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火车上偶遇的女大学生,第二天就被我调教成了母狗

眼泪也无法温暖我的心

白樱暖寒玉,仲夏报春回。——题记

1.国庆节,虽然还是农历八月,但是却能够看飘零的树叶在风中飞舞。“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街上的来往行人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披上了象征秋天来临的外套。此番景象,让我觉得给本是沉寂的庚子年更添了一分萧瑟。

2.然而当我站在窗旁,看着窗外,才发现这样的想法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马路上的车好似川流,未曾停息,回想起年初与她各奔东西,心里不禁泛起一丝丝孤寂。看来这八天的假期,我也有必要出去走一走了。

3.假期的第五天,我坐上了前往J市的火车。

4.我们这儿离J市并不远,驾车仅仅一个小时,但是我却选择了火车。说起来也挺丢人,我从获得驾照到现在五年有余,但凡能够不用车的,就尽量不用。开车对我来说太耗费精力了。此外,在火车这样的封闭空间里,多多少少能碰到搭讪同坐的机会。

5.发车之际,我看着身边空出的座位,不免有些失落。就在我看着过道发呆的时候,一双白净而又细长的小腿由远而近。小腿之下,是一双开口已经堆叠在脚踝上的袜子,应该是穿的日子太长而失去了原有的弹力;脚踝之下,踩着一双鞋沿满是痕迹但是鞋面却十分干净的白色运动鞋。总的来说,这是一双穿着不太讲究,但是外型和肤色都十分完美的腿。我看着她走到我的边上,恍惚之中连忙站起,将她让了进去。啊,事情的发展总能如我所愿——当我看向她的脸的时候,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双清澈的,睫毛如扇面扑闪的眼睛(但是平心而论,她眼睛没我大)。

6.接着,我们就对视,一瞬间,她看向了窗外。可是,耳边的红晕是无法用转头掩盖的。我不假思索,问了她一句方言:“Noŋ kai ȵa ȵuŋ?”她不作声,于是再用普通话问了一遍:“你去哪儿?”她回答了我:

7.“J市。”

8.“巧了我也去那儿,你是去哪儿旅游还是上学?”

9.“上学。”

10.“别是J市XXXX学院吧?”

11.“是呀,你也是吗?”

12.“太巧了!我在那儿上过学,不过已经毕业四年了。”

13.话题由此打开。

14.我们聊了很多,我也得知了她的家乡,年龄等基本信息。她则首先询问了我关于专升本的信息。她告诉我她思考了很久,是否应该提升自己的学历。我以自身经历告诉她,在别的地方,可能大学生这个身份已经足够了。但是在沿海的经济发达省份,本科都一抓一大把。并且如果只是求个学位,我们省的专升本闭着眼都能上。她告诉我,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其实自己是不愿意专升本的,但是和她交流过这个问题的亲朋都认为应该提升自己的学历。还说这次又在火车上碰到这么个学长,也建议我专升本,那我应该重新做决定了。

15.火车上的时间很短暂,因为我订的酒店刚好就在学校不远处,我便提议同行,她欣然答应。下车时,在她的千般阻挠下,我强行一个人结了车费,她说那我晚上请你吃饭,我也同意了。在车上,我们又聊了其他事情,也知道她有个谈了快两年,大她两岁的男朋友合租,但是她还是常住学校。一说到这个问题,我就开始“卖惨”。女孩子都同情心泛滥,但是我发现她跟我之前交流过的女孩子不一样,她经常会在我刹那思考的时候打断我,虽然是为了安慰,但是总有一丝不快。不过也说明她比较直,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

16.到了傍晚,一同吃饭的消息如约而至。饭桌上,她告诉我坐车被人搭话真的是一种很奇特的经历,我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她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跟她搭话。我说:“我本质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如果我不做出改变,就不能顺着自己的心,去经历各种各样我没经历过的新奇事物,去接触更多的未知,洒脱地生活。而我搭话是因为你身上某种女性特质吸引了我。”说着,我便把目光有意无意地游移到了她的腿上。她顺着我的眼光,而后便有些手足无措,我便戏谑地看着她。

