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SM超友谊接触. section 8. epilogue

我除下了Suki的狗嘴口塞,发现它竟在Suki可爱的脸蛋上印下了一个圆形红色的暗痕。我亲手为她抹拭面上的口水时,越发觉得她被虐待后的样子惹人怜爱,可是这副楚楚可怜的嘴脸同时又使我更想去欺侮和虐待她。

真是矛盾的心态。

抱起了Suki,我忍不住跟她来了一个长长的湿吻,而她亦热情地响应着我。

虽然我很想跟Suki玩到天光,但她始终是女孩子,体力未必可以应付得来,故此我还是询问她能否继续玩下去。她并未忘记我的命令,口里不敢说出半句话,只是轻轻点头示意能够继续。

我暗呼一口气,放下了心头大石,可是手掌却打在Suki的屁股上。我开始教导她母狗表达意思的方法,着她吠两声表达明白、可以或者好等正面意思,吠三声则相反。

Suki十分不好意思,用力地把脸往我的怀里挤,嘴上微微地吠了两声,那两个带着羞赧味道的「汪」实在动听得很。

把Suki抱到地上,我则坐到椅子,随手拿起那块塑料制的假骨头抛到地上。

Suki看见我的举动,她应该知道接下来要训练什么了,面上羞涩之色更浓。我下达命令,Suki以我所教的方法,翘着屁股,举步优雅地爬到胶骨头处,俯下身尝试用嘴把它咬起来。

人类毕竟是不习惯用口来取对象的,而且要把重心偏低来咬起地上的骨头就更困难。Suki虽然有良好的被虐特质,但她并非超人,好几回骨头都在她的牙齿中滑开,她辛苦地试了五、六次后才成功把骨头咬起来。

Suki咬着骨头爬到我面前,我教导她向主人奉献对象的姿势,让她伸直腰挺起胸,双手虚放半空等待我的命令。

我并不急于取回骨头,反而悠闲地坐在椅里,观赏这条小母狗笨拙有趣的样子。当然,我也不忘边看边嘲笑她。

摆出这副德性,还被我面对面地讥笑羞辱,Suki有什么感觉可想而知,可偏偏她挺起的乳头却不争气,竟硬硬地勃起斜指向上,与羞涩表情相反的身体反应让人一目了然。

我不禁伸手到她的胸前,轻捏了她那显眼的乳头好几次,才笑着拍几拍她的头顶,在她的口中取回胶骨头。我笑问她为什么她的乳头会勃得这么硬,是否很喜欢被男人这样子玩弄,她胀红了小脸蛋地汪汪的吠出两声。

真的很奇妙,望着Suki由一位留美的大学生,变成我眼前这头任我作贱践踏的母狗,那份淫靡的变化感实在难以言明,总之就是爽透。

我又把骨头抛出去,让Suki再次捡回来。如是者重复多遍,直至Suki能够快速地咬起骨头为止,我还嘲笑她不愧是大学生,连当母狗也学习得这么快。

及后,我除了胶骨头外,还使用穿过的臭拖鞋和袜子,以及Suki自己的内裤来继续调教着她。在开始时,要她把这些有异味的东西咬在口中,她多少有点抗拒,但在重复又重复的训练下,Suki慢慢对我的命令不加思索地贯彻执行。

不知为何,我似乎特别喜欢让Suki咬着我的袜子,她在训练过后更开始不用牙齿,而直接用口唇来夹着。听说羞辱系的M女或多或少有逐臭癖,当中似乎不无道理。

拾物的训练差不多了,我徐徐起身并拉起Suki的狗带,她咬着骨头陪伴着我在房中散步,还不时用身体来磨擦我的浴袍,十足一只在讨主人欢喜的小狗狗。

Suki对我的讨好行为连我都感到意外。这点除了与她的M质素有关外,以我猜想与她自己对性虐待有正确认识和主观想法有关,她本身大胆爽朗和好动贪玩的性格亦可以是一个因素。

真可爱。

这种M真不是随便找到,我想不疼她也不行。

坐到床沿上,我对Suki说母狗是以摇摆尾巴和用脸磨蹭主人的脚来表示热爱主人的,她闻言后果然把脸往我毛茸茸的小腿处磨蹭,同时亦努力地扭动屁股,那支从小菊穴中伸出来的尾巴亦左摇右摆,她这个样子煞是有趣。

