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12.

(九)还活蹦乱跳的

我刚回到我的小窝。最近10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从地狱到天堂,写点流水帐吧。

上个月18号早上,每个月的那几天如期而至,肚子有些痛,问主人取下了贞操带。主人给了我3个月的钱,让我回学校把贷款还了。还让我回老家办护照。

特地叮嘱我先回老家办护照,因为怕时间来不及。主人帮我买了机票,还让阿姨给我准备了1套衣服,还有一个手袋,2件换洗的内衣。这两个月折腾的真是多啊。坐飞机倒汽车到家里的派出所办,人家说必须去城里才能办,又跑到城里去,办完加了200元加急也要几天才能取。我给主人打电话,主人说让我去问加多少钱能3天就取出来。家里人问我为啥这么急啊,我说我出差必须要用。

最后我爸找一个认识的人给了1500块,他答应5天之内快递到上海去。在家住了一晚。坐汽车倒火车到沈阳,做动车组到北京,动车真快,4个小时就到北京了。

回学校还了贷款,到学校还了贷款。我忽然发现我其实可以不再回去。

我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取护照,给我寄到北京来。和以前的同学吃饭,还见了以前的同事。她们都问我怎么了,怎么突然去了上海,我说找到一份好工作。以前一起的大姐看我的打扮,小声问我背的包是真的吗?我说我也不知道。

大姐说你不是傍了大款吧。我笑笑没回答。去我以前工作过的卖场转了转,才离开不过1个多月而已,恍若隔世。

主人在这期间打过2个电话给我,我都没接。在北京神游了几天,也不知道自己每天在想些什么。晚上一个人在床上自慰,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和主人在一起的场景。24号我拿到护照,想回去又不敢回去,怕主人不高兴。待到24号晚上,我给主人打了个电话,主人说你回来吧,还来得及。我不知道什么来的及,我也没有那种爱情来了排山倒海的感觉。心情很平静,只是觉得我应该回去。于是我坐很晚的一班航班回到了上海。主人到机场接我,一路无语,只是能感觉到主人很生气。不过主人始终没问,为什么没接他电话。

回到住的地方,主人拿走了我的护照,把我带到地下室,给我穿上贞操带,在贞操带上还加上了肛塞和假阳具。我没敢叫,我知道我做错了。主人给我戴了一幅蛮重的手铐和脚镣,把手铐和脚镣铐在一起,又给我加一个项圈,把我拴到小笼子里。小笼子很小,腿伸不开,只能两个膝盖叉开蜷在里面。主人打开震动就走了。主人不说话的时候有些可怕。震动刺激下高潮了好几次,然后就觉得浑身酸痛,下面也痛。而且我下飞机一直没去过洗手间,就尿在笼子里了。加上肛塞震动的便便也流出来,弄得笼子的下面都是粪便。恶心极了,味道难闻极了。

时间久了,震动弱了,我觉得有些恍惚,迷迷糊糊竟然这样也能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是被凉水管喷醒的,一股凉水就喷到我身上。我醒过来想躲,又躲不开。水很冷。是主人。被水喷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地下室会不会淹了 -.-我真是个奇怪的人。后来发现其实这间房间应该是有一个地漏,水很大也没见积水。主人冲了有2分钟过来帮我解开,拉我出来。我几乎不会动,全身僵在那里,躺在湿了的榻榻米上至少有半个小时才缓过来。拿钥匙开了贞操带,拔出来的时候很痛。肛门一张一合的总觉得少点什么,大约过了1个小时才恢复正常。

洗澡,跟阿姨一起打扫了房间,换了地下室的榻榻米,换上以前经常戴的贞操带,已经中午了。闻一闻身上还是有股便便的味道。上楼跟主人一起吃饭,主人问我知道为什么惩罚我不,我点点头。主人说再有一次你就不用回来了,明白?

我点点头。主人说:吃饭。我很饿,囫囵吞枣吃了1大盘意大利面,还吃了2块面包。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主人让我替他深喉或者把我的手吊起来肛交,射完就把我拷到小笼子里,只是不戴其他东西。早上又把我拉出来,拉到大笼子里,用项圈拷在里面,给个痰盂,吃饭也是阿姨送过来。晚上跟本睡不着,每天晚上特难受的时候我都想为什么要在这里活受罪。第二天早上睡在榻榻米的时候又想,这有什么啊。这几天我完全失去自由,我每天在担心我是不是会一直这样被关下去,是不是会死在这里。

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5.

