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ulpture du lavement de Russie / Russian’s enema sculpture / 俄罗斯的灌肠雕塑

20080810enemasculpture.jpg
.

这是位于俄罗斯高加索山区某疗养院门前的纪念碑,纪念碑由一个巨型的巨型的铜制灌肠器和3名小天使组成。重400公斤,耗资4万多美元建造,灌肠器旁边还挂起标语,上面写着:“让我们用灌肠器打败便秘”。疗养院老板说,他们设置这个灌肠器雕塑,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或让人倒胃口,而是因为高加索山区有很多疗养院,经常利用矿泉水为人灌肠,治疗消化不良跟便秘,因此这个灌肠器就是这个地区标志。

MOSCOW—The Mashuk-Akva Term spa, a resort in Zheleznovodsk, Russia, has unveiled a $42,000 monument to the enema, reports the Associated Press. The sculpture features an 800-pound bronze syringe bulb resting on the shoulders of three Boticelli-style angels. While sculptor Svetlana Avakina said she designed the 5-foot-high monument with “irony and humor,” the spa’s director Alexander Kharchenko wants the monument to be viewed as more than just a joke: “There is no kitsch or obscenity, it is a successful work of art. An enema is almost a symbol of our region.”

The Caucasus Mountains region is known for dozens of spas where enemas with water from mineral springs are routinely administered to treat digestive and other complaints. A banner declaring “Let’s beat constipation and sloppiness with enemas” — an allusion to a line from The Twelve Chairs, a famous Soviet film comedy — is posted on one of Mashuk-AkvaTerm’s walls.

via: artinfo, the sun, techweb

repost: 上海学生妹 section 3.

清晨醒来看到小奴儿正在怔怔的看着我,反倒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看什么”“没看什么”。小奴儿的眼睛红了,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赶忙帮她擦去,但她的泪却越流越多,只是看着我,任由眼泪不停的流,也任由我给她擦。“你怎么了?”“我不想你走。”,我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我离开上海的日子,飞机是下午的 5点了,离现在已经不足10小时了。我的心里也是一紧,时间总是这样稍纵既逝,快乐的时光过的尤其迅速尤其不知不觉。

抱着她软软的身体突然又感觉一阵的失落,为什么就想这么抱着她渡过剩下的十小时,而不想把她捆起来,把她骑跨下呢!而她也是,紧紧的搂着我,紧紧的贴着我,就象怕我突然飞走一样。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她,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仔细的思考,决定利用这最后的八小时来挽回失败的局面,让她重新回到我脚下,重新成为我可爱的小奴儿。

小奴儿很懒散的爬在床上,小屁股翘翘的,有一些微肿,那还是前天留下的呢。我用手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她翻身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本能的想去吻她的小嘴,但马上又意识到不能这样。但这样一个小的动作已足以让小奴儿有所意识了。小奴儿又是怔怔的看着我,“你不喜欢我了吗?”

“谁说,主人最喜欢小奴儿了!”我特别把“主人”二字强调了一下,小奴儿也意识到了。“主人,不要离开我,抱着小奴儿好吗?”。这时我必需果断,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你这贱货还不起床,主人还要好好开发开发你呢!”,听我说“开发”小奴儿一惊,因为她知道我一说“开发”一般会都会很难受,这在我们以往的网调中已经有过很丰富的经验了。其实在这次来沪前我早就想好了两个开发项目,一是开发小奴儿的性敏感度,二是开发开发小奴儿的后庭。前者在第一天的调教中就已经实现了,而后者虽然我并不喜欢,但做为SM必修课,我还是打算让小奴儿修一下的。

来沪前也与小奴儿讨论过关于开发后庭的话题,小奴儿对于GJ一直抱有一定的恐惧。虽然在网调中我们也尝试过灌肠、扩肛,但她能接受的程度都很有限。而今天我一提“开发”小奴儿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她猜对了,我的确是要开发她的后庭了。

在网调时灌肠、扩肛都是小奴儿自己完成了,难免有些质量问题,而今天我要亲自为小奴儿灌肠、扩肛这多少有些让我兴奋。我让小奴儿先跪在我的脚下,我摸了摸小奴儿的头。“小母狗,今天主人亲自给你灌肠、扩肛,你要努力,否则主人不喜欢你了”,“  是的,主人”小奴儿到现在都表现得很好。于是我拿起绳子开始给小奴儿穿绳衣。

