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也說一下灌腸和肛交, 我的感覺 by whyjessie

不得不承认一开始我对肛交是很好奇的,但又很担心,但心受到伤害,怕对身体有永久的影响。可是作为M,在调教的时候被使用肛门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的Z(他让我在调教之外就称彼此呼名字,就用Z代替吧)曾经说:“阴道通向女人的心,而肛门,是条捷径”。

我觉得呢,至少对我来说,被Z用手指插入后面已经非常、非常羞辱了,毕竟这是多么隐蔽私密的处所,对许多女人来说男朋友和老公也没有碰过那里吧。更别提其他的花样玩法,偶尔想到都感到脸红发烧。

第一次肛门调教的时候是在Z家里,一进客厅就被命令跪下,慢慢褪下套裙和胸衣,检查我的R夹夹得紧不紧。一个星期以前Z就告诉我下次调教之前要自己夹上,他总是在调教结束的时候吩咐我下次要先做什么准备,如果忘记了,惩罚是很严厉的,他惩罚起来绝对是毫不留情,我忘记过一次,再也不敢了。接下来是和往常一样的调教程序,直到我的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Z才吩咐我站起来,把我的搭在腰间的套裙、丝袜完全拉到脚下。Z抹了一下我大腿内侧流下来的液体,很满意地说乖小淫妇这才刚开始呢,我竟对他微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绯红了。Z接着命令我去卫生间。

Z的卫生间在楼上主卧里,看他调着坐浴盆的水温,我就有预感,终于,他要调教我的肛门了,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让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Z看我盯着他,用很严肃的口气说,我说过的,会调教你的全部,而你也同意了,如果你连这个都接受不了,我们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说不出话,眼睛盯着地上看。Z停了几秒钟,就命令我跪在浴椅前面,再向前弯腰把腹部贴在椅面上,然后命令我自己用手把屁眼扒开。听到“屁眼”两个字我就有点不由自主了,我受不了Z用粗俗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身体,每当他说“屁眼”、“B”,“NT”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一颤,好像被打了一鞭。我的手已经被铐住了,反剪着,不过还是能够把屁屁向两边分开的,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羞辱的姿势,还被Z在后面看着,难堪的要命。

我等着灌肠器的插入,可等到的却是Z的手指,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Y蒂,然后插入阴道里缓缓地按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确实很舒服,刚才已经停止的液体忽地一下又出来了。我在享受的时候Z却拔出了手指,顶在我的肛门上,慢慢向里插入,我试着放松,但刺激太强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里也没法放松,我忍不住小声叫了出来。终于,手指大概进入一点了,Z在那里挤了些润滑剂,凉凉的,然后对我说,你试着把我的手指顶出来吧。我试了以后才知道,根本没法把他的手指顶出来,在我用力的时候反而帮助Z更深入进来。

Z终于完全插入了一根手指,问我以前试过这样子吗,我摇摇头哼着说没有,很不舒服。他轻笑了下说,别急着慢慢就好了。Z让我把分开屁屁的手移到背上,然后命令我开始做凯格尔运动,用力收缩肛门。我试着用力,但肛门里夹着手指的感觉很怪。“啪”的一下,竹片就打在我的屁屁上,非常疼!Z训斥我说“再用力!” 我只能用尽全力收缩,Z说这样还差不多。可是,这样用力收缩肛门坚持不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啪”的又一下!

就这样不知被打了多少板,屁屁上火辣辣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告诉Z真的没力气了,做不动。Z让我休息一会儿,用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被夹过的乳头特别敏感,Z的技巧又特别熟悉,等他告诉我继续凯格尔运动时,两个乳头已经被弄得硬挺挺的,下面又泛滥了。Z开始用手指慢慢转动,命令我用力收缩,一停就抽打屁屁,直到我第二次实在做不动为止。后来Z才告诉我,这是他喜欢用的松弛肛门的方法,让女人用力收缩,把肛门力量消耗尽,自然就放松了。不能不说他真的很有技巧,这样做完几次之后,他的第二根手指就插了进来。然后还是相同的调教过程,收缩肛门,打屁屁,休息的时候让我保持性兴奋。

