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44.开始短期的圈养

到了主人家,主人帮我拉着一个行李箱,我背着书包,主人说先进屋把东西放下,这算是我第二次穿着衣服进了房间,主人给我指了指我从家里寄过来的那两箱行李。我把书包放在我住的房间里,主人让我脱衣服,我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本来光着身子在这个人面前做过那么多不被世俗认可的事,现在却有些不好意思。我稍一迟疑,主人觉察出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直接开始脱衣服了,脱光了之后,我却想抱着肩,护住胸部,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手。主人看着我的阴部,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之前从来都是没有阴毛的。主人让我去洗个澡,一会他要给我刮毛。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七月份的南方很热,但是主人空调开的很小。主人让我把刮毛刀拿来,让我躺在沙发上,先拿剪刀把比较长的毛剪掉,然后又拿着刮毛刀刮,拉拽着我的皮肤和阴唇,有段时间不刮,感觉有点疼了。主人让我趴过来,双手扒着屁股,露出肛门,刮肛门附近的毛。阴毛很快就刮完了,我有点害羞地和主人说,还需要刮腋毛。主人说,我分手之后还真是不修边幅,我说又没人看。主人说,住在他家里不能这样,每天要起来做功课,我问主人每天都要做什么?主人说,一会给我一张单子,会让我照着上面的做,主要就是按时起床,按时锻炼,还有一些细节。然后主人让我双手在头上拉着手肘,接着帮我刮腋毛。主人看着我的乳房说,几个月没见,乳晕也长毛了。之前在家洗澡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只是没当回事。主人拿来一把镊子,把我乳晕上的毛拔掉了,就尖锐地疼了一下,然后用碘伏的棉球擦了一下。

主人说想了解一下我和J的事,我跪在地上给主人讲之前的事,说着说着就不想说了,其间也忽略了很多细节,最后算是把我和J的事用最简单的逻辑讲完了。毕竟是和一个类似于长辈的人讲述这些事,不像和闺蜜那样,可以事无巨细,描述每一刻的思想感情。等我讲完,主人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拥抱,他说,没关系,会遇到更好的人的。我落泪了,紧紧地抱着主人。我很爱拥抱,无论是我搂着别人的脖子,还是拥在别人怀中。而且我似乎很容易被别人对我的好而感动。我又想起了之前Z给我那个拥抱,觉得我遇到的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不同的是,这次我只是默默地落泪,不是委屈地放声大哭。

等我抱够了,松开主人,又回到旁边跪好。主人和我商量去训练的事,主人说暑假里会安排一次,找个可以满足最多人的期间。我问主人用不用做什么准备,主人说,生理上不用,心理需要做好准备。我问主人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主人说,要完全抛弃自尊心的准备。我说,我也算见过世面,应该问题不大吧,我最担心的其实是学不好、做不好。主人说,学的东西没多难,谁都可以学会。我说,之前和N姐还有Z一起出去做了那么多事。主人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做那些事情的确是有挑战的,但是送去训练对自尊心的挑战更大。主人说,SM的时候,M可能会被捆绑拘束,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被强迫做一些羞耻的事,M会因为无法反抗而觉得心安理得,可如果让M手脚自如活动,主动去迎合做那些羞耻的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有些不理解,主人解释说,比如,被捆住接受鞭打和因为犯错主动请求惩罚就是两种不同的心态,前者避无可避,后者却是因为服从。我有些理解,但是却不能举一反三的想出其他类似的例子。主人说,被迫和自愿被迫是不同的心态。我说,主人说我奴性好,服从性好,去了之后应该不会受太多罪吧?主人说,我是个好奴,却不是放荡淫贱的人。我觉得这句话对我很受用。主人接着说,那里适合放荡的人,因为训练的目的之一也是希望奴可以像有个开关一样,进入调教模式之后可以摒弃自尊心。我问主人具体都有哪些项目,主人说,暂时不能说,有些项目需要一些对心灵的冲击力,这样才有更好的效果。听主人这么说,我有些期待,也有些畏惧。我问主人,那具体需要准备些什么呢。主人说,这个周末他会安排一下,我也不清楚主人说的安排是要安排什么。主人说现在可以开始吃上避孕药了,给我拿来一个绿色的药盒,里面是一板药片,主人说吃里面的有效药就可以了,那几片无效药可以直接扔掉。主人说,吃上先看看,如果没什么副作用的话就吃下去了。我有些担心,毕竟是激素类药物,我问主人会有什么副作用。主人说,我也算是专业的,自己去查查就知道了。我说,那我一会去查查。主人说,药肯定是安全的,只是人不同,会有不同的反应。我也知道,一个上市的药物肯定已经通过层层检验了,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排斥。