17.之后,她又问我有没有什么爱好,我老实说平时就看看风景写写东西。在J市上学的三年,我几乎没有去过本地的人文名胜,这次回来是来采风的。另外,我还热衷与SM。说到这里,我又注意到她的眼神跳动了一下,于是便顺着这个跟她往下聊。得知她和男朋友之间的欢愉对她而言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温暖。我笑了笑,沉默了一会儿,就这么看着她。接着,我说我接触这个是为了能够帮我弥补一部分的心灵空白,然后一脸认真地说起了SM的话题,她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又插上几句。

18.饭毕,我送她回了学校。

19.大约晚上十点左右,我趁热打铁,一边卖惨一边试探她对SM的兴趣。不知是同情还是因为好奇,她应允我第二天上午来找我。事情的发展终于一直如我所愿——我出门随身带着“修车”工具箱,这次出来还特意把脉冲棒拆了带上火车,所幸没被检查出来。

20.到了6号早上,我去学校带她吃了早饭,接着便回到酒店,开始了令我失去理智的一天。

21.关上房门,我拉着她的手,一把把她拽到了怀里。我静静地抱着她——自打年前和女友分手以后,我已经半年没有好好感受这样的柔软了。

22.我把舌头伸向了她的耳道,舔了她娇嫩的耳垂,她压抑着自己的喘声,呼吸也变得沉重了,我慢慢地给她戴上了眼罩,褪去了她的衣服。一具令我疯狂的胴体就这样袒露在我眼前——白皙、清瘦但又有些许块状的小腹肌;手臂和腿上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一对小巧的乳房印着两块不大的乳晕,但立着两颗不算长但直径稍大的粉嫩的乳头(这样的乳头是我喜欢的类型之一,直径大意味着乳孔大,能有更多的玩法;乳头不长说明开发得少);两腿间的草丛在这样的身体下却显得茂盛,草丛间的只有两片较为肥厚的肉,无法窥到小阴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大腿上有一些毛周角化的现象,粗糙的毛孔给她的整体减了分,可惜她完美到极致的小腿了。

23.我让她坐在凳子上,在钢管的辅助下尽可能地打开她的腿进行捆绑,然后把她的腰固定在了凳子上。但是我并没有绑住她的手(至于原因,往下看就知道了)。之后两手各执一羽,站在凳子后,对着她的嘴深深地吻了下去,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手上的羽毛不停地在她的身上划过。

24.放下羽毛,我把手放到了她的阴阜,轻轻地按压着。她情不自禁地用手环绕住我的脖子。过了一会儿,我别过脸,一手按压阴阜,一手在她的外阴摩擦,花开之处,早已是水流如注。我解开她的眼罩,一边用手在她的下体运作,一边用一种严肃的目光看着她的眼睛,她轻轻地喘着,但是眼神却从热烈渐渐地变得迷惑。过了一会儿,我一本正经地问她:“我们认识还没到24个小时,你对得起你的男朋友吗?”

25.听罢,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我感受到了她大腿肌肉往回收缩的力量,但是这只是徒劳,她又用手想把我的手拉开,我略带嘲讽地看了她一会儿,抓住她的手腕,往凳子后别住,又吻了下去。渐渐地,反抗的力量消失了。我腾出手,左手环在她胸口锁住,右手摸索着她的下体,她的喉咙里又挤出了娇喘。而我的手,在一阵摩挲之后,尽力张开手掌,抬起手臂,崩起整条手臂的肌肉,对着她的敞开的嫩鲍重重地打了下去,原来的娇喘刹那变成了嘶哑而又略微短促的“嗯”,我说这是你对不起你男朋友的惩罚;我又感觉到了她想要挣脱的力量,于是又是一下——这是你想逃脱的惩罚。我又吻了上去,手也跟着第三次拍她的阴部。我收回舌头,看着她,她睁开眼,眼神里带着害怕,但是又好像带着享受。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我的手也或轻或重地拍着她的阴部。随着一阵阵夹杂着水声的啪啪声,她眼神里的恐惧变成了迷离。