先把小奴儿的双手在身前并拢,紧紧的绑在一起,然后在身上有龟甲缚将双奶突出,用绳扣压在G点,然后固定。最后将狗项圈给小奴儿系好。一切搞好后顺手在小奴儿的阴部摸了一把,那里已经完全湿淋淋的了。看来这两日的开发已经把小奴儿开发成了一个小性奴了。

拉着链子把小奴儿拽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奴儿的表情更加的浪了。拉着她回到床前,让她上身爬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床头柜中有小奴儿自己带来的灌肠器和扩肛器,我把他们全部拿了出来一字形摆在小奴儿脸前的床上。小奴儿眼睛里可以看到兴趣、恐惧,很复杂我想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了。

先把一个小点的电动JJ开开,插入在小奴儿的嘴里。“含住,不准掉出来,否则有你好看!”,“呜呜”小奴儿只能呜呜的点头答应了。然后是跳蛋,只开了一档就放在了阴部用绳子压好,这东西不能开太大,否则会影响灌肠给小奴儿带来的感觉。

今天的灌肠液是小奴儿没有想到的,是酒,是昨天上海公司的礼物,一大礼盒小老酒,有XO、人头马、各种名牌洋酒都有,但都是一小瓶儿。我不太喝洋,但知道洋酒别看度数比不了我常喝的老白干,但后劲还是很大,所以没有敢用纯酒做灌肠液,而是采用了酒+温水1:10配比。

灌肠器自带有肛门塞,所以插入前我先用手指给小奴儿的小菊花里摸了一些润滑油,然后才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插了进去,小奴儿的身体紧张的全都绷紧了,我一边轻轻的按摩菊花周围,一边轻轻的插入生怕弄伤了小奴儿。然后是一点点的将配好的灌肠液压入小奴儿的身体,看着小奴儿的肚子一点点的变大。小奴儿一开始只能含着假JJ“呜呜”表示,最后她不仅“呜呜”而且还使劝的摇头,而我也估计快到小奴儿的极限了才停下手。将灌肠管从肛门塞上拔下来。

先把小奴儿嘴里的假JJ改插入在她已经完全湿润的BB里,然后把一个中号口塞压里小奴儿已经撑到极限的小最里,最后牵着链子不停的在房间里转,小奴儿逐渐忍受不了来自肛门的压力,开始从摇头"呜呜"发展到瘫软在地拖也拖不动了.于是我将已经满脸眼泪、口水、鼻涕的小奴儿轻轻抱起,就象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到马桶前,慢慢的将小肛门栓拔出,一股浊流奔涌而出,太臭了,连小奴儿自己也被臭得眉头紧皱。这是小奴儿的第一次灌肠,然后就是第二次,第二次我没有再忍心灌太多,小奴儿也因上多坚持了一会儿,但便出的物质还是不干净,所以双进行了第三,第四次。第四次便出的就已经完全是清水了。在我告诉小奴儿我今天特别想吃一顿红酒猪后,我给小奴儿进行了第五次灌肠,这时的小奴儿已经被我折磨的完全站不起来了,而这次我也特别把灌肠液中的酒水比例改为了1:5,当然这一切小奴儿都不知道,她也没必要知道,因为就算告诉她,她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当把一脸盆酒水混合物灌入之后,我解除了小奴儿的口塞,小奴儿适应了很足有五分钟才能说话。但随之而来的是小奴儿腹中的造反,当我解开小奴儿的束缚之后命令小奴儿自己去排放时,小奴儿就用她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走进卫生间。

小奴儿很快就处理好了个人卫生,而我也已经把自己脱的精光正躺在床上等她呢。在小奴儿爬上床后我们不扭在了一起,不过我还是在百忙之中有手铐把小奴儿的手脚拷在了一起,这样小奴儿又失去了自由,只能保持被老牛推车或是母狗的姿势被我揉搓,估计是灌肠中酒精的作用,小奴儿表现的比昨天还要抗奋,甚至有点象要 QJ主人的样了,不过我很快还是占据了主动,因为我把那个大号的黑JJ开到了最大插进了她的BB,而小奴儿就象突然停电又来电一样,先是一停然后一下爬在床中剩下淫叫和扭动了.由于手和脚是拷在一起的,所以小奴我的屁股只能高高的翘着,这正好方便我玩弄她的G点和菊花.

