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上海学生妹 section 3.

清晨醒来看到小奴儿正在怔怔的看着我,反倒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看什么”“没看什么”。小奴儿的眼睛红了,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赶忙帮她擦去,但她的泪却越流越多,只是看着我,任由眼泪不停的流,也任由我给她擦。“你怎么了?”“我不想你走。”,我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我离开上海的日子,飞机是下午的 5点了,离现在已经不足10小时了。我的心里也是一紧,时间总是这样稍纵既逝,快乐的时光过的尤其迅速尤其不知不觉。

抱着她软软的身体突然又感觉一阵的失落,为什么就想这么抱着她渡过剩下的十小时,而不想把她捆起来,把她骑跨下呢!而她也是,紧紧的搂着我,紧紧的贴着我,就象怕我突然飞走一样。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她,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仔细的思考,决定利用这最后的八小时来挽回失败的局面,让她重新回到我脚下,重新成为我可爱的小奴儿。

小奴儿很懒散的爬在床上,小屁股翘翘的,有一些微肿,那还是前天留下的呢。我用手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她翻身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本能的想去吻她的小嘴,但马上又意识到不能这样。但这样一个小的动作已足以让小奴儿有所意识了。小奴儿又是怔怔的看着我,“你不喜欢我了吗?”

“谁说,主人最喜欢小奴儿了!”我特别把“主人”二字强调了一下,小奴儿也意识到了。“主人,不要离开我,抱着小奴儿好吗?”。这时我必需果断,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你这贱货还不起床,主人还要好好开发开发你呢!”,听我说“开发”小奴儿一惊,因为她知道我一说“开发”一般会都会很难受,这在我们以往的网调中已经有过很丰富的经验了。其实在这次来沪前我早就想好了两个开发项目,一是开发小奴儿的性敏感度,二是开发开发小奴儿的后庭。前者在第一天的调教中就已经实现了,而后者虽然我并不喜欢,但做为SM必修课,我还是打算让小奴儿修一下的。

来沪前也与小奴儿讨论过关于开发后庭的话题,小奴儿对于GJ一直抱有一定的恐惧。虽然在网调中我们也尝试过灌肠、扩肛,但她能接受的程度都很有限。而今天我一提“开发”小奴儿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她猜对了,我的确是要开发她的后庭了。

在网调时灌肠、扩肛都是小奴儿自己完成了,难免有些质量问题,而今天我要亲自为小奴儿灌肠、扩肛这多少有些让我兴奋。我让小奴儿先跪在我的脚下,我摸了摸小奴儿的头。“小母狗,今天主人亲自给你灌肠、扩肛,你要努力,否则主人不喜欢你了”,“  是的,主人”小奴儿到现在都表现得很好。于是我拿起绳子开始给小奴儿穿绳衣。

先把小奴儿的双手在身前并拢,紧紧的绑在一起,然后在身上有龟甲缚将双奶突出,用绳扣压在G点,然后固定。最后将狗项圈给小奴儿系好。一切搞好后顺手在小奴儿的阴部摸了一把,那里已经完全湿淋淋的了。看来这两日的开发已经把小奴儿开发成了一个小性奴了。

拉着链子把小奴儿拽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奴儿的表情更加的浪了。拉着她回到床前,让她上身爬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床头柜中有小奴儿自己带来的灌肠器和扩肛器,我把他们全部拿了出来一字形摆在小奴儿脸前的床上。小奴儿眼睛里可以看到兴趣、恐惧,很复杂我想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了。

先把一个小点的电动JJ开开,插入在小奴儿的嘴里。“含住,不准掉出来,否则有你好看!”,“呜呜”小奴儿只能呜呜的点头答应了。然后是跳蛋,只开了一档就放在了阴部用绳子压好,这东西不能开太大,否则会影响灌肠给小奴儿带来的感觉。

今天的灌肠液是小奴儿没有想到的,是酒,是昨天上海公司的礼物,一大礼盒小老酒,有XO、人头马、各种名牌洋酒都有,但都是一小瓶儿。我不太喝洋,但知道洋酒别看度数比不了我常喝的老白干,但后劲还是很大,所以没有敢用纯酒做灌肠液,而是采用了酒+温水1:10配比。

灌肠器自带有肛门塞,所以插入前我先用手指给小奴儿的小菊花里摸了一些润滑油,然后才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插了进去,小奴儿的身体紧张的全都绷紧了,我一边轻轻的按摩菊花周围,一边轻轻的插入生怕弄伤了小奴儿。然后是一点点的将配好的灌肠液压入小奴儿的身体,看着小奴儿的肚子一点点的变大。小奴儿一开始只能含着假JJ“呜呜”表示,最后她不仅“呜呜”而且还使劝的摇头,而我也估计快到小奴儿的极限了才停下手。将灌肠管从肛门塞上拔下来。