26.我收回了手,用手指揉搓着她的乳头,她喘着粗气,时而从嗓子眼里挤出几声娇喘。我又把眼罩给她戴了回去,从箱子里拿出了两双加工过的筷子,夹在她的乳头上,再用截短的细线,一端连着筷子中部,一端绑在她的食指上。我把皮筋一个一个地套在筷子两端,慢慢地把筷子夹紧,又把她乳头稍稍拉出,在偏下的位置夹了夹子,挂了小铅块。筷子中部被我镶了一根针,当针轻轻地刺到她的乳头时,她还问我是不是筷子的有毛刺,我揭下她的眼罩,她看了眼,微微伸出舌头触碰了嘴唇。

27.而后,我给她戴回眼罩,告诉她去一个地方。

28.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凳子连人弄进了卫生间(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酒店的卫生间设计真他娘的傻逼。卫生间的门口和房间地板居然是有高度差的。有高度差就算了,他妈的把卫生间设计成比房间高,第一次进去的时候出来差点摔倒,这次把人弄进去还得抬着,凳子都够呛了还带个人,差点又被绊倒。这设计是真他妈脑残),我打开水,想必她也听出来是卫生间,于是身体放松了下来。我拿着沐浴露,给她擦了能擦到的地方,再把散鞭冲了水,帮她“洗澡”(本来打算先洗小腹的,结果擦完沐浴露才发现被钢管给挡着鞭子抽不进去,无奈只能用手,真的能用鞭子洗的地方只有妹子的小香批了)。鞭子抽过去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用手遮挡,然而一往下伸手,就会扯动筷子,筷子上地针便会扎到乳头。但是她还是时不时地尝试用手挡。用鞭子抽掉沐浴露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抽到我手酸才差不多抽干净。当然,挨了那么多鞭子她的大阴唇也比原来肿了不少,上面还混着清水和淫水,看起来特别地诱人。

29.帮她洗完澡后,我把她从凳子上解下,放到了床上,固定成了一个“大”字,拿下筷子和夹子,仔细观察了她的乳头,乳孔已经比之前张开一些了,又给她的乳头贴上了揿针,在阴阜上绑了个震动棒,贴着阴蒂,垫了毛巾,上了炮机。炮机开始慢慢地抽插,她只是发出“嗯嗯”的呻吟。随着时间流逝,我也提升了炮机的频率,她终于放开了自己,叫声比原来畅快,但是我却觉得没有那么动听了。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她的腰开始挺起,可惜并没有夸张的潮吹,只能看到水像没关紧的龙头快速地滴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她的大腿肌肉开始抽搐了,于是慢慢地把炮机停了。然后把揿针剥下,用真空杯尽力吸起她的乳头(挺尽力的,我记得当时看到她左边乳头都有点分泌物出来了),隔着杯子能看到乳孔张得更开了。又让她攥着脉冲棒,再把棒子和手捆在一起(手指头能做出抓握的动作),电击一头固定在她阴蒂的位置,又给她塞了个口球(防止电脉冲刺激太过叫得太响弄得酒店去报警),再次把炮机启动了。这次才过了十几分钟(可能十分钟不到),她就挺起腰,手指自然而然不受控制地抓紧,打开了脉冲,那一瞬间她的腰便顶到了最高点,能清晰看到她腹肌的收缩。看到这番景象,我的阴茎也瞬间把裤裆顶到了最紧,感觉有那么点疼……赶尽调整了位置,一伸手进去发现自己的内裤也已经一塌糊涂了……想想人家对我那么坦诚,我也应该有点诚意,便把下装都脱了,用肉棒代替了口球,塞进了她的嘴里。但是仅仅就是塞着,我自己没动,也没有让她动。

30.大概电了十几次,我停了下来。她脱了力躺在床上,眼角还带着眼泪。我抽出了棒子,用深吻安慰着她。过了一会儿,我问她还能继续吗,她说很累很疼也很舒服。我想了想,告诉她接下来会更疼,我还是会把它塞进你的嘴里,如果承受不了就咬我,她点了点头。