主人给我拿来了细则,有很多内容,时间安排,具体的要求。主人说,时间安排最重要,每天起床睡觉时间,吃饭运动时间要严格遵守,其他有些比较浮夸的东西无所谓,但其中几项要严格遵守,一是迎接和送行的礼仪,二是站立、垂足而坐的场合。因为时间不早了,主人说先睡觉,第二天再深究这些事。

在床上躺下,有些轻松,也有些惶恐。轻松的是,觉得和主人说完J的事,像是和家长汇报完了自己的考试成绩。惶恐的是,不知道未来的圈养将会是怎样,不知道主人要安排怎样的周末,也不知道送去训练到底要经受怎样的考验。

2019/5/15

我的调教经历 – 43.微信的第一个好友

又是一个漫长的暑假,刚分手,在家没事情做,心情很down,一个人在家里闷着,心情就更加不好了。我终于给主人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我分手了。主人安慰了我,没说更多的事。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还没定下来,我也没告诉他我已经两三个月没刮毛了,已经和没有修剪过差不多了。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也会想把J追回来,哪怕再和他约次炮呢,再重温一下曾经的美好。可想想分手前那种伪装,也没什么兴致。每天晚上入睡困难,甚至刚闭眼进入梦境,就被梦里的情况惊醒了,可即便睡眠质量很低,早上却又早早就醒了,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几周,中间差点忘了来姨妈,裤子都弄脏了一块。每天靠刷剧活着,让心思不再集中在分手这件事上。这几周几乎完全没有性欲,甚至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恶心。主人也算是识趣,这段时间没有给我任何要求,他如果让我做什么的话,我甚至可能当即和他翻脸。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个快递电话。这段时间,我没买过任何东西,东西寄到了学校,我也只好坐车去学校取这个快递。因为只挎了一个小包出门,所以拿到快递之后,直接用快递小哥的刀把盒子拆开了。里面是个精致脚链,同时还有附言,一周年快乐,感谢有你。我才反应过来,已经认主一年了,我本来很擅长记忆各种纪念日的,但这次居然忘了。我看看日期,也来不及给主人回礼了,直接发消息和主人说谢谢。主人说戴上看看样子,我说等我回家发照片到网盘里。主人说现在有个应用可以用流量,不用短信,让我去下载。这时我第一次安装注册了微信,主人成了我第一个微信好友。注册之后,逐渐就有同学朋友加过来。我用微信给主人发了我带着脚链的照片,主人说很好看,以后去家里都戴着。我知道,主人是想让我暑假过去。我给导师发了一封邮件,问用不用提前过去,导师说宿舍管理的人都放假了,而且暑假时间太短了,也不好申请到宿舍,让我直接开学报到就好,给我发了几篇文献,让我了解一下这个方向,我未来的课题就做这个,等开学之后再讨论。我问主人可不可以过去,他问我学校是怎么安排的,我告诉他学校没有安排,他说可以过去,可以把入学需要的东西都先发到他那里。我恢复了一段时间,心情好了一些,在家待的也有些厌了,就和父母撒了个谎说导师让提前过去。虽说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但是要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发过去还是需要整理一下的。衣服、鞋、书、铺盖,各种东西装了两大箱,还装了一个行李箱,我直接就把收件地址写成主人家了。想想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安定下来了,心里一下轻松了,不担心和男朋友的未来,不担心导师派任务,不担心在家待着被家人说懒惰。

东西寄走之后的当天晚上,在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好久没这么放松了,各种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或者准备就绪,手不自觉地向下身摸去。和主人一年了,除了中间自慰过一次,剩下时间要不在主人那里释放性欲,要不就和J翻云覆雨,一年时间里,居然只自慰到高潮一次。快一个月没有性的抚慰,身体变得敏感了不少,用最熟悉的方法,很快就迎来了高潮。高潮过程中眼前浮现的都是和J开心的画面,高潮过后是强烈的空虚感,我一下好想J啊。我以为可以慢慢放下,但是却发现时间还不够。又是哭着睡着,还好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把晚上的情绪都忘掉了。