先把小奴儿嘴里的假JJ改插入在她已经完全湿润的BB里,然后把一个中号口塞压里小奴儿已经撑到极限的小最里,最后牵着链子不停的在房间里转,小奴儿逐渐忍受不了来自肛门的压力,开始从摇头"呜呜"发展到瘫软在地拖也拖不动了.于是我将已经满脸眼泪、口水、鼻涕的小奴儿轻轻抱起,就象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到马桶前,慢慢的将小肛门栓拔出,一股浊流奔涌而出,太臭了,连小奴儿自己也被臭得眉头紧皱。这是小奴儿的第一次灌肠,然后就是第二次,第二次我没有再忍心灌太多,小奴儿也因上多坚持了一会儿,但便出的物质还是不干净,所以双进行了第三,第四次。第四次便出的就已经完全是清水了。在我告诉小奴儿我今天特别想吃一顿红酒猪后,我给小奴儿进行了第五次灌肠,这时的小奴儿已经被我折磨的完全站不起来了,而这次我也特别把灌肠液中的酒水比例改为了1:5,当然这一切小奴儿都不知道,她也没必要知道,因为就算告诉她,她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当把一脸盆酒水混合物灌入之后,我解除了小奴儿的口塞,小奴儿适应了很足有五分钟才能说话。但随之而来的是小奴儿腹中的造反,当我解开小奴儿的束缚之后命令小奴儿自己去排放时,小奴儿就用她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走进卫生间。

小奴儿很快就处理好了个人卫生,而我也已经把自己脱的精光正躺在床上等她呢。在小奴儿爬上床后我们不扭在了一起,不过我还是在百忙之中有手铐把小奴儿的手脚拷在了一起,这样小奴儿又失去了自由,只能保持被老牛推车或是母狗的姿势被我揉搓,估计是灌肠中酒精的作用,小奴儿表现的比昨天还要抗奋,甚至有点象要 QJ主人的样了,不过我很快还是占据了主动,因为我把那个大号的黑JJ开到了最大插进了她的BB,而小奴儿就象突然停电又来电一样,先是一停然后一下爬在床中剩下淫叫和扭动了.由于手和脚是拷在一起的,所以小奴我的屁股只能高高的翘着,这正好方便我玩弄她的G点和菊花.

大概由于用了很多名酒的原故,小菊花还透着淡淡的酒香,我算是美美的品尝了一会酒香菊花,而小奴儿由地我的舌的作用不知狂泄了不知道多少次,当我把反过来时,小奴儿已经近乎晕厥.当我把假JJ换成我自己的下面时着实被小奴儿的下面烫了一下,缓了一下我才开始进攻,在我猛烈的攻击下小奴儿很快就高潮了,而且这次高潮来得还特别强烈,小奴儿不停的抽动,BB也不时的将我的JJ夹紧,一股股的热流冲击我的龟头,这样的高潮足足持续了有一分多钟,而我也无法忍受而愉快的赐予了小奴儿滚热的精液.当我爬在小奴儿身上颤抖着释放时,小奴我竟然真的晕了过去,说实话一开始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知道一些玩SM致死的例子,不过我很快发现小奴儿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触摸敏感部位时还会擅抖.

当我用简单的急救方法将小奴儿救醒时,一边检查了一下小奴我的身体,好象没什么特别的情况,而小奴儿的这时的高潮还没有完全退尽呢!于是我只好把小奴儿搂在怀里,小奴儿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还打着小呼.我也只好放弃享受小奴儿肛交的打算,很快离开的时间到了,看着怀里的小奴儿,不忍叫醒,也不想她醒后经历离别,所以悄悄的收拾好东西,在小奴儿脸上吻了一下,留下足够的房费离开了.

via: 黎家大院 by ha121

repost: 上海学生妹 section 1.