Z没有再插入第三根手指,因为,两根实在是我的极限了,我觉得很胀,很热,从未有过的感觉。既羞耻又不敢乱动,一动就酸胀。终于Z开始往外抽,我不得不哼出声来,求他慢一点,因为这种滑动刺激太强烈,我觉得肛门和屁屁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Z故意说那就不拔出来了吧,我赶紧求他拔出来,Z反问我,从哪里拔出来啊?我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支吾了半天,说“从我的屁..眼”。Z说可以啊,但等会我要操你的屁眼哦,你说可以吗?我的心跳的厉害,用最小的声音说“可以”,Z严厉的说“可以做什么,说完整”。我觉得一阵眩晕,说话的声音都变成了哭腔“可以的,可以操我的屁眼”…

两根折磨我的手指终于离开了肛门,突然而来的轻松反倒让我觉得有些怪异,我试着收缩了几下肛门,舒服多了。Z突然跨坐在我的背上,把手指放在我的面前,命令我闻一下自己的味道,我用力躲闪摇头,Z厉声我说再躲就擦在我脸上。我这才想到,原来Z还没有给我灌肠啊!他是故意这样羞辱我的。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想到昨天同事羡慕我的套裙很漂亮,很配我的皮肤。是的,可谁能想到精心搭配的衣裙被丢在楼下客厅的底板上,而所有人眼中的典雅女性正在被这样羞耻的铐着双手调教肛门呢!

Z仔细洗干净手指,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脏啊,一定要洗干净才行。让我身体再向前倾,抬高屁股,重新用手分开屁屁。很快,灌肠器的头部就顶在了我的肛门上,这次,因为有了前面的过程,灌肠器的喷头比手指更细更光滑,非常顺利的就插进去了。

热热的液体流入,感觉很奇特,但也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痛苦。开始,甚至感觉挺有意思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灌进的水越来越多,会觉得有些涨,然后很痛。然后奇怪的情况发生了,痛了几秒钟以后,突然觉得肛门深处好像有一道阀门打开了,然后大量的水涌入了更深的地方,肚子就不痛了。不过好景不长,很快,肚子又开始痛,然后随着水进入更深的地方,疼痛又舒缓了……这样的感觉经历了大概三、四次吧,每次肚子痛持续的时间都更长一些。后来的一次肚子实在很痛持续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消失,我忍不住求Z停下来,说可以了,我忍不住了。Z似乎也满意了我的忍耐,说不错,再坚持一下就够2000毫升了,你对灌肠还是挺有感觉的嘛。我很无语,只能忍受着等Z完成他的2000毫升目标。

第一次灌肠结束,Z也没有像网上传说的那样让我忍着,我急切的跑去把肚子里的水拍出来,我并没有用任何力气,水流排出的速度却很大,弄得声音很响。我甚至很不好意思的想控制一下,排出的时候慢一点。Z倒没有取笑我,只是让我在坐浴盆上冲洗干净,尽快再次翘起屁屁等着。接下来一共灌了6次吧,本来没准备灌肠那么多次的,但后面的每次灌完,Z都让我忍耐五分钟,就是跪在地上为他口交五分钟。Z也没有像后来那样使用肛栓,却警告我如果漏出来就得多灌肠一次。我漏了两次,就被罚多灌了两次。其实后来排出来的完全是清水了。

最后一次清洗完毕,他解开了我的双手,吻着我的脸,告诉我做得很棒。然后给我戴上项圈,牵着我爬出卫生间,然后上到床上。给我用上了张腿束缚带,我的腿就只能M形大开着,可以扭动但绝对无法和上。Z说他不喜欢把女人捆得太紧,挣扎却无力逃脱的时候才是女人最吸引人的时候。然后让我趴在床上,再把双手反剪着用上手铐,我只能用膝盖和侧脸支撑身体的重量,心里想着,Z终于要插我的肛门了,终于要来了。期待和担心似乎完全混合在了一起。