神秘的朋友

偶尔还能在网上遇到第一个男S,经常跟他吐吐苦水。他也经常表示可以资助我一点,我每次都婉言谢绝了。两周前的一天他说要介绍一个” 海龟” 给我,我说什么是” 海龟” ?他说是他一个朋友,在荷兰读的master,也是喜欢SM的人。

我说我可没闲心陪” 海龟” ,我还要上班。他说是因为他朋友的女M家里出事情,回家去了,没再回来,想找一个新的女M。我问他,回家去了是什么意思?

他跟我解释,说他朋友没结婚,条件很好,在家里养家奴,而且有4年多的养家奴的经验,算这次离开的,在家里已经养过2个家奴了。而且这个做家奴的女孩在他家住了3年多了。我又问:在哪里养?怎么养?那女孩不用工作?家里人怎么办?

男S说是住他朋友家里,他朋友有独栋的别墅,有一个很宽敞的地下室,并且可以给女孩一定的经济补偿,这要你们去谈。我觉得蛮有意思,于是答应他去见他朋友。他说他朋友在上海,再跟我约时间。

一周前,第一个男S发短信给我,让我晚上7点去一家酒店见他朋友。我请了假,按他说的地址去见他朋友。他朋友住一个套房(允许我小小虚荣一下,奥运会期间套房很贵吧,我想能住这么贵的套房肯定不是骗子,何况我一个穷丫头,也没什么好骗的),男S并没有在。他请我进屋,自我介绍叫ABC(不好说真名,就叫ABC吧),我也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叫客房服务叫上来一些晚餐,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起边吃边聊。聊了我的家庭,读书的情况,过往的经历,平时喜欢做什么,有没有男朋友,对待SM的态度,体力如何等等,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晚上11点多。我本来以为今天他要调教我,可是没有,我们只是坐在那里聊到半夜。

我也问了很多他关于他以前的家奴的问题。他也一一的回答了。他的第二个女奴是他自己开发的,原来不知道什么是SM,是帮他做SPA的一个女孩,一点一点的教会的。在他家住了3年多,像家人一样,只是前一段妈妈中风,父亲一个人没法照顾,回家照顾妈妈去了,说妈妈病的很重,一时回不来了。我问起平时都做什么样的SM呢?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讲起来很多,过几天详细说。我们互相留了个电话号码,他说他帮我安排去做个体检,安排好了电话告诉我。

第二天接到ABC电话,说让我明天去XX体检中心做个体检。我去体检中心,有一个MM护士接待我,接下来我做了一下午的体检。平时在学校那种体检做了,还做了很详细的妇科检查,憋尿就憋了1个小时。还做了体能测试、肺活量、脑电图、心电图,还抽了我不少血。然后让我第二天来拿结果。我打电话给ABC,ABC说他帮我拿结果,晚上约我酒店见。

自虐

到了酒店,他把让我去洗澡。洗完澡我围着浴巾出来。他拿出一堆各种工具,说让我自己虐一下自己,他想看看我对SM是否真的感兴趣。他穿着衬衫坐在那里,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说没关系,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回避,过一会过来看一下就ok。我说不用,你就在这吧,你不就是想看我吗。

拿绳子很笨的捆我自己,中间还请他帮忙拉几下绳子。然后拿了一个跳蛋放到自己的小穴里,拿了一对类似吸盘的东西,吸到乳头上。打开小穴里的跳蛋,带着去洗手间。拿一个针筒状的灌肠器给自己灌了5管清水,大约500CC吧,用一个小号的震动肛门塞塞到里面。然后觉得跳蛋不太好,把跳蛋从小穴里面拿出来,放到嘴里,在嘴上绑了一个口塞。然后拿了一根很小的震动假阳具,塞到小穴里。给自己穿上了一个贞操带。装备完成以后,请他帮我把双手在背后绑上,打开三个震动开关。

接下来,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在床上感受着震动的我。大约过了10分钟,我高潮了一次,我觉得后庭的水快要喷出来,我请求他帮我解开。ABC没有帮我解开,而是把我的双脚用绳子简单的一绑,把手和脚在后面绑在一起,然后给我戴了一付眼罩。我疯了,我觉得我已经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我肛门里的液体随时会喷出来。我忍着,夹紧,越夹紧感受震动越离开。大约挣扎了5分钟,终于把大便喷到了床单上,喷出来的时候,我又高潮了一次。

ABC看完我喷粪,把我解下来。问我:这样感觉如何?我说,很兴奋,也感觉很危险。他说:是危险带给你的兴奋吧;如果我们是老朋友,你也许就不会担心什么。我去洗澡,洗澡出来看到客房服务员过来把床上喷粪的被子和床单收走,并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4.