上海这是我经常出差的一个城市,对于这个城市我没有什么好的映象,发甜的食物,一点儿也听不懂的方言。但这次我来心情却格外高兴,我的小奴儿正在这里等我。我们是上半年才认识的,这也得感谢大院这个交流的平台。两个月来先是文字调教,然后语音,然后视频,现在终于轮到现实了。

我知道她在我之前有过一个主人,听她的口气还是个很不错的主人,至于他们为什么分开我就不知道了。在走下飞机的一瞬我竟有些紧张,不得不用手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同时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让她看出自己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做主人。其实我的紧张是不无道理的,她长得很漂亮,别看才21岁可SM经验已经5年了,几乎与我一样长。大脑中不停的回放着登机之前恶补的调教理论,暗暗的下定决心。

在出租车上给她发个短信,发短信这程方式比较好,完全可以用命令的口吻,而且可体现出主人的派头。“我已下飞机,半小时后穿指定装备在酒店门口等我!”,路上车不多,出租车跑得很顺,40分钟的样子就到达了酒店,让她半小时就到门口等我其实也是为了摆摆主人的架子。我没有让车子驶到酒店门口,而是停在了100远的一家超市门口。远远的可以看到她,穿着我上月专门寄给她的小裙子,说他是小裙子,因为她不仅短而且还很小。心中一阵窍,经过两个月的调教看来成绩还是不小的。

远远的看着她,感觉心里一下又缩紧了,仿佛自己是要见S的M一样。难怪有高人曾经说过很多人SM是双向的,也许我也有当M的潜质。先不管自己,先说说我的小奴儿,小小的裙子,小得甚至可以看到内裤,这也就是在上海,换到我自己的城市一定会招来很多不善的目光了。她还在东张西望的等着我,看上去比我还着急,这也让我的心里踏实了很多。

于是我悄悄的接近她,估计视频调教时不太清楚,所以她几次看到我都没有认出来,这让我得以很轻松的来到她三十米近处。三十米,这是说明书上写的,如果我的小奴儿听话的话,她的小*B里应该放着我上周刚买给她的遥控跳蛋。三十米是最远遥远距离!我躲到一边的公用电话后面用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我到了,现在就开始!”还是一句话,不容商量的口气和方式。当我看到她拿出手机看后东张西望找我时。我把遥控器开到了一档上,她下意识的把手伸向档部但马上又收了回去,更紧张的四处张望着,我随手把遥控器开到了二档上,然后尖出电放亭迎着她走了过去。

她现在就站在我面前,低着头,脸和脖子红得几乎与红色的小裙子一样了。蚊子哼哼一样的叫了一声:“主人”。说实话我当时都快酥了,我太喜欢“主人”这个称呼了,不过我立即严厉的说“怎么,没吃饭吗?”同时把遥控器开到了三档。我甚至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嗡嗡”声了,她身体也是一抖,然后几科站立不住的向我靠了过来,我一手扶住她,然后若所其事的将她一搂走近酒店。她的身体一直抖个不停,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

入住手续是事先由我们在上海合作公司替我办好的,我只需要在前台接走IC卡钥匙。这个酒店是我每次来沪都住的,主要是与我们在上海的合作公司很近,我这次还住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套间有一个雕花的门廊,当然我这次订这套间不为因为门廊好看,而是因为那门廊很结实,至少可以吊起一个100斤左右的人。

办完手续时我可怜的小奴儿几乎已经站不住了,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而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把开关又打回了一档。小奴儿感觉到后几乎是含着泪小声说了一句 “谢谢主人”。不过我想她很快就会后悔的,因为我们走进电梯的同时开关又开到了三档。她的身体一震差点儿就蹲了下去,由于电梯里有视像头,所以我一把搂住她让她紧紧的贴在了的胸前。

酒店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静的出奇,甚至让我怀疑每扇门后都有一双偷窥的眼睛,所以我快步搀扶我的奴儿走到房间门口,迅速开门把她推了进去。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太紧张,后悔得想给自己一耳光,错过了大好的调教时机。不过也许是动作很快很麻利,让奴儿感觉当时我十分粗暴。房间正如我以前见过的一样,套间与卧室的门框是很好看而且很结实的雕花样式,我特地上前检查了一下,确认吊个人是肯定没问题。

这时我的小奴儿已经完全瘫软在地毯上了,我用命令的口气说:“别忍着了,舒服就叫出来吧。”当时的奴儿立即就红到了脖子根,但还是忍不住的哼出声了。“大点声,我听不见,你这贱人。”在网调时我就注意到她不太会哼,声音小而且不够浪,所以我第一天的计划就是要让她开口浪哼,而且是大声哼,让她彻底忘记耻辱。

可她才哼了几声就已经连咳带喘的了,我知道这是跳蛋造成的,她已经忍不住要高潮了。我一下子把遥控器关到了零。当时她的表情可爱极了,想说要又不好意思说,如果我不是刻意让自己严格一些的话真想扑上去就干。她怯怯的看着我,而我的目光立即就让她把头深深低下,我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这时她才意识到我是要惩罚她了。我开始跟她清算:一、在门口叫主人的声音太小,十下;二、哼的声音太小十下;三、到现在还让你主人一身整齐的行头不为主人宽衣服务二十下;……具体的记不清了,总之当时就清算出整整100下,听到这个数小奴儿就一直在发抖,我感觉她有害怕,也有兴奋,毕竟这也是她第一次现实调教。