我又在家待了几天,买了一张便宜的机票,启程去了主人的城市。主人去机场接我,他说,看到我的状态比回去之前好了很多。我说有吗?主人说,之前因为担心和J的分手,我心事重重的,这次回来能看出高兴了好多。主人说,一段感情如果过于沉重,不如放下包袱轻装前行。主人一直没结婚,和我的婚姻观家庭观挺不相符的,我其实有些担心他会在这方面给我洗脑,但是想想他说的话也是没有错的,如果一段感情带来的都是负担,为什么不放弃呢。主人没多说什么,我开始坦白,我说了自从回去之后,心情不好,没有刮毛,前两天忍不住自慰了一次。主人问我,自慰之后感觉怎么样。我说,很空虚很难过。主人问我为什么难过,我说了原因。主人说,我还需要分散注意力,不要总回忆J。主人问我以前高潮的时候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我说一般都是挺开心的,很少这样。主人说,他看小说知道有的教会认为男人射精的瞬间可以和上帝进行交流,他觉得就是大脑在高潮的时候一些区域关闭了,一些区域激活了,所以才会这样,我的那种感觉可能也是如此,我应该也体会了一次和神的交流。主人说,鉴于我的情况,这次就不罚我了。我撒娇地说了一句,谢谢主人,主人您真好。说完之后,我突然有些惊讶,主人似乎也有些不自在,因为我从来没对他撒过娇,我对主人一直是理性的,敬畏的,很多时候都不会敞开心扉,主人罚我,我认罚,不求情,主人奖励我,我感谢主人,保证以后做的更好,但是这次却流露了真情。我赶紧想岔开话题,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我问主人,暑假小A回来了吗?主人说,她回来了,住在她自己家。我问,她暑假来家里圈养吗?主人说,小A已经不是他的奴了,不会让她来圈养的,如果我想见她,可以把她叫来。主人说,从现在到开学前的这段时间,要制订一个细则,把生活中的事无巨细都立个规矩,之前有小A用过的,我直接拿来看就好。

2019/4/20

我的调教经历 – 42.毕业前的流水

我拉着箱子回到宿舍,只有一个室友在宿舍,其他的室友去图书馆或者自习室写论文去了。现在想来,本科的毕业论文真的很不值一提,但是作为本科生,还是很重视。室友和我热络了一番,可我有点提不起兴致和她聊天,我和她说,我分手了,刚才。室友哦了一下,没继续问是什么原因。其实这些事大家心里都明白,临毕业才开始的黄昏恋不会有更多的结果。室友安慰我说,别伤心,会遇见更好的人的。

分手了,却哭不出来,可能前一天该哭的已经哭过了吧,也可能是早上起床之后还没反应过来。就想在床上躺着,放空自己,不想思考任何事,可思维不受控制地奔逸。我只想找个事情把脑子占满,所以也拿出电脑,准备去找个自习室写论文,可就坐着不想动,也不愿意换上睡衣爬上床,就坐在椅子上。室友看我有些消沉,开启了话题,问我在Z大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吃好吃的?真是感谢她可以带着我的思路走到另一个地方,我开始回忆在那个南方城市的点滴,给她讲和北方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这时,J给我发了一段很长的消息,解释他为什么躲闪,是不喜欢自己精液的味道,不是嫌弃我,毕竟距离他出国还有一段时间,如果分手只是说的气话,那他希望我还能回来。我没立即回复他,和之前要不要坦白的感觉差不多,可能一个冲动就答应他或者拒绝他了。做出两种决定我都怕后悔,所以就没再回复他。还是先把有deadline的事情搞定,不想去图书馆自习室,就换上睡衣爬上床开始工作了,脑子被占用,时间过得很快,心情也没那么糟了。中午和室友一起吃饭,接着回宿舍休息。主人之前让我把我和J的动向告诉他,可现在我不想联系主人,因为我觉得我和J可能还会继续纠缠一段时间。下午起来接着写论文,晚上的时候,室友们陆续回来了,看到我回来了都很热情,聊了很多,一开始的那个室友应该是托付过大家不要聊起J,一晚上的话题竟然一次都没提起过他。很多时候会想起J,生活中的细节想和人分享,或者有一些情绪想抒发,但是我还是没有联系他。分手的第一天比较平静地过去了,可等到宿舍关灯,我又不能自已地掉眼泪,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和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我拿起手机,和J说,我想他了。J直接打来电话,我跑到走廊,一边哭一边和他打电话,他一面道歉,一面哄我,像狗血剧一样,我们又复合了。

这样的感情就像得了绝症垂死的人,随时可能死掉,却随时都可能精神百倍,也随时都可能回光返照之后彻底死掉。而且这是双方都有的预期,出现哪种情况,都不会意外。因为没有希望,这样的感情当真令人绝望。我也不想再和室友解释我和J又复合了,就干脆保持着分手的人设。

