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17.意料之外的人

就在我从外地实习回来之后,主人给我发消息说,又有一个女生看了小A发的帖子联系了她,问她是不是还在寻奴。主人说,小A电话面试了一下那个女生,是Z大直博的一年级研究生,算下来是我的学姐。主人说,过两天会和那个女生当面聊一下。我当时正沉浸在和阿J的爱情之中,也没有细想,觉得我和小A都不在主人身边,主人收一个奴挺好的。又过了几天,主人说已经收了那个女生,我问主人能不能看看她的照片,主人拒绝了说,等我过去自然就见到了。我抑制不住好奇,问小A那个联系她的女生什么样?小A给我传了一张那个女生的照片,是一张在景点拍的照片,能看出来是有人专门给她拍的,因为能看出景深。照片上的女生非常漂亮,她没在看镜头,在看着前方。照片里看不出女生身材,不过胖瘦是可以调节的,长得好不好看很难调节。我问小A,那个女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小A说她也说不清,就是个正常女生吧,没什么特别的,之前也没找过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大四第一学期就过去了,主人问我寒假能不能过去,我说可能不太方便,下学期应该会去Z大做毕业设计,会在主人的城市待三个月。因为这个学期在学校的时间很短,所以也没怎么去健身房,只能自己坚持做做仰卧起坐,腹肌虽说有一些了,不过我觉得可能比主人的要求还差的远。一字马一直在练,也是为了和J解锁更多姿势。第二学期开学报到之后,我再一次出发,去了主人的城市。半年来,主人没什么变化,他说我更有女人味了,大概这就是性爱的滋润吧?我和导师聊了毕设的课题,就是研究生师兄师姐的课题的初级版,还有就是给他们做做苦力,发调查问卷,输入结果一类的事。然后毕设就开始了,我需要住在学校,因为事情挺多,要占用晚上的时间。

到了周五下午,才这学期第一次去了主人家。我按照原来学会的程序,脱掉衣服,给主人请安。主人说,周六下午,那个奴就会过来。我问主人她叫什么名字,主人说,管她叫小B就好。我说,我看了小B的照片,是个大美女啊?主人说,的确是,读研一个学期已经有好几个人追她了。我问主人,如果小B找到真爱,会放她走吗?主人说,他和小B有个约定,如果两年内小B因为有了男朋友离开,就把她的照片发给她的男朋友。我说这样会不会有点狠啊?主人说,第一次见到小B的时候,就觉得她很漂亮,觉得很可能会因为谈恋爱而放弃这边的调教,所以主人提了这个要求,小B可以不认主,但是如果认了主,就要接受这个条件。我说,那主人还是觉得我不够漂亮没人追呗?主人说,等我见到小B的时候就会觉得,我的确远没小B漂亮。听主人这么说,我心里真的挺难受的,哪个女生不希望被别人夸奖漂亮呢。主人接着说,小B学的也很快,照现在这样,她会把我远远甩开的,他开玩笑地说,博士生就是不一样。主人说这次就要给我戴贞操带了,以后我的贞操带钥匙就给她保管,小B在学校住单人间,给我开锁很方便。我挺不高兴,我说我是主人的奴,又不是她的。主人说,那就命令我听从她的管束。我也没的了辩解的了,就想明天下午看看小B到底何许人也。

主人让我做一字马给他看,我把腿劈了下去,主人说还不错,很有执行力。他说,这学期好好利用学校的健身房,把屁股练大练翘一点。主人说小B业余练舞蹈的,所以无论柔韧性还是力量都很好,但是她的胸有点大,很限制她的舞技,后来就从专业队退下来了。我惊讶地问主人,小B是个全能女神吗?又漂亮,又会跳舞,胸又大,技术又好?主人说,还身高还很高呢,怎么样,有危机感了吧?我心里想,当时同意主人多奴是因为小A要走了,没当回事,现在这个小B貌似是要比我在Z大待的时间还长,感觉心里一下就有些泄气。我问主人,那我有什么优势啊?主人说,我热情,好奇心强,性欲强,容易被驾驭,小B有点太冷了。我问主人,这种大美女为什么要来做奴啊?主人说,很复杂,到时候让我自己问她。

主人说,既然我都不是处女了,现在可以准备阴道调教了。主人说,其实阴道调教和肛门很相似,不需要扩,需要的也是有节奏地控制肌肉,加紧或放松,但夹紧阴道比肛门难多了。主人问我和男朋友做了那么多次爱,有没有体会过阴道高潮。我说我不确定是不是。主人说,我那么有好奇心,怎么都没探索一下。我说我探索过,但是也没摸到哪里是G点。主人哈哈哈地笑,问我说,是不是研究就专心地研究来着,也没前戏,湿润一点就进去摸了?我说是。主人说,要性唤起之后G点才能逐渐突出。主人问我,做完手术有什么不一样吗?我说阴蒂太敏感了,如果不湿润一下,直接按揉不仅很不舒服,还会很难受,自慰的时候都不敢像以前那样揉了,必须要先润湿在碰。主人说,刚做完手术就会这样,过一段时间,刺激得多了,阴蒂的粘膜会变厚,那个时候刺激就不会不舒服了。主人让我平躺在地上不要动,他打开电视,拽着我的双腿到沙发前,他坐在了沙发上,劈开我的双腿,把我的屁股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我的后背还躺在地板上,我无毛的下阴直接向上对着他。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用手在我的阴蒂周围按揉,直到我下面开始出水,他蘸了一些抹到阴蒂上,大拇指按在阴蒂头上按揉,速度不快,不过很有力度。主人眼睛主要盯着电视,时不时会瞟一眼我。当我快到了的时候,主人就停手了,我求主人让我高潮,主人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之后他又重复之前的动作,我又被推上了向高潮前进的路上,他在看一场比赛,有时看到精彩之处,手下会停,然后又会恢复到有力地按揉,又到我快高潮的时候停下了。主人跟我说,男人高潮会射精,女人高潮不会排卵,不会增加受孕几率,女人的高潮对人类繁衍有什么作用啊。我以前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我知道主人说女人的高潮没用肯定是一个伪命题,可我又想不出理由反驳。主人肯定也没期待我会回答出什么来,只是还是像西西弗斯一样刺激我。过了快两个小时,比赛结束了,我大概经历了十几次高潮的边缘,因为性刺激,我脖子和胸前出现了红晕,可一直没能释放。主人说,让我先戴上贞操带再去洗澡。我求主人能不能给我一次高潮,主人说今天不行,明天小B来了之后会给我机会。