31.我把真空杯和眼罩卸下,拿出长针给她示意扎进乳孔,问她行不行,她沉默了一会儿,说试试。但是当我刚刚感觉到针开始受到阻力时,她就叫了出来。我说算了吧,她没说话,我便换了针灸用的毛针,点进了她的乳孔,又顺势想在她的阴蒂上扎根针,没想到被拒绝了。之后拿出主机,夹在两根针上,接上了电流,启动了炮机,直接调到最快。我慢慢地加大了电流。短短十几分钟,我却已经分不清她是惨叫还是淫叫了,只看到她脸涨得通红,眼泪也时不时地顺着眼角流出来。但是她一直忍住没合嘴(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是心大,但是也怕自己看到她又痛苦又爽的样子失去理智无脑控制电流)。之后我收起了主机,拔掉针,给她用酒精消了毒,但是没解开那根脉冲棒,又吻了她几分钟,当时准备结束了。但是当我把头抬起来时,她一直看着我,我故意试探问她怎么了,她张开嘴,我会意塞了进去,做起活塞运动。让我意外的,她在没有高潮的情况下按了几次脉冲棒。最后我在她嘴里射了,她居然也吞下去了。但是她还是跟之前一样看着我。我露出为难的表情,又吻了上去

32.其实我很想跟她做爱,不解开那根脉冲棒就是我都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但是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原则死死限制我,就是开不了口,感觉没有她首肯我就不能做,别问我为什么,我也觉得有些时候自己奇怪的原则限制了我某些行为。

33.吻毕,她最后开口了,而且用了一种略带不快的语气说别亲了,我想你进来。于是我便用了推车的体位(正面会电到自己),结果我还是太年轻了——刚才一直憋着,情不自禁每次都是插到最深处,结果刚好袋子会晃到脉冲棒的头,被电了。那感觉毕生难忘,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于是我问能不能开肛(这里真的有点失去理智了)她拒绝了,说不想这样。最后让她翻身,我去拆棒子,她却告诉我不想。我就问你想不想要,她说都想要。我翻了个白眼,她告诉我再给我口,并且让我控制脉冲,我松开棒子,让她跪着给我口,我用脉冲棒对着她的下体,时不时放一次电。最后我说我要来的时候几乎是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按着开关。她的喘声也几乎从娇喘变成了嘶吼一般。但是最终我没有释放。因为我此时又想到了一个花样。我问她你还想做吗?她说想,我告诉她你要满足我另一个癖好(我同时也好虐腹,但是这个地方没有这种爱好的人是不会觉得敏感的,所以我不会轻易地提出,怕被骂成变态),她问我是什么,我让她站好,闭上眼,手背到身后,对准她的下腹部,不轻不重地打了一拳。她说只有疼,不舒服。但是能接受。于是我还是把她绑成大字,戴上眼罩,拿出蜡烛,抽出一段灯芯,放进她地肚脐,再把蜡烛点燃,开始滴蜡。一滴滴的白蜡如花瓣落在她白皙又已经透红的身上,最后我把蜡油滴进了她的肚脐,等蜡油冷却,固定住了灯芯,把阴茎插入她一直红肿发烫的阴部。我把打火机递给她,她娇喘着,眼角带着泪痕,点燃了那根肚脐上的灯芯……

34.疯狂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我很快乐,却依然感到孤独。当夕阳将沉落,她告诉我还要回合租的屋里吃饭。果然,事情的发展仍旧如我所想。我问她你下面都肿了你怎么解释,她告诉我关灯就行了。其实我本也没打算发展长期关系,所以虽然她还是第一次,但是玩得比较过火,因此也没有强留。临了,我说了一句,你的鼻子好有个性,有点像爱心。她笑了笑,没说话,离开了房间。我看着她的背影,发觉她走路的姿势有点违和了,不免有些担心。