第二天起来,去图书馆写论文,中午就和J一起吃饭,吃完饭又回到了那间宾馆,订了三天的房,还剩最后一天。又是几番云雨,也不去图书馆了,就在房间里半裸着写,J也在旁边完成着他的论文。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就好了。晚饭之前,我回到宿舍拿上了要回家的东西去了宾馆,室友发现我没回宿舍住,也会认为我回家了。晚上,J为我口交,我也为他口,他可能是出于对之前的弥补,我咽下他的精液之后,就吻了我。我说,如果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不用强求。这次他全程看着我为他口,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或许他前女友的口交技术也不错吧,觉得女人做到深喉很正常。也可能是他本就神经大条,没有发现。

第三天,中午退房,我吃完午饭就回家了。父母还没回来,我在家里也提不起兴趣写论文,就去闺蜜的学校找她玩,她也大四,没有课。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说,我怎么变得这么有女人味了。我听了她的话有些不好意思,问她我有什么变化。她说,五官可能没太多变化,但是表情变得温柔了,而且更有感情了。我说,春节还一起出来玩呢,这几个月能有什么变化。她说,她也说不清,但是能感觉到。她说,其实春节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次回来,这种感觉更明显。我想,难道性生活真的会改变人的气质吗?从上学期到现在,我把第一次给了J,接受了主人的调教,这些事真的会在面貌上产生影响吗?我和闺蜜说,可我的室友也没说我有什么变化啊。闺蜜说,她们才认识了我几年,她能感受到我的变化。我说,那可能是因为交了男朋友吧。我和闺蜜可以交流所有事情,除了SM,所以她知道我和J的所有细节,包括性的。

晚上回家和父母报到,后面的一天又去了学校。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和J还保持着情侣关系,但是有了上次的分手,心理上还是有了一层隔阂,做爱也有些应付,不想再像以前那么亲密,那么投入了。我也第一次理解了,为什么女人要假叫床假高潮,满足对方逢场做戏而已。虽然我也不会亏待自己,但投入程度一降低,高潮都没那么舒服了,有时候甚至会想让J停下来。所以有时候不想做爱,就会给J口,J也会乐此不疲。到后来,自己有些疲了,再加上基本和主人没有联络,坚持了快一年的刮毛也不愿意再动手了。J问我为什么不刮毛了,我就说懒得弄了,他也没说什么。我想我逐渐做好了彻底分手的准备。

本科最后的时光,答辩,毕业旅行,穿学士服和所有认识的人合影,一切似乎都波澜不惊,直到收拾东西要离校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放声大哭,看着各种带有回忆的物件,看着杂乱的宿舍,想起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是懵懂少年,而如今一片狼藉,大家各奔东西。

离开学校的这天,我和J说,我们分手吧。J说,好。

我的调教经历 – 41.分手和秘密

我和J分别洗完澡,从住的地方出去找吃的,吃了只有这座城市才能吃到的东西,我说,等J出国了,想吃这些只能等回国的时候再吃了。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本来不想提这件事的,可能潜意识就是要让我说出来吧。J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笑着答应着。我的悲伤情绪又涌上来,不顾旁人眼光,在街上直接抱住了他。J把我拥在怀里,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和后背。抱了一会,我松开手,拉着他的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我们都一句话没说。我说,我们回去吧。J说,好。回到住的地方,我把J推倒在床上,和他接吻,每次接吻我下面都会湿,这次也不例外,可这次却不想做爱了,还哭了。接吻之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我问J,那我们怎么办?J说,及时行乐。我说,那我们要分手吗?我猜J可能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说,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给关系下一个定义呢。我说,如果不下定义,那我们现在又算什么呢?J说,当时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说好,在一起就全心爱对方,毕业分手也不要纠缠。我说,感情又不是水龙头,说关就能关。J说,不然就先试着分手?虽然对分手有所预期,但是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J没有继续说话,而是把我搂在怀里。他说试着分手之后,各种阴暗的心思就冒了出来,他当初和我谈恋爱是不是只想找个免费炮友,只想发泄性欲?他是不是真的爱我?还只是逢场作戏?各种爱我的证据,突然看上去有些靠不住了。怀疑之后,和他在一起的点滴又涌上来,我也知道,对他的怀疑只是我的阴暗心理而已。我半天没答话,只想享受躺在他怀里的宁静。很久,两个人没说一句话,我打破了这段沉默,我说,怎么试着分手?他说,他也不清楚,先慢慢地减少联系吧。我说,那我们现在算分手了吗?他说,先试试吧。我又哭出来了,像是拿到死刑判决书一样绝望。过了一会,我也哭累了,我说,那我是不是现在就要回家或者回学校宿舍住了,不住在这里了?J说,如果想住就接着住,不用那么刻意。我说,那我现在搬回学校住吧。J没说话,我猜他是有些不情愿,说出先试着分手这样的话可能也没经过深思熟虑。我从床上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J也起来,把我抱住,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我说,我不走了,回到宿舍被室友看到哭得这么厉害不好。为了缓解两人的沉闷,J开始讲这个学期学校里的事,说他打比赛的事,说同学的八卦。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脑子几乎不转。我也在心中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可能一个冲动,我就告诉他了,或者一个冲动,就决定隐瞒到底了。