大概由于用了很多名酒的原故,小菊花还透着淡淡的酒香,我算是美美的品尝了一会酒香菊花,而小奴儿由地我的舌的作用不知狂泄了不知道多少次,当我把反过来时,小奴儿已经近乎晕厥.当我把假JJ换成我自己的下面时着实被小奴儿的下面烫了一下,缓了一下我才开始进攻,在我猛烈的攻击下小奴儿很快就高潮了,而且这次高潮来得还特别强烈,小奴儿不停的抽动,BB也不时的将我的JJ夹紧,一股股的热流冲击我的龟头,这样的高潮足足持续了有一分多钟,而我也无法忍受而愉快的赐予了小奴儿滚热的精液.当我爬在小奴儿身上颤抖着释放时,小奴我竟然真的晕了过去,说实话一开始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知道一些玩SM致死的例子,不过我很快发现小奴儿呼吸正常,心跳正常,触摸敏感部位时还会擅抖.

当我用简单的急救方法将小奴儿救醒时,一边检查了一下小奴我的身体,好象没什么特别的情况,而小奴儿的这时的高潮还没有完全退尽呢!于是我只好把小奴儿搂在怀里,小奴儿很快就睡着了,而且还打着小呼.我也只好放弃享受小奴儿肛交的打算,很快离开的时间到了,看着怀里的小奴儿,不忍叫醒,也不想她醒后经历离别,所以悄悄的收拾好东西,在小奴儿脸上吻了一下,留下足够的房费离开了.

via: 黎家大院 by ha121

repost: 上海学生妹 section 2.

晚上我安排了烛光晚餐,时间久了餐厅的名字忘记了,但地方却还记得,在黄浦江边香格里拉饭店旁边的楼顶天台上。这那顿晚餐足足花费了我七张RMB,现在想想那的饭菜实在是不怎么样,只是风景不错而以。不过即然一切都是有备而来,那么我的小奴儿也就别想好过了。

首先把她拉到大浴池里好好的给她冲洗了一下,不允许她自己动手,就象给小猫小狗洗澡一样冲洗她的头、脸、身体和蜜洞。最后让她坐好,用我的剃须刀为她清理阴毛,她的阴毛很茂密,我先用剪子将其剪短,然后用沾了剃须膏的剃刀小心的在小奴儿的耻骨上留下了一个心形的一小片阴毛,最后又一点点小心的修剪了奴儿大阴唇外散长的几根,小奴儿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被我触到了痒处不停的颤抖,蜜洞里也是汁水淋漓的。好不容易把她收拾干净自己却累了一身汗,奴儿很懂事的要求替我洗澡,用水细细的冲洗我的身体,轻轻的揉搓,很舒服几乎要睡着了。JJ也因得到了特别照顾而顶身起立,好在我定力超群没有马上行动,而且很快擦干身体来到外面。因为我知道去烛光晚餐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尤其是给小奴儿准备的美丽长裙还要我亲自给她穿上呢。

见到我手拿着的白色麻绳,小奴儿的脸一红头立即低了下去,但还是主动走到我的面前把手背到身后。我心中暗喜。我没有绑小奴儿的双手,也没有采用一般龟甲缚的方法在脖子上把绳子绕一围,而是在小奴儿的肩上用绳子绑好一个齐肩平的横线,然后利用这个横线在小奴儿锁骨以下用龟甲缚的方法给小奴儿穿上了一身绳衣。小奴儿的私处我没急着用绳子,而是用先在小奴儿的私处放了一个大一些的跳蛋,给后庭插上了肛门栓,然后我才用三、四道绳子将两个洞口封住,为了怕跳蛋掉出来也为了怕绳子磨破小奴儿的嫩肉还特别垫了一点卫生纸。一切准备好之后我才从行包中取出给上周专门给小奴儿买的长裙,绒绿色的长裙,样式很简单,但却能显出一点点高贵、一点点俏皮,小奴儿的眼睛瞪得很大,大概是不相信,可能还有些感动竟然大滴大滴的哭了起来。我没有理她,我知道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理她,所以只是把长裙扔在沙发上,命令她自己穿上,里面不能穿别的衣物。然后就坐在沙发上欣赏自己的作品,由于两肩被绑她穿衣的动作多少有些不便,在她最不便的够着背后拉链时我一下把跳蛋的开关打开。她立即夹紧双腿,很快她就受不了了蹲了下去,而我却用严历的口气开始告诉她今天出去后要注意什么,那些事能做,那些事不能做,那些事在主人同意后可以做……,在听到她大声回答“是,主人!”后我才将跳蛋逐渐关小,直到她适应了能走路时我才帮她拉好拉链,让她去做简单的化妆。