更多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又和两个网上认识的男主去开过房间。第一个调教的工具很专业,捆绑的技巧也很棒,只是感觉冷冰冰的,仿佛我和他不需要交流,我只是一件玩具,会发声的玩具。而他完全沉浸在主人的愉悦中,翻来覆去的摆弄着我,享受着做主人的快乐,却没有关注过我的感受。用牌子打屁股的时候打的很重,用一个比我用过的要大一些的肛塞,塞进我身体的时候,我很痛。过程是还是蛮精彩的,只是觉得有些异样,所以没有再联系。

第二个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没什么经验,在我的询问之下知道是第一次出来开房间,网上跟我说的那些专业的都是假的。被骗的感觉很不好。他说他可以按照我说的做。那谁是主人呢?呵呵。于是我在尴尬中仓惶的逃出了酒店。

生存

转眼间毕业了,今年毕业的学生如潮水般涌进就业市场。我的学校比较差,专业也不好。有那么多毕业生都找不到工作。面试了一大堆各种公司,每次都是和几百名竞争者一同去面。4月初,找了份卖场促销的工作,每天站在那里站一整天,拿的薪水勉强够生存。不能住学校,今年奥运,外面的房子贵的要死。念了几年书,欠学校2万多的助学贷款没有还。父母的生活状态已经很差,他们还指望我毕业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我很没出息,生活所迫,饭都快吃不上了,那点” 爱好” 也就成了奢侈。

困难的时候也曾想过下海做” 兼职” ,想想从学生沦落为妓女真是一种悲哀,对于我而言是一种悲哀,对于父母而言更是悲哀,对于这堂堂的大学教育本身更是一种悲哀。偶尔还是会去网吧上网,在网上看些SM的文章,仿佛我还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3.

第一个S

失去男友的痛苦不仅仅源于失恋的痛苦,那是一种被社会摒弃的感觉。男友看我的眼神,仿佛我是这世界上另类的怪物。大学最后一年,没什么课,忙着找工作,写论文。偶尔在网吧上网,开始常和一些喜欢SM的人聊天。经常有加了QQ的男S提出要网调,要视频,我只能苦笑,在网吧网调吗?

有一次,有个聊的蛮好的男S提出要见面,去酒店开个房间真实调教。我答应了。到酒店的房间,开门的是个30多岁的男人,相貌一般,穿着睡衣,腆着啤酒肚。互相确认身份以后,他开始变得严厉,命令我脱掉衣服。虽然我自己曾经一个人虐待过自己,当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脱衣服还是第一次,于是我略有犹豫。

他说既然都出来玩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先去洗澡吧。我想想也是,于是洗完澡只穿一件内裤,双手抱着胸,走出了浴室。男S在我的脖子上捆了个项圈,命令我爬下,头要贴近地面,去舔他的脚趾。我觉得很羞辱,又觉得很兴奋,去舔脚趾的时候我心理喜欢这种半强迫的感觉。男S接下来把我捆在酒店的四角凳上,拔下我的内裤,塞到我嘴里,用绳子捆上2圈。用皮鞭打我的屁股和后背,我一直没有吭声,我下面已经湿了一片。男S说我应该放开些,没必要忍着,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尝试着大喊,发出的只是呜呜声。男S把我搬到床上,用绳子在身上绑了几圈,把乳房圈成一个圆。我脖子上的链子的那头套在床头上,用一个杠子把我的双脚拷在两边,然后把我的双手拷在杠子中间。我就只能面朝床垫,屁股撅起来这样待着。男S把一根电动带滚珠的假阳具插到我身体里,捆到绳子上,然后去旁边抽烟,看我撅着屁股在那里呜咽。两根烟的功夫,我高潮了2次。

男S在我后庭摸了不少润滑油,我知道他想肛交,我没有肛交的经验,很紧张。

可能我夹的太紧,男S尝试了几次,以为我是很不愿意,就插到前面来。男S狂插了10多分钟,射在我身体里,中间我高潮了1次。

射完他就去洗澡了,洗澡回来把我解开。躺在床上跟我说,他喜欢捆起女孩来做爱,其他的只是为我做的,而你是喜欢SM。我问你怎么知道呢?他说我插你的时候没有你一个人被捆着的时候嗨。之后又跟这个男主开过2次房间,就像他说的一样,他想要的是一种另类的做爱,而我想要的是一种SM的感觉。第三次结束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我的?我说帮我找份工作吧,他苦笑说,”给你些经济援助是可以的,帮SM关系的网友找工作,我想你也不会希望我在生活中认识你的朋友吧。”

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2.

