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我妻如奴, part 2.

(二)

我和妻子从酒店回家,一路上气氛非常尴尬,在车上妻子几次想要和我说点什么,都被我冷峻的眼神瞪了回来。到了家里锁好门,我脱下外套气呼呼的坐在客厅,妻子低着头坐在我对面,她不敢说话,我也不说话,冷冷的注视着她,等着她给我解释。

过了一会儿,妻子终于忍不住了,她低声说:“峰,你别这样,我好害怕。”

“你怕,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怕什么?”

妻子摇了摇头,样子很凄楚,轻声说:“我不知道,就是害怕,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这一天会来。”

我哼了一声:“你敢做这种事,就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知道?”

“想过,我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你一定觉得我很下贱。”妻子低声哭泣起来。

“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点上了一只烟。

妻子泪眼婆娑的看了我一眼,轻声说:“这些重要吗?”

“怎么不重要,我现在还是你的丈夫,我有权知道真相。”我怒吼起来。

“你别激动,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发怒生气也无济于事,我只是不想再伤害你。”妻子哭泣着说。

“伤害我!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现在你放心,我坚强得很,你老老实实的给我交待你们的事。”我仍然在怒吼着,尽管我知道这根本没什么用,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妻子开始低声诉说他们之间的事,这小子是前年毕业分到妻子银行的,说起来还是我们的师弟,妻子那时已经是主管了,这小子得知妻子和他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后,从此就以师姐师弟来称呼,刚开始妻子和他之间也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顶多看在校友的份上对她照顾一点,可在一年前我的公司因为要打入广州市场,有一次在资金上出现缺口,妻子利用单位的便利,挪用了几百万的公款给我,告诉我是贷的。

那小子刚好是做稽核的,发现了这件事,但他没有上报,而是帮妻子掩饰了过去,那几百万公款我后来很快就还上了,但妻子总觉得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就更加照顾了,两人的关系也由此亲近了起来,妻子告诉我,她开始只是把他当亲弟弟看待,因为那时我常常去广州,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那小子就常常邀请她参加他们的聚会,她说和那些刚毕业的年青人在一起玩,她感觉自己好像也青春了许多。

后来有一次,那小子喝醉酒抱着妻子说喜欢她,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妻子疏远了他一段时间,但那小子很有耐心,在他的不断进攻下,加上那段时间我常常在广州,妻子有些寂寞,又欠了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关系。妻子说本来是想当做还他人情的,然后和他了断,但那小子不但很会哄女人开心,在床上也很会玩弄女人,妻子的情欲全被他控制了,让她隔舍不了,就此陷了进去,她每天都是在自责中生活。

“这么说,他那方面很厉害了?”我问妻子

妻子苍白的脸一下有些红了,她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低得如蚊鸣:“其实,若说实在的,他不如你,但他很会玩花样。”

“玩什么花样,是这些恶心的东西吗?”我厉声说,伸手抓过带回来的黑皮包一抖,里面那些淫具在沙发上洒落一片。

妻子没有说话,低着头默认了,一个粉红色的跳蛋正好落在我身边,我联想起在酒店时,妻子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双腿夹得很紧,就是那种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脸上很红很紧张,我脑中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你老实给我说,你们在酒店吃饭时,他是不是也弄你了。”我问妻子。

妻子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扭捏了好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

“我要听你说,他到底怎么弄的。”

“他,他上车后放了一个跳蛋在我那里面。”妻子低着头说,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有些发呆,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这小子还真会玩,妻子从开车接他到酒店,然后吃饭上楼,她的阴道里就一直夹着一颗跳蛋,难怪我说看到妻子容光焕发的,那分明是女人性兴奋的红晕嘛,想着想着我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硬了。

我盯着妻子胸口敞露的雪白肌肤,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你夹着那东西吃饭走路,有什么感觉?”

“别,别问了,我知道错了。”妻子轻声请求我。

“告诉我。”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妻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嗯,是很怪的感觉,下面很湿,我很怕它会掉出来。”

我顺着妻子的话问:“你为什么怕它掉出来,难道你没有穿内裤?”

妻子又一次低头默认了,我此时的欲火已经狂燃起来,一伸手将妻子拉了过来,卷起她穿着的短式套裙,妻子一声惊呼,只见她白腻光润的下身果然是赤裸裸的,雪白浑圆的大腿根中间暴露着一丛黑亮整齐的茸毛。

“骚货,你还真开放啊。”我喘着粗气说,一只手伸入妻子的胯下,张手握住她丰隆凸起的阴户,感觉那儿湿湿润润的,轻轻一捏手心上就有湿腻的淫水流下。

妻子的脸也是一片驼红,她就势跨坐在我身上,双手解开自己的上衣,一对丰满圆白的乳房弹了出来,两颗褐红的乳头挺立着,在我眼前晃悠,妻子因为哺育过女儿,乳头和乳晕都比较大,可我却觉得这才是性感,这是伟大母性的象征。

