种Head harness European ball gag吧,球的直径不大,是1.5英寸的吧?材料也很软,戴上很舒服。

他在我脖颈处围了个什么东东,保护用的吧,这样脖子和肩很难受到伤害了。Flogger在我后背上游走,那软弱的皮质,并不让我恐惧。我渴望他用力些,但大概因为了事先曾经告诉他不希望他在我身上留下痕迹,他依然只是轻轻的。

突然感受到打到身上的东东换成了一种paddle,事后才看到是一种有机玻璃的Paddle with holes。力量重了很多,我开始哭叫,后背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发红了吧?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我现在说不了话了,即使想停下来,也没有办法用safe word的了。他将双手放在我后背上,贴近我的耳边,告诉我如果我想停下来,就连着咳两下。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真的用到safe word,但我还是得预备一个。

Nipple clamps夹到了乳头上,有些疼。但只是增加了我的兴奋。再次感受到了鞭子,虽然依然是柔软的皮质,但打在身上却开始剧烈地疼。他完全进入了一个S的状态,我只是他手下的猎物。我哭叫,我湿润,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一只疯狂的pet。

他的鞭子停了下来,感觉到他来到我的身前,他的舌在我的私处游走。。。

过去了多长时间了?我没有概念。

脚好累,我想移动一下,却动不了,最多只能侧过一些,换个角度承载身体的重力。

他的手指在滑动,继而换成了一个电动toy,我甚至感受不出这toy是什么形状的,质地很舒服,我的身体再次开始颤抖,而当这toy终于滑了进去,并开始肆意搅动时,我再次达到了顶峰。。。

他移去了我的gag和眼罩和hood,也除去了乳夹。我终于能看到与说话了。环视了一下,原来房间里面有一个挂衣服的铁架子,倒是象预先为我们定做的。我的脚并没有被扯向两边,而是用了另一根比较长的Fixed length straight Spreader而已。

我以为他要为我解开脚上的Spreader,但他没有。我保持了沉默,我内心还在渴望,虽然我的脚好累,腿也有些发抖。

“You must tell me if I hurt you”他说。

“No, I don’t think you will hurt me”

“no? you MUST tell me if I hurt you! Clear?”

“Clear sir”

他问我有过多少次高潮了?记不得了。似乎自从关了房间的门,我就一直在嘶叫或呻吟。我喜欢这感觉,喜欢这沉沦,我甚至希望就这么永远呆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