当我们穿带完毕走出电梯时有不少人看我们,小奴儿小脸红红的,我知道她是紧张的,她还是第一次里面穿着绳衣,BB里放着跳蛋在外面走。但我也不能放过这个调教机会,所以我开大了一点跳蛋的同时拉过揽着她的小腰,小声的告诉她如果她不好好表现的话我就会把跳蛋开得更大,她听了这话据然身上一阵颤抖。“你真是个好贱奴,来笑一个!”,看着她的笑,我心理其实已经笑的开花了。多好的小奴儿呀!

出租车上我就更进一步的调教她了,先是把她的裙子掀起到露出,然后把她的上半身抱在怀里揉搓她的奶头。司机想是见怪不怪一声不响的开着车,时不时还通过后视镜偷看,而我则是不管不顾的上下起手揉虐着小奴儿的奶头和G点。小奴儿不敢挣扎也不敢哼出声,还得回答我的问题。“这是什么?”“奶头”“大点儿声,我没听清。”“奶头”“怎么样,被我揉得是不是很舒服?”“舒服”………………,还好上海的交通秩序不错,否则就我们这个折腾司机搞不好会把车子开进黄浦江。

风景很美,菜都很精巧,我们喝了一瓶红酒,也聊了很多.从她小时候的农村生活到我的大学生活,就象一对恋人,一对好友一样静静的吃着东西,说着话。时而轻聊,时而笑语。当她用手悟着嘴笑的时候颤动着双肩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们是一对SM,你更不会想到她是一个受虐的小奴儿.晚餐结束扶着栏杆远望黄浦江上江火阑珊的游船,我们完全陶醉了,轻轻的揽着她的腰,她的头靠在我肩上.我用手轻轻的隔着裙子拽拽她阴部的绳子,将跳蛋的开关又开大了一档.不知道是红酒的作用还是别的,她更妩媚的靠在我怀里了.

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我故意把开关开的很大,她几乎是夹着双腿被我拖着走的.看她的眼神也完全是迷离了,不过我认为这更多的是酒精的作用.回到房间很意外的是她竞然主动的吻住了我的嘴,我伸手一摸,她的淫水已经随着大腿流下来了好多.于是我把她野蛮的推倒在地,几下就脱下了她的裙子.反手用绳子把小奴儿的双手用五花大绑式背在了背后.里面是龟甲外面又是一层五花,小奴儿已经完全被绳子包裹了.

根据事先的规定晚上小奴儿触犯了七次纪律,加下午的一共要鞭打180下.决定今天先给她执行90下.小奴儿已经完全浪了,好象根本不在乎似的扭动着PP.我抡起鞭子就打,小奴儿随着鞭打叫了起来,为了不引起麻烦我不得不把她的口封了起来,打了40多下之后小奴儿的PP就已经象烤熟的面包一样红红肿肿的了.看上去很好吃很想咬一口,当她不知不觉躲在那雕花门廊下时我又拿起一圈绳子,把小奴儿吊在了门廊上,只是轻轻的吊着,小奴儿的脚尖还可以起到一些支撑的作用.蜜洞里也换上了我喜欢的黑色JJ。摘去口塞小奴口原还有些抽泣的声音已经变成淫浪了。剩下的40下我要打你的奶子,你准备好了吗?“求求你主人,不要,……”“把头抬起来!”最后不得不把她的头发用绳子绑在门廊上,才让她把头抬了起来。抡起皮板左一下,右一下……“看你还敢不敢”“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打了”。“你这母狗,会狗叫吗?”“汪,汪……”。继续左一下,右一下的打着。打了不到20下,小奴儿就已经鼻涕眼泪的糊了一脸,不过还能免强回答我的问话。这时我想到了更刺激的办法,我取出两个低温腊烛,将腊烛点燃将溶化的腊液倾泄在她已经红肿的双乳上,小奴儿浑身颤抖着躲避却更加刺激了我的虐性,最后我把她前胸后背完全用红色的腊液覆盖了。于是我又抡起了鞭子,红色的腊与我的黑色的鞭在飞舞…………