我把头埋进妻子雪白滑腻的乳沟,舌头舔吸着两边温软丰腻的乳肉,妻子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她的手移到我的皮带扣,解开我的裤子,将我勃挺怒张的阴茎掏了出来,柔嫩的纤手握住棒身温柔的撸动,然后她用一只手分开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扭着屁股将肉棒对准她的阴道口,缓缓地坐了下来。

“啊嗯……”妻子轻轻的呻吟着,浑圆的美臀上下起伏,主动套弄我的肉棒,她在我身上扭动的同时,还俯首送上香软的双唇贴住我的嘴,香滑灵巧的舌头滑入我的口中。

“老公,你还要我吗?”妻子喘息着在我耳边说。

妻子的话让我的脑中突然闪过那小子的面容,甚至还出现了两人赤裸着纠缠在一起的幻想,我的情欲顿时像被一盆冷水浇下,一个翻身,将妻子掀在沙发上,妻子睁着迷惑的眼睛望着我,可看到我渐渐软下去的阴茎,她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脸羞愧的低下头。

房里的气氛尴尬至极,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起身穿上衣服,走向大门。

“你去哪儿?”妻子开口问我。

“出去走走。”我没有回头,背对着她关上了门。

屋外的凉风让我的心情平息了许多,走着走着看见一间小菜馆,在酒店时我没心情吃什么,这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进去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酒自斟自饮,我开始回想与妻子这些年的往事,从认识她到现在,我就一直爱她宠她,她要买什么我都满足她,遇到各种节日,不管是情人节、母亲节、七夕节还是结婚纪念日,我都要带她出去吃饭庆祝,就算有时候出差不在家,也会记得买礼物送她,我们平时在一起非常恩爱,女儿也乖巧可爱。这几年我的公司越来越好,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家里的积蓄这辈子也花不完。再说我自己,除了个头比那小子稍稍矮一点,形象也不比他差,当年在学校也有校草之称。怎么看我们的家庭都应该是完美的,我真的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背叛,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又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些淫具和红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很难相信妻子会和其他人玩这种变态游戏,她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家风严谨,虽然她是独女,但对她的管教非常严格,养成了她温婉文静的性格,平时她在人前也都是高雅端庄、矜持稳重的样子,有时我对她开过分一点的玩笑,她都会脸红生气,可她在那小子面前却是如此的淫荡下贱,去见他连内裤都不穿,还供他肆意的狎玩淫弄。

我想着想着觉得眼里有些湿润,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妻子打来的,我不想听她电话,按了拒绝接听的键,但那手机又固执的响起来,我干脆关了机。后来我感觉自己喝的差不多了,起身出了饭馆,看着夜深人静的街道,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就想听听女儿的声音,我一打开电话,就见短信铺天盖地的涌来,一共有二十几多条,全是妻子手机发来的,都是写着“老公,看到回个电话”“老公,想和你谈谈”“老公你回来吧”“晚了天气冷,回来吧”之类的话。

我短信还没看完,电话又打进来了,这次是我爸家的电话,我接通了。

“你怎么回事,手机也不开,琳打电话到家里,问你来过没有,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就说你出去了,手机也关了,怕你出事,你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家里人多担心啊,还有……”老妈念念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也插不上,我妈就这性格,风风火火的,我和我爸都怕她。

“好了,妈,我没事,和几个朋友应酬呢,马上就回家。”我等老妈说得有些累了,终于接了一句话。

“那就好,回去给琳道个错,她急坏了,打了好几个电话。”

老妈终于挂了电话,我也长出一口气,但手机马上又响起来了,这回是妻子的。

“你终于开机了,我隔五分钟就打一次你手机,你在哪儿呢。”妻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绵软无力。

“有什么事吗?”我冷冷说道。

妻子叹了口气:“你回来吧,我们谈谈,好吗?”

“还有什么好谈的,你去找你的小白脸谈吧。”

妻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又说道:“你先回来吧,要是你见着我烦,我可以先去我妈那住。”

“不用了,你想闹得人尽皆知吗,你丢得起这个脸,我丢不起。”

我挂了电话,打了个的回家,妻子给我开的门,我脱下衣服径直去了浴室,洗完澡出来,妻子已经铺好了床,怯生生的坐在床边等着我,我没理她,直接抱了一床被子去了客房,睡在床上时,我隐隐听见妻子在房中哭泣,后来酒劲上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妻子已经先起床并做好了早餐,看她样子憔悴得很,眼圈红红的,也不知道是昨晚没睡好还是根本没睡,我洗漱穿戴整齐,也不吃她做的早餐就直接出门,取了车我打电话给了阿力,阿力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我们上学时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但这小子学习不好,没考上大学,凭着家里的关系读了警校,出来做了警察。