终于,进来了,却是个冰冷的东西,我努力回头看,Z正用一个粗大的注射器筒对着我的肛门。天那,Z还要灌肠吗???正想着液体已经溜进来了,这次完全不是热的,冰凉冰凉,让我一下子觉得肛门开始发抖。我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Z头也没抬,说别怕,只是一筒酸奶,既可以润滑,又对灌洗后的肠道有好处。Z说的轻描淡写的,我确有一点感动,也就耐心承受着。Z扔开注射器,上床抚摸着我的脊背,拍着我的屁屁说,我喜欢你这样白皙的女人。我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Z的JJ就刺入了我的阴道。被调教,刺激了这么长时间,阴道口都湿润极了,Z非常有力的抽着,真的很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可Z很快就拔了出来,顶在我的肛门上,我知道Z一定会对我肛交的,就开始配合他开始放松。

后来Z说我的括约肌弹性很好,经过前面的扩张练习和灌肠,还有Z的JJ上我的液体和肛门里的酸奶,Z几乎很顺利的进入了我的第二个处女地,没有疼痛,只有酸胀,Z的JJ本来就很大,进去以后里面真的很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Z开始□,很慢的时候我就觉得肛门很热很热,哼着说我受不了了。Z用一只手伸到前面捏弄乳头,捏的我敏感的不行,可下面却没有停,Z在我耳边说“我喜欢插你的屁眼,以后天天插好吗,再玩你的尿道行吗…” 我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肛门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Z也没有强求。我只觉得肛门好热好热,感觉不难受,但很羞耻很羞耻,下面的水又流了好多。

Z拔了出来,送到我的面前让我含着,我努力地吮着Z,上面有酸奶的味道,香的。Z又从后面刺入了我的阴道,快速□着,直到我尖叫着抽搐,高潮到来,束缚带完全被我绷的紧紧的。然后又让我口交,接着再从肛门刺入,一下一下有力的抽着。后来他说我的声音太大了,弄得我很难为情。Z终于快到了,拔出来插入我的阴道用力抵着射了进去。后来我知道Z喜欢肛交,但最后总喜欢射在阴道里,按他的话来说,“精液就是为子宫存在的”。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腿还在微微颤抖,精液从阴道里流出来,肛门里也流出许多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像这样彻底的灌肠,清水进入体内太深,是无法一次排干净的,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有些便意,大概要五、六次,经过3-5个小时以后才能排空。甚至有好几次下午调教以后,夜里醒来感觉有便意,上厕所还会排出许多水来。

Z跟我说灌肠是一种好习惯,宋美龄从来不大便,而是每天晚上睡觉前灌肠,所以到老了还能保持美貌。我说你不会也想让我这样吧?Z笑着反问我,你想像宋美龄那样有魅力吗?我说我比不上,可人家灌完肠就睡觉了,没有被绑着肛交吧。我们一起笑了好半天。

在那以后,灌肠和肛交就成了几乎每次调教必做的项目,Z的花样也多了许多。实话实说,每次肛交之后我都感觉有些异样,不难受,就是有些不一样,毕竟平时不可能碰到的地方,每次要两三天才能恢复。Z知道我迷恋那种被迫暴露和□的情景,他总能用道具和语言让我达到羞辱的高潮。那一天回到家,Z已经在网上留了言“你还好吧,下星期来吗?”,我回了一句话“我是你的女人”。

from:
whyjessie 黎家大院

premier lavement enregistrées / first recorded enema / 最早的灌腸記載

instrument2
.

The first record mentioning a colon therapy is an Egyptian medical document discovered by Ebers, dated as early as 1500 B.C. and nowadays one of the great treasures of the Leipzig Library. This papyrus in a state of wonderful preservation is 20.23 meters long and 30 centimeters high and shows that the Egyptians employed emetics, purgatives, enemas, diuretics, diaphoretics and even bleeding to treat diverse diseases.

from:

History of Enem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