J觉得没有可讲的了,就找出了一部喜剧电影,我被画面吸引,也不去想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了。一个多小时,看完电影,时间也不早,要准备睡觉了。这一天真的好累,坐飞机、做爱、逛街、狂哭,但终于过完了。今天已经洗过澡,也不想再洗了,卸了妆,脱到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躺在床上了。初夏的天气,我只把被子盖到了肚子。我们轻吻了一下就没说更多地话了,虽然谈到了分手,可还是抵挡不住强烈的困意,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J还没有醒,我翻个身朝向他,因为我的翻身,他也睁开了眼。他看着我,直接就把我搂到他的怀里了,他还没完全醒,一只手开始在我的胸上摸索,寻找我的乳头。我直接潜进被子里,帮他脱内裤,开始用舌头为他服务。J翻了个身,平躺在了床上。被子还盖着,他看不到我的动作,我也看不到他的神情。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正享受着我训练了半年的成果。第一次给有阴毛的男人口交,有些扎脸,我用手扶着他阴茎的根部,把阴毛都压在手下。22岁的男人,只要稍加触碰,阴茎就充血到红的发紫。我运用所有掌握的技巧为他服务,就像妓女对待恩客一样,没过多久,我感到他的阴茎在我的口中跳动,随后就射了。虽然前一天刚做了一次,但是这个年纪的男人,还是射出了很多,我全咽了下去,然后帮他做着善后的清洁,感受着他的阴茎逐渐软下来。我从被子里出来,看见J满脸的满足。我去吻他,可他却躲了一下。我一下就懂了,我刚吞完他的精液,他不想再和我接吻。我很失望,起床去穿衣洗漱化妆,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这是我第一次帮他口,我期待着他会说句谢谢,把我拥在怀里安慰一番,夸我做很的舒服,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嫌弃。妆画得很简单,没有十分钟就画好了,我对J说,我们分手吧。他说刚刚对不起。我对J说,如果他愿意,在他走之前我可以再给他口几次。然后我拉着箱子离开了宾馆。

回学校的路上我想,可能男人们都觉得口交理所应当,不需要做任何心里建设。想想我第一次给别人口交时的委屈,主人都会安慰我,J把我当成什么?很想把自己的经历都告诉他,当成是一种报复,可看到他的样子,又怕他会把事情到处说,想想还是算了,就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秘密,不需要我用A面认识的任何人知道。

2019/3/16

我的调教经历 – 40.控制高潮(三)、和J重逢

因为这几天在主人家训练,每天都有高潮,困得早,睡得也早,每天睡眠时间长,反倒白天精神特别好。后面几天接着被主人训练控制高潮,主人有时候拿跳蛋,有时候拿AV棒,但都不是在震动最强的档位上,所以我控制起来也相对容易。用跳蛋刺激的那次,我成功地压制住了三波即将来临的高潮,主人最后让我释放的时候,反倒高潮的感觉不强烈了。我有点失望,我问主人为什么反倒感觉弱了好多。主人说,一个原因是这些天我高潮的次数很多,身体没那么敏感了,还一个原因是,拒绝高潮之后,器官充血变得麻木,本来快感就会减弱。主人说,强制高潮、拒绝高潮、西西弗斯(边缘高潮)这三个高潮调教中,最爽的是西西弗斯,因为归根结底是刺激没能达到高潮的阈值,在最后刺激达到高潮的时候最爽。