我把事情大致给阿力说了一遍,阿力马上就来了,他这个警察平时就没什么事,工作时间常常在外面晃悠,我和他先去了妻子的单位,那小子今天没来上班,说是请假了,妻子同样也没来,其实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我们向他的同事打听他的住处,阿力警察的身份就是好用,很快得知这家伙是在城西一个小区租房子住的,立刻开车杀往城西,到了我才发现这儿离昨天妻子接他的那个健身俱乐部没多远。

我让阿力上去敲门,半天没反应,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躲在里面不应声,我就要砸门,阿力劝住了我,打个电话找他们所里的开锁王。半小时后,开锁王来了,没几下就弄开了那个看似牢固的防盗门,看得我心寒啊,这开锁王也太神通了,他要是做贼,这谁家的门安全啊!

阿力打发走开锁王,我们一起进去,房间里确实没人,静悄悄的,窗帘都拉着,这是一个二室一厅的小户型,打扫得很干净,一间小客厅一间小卧房,剩下一个大的房间里摆了很多东西,电脑、投影机、柜子、行军床,不过最引人注目是天花板上安装的一套动定滑轮组,上面吊着带铁钩的细钢索。

我翻看了一下丢在电脑桌上的几本书,类型很杂,有财经方面的杂志,也有健身教程,还有本叫《女人恋爱心理》的书,阿力叫了我一声,我走过去,看见他打开了屋角的那个书柜,里面并没有什么书籍,而是整齐的排放着皮鞭、皮手铐、棉绳和各种淫具,嘿,这小子家里还存有这些东西,数量还不少,柜子下面还有两个格子,打开来看,一个里面竟然装满了女人的丝袜、内裤和胸罩,那些女人内衣明显都是穿过的,有些内裤上面还粘着干黄的污迹,在内裤和丝袜中我看到有几条似曾见妻子穿过,一阵作呕的感觉涌上心头。

阿力打开了另一个格子,里面全是色情光碟,大部分都是日文的封面,封面上的女人个个千娇百媚,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女人不是被绳子捆缚着,就是下体插着各种各样的淫具,然而我注意到格子里还有两个牛皮纸袋,其中一个纸袋上面赫然写着妻子的名字,阿力看了我一眼,把那个纸袋递给了我。

我拿着纸袋,感觉里面装着一叠圆盘和相片状的物事,犹豫了一会儿,我打了开来,倒出里面的东西时,我的手微微有些发抖,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一张妻子的七寸裸照,妻子一丝不挂的蹲在桌子上,双腿大大的张开,双手扒开自己的阴唇,嫩红色的阴蒂和阴道口都暴露无遗;第二张照片妻子俯身弯腰半跪在沙发上,身子背对着镜头,却扭过脸来,一只手伸在屁股后,手指翻开自己的阴唇;第三张照片妻子侧卧在沙发上,双手托乳,一双美腿尽情的伸展着,大腿中间鼓胀紧夹的大阴唇清晰可见……

我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的背景好像是办公室,窗外是夜景,妻子脸上的表情不一,有些半闭着眼,有些微张着唇,脸色红润,给人的感觉是又羞耻又兴奋,尤其是几张她扒开阴唇的姿势,简直淫贱到极点,不但把女人私处的细节都完全照了出来,还能看出她的阴蒂是充血肿立着,阴道口正在淌出淫水。

阿力在旁边也是一脸尴尬,干咳了两声:“别太在意,嫂子照得还是挺漂亮的。”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除了这些照片,袋子里还有七、八张光盘,每张光盘上面都按日期编了号,最远的是半年多前,最近的是一个月前,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可我还是去打开了桌上的电脑,一开机就提示输入密码,这难不倒我,我直接切了电源,打开机箱卸了主板的电池,过了一会儿再次开机,一切OK,顺利进入Windows。

我把第一张光盘放进光驱里时,阿力很识趣的说:“我出去买包烟。”

电脑上画面展开,场景还是办公室,妻子跪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座椅上,身上的工作套裙被撸到腰间,露着雪白的丰臀和美腿,腿上的丝袜被扯得零零落落的,内裤挂在一只腿的膝弯处。那个小子赤裸着下体抱着妻子的腰,从后面狠命挤撞她丰美的白臀,妻子的脸斜对着镜头,表情欲仙欲死……

我几乎想当场砸了电脑,关掉了视频,又拿起日期最近的那张盘,写的日期就是我航班取消的那一天,这一次的场景就是我现在所处的房间,妻子成熟性感的肉体被捆绑着吊在半空中,全身一丝不挂,她的双腿弯折起来和双手一起被绑在背后,形成“四马攒蹄”的姿势,钢索从空中伸下,钩住妻子手脚上的绳子,妻子的长发也被束成马尾,束发的绳子另一端拴在钢索上,使她的脸就只能向前昂起。

那小子赤裸着走进画面里,笑嘻嘻的说道:“琳姐,我刚叫人装了这东西,就叫你来试,对你好吧!”