小奴儿实在是太可爱了,一边帮我脱鞋换衣,一边小声的说“奴儿再也不敢了!”,时不时还有意无意的触摸我已经擎天的JJ。我知道她想要,我也想干她,但是不能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大好的调教时机,今天必须一次把她的自尊杀光,让她彻底臣服。

当我已经换上一身轻松的休闲装后,开始把我带来,还有要求她带来的各种工具摆开:绳子,绳子是五颜六色的,有红的、蓝的、白的、黄的,我个人喜欢绿色的,因为绿色代表爱,但我更喜欢多种颜色搭配使用;口塞,两个,一个是球的,一个棍的;假JJ:有三个,都是上个月送给她并让她带过来的,我最喜欢其中黑色的那个,较别的略长略粗;鞭子;板子;乳夹;丝袜;肛门栓;灌肠器;……,很装观的一字摆开,这也是我喜欢的方式,我喜欢把所有东西全摆出来,这样用的时候也方便,而且可以给奴儿造成一定的心理影响,好的奴儿就象她一样,在摆出来时就已经开始兴奋了。

我坐在沙发上,她老老实实的跪在面前低着头,我用脚把她的头抬起来,真是太漂亮了,比视频里看到的还要漂亮十倍,皮肤很白,毛发很黑,脸红红得象熟透的鲜桃,要是主奴身份,还有今天的调教目标我真想扑上去把她活吞了。根据我的指令她开始脱衣服,看奴儿脱衣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在视频时她已经脱过很多次,但今天还是有些停滞,光看奴儿脱衣的忸怩我就已经要热血喷涌了。

“那么现在先让你享受一会,主人得先休息一下,去拿那个粉色的JJ过来自已先干自己,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性欲很强。”

奴儿很乖的拿起那个粉红色的JJ,把它慢慢的插进去,而我只是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她在慢慢的抽插,我命令她两腿尽量分开,让我看清楚。做得很好都照办了,但是她就是不能放开的叫床。我只好一边看着一边盘算着想办法。叫床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些人好象天生就会,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就是,而她却好象很难开口似的。我想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她一定是从没有真正的爽过,从没有爽到忘情忘我。而我今天的第一个目标也就有了,那就是让她彻底爽,彻底忘情。

有了针对的目标也就有了解决的办法,首先我进一步的要求她在我面前做更加放肆的手Y动作,一边开始玩耍一旁的工具,看到小奴儿已经有些虚弱时我就亲自上手帮她,一边快速的抽插假JJ,一边施力的揉撮阴蒂,她很快就娇喘着抖作一团,甚至想用手按住假JJ,我知道她想要,想要的发疯,这时还不能给她,要继续把她憋着,憋到一次性爆发出来。于是我停了下来,关了开关。

“你想要?就你今天的表现还想要?”

“求求你,主人,给我把,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这贱货,主人大老远跑来难道就是为了看你爽?”

“求人,求求你给我吧!”

我把拉链打开,掏出早就爆出青筋的下面,小奴儿很识像的上前来含住,她的口技一般,虽然每次视频时我都让她KJ假JJ,而且还让她学生KJ技巧写过心得。不过她很卖力,我想我要让她失望了,因为我根本没有打算干她,我只是想好好享受一下她的KJ服务,同时保持她的兴奋度就行了。

我命令她一边口交一边继续SY,这时我注意到她几次情不自尽的哼出了声,要不是含着我那话的话也许可以哼得更好一些。我拿起一条狗链给她栓好,然后站起来拉着她在屋里转了一圈,感觉不是很好,于是我就把皮鞭把套了个TT慢慢的插入她的后庭。再拉她在屋里转时感觉就好多了,还特别把她拉到镜子前让她自己也看了看。(因为我们事先有约定,否则我真想给她照下来)当然我一直没有停止对她的口头上的侮辱,“母狗,贱货”之类的称呼着她。为了让她能一直保持兴奋我又把一个略大的假JJ插进了她的YD,但开关只开在了一档上。在我的命令下,跪在我面前的小奴儿一边为我KJ,一边SY,同时还要摇摆屁股取悦我。而我在则很爽的满满的射了她一嘴。她把几乎所有精液都吃了,然后还为我清理了JJ。我才满意的表扬了她一句,我甚至看到她眼圈一红。看来她心中还有一些自尊需要我来亲自清除,我心理想。但手上已经开如准备下一步的行动了。

via: 黎家大院 by ha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