好在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和我说被抓包之类的事,她的日子还是这么过着。

35.到了深夜,我打开微信,刷到她的朋友圈,看到她发了一条说“我的鼻子怎么像个爱心”还配了两张图比划,令我倍感意外——流水虽无情,落花且有意。没错,我开始期待下一次了,虽然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36.第二天,她给我发了这样一段话:“学长,巧合和新奇让我认识你,好奇心让我有了昨天的经历,希望你下次还能带来比这次还要新奇的巧合。”我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只是隐隐想到她那不讲究的鞋袜,以及对继续学习或者走上社会的纠结,给她转了666(不发520是因为我不想搞事),配了一句:“在没有我的日子里,祝你万事顺意。”

(全文完)

  最后多个嘴,肚脐玩灯芯千万不要随意尝试,她的肚脐边一圈都红了,差点被烧出水泡,男朋友还问她怎么弄的,还好这里不是所有人共有的敏感点。

from: https://telegra.ph/1268-10-13

les illustrations de Bernard Montorgueil / Bernard Montorgueil’s illustrations / Bernard Montorgueil的插画

Bernard Montorgueil’s work is splendid and refined expression of male masochism.
Fantastic female domination scenes, these illustrations are published in 1930’s,
as four series of drawings together with four texts. Originally hand-written.

.

a001
a002
a003
a004
a005
a006
a007
a008
a009
a010
a011
a012
a013
a014
a015
.

repost: Figging / 生薑遊戲

文/小梅

◎ 字詞解釋

「Figging」是一種利用生薑為工具的調教。把薑切成合適的大小,類似肛塞的形狀,放入肛門或陰道之中,會帶來刺激與灼熱的感覺。不僅只有肌膚上的刺激,切成肛塞的形狀也有異物侵犯下體的感覺,若加上拍打或撫摸挑逗,讓肌肉緊縮與生薑更加的密合,感覺也會變得更加激烈。
薑汁帶來的刺激在前5分鐘特別顯著,整體效果約可持續20~30分鐘(當然,若受不了可以趕快拔出來),比較常見的調教方式是搭配打屁股,對愛好者來說,翹著屁股一邊被 Figging一邊挨打,可以得到更興奮的高潮感受。

從歷史資料上來看,Figging源自於維多利亞時代,一開始是在馬匹拍賣會上,商人利用Figging的方式讓老馬看起來更有活力,因為薑會刺激馬兒抬頭挺胸並焦躁得動來動去,看起來像是年輕的馬,從而賣得好價錢。

同樣是在維多利亞時代,在那時的文學作品中可以發現,Figging延伸變成一種處罰,伴隨著杖責的一種加刑,甚至會用於對青少年的體罰。犯錯的人在挨打之前,肛門被塞進削好的生薑,以增加處罰的痛苦與羞辱。另外也可以防止挨打的人臀部肌肉過於僵硬,薑在肛門裡造成的疼痛與灼熱,會讓他盡量不要縮緊屁股肌肉、努力不要和薑有太緊密的接觸,放鬆大腿與臀部的肌肉好好接受鞭打的處罰。

這在 Lupus的影片 The Governess 就有類似的劇情(Figging片段截圖)。

◎ How to do
去市場挑選未處理過的生薑,挑嫩薑或粉薑,纖維較細也比老薑溫和,可以挑比較大隻完整一點的,方便裁切成想要的形狀。買回來後放在陰涼處保存,最好盡快使用,除非你想吃重口味一點。

把薑凹凸不平的地方切掉,最好是能保留一個大於10公分的長度,利用削皮器把剩餘的薑皮削掉,盡量切出圓滑的弧度,但不要把肉都切光弄得太細。

生薑都是纖維,切形狀時會需要點時間與耐心,不要太急,可以利用冷水沖洗掉那些碎渣渣。在處理的過程中,空氣中會散發出明顯的生薑香氣,如果讓 M在旁邊翹著屁股一邊看一邊等待,香味就像是在預告著等會要發生的事,另有一番情趣。

最後用小刀在底部約三分之一的地方刻一個環狀的凹槽,類似肛塞的底座,所以凹槽也要切得圓弧一點,不要有銳利的邊邊角角。凹槽不用切得太深,若那段切得太細,可能會被 M弄斷。