从小腿处传来热力,到现在我才发现Suki的脸颊非常烫热。

看看时间,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原来已差不多凌晨一时了。

我心里不怀好意,面上却埋起笑容,下令叫Suki放下骨头和「起立」。练习了多次的犬艺训练,Suki驾轻就熟地摆出了姿势,而且亦没有出现太大的羞耻表情。

我问她想不想玩得更刺激,这个贪玩鬼自然又吠了两声。

可是我心中暗忖,你中计了。

把骨头横放到Suki的小嘴里咬着,拉一拉手上的狗带,牵着我这条可爱的小母狗行近房门。Suki终于发现原来我想带她出房外遛狗,她吓得不敢再爬,连口里的骨头也跌下来,更大摇其头连续叫了三声「汪」,表示不愿意以这个下流打扮出房间。

虽然我是Suki的主人,但并不代表我可以强迫她干她不想干的事情。我半跪下来,把Suki犹如小宠物般抱入怀里又吻又哄。经过我的「威迫利诱」后,她才跟我妥协,愿意与我到房外来回爬一个圈。

多年以来,一直渴望牵着一条美女犬在开放的地方遛狗,这个愿望终于在今晚实现了。哈哈哈哈哈!!

Suki忐忑不安地注视着我把房门打开,我率先步出房间,她咬着骨头把头伸出房外,探头探脑地观察走廊的情况。

她这个模样实在很滑稽。

不知是否心理因素,出了房间关了房门之后,总感到走廊的空气特别寒冷,四周静得怕连蚊子飞过都可以听得到。这种宁静的张力,反而加重了我们的心理压力,不知道会不会有住客突然打开房门,更增添我们提心吊胆的紧张感。

我牵着Suki在廊道散步,她主动地爬到前头,希望可以尽快爬完一个圈返回房间,可是心眼坏的我又岂会让她如愿。

控制着速度,我不徐不疾地牵着Suki,在她的背后我更发现她紧张到双腿抖颤。

如果此时有人打开房门,准会看到一位全身洁白的美少女裸露胴体,小嘴里咬着一支骨头,屁股缝中深深插着一条尾巴,在暗红色的地毯上被一个男人牵着爬行的奇景。

但问题是半夜一点钟,会不会这么巧有人走出来。

当我们来到升降机的守候处,我把Suki口中的假骨头拿过来,快速地向走廊的另一端用力掷出去。Suki的表情写满了惊讶,她大概没想到我会在走廊上这样玩她。

我发号施令,Suki以比刚才快上一倍有多的高速爬行,越过多个房间门口来到骨头处把它咬起来。此时我实在很好奇,到底她的心情如何,是否觉得很紧张刺激。她急急咬起骨头爬回来,以「起立」的姿态向我奉献骨头。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Suki已经没法顾及羞耻不羞耻了,她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尽量来迎合我。

当我玩狗狗正玩得起劲之时,升降机突然传来了「叮」的一声。我的心头猛震,Suki更僵着不懂反应。我急急抱起了她躲回走廊,偷听是否有人步出升降机。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动静,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可是被我抱着的Suki却向我摇头乞怜,暗示想快点回房间里去。

其实我也一样胆心有住客出现,但表面上当然不会如此容易放过她。我要她答应我一切要求,才让她回去房间,她别无选择下想不答应也不行了。

虽然只能跟Suki溜一个圈,但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

甫入房间关起了门,我立即向Suki下命令,要在她房门后「装死」。她躺在门前的地毯上,四只爪子蜷曲在空气中。

看到Suki这个趣怪姿势,我真的有股冲动想把房门打开,叫其它住客出来一起观看。

我在Suki身旁蹲下来,一手罩上她的乳房搓揉起来,另一手则直接用手指插入她体内。Suki属羞耻系性奴,强烈的羞辱自然换来相同份量的快感,原来她的爱液早已流到大腿内侧了,可是刚才太过紧张的我到现在才发觉。

她似乎也是这样,刚才在走廊散步虽然燃起了她的欲火,可是在回到房间松弛下来后,她才能清楚感到自己身体的状态。

我一边搓着Suki的美乳,一边老实不客气地挖着她的肉穴。只需三几下功夫,Suki就在门口的地毯上来了一次高潮,幸好先让她咬着骨头,否则她可能大声地呻吟出来,让门外走廊都听到。

凌晨一时二十分,我抱了Suki上床休息,并为她脱下那些狗耳和狗爪,只保留她颈上的狗项圈和屁股中的狗尾巴。至于为何要留着那条尾巴,其实没有特别理由,只是我个人的喜好而已。

在房外遛了一圈回来的Suki已经香汗淋漓,所以我跟她一起在浴室之中洗澡。在洗澡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还未做。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母狗放尿!

