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成为别人M的妻子. section 7.

回到家我找出另一套内衣,再次洗浴后换上,把还粘有男人气味和一些精液的那套扔进了洗衣机,带着些疲惫,我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女儿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电视。侧面看去,是她天真的笑容,电视里的猫和老鼠追逐着,似乎永远都没有赢家。可是小小的女儿如何懂得这些,她被逗笑的不过是老鼠的聪明和猫猫的狼狈。真希望女儿永远也不要长大,这样停留在童话当中,如果做一个人注定要经历痛苦的经历和磨练,我甚至希望不要孩子,可是我的宝贝这么可爱漂亮,多想要她可以幸福永远的过下去。但她可耻的妈妈却刚在一个男人身下得到高潮,如何去面对那些不敢想的后果,人往往在纵情后却有了不寻常的冷静。快乐,伦理,责任,可能永远都是敌人,谁也不能妥协谁吧。我试着想把家庭责任和欲望激情分开,能不能做到鱼和熊掌兼有?还不知道,因为还没尝试过。眼前是不是有危险?可邪淫的心已经偏向了堕落的一方,我只是不想再要那样枯燥的生活,我三十几岁,我不想过几年便成为弃妇,不想过早的让我的年华,和快乐,被岁月磨得灰飞烟灭。心头,仿佛拿定了这样的主意,挺而走险在火山口赌自己的命运。

晚上和S 打了一通电话,我告诉他没办法再赴约,先生晚上会打电话问候,虽然他不是故意查岗,但我还是不想让先生不愉快。S 相当的理解,他压低声音说那只好找别人,我有点醋意,懊恼的说那你可要小心,外面病多。S 笑了起来说哪会啊有我这样好的极品女人,那些庸脂俗粉避之不及,还能再去找?女人的心是复杂的,他的称赞让我的虚荣心飘了起来。在S面前,我又似回到了感情荡漾的时光,想做个小女人,撒撒娇,斗斗嘴,得到男人的宠爱。沉寂了多年的心,好象睡了个午觉,又活跃起来,欢欣的尝着甜蜜。我只是天生爱做梦的女人中的一个,感到了无比的轻松和快乐,枕着那些五彩的幻想,带着偷情的微笑,与S道了晚安。

「陪我吃饭,记的只能穿裙子来。」在家里正烫熨着衣服,S 的电话吓我一跳。「我在家还要照顾女儿呐。」我说出实情,「这几天你先生不在家,约定好的你只能属于我,别忘记了你是M.」S 挂掉电话。我只好回自己的房间穿上被要求的裙子,打电话叫女友到自己的家,慌说去看一个生病的同学,就打车去那了家酒店。S 意外的在大厅里等候,他一见我出现,便又要搂住我的腰,我有点想躲闪,他却毫不在意,说这里有你认识的人么?我只得默认,2人一起去了餐厅,这个时候人还不是很多,S 和我坐在左角,虽然是很大一面玻璃,但还好有挂帘挡着,我始终担心是不是有熟人经过这里,怕被认出来。但想想也好笑,怎么可能那么巧呢,只是心理在作怪吧。S 叫了几样菜,然后靠近我亲昵的问我睡好没有,我说很好啊,他问是不是满足了才睡的香,我暗暗推了他一下说不要这么讨厌吧。S 只是笑并不作答,他回头看了下四周,好象在确认什么一样,这个时候,象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了一支东西,我目瞪口呆问公共场合你要做什么啊,S 更加贴近我的身体,在耳边一面说话,一面手却偷偷的伸到了裙子下面,我急忙要去按住他的双手,我自己虽然从桌面上看不到他的手,但我知道被他戏弄的危险。走光被别人看到怎么办,羞也羞死了。可是他能毫不动声色,手拉开了我的遮掩,袭击我的私处。今天的洋装的背后有点裂开,看得到很细的乳罩带,黑色的细带和裸露了一点的雪白的后背,显得十分性感。我想他是很喜欢这套,也能带给他激情,可是没想到,在餐厅里他就想要,我一面为自己的魅力得逞而高兴,一面又被他这么大胆的调教所担心。他悄悄的说:「这个是电动的器具,你一会不能有表情,我会让你体会到不一样的刺激。」

我待开口说什么,他的手指触摸到我内裤的边缘,「那里……不要吧」我也不得不四处看一下,担心别人的眼睛会看出什么,幸好吃饭的人不多,而且坐的距离也有隔了几张饭桌。

S 的手指从内裤边缘探了进去,我欲叫出来,可不得不紧紧闭着嘴巴,故做轻松,在等待菜肴的到来,但我的身体明显出卖了自己的矜持。他用食指细细的在柔滑的肉上挑弄,我的脸又出现了激情时候的红色,额头冒出了微微的细汗。