因为我快回去了,只在这里待最后一周了。主人问我,我和J最近又有什么新动向,是怎么打算的,是等他出国之后分手,还是在国内就先分开,还是不分?我还处在高潮之后的贤者时间里,主人提到J,让我心里产生了对J的愧疚感。我说,我和J一直回避谈这件事,似乎双方很有默契,都不愿面对这件事。我不愿意和主人谈起J,就像我不愿在长辈面前说起恋爱的事一样,总觉得主人是长辈的角色,和他谈论这些事有些尴尬,可有时候又想找人倾诉,身边也没有合适的同龄人理解我,所以又希望和主人念叨念叨。主人说,在学校里这样的情侣他见过太多了,最后基本上都分手了,也有一个追着另一个出了国,延续了关系。主人说,除非我也出国,不然分手是注定的。我不想分手,可又明白主人说的就是真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想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可就是分手这么个直法吗?主人说,说个公序良俗,我作为主人的奴,还和J谈着恋爱,对于J本来就不公平。我说,那我也没和主人上床,现在的调教顶多算是无性调教。主人说,把我经历的这些事向我的男朋友坦白,看他什么反应怎么样?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衣不遮体,被刺激到高潮,被带出去给别的男人口交,被别的男人刺激到潮喷。我能感觉到脸在发烧,我声音很小,有些像自言自语地说,至少我的心没背叛。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虽然我有男朋友还和别人玩SM,但是我是好女孩。主人也没搭我这句话,主人说,如果真想分手,也很简单,让他在我身上留下些不该有的印记,回去让男朋友看看。我说,不行。主人说,都由我来决定,他不会干涉,也就是看得多了,可以给我点建议。本来想和主人商量商量,想求安慰或者帮我想想办法,但是这段对话之后,我心里很不舒服。主人说,如果我真的爱J,最好的办法就是坦白,心里没有愧疚感,不然以后会有心结的。之后和J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会有意无意地谈谈他的口风,聊聊对SM的看法,我觉得他好像对SM没什么偏见。

后面的一周,主人继续要求我白天戴聪明球,晚上去他家训练控制高潮,可因为回程日期临近,有些没心思。最后一周的调教,主人没有让我每天都高潮,而是第一天让我西西弗斯,反复很多次,调动我的性欲,但每当快到了的时候就停下来。第二天又让我拒绝高潮,扛过刺激之后,就会同意让我高潮。到了周末,主人开车带着我买了一些当地的特色食品让我带回家去,给父母、男朋友和室友。最后一天,主人带着我去机场,主人给我买的机票,所以可以周末的上午出发,如果是我,真不舍得买上午起飞下午到达的机票。主人说,让我过了安检之后,去卫生间把聪明球塞进去。我问主人,回去之后和J做爱可不可以高潮?主人说,J是我的男朋友,我和J在性上的一切他都不会管,但是他希望可以了解我和J最后是如何发展的,告诉他一声就行,就当是长辈八晚辈的卦。

我过了安检,走进最近的一个卫生间,拿着出包里的聪明球。阴道还有些干涩,用湿巾擦完手,对下体稍作刺激,可能是因为要见到J心情很复杂,精神就是不能集中。我找出手机里主人发给我的kink的影片看了一会,才把心情逐渐平缓下来,下体开始湿润了,塞了聪明球。上次坐飞机回家塞的是肛塞,这次是塞聪明球,自己是不是已经有所进步了呢?似乎是吧。上次还是处女,肛门没开发多久,还在扩张训练中,其他什么都不会,这次已经可以接受给别人口交,体验了潮吹,学会了控制高潮,在训练控制阴道内的肌肉……

已经是初夏,我穿的虽然轻薄,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学生,高腰的牛仔裤和一件露脐的包身T恤,腰腹基本没露出多少。到了机场,J来接我。虽然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或者视频聊天,但我们也是好几个月不见了。拥抱之后就是好久的舌吻,好久没接吻了,本来下面有聪明球,吻过之后更湿了。我和家里人说的回家的时间比我到的时间晚三天,所以这三天就可以和J一起去玩或者找地方做爱做的事情了。我和J一起打车到了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一路上我还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也不去想毕业的事,不去想和J会怎样发展。到了住的地方,我和J神秘地说,我下面可塞着东西呢,J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问我正在来大姨妈吗。我骗他说,是啊,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J也有些遗憾的样子,他说那这两天他要好好照顾我。我有些感动,可又有点生气,我两周多前刚来过姨妈,还和他讲过,他都记不住。(因为我要走了,所以后来主人没让我服用避孕药)我还想挑逗一下他,跟他说,房间好热啊,说着脱掉了上衣,解开了内衣,上身全裸了。J看到之后,直接把我扑倒在床上,开始吻我,我很快就动情了。我把J推开,和他说,先不要着急,然后我不紧不慢地脱掉裤子,内裤已经被浸湿了。我脱掉内裤,露出无毛的下体,J有些按捺不住,又凑过来。我从阴道里拉出了聪明球,在J面前摇了摇,和他说这是练习阴道内肌肉的阴道哑铃,我没有来大姨妈,刚刚是骗他。J听到我说没大姨妈,自己也快速地脱下了全身衣服,我帮他戴好套,他就一插到底了。好久没做爱了,两具年轻肉体毫无顾忌地缠绵在一起,我阴道用力去挤压J的阴茎,J很快就缴械投降了,似乎比每次时间都要短。可我还没有到,J说,他用嘴来帮我。和之前给我口过的Z相比,J的技术并不好,但是他很用心,时不时问我舒服不舒服,我也用叫床的声音鼓励他,用叫声的娇媚程度来引导他,不久我也高潮了。我问J,这次为什么射的这么快,是不是因为感受到我阴道里的压力?J说因为太久没做爱了。我有些不高兴,就不能肯定一下我的训练成果吗。我说,那这次做爱和之前的体验完全一样吗?J说,他觉得我的阴道变紧了。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聪明球的功效,聪明球既然还叫缩阴球,那训练应该还是有效的吧。