“呸,你就知道欺负我,我手酸死了。”妻子声音娇媚的说。

“是吗,那我给你揉揉。”那小子说着动作起来,不过他揉得不是妻子的手臂,而是妻子垂吊在胸前两颗硕大的乳房。

妻子很快呻吟起来:“嗯啊,你轻点,我的奶头都要被你揪掉呢!”

“嘻嘻,你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那小子说完转身离开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就见他手上拿了两个大铁夹回来,每个铁夹上都系有一根细绳,绳上吊着一个空的可乐瓶子,他蹲下身子,把两个夹子分别夹在妻子颤巍巍的乳头上,妻子皱着眉头哼了几声。

那小子又出去提了一桶水进来,然后蹲下开始用水勺慢慢地往可乐瓶里舀水,随着可乐瓶中的水渐渐上涨,妻子的乳房被水瓶的重量拉成了圆锥形,两颗乳头也被拉长了许多。

“啊,别弄了,我受不了了。”妻子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嘴里时高时低的呻吟着。

这时两个可乐瓶里都已经加了大半瓶水,那小子笑嘻嘻的站起身:“琳姐,我最喜欢你这对淫荡的大奶子,又大又白,柔韧性一流。”

“你这小坏蛋,又从那学的新花样,忒折磨人。”妻子气喘吁吁的说。

“不是有句话说,活到老,学到老吗,我这么好学,尽力尽力的伺候你,琳姐要怎么奖励我?”那小子一边说一边抚摸着妻子美丽的脸。

“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来吧。”

那小子拉动钢索,将妻子吊在空中的身体放低了一些,然后站在她的脸前,将阴茎送进妻子的口中,妻子很配合的吮吸着他的阴茎,画面里传来“唏咻唏咻”的声音。

看到妻子卖力的为那小子口交,我痛苦得想闭上眼睛,想要关掉视频却不知为什么没动手,用鼠标拉了一下进度条,见那小子已从妻子嘴里抽出阴茎,他用手在妻子身上一拨,妻子吊缚着得胴体转了个圈,变成下身对着他的方向,他把妻子的双腿又拉开了一些,上前挺腰将肉棒插进妻子的下身。

那小子双手握住妻子的纤腰,推动她的身体前后摆动,挂在妻子乳房上的可乐瓶也跟着晃动起来。

“啊……啊……啊……”妻子表情痛苦的呻吟着,可能是因为她的乳头被可乐瓶牵动而感觉疼痛吧。

“哇啊,琳姐,你里面真紧,好爽啊,我要忍不住了。”那小子一边凶猛的冲顶着妻子的下身一边大呼小叫。

“你别射在里面……啊……不是安全期……啊……用力……用力啊……啊……”

妻子表现得越来越淫荡,原本略显痛苦的呻吟变成了一声一声的浪叫,那种风骚放荡的模样我从没见过,与她平时高雅娴静的形象判若两人。

“好啊,不让我射这张嘴,那就射另一张嘴,好不好。”

“啊……随你了……啊……啊……我不行了……要来了……啊……”妻子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整个身子哆嗦起来,经过这一番折腾,原本绑着她头发的绳子也松了,黑亮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半边俏脸,吊在乳房下的两只可乐瓶也全甩掉了。

那小子也在这时拔出了阴茎,他又将妻子的身体转了个圈,双手掌着妻子的后脑,将阴茎塞入她喘息中的嘴,屁股一拱一拱的在妻子脸上磨蹭,等他把屁股从妻子脸前挪开时,我看见妻子白皙娇美的脸上神情恍惚,脸颊上布满性高潮后的晕红,一边的嘴角流淌着白浊的精液。

视频到这里已进入尾声,画面的最后是那小子放下妻子,扶着她走出镜头,我呆坐了好一会儿,妻子其他的光盘我也不想看了,把手上的光盘和照片都装入纸袋,又拿起另外一个纸袋看了看,上面也写了个女人的名字,打开来看,同样是裸照和光盘,照片里的女人没有妻子漂亮,但要年轻许多,她的光盘数量很多,大概有二、三十张。

我随手放了一张盘到电脑里粗略的浏览了一遍,也是那种不堪入目的性虐画面,里面那小子把这个女人绑在椅子上,用女阴扩张器撑开她的阴道,用一个算尺测来测去的,我心里大骂这小子真他妈变态,学什么金融嘛,应该去学专门的人体器官研究,进银行工作真是屈才了。

正当我想着捉住这小子以后,把他那儿割下来,让他自己也量一量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外有些响动,我想是阿力回来了吧,走到猫眼前一看,却是吃了一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