大学时代

到北京,看到原来世界是这样的精彩。虽然大学生活也很清苦,学费还是靠助学贷款交上的。家里每个月给我300元的生活费,在学校偶尔能找到促销员或问卷调查员这样的兼职,每个月生活还过得去。大二那年认识了一个同学校的男孩,家里在立水桥给他买了房子。一天晚上跟他看夜场电影,去酒吧泡吧,然后跟他回他家。迷迷糊糊的把贞操给了他,为此他一直很内疚。他是个细心的男人,每天早上来接我上课,经常会打电话来问寒问暖。每次去他家做的时候,他总是要温柔的来上10分钟前戏,然后问我喜欢什么姿势。进来的时候会慢慢的,一点一点,会问我会不会痛。其实我是希望他能够激烈一些,粗暴一些。

宿舍的同学都买了电脑,我偶尔也一起看看电影,也注册了QQ和email,偶尔也上网吧。一次晚上陪男朋友在网吧包宿砍传奇世界时,看到一个邻桌的人在看一个卖成人用品的网站,我偷偷的抄下地址,在我电脑上也开了一个小窗口来看。花花绿绿的成人用品进入我的眼帘,看到各种手铐,绳衣,跳蛋,肛塞,不知不觉的已经把网吧的座椅弄湿了。那天我知道了什么是SM,知道我小时候的” 爱好” 是喜欢被虐的一种。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晚上一个人跑去网吧,找一个僻静的角落,包宿看各种SM网站。去年放假,找了一份啤酒的促销工作,赚了1500元,寄给家里500元。

在东直门外的一家成人用品店买了2个跳蛋、1个小号的肛塞、一个贞操带、一个简单的假阳具、一对乳夹,到土杂用品店买了一根绳子(成人用品店的太贵)。

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在宿舍里装上2个跳蛋、1个肛塞、一个贞操带,用绳子把自己捆上,到校园里散步。偶尔还会用可乐瓶罐上水,瓶口对着自己的后庭,给自己灌肠。把这些东西都偷偷的藏在宿舍床下的皮箱里。这些东西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弄得我有些衣服上也有些奇怪的香味。有同学闻到,还偷偷跟我说不要用便宜的香水。

有一次自己在衣服里面捆自己去上课,捆的有些紧,那堂课老师给划专业课的题,还要讲毕业论文的要求,就忍着没去洗手间解。下课的时候发现身上被勒出好几条印子。第二天周末,晚上跟男朋友的几个朋友一起去唱K,结束的时候宿舍已经关门了,只好跟男朋友回家。男朋友要亲热的时候看到绳子的勒痕,大怒不止,说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婊子,背着他去会别的男人。我解释我没干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不信,说日本AV他也看过,都是男人绑女人,谁会没事绑自己。

repost: 一个女M的自传 section 1.

小时候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不太大的镇子上,我出生的时候家里还在务农。爸爸帮搞运输的人开货车,一家人才转到乡里,搬进楼房。家里就我一个孩子,爸爸的管教很严格,成绩考不好就打,经常把屁股打的红肿,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还在痛,上初中以后才不打屁股,可能爸爸觉得女儿大了。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性,在电视里看到苏三起解,心里扑通扑通的,希望那个受刑的人是我。拿家里的塑料花假装夹子,幻想着就是夹自己的手。

上初一放暑假,我一个人在家里,用爸爸捆车用的麻绳,把自己捆起来,捆到暖气上。家里住顶楼,把绳子绕到暖气上面的横管上,捆住自己的脚,绳子另外一头吊个凳子,把自己双脚吊起来。还家里用冲小便的橡皮管,插到自己的后庭里面,往里面灌凉水。还用鱼肉火腿肠插过自己的后庭。(不是特别买的,小时候我比较喜欢吃鱼肉肠)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性,也不知道什么是SM,只是觉得自己喜欢这样。经常会觉得自己是奇怪的人,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这辈子就没脸见人了。

上了高中以后,老爸得了腰托,要经常推拿,不能干重体力活,每到阴天下雨就腰疼,运输的活也没法跑了。家里靠爸爸的低保和妈妈在一个民营企业打扫卫生维持。我考到县里的重点高中,集体宿舍10个人住一间。而且学业的压力很大,看着自己的父母很辛苦的供着自己读书,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渐渐的忘却自己的” 爱好”.高考成绩中等,勉强考到北京的一所三流大学,专业是调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