私处早已经分泌的液体,侵湿了粉色内裤,S 的手指不快不慢的继续着,我用一只手挡在半边脸,不想奇怪的表情被人看出异样。S 把那个电动器具放在我桌下手上,说要我自己插进去,我露出乞求的表情,但他很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怕他生气,只好点点头。此刻服务生上来了第一道菜,S 还笑着说吃下这里的招牌菜,服务生小姐很有兴趣的在一边讲解,可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下面太湿了。

S 暗示了一下我,竟然叫我这个时候做,我犹豫了一下,只好在裙子下面用器具对着自己的私处,手指勾起了边缘一点点的进入……内处的肌肉立刻收缩,象是含住了什么一样,在液体的滑腻的帮助下,不费力气,器具进入了三分之一。S 满意的看着我面部的表情,他知道我按照他的指示做了,并不需要去检查我的动作,更何况服务小姐正用流利的普通话讲解着菜肴名称的来历。可我的欲望正被点燃,被压抑着的性冲动,让我有种想要疯狂的感觉,一道菜接着一道菜传了上来,我仅仅尝了几口,下身还被器具充涨着,哪里有什么胃口,此刻恨不的时间快快过去,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我几度把求助的眼神看着S ,S 反而饶有兴趣的吃着美味,我忍着羞辱,低低的在S 而边求饶:「主人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到房间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在这里实在不行了。」我不是笨女人,也知道该怎么去满足这个男人的虚荣心,他一定会饶过我的。果然S 笑了笑,招呼过服务小姐卖单,搂着我回了房间。

刚进房门,便被他一把推倒在地,象个发疯的人一起,撕下了我的内裤,让我爬着,把他的舌头抵到了我的双腿之间,来回的吮吸着。「啊……」我实在找不到词来形容那么美妙的感觉,先前的湿润和异物的插如,已经让我有点神魂颠倒,而此刻他巧妙的舌头,带我到了另一个境界。「主人……」我仅能说出2个字,就只剩下呻吟了,再也顾不了那些女人的尊严,我快乐的呻吟着。就在地毯上,我们交媾了,墙壁上显出2个身影,高大的人影,在快速的动着,而爬着的那个,被撞击的只有无力的叫喊。「你给我吧……快给我……你让我死吧……」

愈来愈接近S 的目标了,他正是要通过这样的性折磨和高潮刺激,让我完全臣服他的阳具下,我也确实不能够抵抗,在他的死死的抵在最深处,我的高潮来临,而他也射出了一股暖流,我又一次瘫了。

S 的手还放在我的臀上,看我迷离的眼神,他非常征服感的样子。我喜欢他的情趣,虽然高潮来了,但爱人般的抚摩让我更惬意,也很舒舒服服的靠着他的胸膛。S 说很惊讶我床上的功夫,我说那还不是你教出来的,以前哪会想到那么多东西,还想尽办法来折磨我。S 说能带给你快乐最好,我有点意味深长说好希望快乐是永远的。S 说只要你乖乖的,我说还不乖么?我做了这么叛逆的事情,违背了许多道德,说自己也不明白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S 看我说得有点激动,轻轻的又吻在我的唇上,慢慢的开始了抚摩,我总是抵抗不了这个男人的缠绵,便又应承了他的再一次侵入。私处里他第一次的液体都还没干净,就这样把我的双腿高高的举起,我只觉得下体被撑开了,然后陷入了失魂的抽动中。全身都是酥酥麻麻的,我努力的抬起自己的下身,配合他的每一次深入,再发出激情的呻吟。S 的体力在我想象之外,他很会调整自己的技巧和快慢,我以为他和所有40男人差不多,只需要我动一下,他就射出。可是我错了,他始终在观察我的感觉和身体的变化,再相对的刺激我,渐渐到了后来,我没有了力气,他还能抱着我的臀继续抽动……

躲进卫生间冲洗,感觉到他的液体,流了出来,S 疯狂时候的话让我心有余悸,我喜欢偷情的感觉,也不介意他对我的另类的调教,可是他说的那些话让我害怕,难道在他以前给我看的那些A片里出现的东西,也要我去做?我可以呼喊,也可以呻吟得让男人欲火高涨,再粗野的语言,但那我只是在和一个他的时候,而片里看到的野蛮,陌生的男人,以及他口中的俱乐部…… 我想也不敢想,为什么会成为这么淫荡的女人,任喷头里的水从脸上哗哗的流下来,是不是里面有我的泪呢?堕落的灵魂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还可能再回到以前吗?不会了。我的悲哀,做女人的悲哀?我不得而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