高潮之后最容易思考人生,我躺在J的怀里,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我欲言又止,还是没有勇气向J坦白自己的经历,也没有问出我们之后要怎么样。在主人说,向J坦白是对他最公平的做法之后,我在脑海里无数次构想过他将会是什么反应,虽然我差不多已经坚定了要向他坦白这件事,可还是会担心各种情况。我想,至少先把这三天过完吧,第三天的时候,一定要鼓起勇气告诉他。

我的调教经历 – 39.控制高潮(二)

第二天一早,主人把我送到学校附近,让我在车上就塞好聪明球。主人说,如果夹累了就拿出来休息休息。我下车走到办公室,这段路上,就感觉球在阴道里来回撞。聪明球还有个名字叫阴道哑铃,自然重量也不轻,说个比较容易理解的体会,就像是有粑粑快要拉出来,可又要憋住的感觉,阴道壁会收缩,把聪明球夹住,而且这种感觉有些不受控制,不像憋大便那样主动。这一路走过去,弄得我有点心神荡漾,到了办公室和大家打招呼,也怕大家看出什么来。等坐下来之后,身体完全静止,刺激就没那么明显了,开始工作之后,专注于手头的课题,就完全忘记了聪明球的存在。再站起来就是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赶紧去厕所,想要先处理一下。我本想先蹲下小便,可怎么都尿不出来,感觉聪明球会挤压尿道,我只好先把聪明球拽出来,上面沾满了粘液,阴道放松后,我又能尿出来了。这时我有些踌躇,又不想耽误从办公室走到食堂这段路的训练,又不想把沾着粘液的聪明球塞回去。在观察好周围没人的情况下,快速地在洗手池冲干净聪明球,又钻进卫生间一个隔间里,把聪明球塞回去了。回去发现大家已经开始往出走了,我也和大家一起往食堂走,路上努力保持镇定。

白天很快过去了,晚上来到主人家,主人开始了今天的训练。主人说,今天不让我自慰了,由他来给我做按摩。我躺在垫子上,主人坐在椅子上,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腿上,阴部正对着他,主人用手抚摸我的小腹,大腿内侧,同时命令我揉捏乳头,很快,我的下体就湿润了。主人开始集中进攻我的阴唇和阴蒂,主人的手很有力,上次被他这么刺激,还是几个月以前,可上次主人总在我快到了的时候就收手了,不知道这次主人让不让我痛快高潮。被别人刺激的敏感程度远高于自慰,到高潮临界点的过程比自慰更快,主人再一次提醒我,到临界点之前要请示。等快到临界点,我请示主人是不是可以高潮,主人说可以,他继续不停地用力按揉着我的阴蒂和阴唇,快感绽放,我高潮了,想夹起腿来,可被主人分着。高潮过后,我没忘感谢主人。主人说,要记住,感谢他不是因为他把我按摩到高潮,而是允许我高潮。主人说,任何人都可以把我刺激到高潮的临界点以前,但是只有他有控制我高潮与否的权力(power)。主人说,以后高潮之后感谢的话要说:“谢谢主人允许我高潮。”主人说,再来一次,这次他会拖延一些,不会立即同意我高潮,让在没有得到许可的这段时间里忍住,不要高潮。主人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靠分散注意力来冷却,他把我的腿放下,从客厅拿来几张纸,他说这是几道公务员考试的行测题,图形分析的,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分心,一会控制不住了就拿起来动动脑子。当了这么多年学生,我下意识地拿起试题看了起来,主人让我放下,先用心体会下身的刺激,等到阻止不了高潮来袭的时候再拿起来看。