我的调教经历 – 10.背叛的下场

第二天早上,小A带着我执行日常的规范。洗澡刷牙,刮毛,灌肠,给我塞入充气肛塞。她需要等主人起床之后,把贞操带打开之后再刮毛。她带着我给主人准备早饭,很简单的中式早饭,熬粥,拿出速冻的包子放在锅里蒸,蒸鸡蛋羹。小A说,早饭是可以自由发挥的。都做好了之后,放在锅里保温,小A带着我学习一些必要的礼仪和动作,主人从房间出来,看到小A正在教我很开心。我也现学现卖,和小A一起和主人说早安。然后去给主人把早饭拿出来准备好。小A拿来一个折叠的小桌,把我和她的饭放在上面,我和小A跪在旁边的地上吃,和主人面对面。

这时小A对主人说,昨晚她把我刺激到了高潮,高潮前询问我要不要继续,我说要。小A居然出卖我!我当时真的是菊花一紧,肛塞被紧紧地夹住。主人说小A很忠诚,让小A接着吃,主人早饭没吃完,直接拉着我扔进了调教室。我直接吓哭了,赶紧求饶。主人说,在家一个人都能忍住,这边有人监督了反倒忍不住了是吧?还是觉得挑战他的权威特别有趣?我哭着说没有,认主人摆弄。他让我坐上那个马桶圈一样的椅子,跟我说,反正这周五做完手术之后,我也得禁欲至少两周,而且还赶上性欲最强的排卵期,那就今天释放一下好了。我除了顺从,接受主人的惩罚,什么都做不了,毕竟私自高潮是个很大的错误。主人把我腿分开,固定在椅子腿的环上,手固定在屁股两边的环上,乳房上下被绑上皮带固定在椅背上,脖子上戴上项圈,拴在椅背上。主人拿来眼罩,把我的眼睛蒙上了。拿来一个透气的口塞塞进嘴里。他一把就把肛塞拔出来,过了一会,拿来一个前粗后细的肛塞来,一下就滑进去了。又在我乳头上贴了东西,之后再阴蒂上又重重地顶上了一个硬物。主人在我耳边说,既然这么喜欢高潮,那今天就让我高潮个够,口塞里有吸管,渴了吸就行,想小便直接尿。说完给我带上了耳塞。我在黑暗中等着,可什么都没发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半个小时,突然所有东西都开始剧烈的震动。乳头上粘的是个跳蛋,下面应该顶着一个AV棒,我躲无可躲,开始在仅有的能腾挪的空间里,准备迎接第一次高潮。高潮之后,身体陷入麻木,可很快,又开始了第二次攀登……最可怕的不是黑暗,不是刺激,不是无声,而是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还要有多久才能结束。

因为我早饭也没吃完,所以在我到了第五次或者第六次高潮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饿了,我推测可能十点半了吧。我吸了一口水,不让胃里特别难受。器械还在孜孜不倦地工作着,我又进入兴奋中,可这次居然在边缘停了,过了一会又突然全速启动,又到高潮边缘的时候停了,然后又是连着好多次,我陷入了绝望,居然又开始想念前面的五六次高潮。这种西西弗斯一般的折磨又持续了很久,终于这次没停,我又到达了一次高潮。然后又是持续的震动,可是我的敏感度下降了,只到了三次。然后又是好长时间的西西弗斯。之后又是持续的刺激,这两种刺激方式反复交替,强制高潮的时候渴望停下,西西弗斯的时候渴望高潮……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潮了多少次之后,主人过来拆除我身上的装备,最后拆除的是耳塞和眼罩。我睁开眼发现原来是小A,主人站在她的身后。小A说,对不起出卖了我,但是我们都是主人的奴,对主人是要绝对忠诚的。我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我知道小A还是对我好的,不然昨天怎么会削一块小的姜呢。最后,所有束缚解开,我瘫倒在地上。主人说,爽了吗?我说主人对不起,以后不会再私自高潮了。原来主人如此注重对奴的高潮控制。主人说,他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要让我知道,只要他想,就可以让我永远只在高潮的边缘徘徊,永远到不了,如果他想让我高潮,我也躲不开。高潮不是奴的权利,而且主人的意愿。

我出了调教室,看到时间是一点半,也就是我被固定在那里差不多四个半小时。小A拿来一些剩下的午饭,我狼吞虎咽,等吃完之后很困,问主人可不可以去睡觉,主人同意了。做了好几个梦,都和刚刚的事有关,可又都印象不深刻,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了。主人对我说,要带小A出去一趟,让我一个人乖乖在家,接着练深喉。他已经把假阳具吸在调教室的镜子上了。我求主人给我带上贞操带。主人说新的贞操带已经下单了,还在运输的过程中,不信我今天还想自慰。我看小A穿的很正常,看不出来是个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主人说晚饭让我用电脑订外卖,自动支付,下楼取的话,穿玄关里的睡衣和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