我在Suki耳边把这个要求细声地说出,她立即「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从昨日的调教得知,Suki特别介意在人前大小便,但她刚才在走廊中曾经答应无论我有什么要求她都会照办。这一点,她倒是很守信用。

灵光一闪,我急急跳出了浴缸,跑出浴室外拿取Suki的照相机。当我回到浴室时,Suki一脸红霞,呆若木鸡地看着我手中的相机不懂反应。

我故意黑起了脸,摆出主人的高姿态,向呆坐浴缸的她一指,她才紧咬下唇地慢慢趴在浴缸里,缓缓提起了左脚。

在浴缸的空间限制下,她的左脚不可能只抬起少许了事,而必须抬至高过浴缸边沿才行。身型较矮的她,脚就更加要抬高过腰,而且因为浴缸湿滑,要保持平衡就必须把抬起的脚伸直一点,也更让我大饱眼福。

原来浴缸有此妙用,我也是到今日才知道。

Suki本就是白白净净的女孩,全身湿透之后她翘起的那条腿就更显眼。早被剃净耻毛的阴户,配合这个母狗放尿的姿势实在另有一番风味。

我拿起相机向着Suki,她的表情变得很复杂,一对眉毛轻皱成八字,非常可爱。在期待之下,从Suki粉红的秘唇里洒出一道金黄色的尿液,直喷向浴缸的边沿,有些更溢出了缸边流到浴室地板。

当我按下快门时,我发现自己的手跟着猛跳的心脏而震抖,恐怕照出来的相片效果也不会太好。

可恶,我何时变得这么没用的。

其实不单是我,当相机的闪灯打在Suki身上时,她一样不断地震抖着。学着小狗一样抬起一条腿排尿,更被一名男子从旁拍照,Suki还未小便完毕就开始吟呻起来,连那抬起的脚掌也紧缩起五只小脚趾。排尿像是持续了很久,Suki亦开始慢慢放松。

当她小解完了后,她定眼地望着我,没有羞耻,亦没有不快,只有一种男人看一眼就会明白的讯息。

是雌性向雄性求偶的眼神。

Suki跟我一样,非常兴奋亦非常需要。收好了Suki的宝贝相机,我就在浴室之内把她就地正法。

今晚我们都已经到了体力极限,连精力旺盛的Suki都疲惫不堪。我把她抱出浴室,把那枝湿了水的假尾巴除下来,让她安躺在房间的床边。

虽然狠心了一点,但我觉得女犬调教必须要贯彻始终才成。我不让Suki睡到床上,但在床边地毯上铺了一层被子,把狗带扣在她的项圈上,另一端也绑到床脚。我想让Suki认真地体验女犬的感觉,才特意要她睡在主人的床边。

Suki已经很疲倦,她只是甜甜地睡觉,任由我把她放在地上而完全没有反应。关了灯,我怀着前所未有的满足进入梦乡。

八月廿五日星期一,早上的八时十分,我被手提电话设定的响闹弄醒。从床上爬起来,望向仍熟睡在床脚的Suki,她仍然是一丝不挂地睡在被子上,嘴角还流出少少口水,看来真的睡得很舒服。

本来她答应充当女犬的时间是到九时的,应该还有少许时间可以再逗玩她,可是看到她睡得这么甜我又不忍心把她叫醒。

结果留下一张纸条就梳洗离开酒店。

下午五时半,我放工后打了电话给Suki,跟她约好在旺角地铁站前等。

六时十五分,我和Suki从旺角站坐的士,到九龙城出名的创发记食潮洲菜。这一餐是为Suki送行的,自然也是我作客了。我点了很多有名的菜式,让这丫头吃了个饱。虽然这一餐并不便宜,可是饭后欣赏她抱着肚子,瘫在椅上叫饱饱的可爱模样实在值回票价。

Suki还笑说我不停地带她吃这么多的美食,短短几日她恐怕至少重了三磅,回美国后非得要节食不可了。

九时半,我们来到赤腊角机场。当来到机场禁区时,虽然明知是没可能,但仍然生出一个冲动想叫她留在香港。真没想到我这个成熟的男人,也会有这种小女生的天真时候,不知是否被这家伙传染了我。

Suki毕竟是未熟透的小女孩,此时她眼中泛起了泪光,看到她眼红红的样子害我这大男人也想哭起来。

临上机前,她给我来最后一个拥抱和接吻作为最后的礼物,而这个吻的感觉相当之好。她更对我说,圣诞节时她会留在美国的,问我会不会到美国探望她。

她更红着脸地悄悄说,美国有很多便宜又偏僻的别墅出租。

哈,真不惭是Suki,看来她玩上瘾了。

圣诞节,其实我都未有打算要如何度过,到时才算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