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30.又哭了一次,又一次G点高潮

我全裸地坐在后座上,用纸巾处理完刚刚喷到座位上的水,双手抱在胸前,神情有些漠然。自从当了主人的奴之后,第一次有这种强烈的下贱的感觉,心理有些要崩溃了,第一次不想再做奴了,就想回去和J好好谈恋爱。主人开着车,没发现我情绪上的变化,还在笑着问我刚刚的高潮感觉爽不爽。我就嗯了一下。主人和N姐的情商都很高,主人因为开车分心,并没太注意到。N姐也没经主人同意,对Z说,让他抱抱我,让他好好抚慰我一下。Z坐过来,又把我抱起来骑坐在他的腿上,这次是面对面地抱,他用手抚摸我的后背说,没关系没关系,非常温柔。我没控制住,抱着他哭了出来。自己真的是不争气,一天连着哭了两次。主人这才意识到我情绪的变化。Z就一直抱着我,等着我哭完,也没再说太多的话,整个车里陷入了安静,只有我的哭声。等我哭完了,我和Z说,谢谢,我没事了,把我放下来吧。Z又把我放在旁边的座位上,一阵安静过后,主人说,马上就到了,让我把衣服穿上。在车上经历了一次G点高潮和一次心里崩溃之后,我对Z的感情加深了很多,如果是现在再让我为他口交,我一定是心甘情愿的,不会再只攻击他的敏感点,会让他享受一次,也不会再哭,不会他就要射精的时候松口了。可能Z对我的感觉没什么变化,他在我心里却亲近了很多。

我们直接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主人轻松地说,这家店的早茶很有名,我们可以吃一上午。我知道,如果我不打起精神,我们四个人都会有些压抑。我开心地说,之前在北方就总想吃这边的早茶,来了之后因为懒也一直没吃过,今天终于有机会吃了呢。Z接话说,这个城市才是地方菜的发源地。我们直接进了店里,服务员拉着我们坐在了一个四人桌,跟我们说,要点什么,就和旁边推车的人说。主人N姐坐一边,我和主人对面坐。我之前在自己城市吃的早茶都是点单,然后上菜的模式,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推车,从推车上拿吃的早茶。主人和N姐很大方,直接就拿了好几种。饿了一早上,大家大快朵颐。我吃了些东西,血糖逐渐正常,心情也变好了好多,想想早上哭的那一鼻子,好像有点矫情。饭桌上,大家就随便聊着各种新鲜事,没有和调教有关的内容。大家差不多茶足饭饱,主人问Z,他被送去调教都有些什么项目,主人只是大概知道男奴的调教,很多具体的情形没太关注过。Z说,当时他被调教的时候,一个关键就是不能射精,因为男人射精之后会有不应期,精力也会变得很差,还有就是学如何侍奉男主和女主,有的奴送来只学侍奉男主或者只学伺候女主,Z是两个都学了。主人问Z,要是让我去接受调教怎么样?Z说,我有些太敏感了,怕心理承受不了。我觉得主人肯定也不是真的在征求Z的意见,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主人说,他自己是个纯直男,他完全不能接受男奴给他口交或者想象自己侍奉别的男人。Z说,那没办法啊,N姐把他送过去就是要求两种都学,他之前也接受不了,可在那边,奴没有说不的权利,总有办法让奴听话。我在旁边听着就想,要是能让J也学学,那岂不是我以后能很性福,哪怕仅仅是学会Z的指法也好呢。主人这时对我说,体会了Z的指法,是不是也能大概知道小B其实会很多了?我说,那我也要去接受调教,伺候好主人。主人说,看时间安排吧,看看我暑假是不是有空再考虑。

主人说,让Z在餐厅里再让我到一次G点高潮。我求主人放过我,那么强烈的高潮,我会失态的。主人说,就是为了看我在餐厅失态才这样的。主人说,可以给我另一个选项,未来一个月不许高潮,或者现在在餐厅高潮。我说,那我还是选后者吧,自从我学会自慰以来,还没超过两周没高潮的时候呢,我觉得我肯定忍不了一个月,而且其实我也有点期待这种有些露出,有些羞辱性质的调教,所以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很诚实。N姐让Z去卫生间洗手,回来直接开始。这个等待的时间反倒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期待还是该害怕。主人说,让我准备准备,不要太干了,我隔着线衣拨弄了两下我的乳头,又伸手下去摩擦了两下暴露在外的阴唇,可还是不能进入状态。Z从卫生间回来,把椅子调整到离我很近,问我是不是准备好了,我点了点头。我能看出来,其实Z也有些紧张,他也不敢很大大方方地把手伸过来。我屁股只坐了半张椅子,把下体让到椅子外面腿稍稍分开了一些,足够让Z的手伸进来。主人拿出手机来摄像,Z的手伸过来,试探了一下,我的下面还不是很湿,Z就在外面抚摸了我的阴唇,他说,让我放松,想象一些能性唤起的情景。我闭上眼,什么场景都没想象,只是让自己努力体会Z的刺激。Z可能觉得我已经足够湿了,他说他要进去了。然后他的中指和无名指都伸进了我的阴道,之前在车上的那次只有中指,这次两个手指一起进去,除了变粗了以外,抠动G点的力度也强了很多。他也不再是车上那种温柔的缓慢的按揉,反而有点像要从阴道里掏出点东西出来,我说我有点受不了,让他轻一点,他把手速变慢了,力度却没有减轻,他的大拇指同时也在按揉我的阴蒂。我逐渐进入状态,主人让我睁眼看镜头。我睁开眼睛之后,感觉就会分心,感觉下面的刺激就会变弱,但是即便如此,快感也是在积累的,能感受到尿意在逐渐增强。这时有个服务员推着一辆装着茶点的车,从我后面走到我们这张桌子,我和Z都有点被吓到。我的阴道猛地一收缩,Z的手一下从我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就在这一下的时候,我高潮了,伴随着大量液体。我咬着下嘴唇,以免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刚刚有人经过实在是有些突然,还是发出来嗯的一声。Z马上又把手伸进去,又是一阵抠弄,又猛地把手抽出来,又是一股液体。我双臂撑着桌子,低着头,闭眼享受着高潮。Z又如是几次,直到不再有液体喷出来才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