这一次,主人用一只手按揉,另一只手的两指伸入我的阴道。第一次高潮后,阴蒂还没有恢复原有的敏感,可阴道内的G点不管这一套,一阵阵地将快感传递给大脑。主人说,现在还体会不到我阴道的肌肉收缩,多用聪明球练习,等回去之后可以给男朋友一个惊喜。然后,主人就没再说话,专心地刺激我,我也集中精神体会,在快到临界点的时候,我请示主人可不可以高潮,主人说不行,可我有些控制不住了,马上就到达临界点,我努力分心,赶紧拿起题看了起来,主人并没有因为我快控制不住而减小手上的力度。我用括约肌的力量做了一次好几秒的提肛,暂时压制住了这一波来袭的高潮。主人说,如果距离临界点还有些远就先把题放下,等快到了再拿起来看。的确,压制下这一波快感之后,我似乎又回到了半山腰,距离山顶还有些距离。我把题放下,可是这次冲顶的速度却特别快,没几下就又快到了临界点,我再一次请示主人,主人没有说话。我知道,主人没有同意。我拿起题来看,可这一次感觉整个下身都在发热,提肛也没有效果,这次真的控制不住了,我着急地问主人我可以高潮吗?主人还是没有回话,可这次我真控制不住了,主人突然开口说,可以。我迎来了一生中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高潮中,主人还在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敏感地带,让我把最后一丝可以转化成高潮的快感都释放了出来。高潮之后,我进入了一段半昏迷的状态,主人放下我的腿,拿大手拍拍我的脸,对我说,高潮之后要说什么?我说,谢谢主人允许我高潮。主人让我起来照照镜子,让我看看自己的乳头。我先低头看了一下,乳头和乳晕不再是原来的浅棕色,变红了好多,而且乳头居然伸长了。我之前从没发现过,也不知道是这次才伸长的还是其实每次都会。我浑身特别疲惫,问主人,为什么乳头会伸长?主人说,性兴奋的时候乳头都会伸长,之前他从照片里看出我自慰过,就是根据我的乳头颜色和长度判断的。主人夸我说,我很有天分,之前他训练小B的时候,她怎么都控制不住。我问主人,为什么提肛可以抑制性高潮?主人说,他不确定,他理解的是,提肛收缩肌肉,抑制了血液回流,使阴部充血,变得麻木,就如同把皮筋勒手上,手就没感觉了一样。主人说,多夹聪明球,训练好了肌肉,就可以控制阴道的痉挛,直接把高潮压下去,我现在还是靠意志力在对抗,难度很大。我问主人,如果刚刚我没控制住,在得到许可的命令前就高潮了怎么办?主人说,不会的,他昨天观察的目的就是为了知道我到达临界点时的反应,如果我没控制住,会在到达临界点的时候同意。主人说,第二次看我坚持不住了,就允许我高潮了。就是说,无论我控制的怎么样,我的高潮都会发生在主人许可的命令下达之后。我问主人,反正主人都会允许我高潮,那还有什么可调教的。主人说,我有没有努力控制,他又不是看不出来,如果不努力,自有办法整治我。主人说,练一段时间之后,每次都会给我计时,如果没有坚持到要求的时间就要罚,现在他做的就是要让我形成条件反射,高潮是在主人许可之后。我之前看kink的影片,从来都不知道那些女演员们是如何训练的可以抑制自己的高潮,听了主人的话才逐渐明白,女演员的确也在努力控制自己不高潮,可如果真控制不住了,主人们也会同意的。我问主人,他会不会给曾经的奴讲这些?主人说,有时会说,有时候不会说。我说,那为什么讲给我听?主人说,因为我聪明,好奇心重,即便他现在不讲,之后我也会问的,还不如就直接把方法讲给我听。

主人说,高潮有着巨大的诱惑力,高潮所带来的是身心的愉悦(我想说,这个我当然知道,分泌多巴胺嘛),所以能听从主人命令,控制自己不达到高潮的奴,不去触碰诱惑的奴,才是真正身心都臣服的奴。对于能够控制自己高潮的奴来说,贞操带就只是形式,不再有实际的作用了。主人说,配合器具的使用,强制让奴达到高潮或者让奴在高潮边缘徘徊而不达到高潮,在客观上都不难,但这两种做法都忽略了奴的主观能动性,哪个女人来都能做到,想体验这些的小M们追求的是生理的快感。但是在能达到高潮,却因为主人的命令拒绝高潮诱惑的奴,才是具有服从度和奴性的奴。我对主人说,想想自己,觉得自己很多时候还会受到诱惑,自己奴性还不够吧。主人说,我已经做的很好了,第一次练就能坚持住这么长时间,再有,性欲强不是坏事。

我有时会想,主人是个性欲一般,但支配欲很强的人。有时候我被性欲控制的时候,都想推倒面前这个男人,可主人总是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我想起一个很不恰当的例子,小时候听过的故事,战争时期有的狗吃过死人的肉,后来它们看人的眼神就会变,不再把人当做主人,而是当做食物。如果有一天我和主人性交了,会不会我就不再把主人当成主人,而把他看成别的角色了呢?我猜,主人除了嫌我技术不够好以外,可能也是怕关系变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