切好完成後,用冷水沖洗乾淨,再次確認一下尖端是圓滑的,因為把薑放入 M的肛門是不能使用潤滑劑的,潤滑劑會影響薑的效果。因此最好是能先幫 M做些擴張,利用冷水和手指的輔助幫助 M放鬆,慢慢把薑放進去。

讓你的 M好好夾住,或利用繩子等你喜歡的方式把薑固定。弄完之後請一定要去好好洗手,免得手不小心碰到眼睛會很難受。

接下來就可以坐下來,好好欣賞 M的扭動,或是像維多利亞時代一樣開始揍他屁股。

薑的好處是,盡管短期內的感覺是非常劇烈,但不會對人體造成長期傷害,不會有人工化學藥劑殘留,刺激感也在大約20分後就會舒緩許多。

(切生薑圖解可參考這兩個網頁,網頁一網頁二

◎ 參考資料來源
‧ http://spankingartwiki.animeotk.com/wiki/Figging
‧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gging
‧ 皮繩討論區,網友 novikov、k439pp提供的資訊

from:
bdsm.com.tw

les photographies de Laurent Benaïm / Laurent Benaïm’s photography / Laurent Benaïm 的摄影

I have always been fascinated by sexuality, the diversity of our practices, the never ending will of those who try to make their fantasies come true ; fascinated by this incredibly intense moment, orgasm, when all barriers, rules, everyday wisdom, seem to collapse to let intimacy be seen : the true nature of human beings unveiled.

I am interested in any of those moments of ecstasy, whatever their nature : thoroughly organized by the complexity of rules and codes, the decorum of fetish practices, or the happy chaos of spontaneous copulation, by pair of more. All those moments are moments of life, they are rich of a strong humanity, cheerful, funny sometimes, serious at other times – they are always loaded with a deep, powerful emotion.

Any art in there ? I make pictures and leave it with the audience whether they wish to see them as art or as pornography, or both. I do not care about categories.

My work has grown with time and reputation. Today my models are those who come to me, “real people from real life”, who wish to play with their sexuality on stage. I have no esthetical criteria, as I am not interested in stereotypes, but in the desire of the human beings I meet, beautiful by nature, whatever its shape.

– – – – – –

J’ai toujours été fasciné par le sexe, la diversité des pratiques, la volonté et la persévérance des êtres à réaliser leurs fantasmes ; par le moment incroyablement intense de l’orgasme où les barrières, la bienséance, son « juste milieu », le « sens de la mesure », tout cela vole en éclats pour faire apparaître l’intimité, la nature des hommes et des femmes qui se révèlent. Ces instants de jouissance m’intéressent dans toutes leurs formes : qu’ils soient beaux, qu’ils soient laids ; qu’ils soient régis par des codes stricts et le décorum lié aux pratiques du fétichisme le joyeux chaos d’une copulation spontanée, à deux ou à plusieurs. Ce sont des instants de vie, riches, humains, joyeux, et parfois drôles, des moments pleins d’une émotion bouillonnante et profonde.Y a-t-il de l’art dans tout ça ? Je réalise mes images en laissant le choix au public de décider lui-même : art ou pornographie ? Je ne me soucie pas de la catégorie. Mon travail a fait boule de neige, et mes modèles aujourd’hui sont ceux qui viennent à moi, des « vrais gens de la vraie vie » qui ont envie de mettre en scène leur sexualité. Je n’ai pas de critères de sélection esthétique puisque ce qui m’intéresse n’est pas la beauté et ses canons mais l’expression du désir des êtres humains que je rencontre, beau pour lui-même, quelle que soit sa forme.

*  *  *  *  *  *

img_0363_1_-_copie_1
img_0370_1_-_copie_1
img_0379_1_-_copie_1
img_0398_1_-_copie
img_0400_1_-_copie
img_0401_1_-_copie
img_0407_1_-_copie
img_0409_1_-_copie
img_0411_1_-_copie
img_0454_1_-_copie
img_0459_1_-_copie
img_1092_1_-_copie
img_2361_1
img_2366_1
img_2371_1
img_3934
img_3935
img_3937
img_3948
img_3956
img_3958
img_5613
img_5627
img_9752_-_copie
.

from:
Laurent Benaï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