把小奴儿从上廊上解下时她完全软在了地上,我把她拖到洗手间三下两下把自己也脱光,用凉水满头满身的冲洗她。把她拉起来跪在我的面前。黑色的JJ还在她的蜜洞中嗡嗡直响,小奴儿无论是肉体还是心理都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当是我起码是这么想的。把下面插进她的小嘴,深深的,噎得小奴儿又是呕又是咳。将小奴儿抱到床上,解除了她下半身的绳衣,把下面深深的插入洞中。洞里很热,甚至是可以用烫来形容,看来小奴儿已经被高潮折磨了很长时间了。拉着小奴儿背后的绳子,把小奴儿的上半身拉的直立起来,下面不停的抽插,感觉象是在驯服一匹烈马。将小奴儿翻了个身,抓起她一双小巧玲珑的脚丫,把小小的、晶莹的脚指含在嘴里,轻轻的舔,小奴儿身体一阵狂抖,她又泄了。热流冲击下我也差点儿把持不住,好在下午已经射过,咬咬牙就忍了过去。一边抽插一边拉过条绳子将小奴儿的双腿交叉绑在胸前,将双洞完全暴露在我的棒前。小奴儿除了头和指头能动,其他都被我紧紧的绑住。我拔出下面,再一次将她搬到门廊下,将她仰面吊到下面对下面的高度。我没急着插,而是用那黑的假JJ一深二浅的调弄她.很快小奴儿就受不了,“求求你主人,我要”“要什么”“要JJ”“大点声,没听清”“要 JJ”,“要JJ做什么”“要JJ奴儿”。

我一下就把下面插到了尽头,她也脖子伸长,大大的啊了一声。我一下一下很扎实的撞击,她也一声高过一声的啊了起来。我终于达到了今天的调教目的,她已不知不觉的叫床了。而且自那以后只要一接触小奴儿的敏感地带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哼起来。

双手各握一个乳房,象荡秋千一样深深的插入,揪着小奴儿的奶头,将她拉来拉去的插入,终于在小奴儿的又一次狂泄中,我泄出了今天的精华。很累,象虚脱一样,费了很大劲才将小奴儿放了下来,小奴儿没有马上让我解开绑手的绳子,而象无腿的虫子一样蠕动着爬到我身边躺下,我搂着她,慢慢的解开她身上的绳子,然后就不知不觉的不醒人事了.

上海的早晨来得很早,小奴儿还在熟睡,红红肿肿的PP微微的翅着。不想打搅她所以没敢冲凉不悄悄的出去了。这是多年的习惯,早上出去跑一圈买点早点回来吃。上海清晨的空气有些冷,很潮但很舒服,当我买了点小笼包子回来时小奴儿已经起床,由于没有我的同意还光身子没穿衣服,看上去还是很羞怯。我招呼她一起吃包子,然后又为小妈儿和自己各沏了杯茉莉龙珠。

被我看得不好意思的小奴儿红着脸低着头,完全失去了昨天淫和浪。我去给放了洗澡水,抱着她一起坐了进去。我们都没说话,只是彼此清洗着,我用心清洗着昨天给也留下的伤痕,问她“痛吗”,她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帮她擦干身体让她爬在床上,给她还红红肿肿的PP涂上我专门买的药膏,这是一处含有貂油的药膏涂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然后双乳,边亲吻边涂摸.一会儿小奴儿又叫娇喘连连了。今天上午我要去开会,中午是上海合作公司的餐请,我们事先说好的不带她,但现在却搞得难舍难分似的,帮我穿带完成却抱着我的腰怎么也不想松手。最后只好拿出主人的架子在她耳边“你这小母狗再不松开,我回来有你好看!”“再不松开,我回来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终于小奴儿理智占了上峰放开了我。而我也很难舍的深吻了她转身离开房间。

上午的会议其实很短,但对方安排了很多参观项目反而让我忙碌的无暇给上奴儿发信息。最后索性不给她发了,好好的吊吊她,哪有作主人的老去想着M的。中午宴会时才抽空给小奴儿发了个信息“自己龟甲缚了,肛门栓,红口塞,黑JJ,母狗!”,我想她是能理解这条是令的。

上海的合作伙伴都认为来自西北的人应该很能喝酒,所以对我进行狂轰烂炸,好在我酒量超群才免强支撑了下来。应该用武当步来形容我走进酒店后的步伐,好不容易谢决了他们送入房间的要求。

当我打开房门时小奴儿吓坏了,我想我当时的脸色一定很不好,酒喝的太多了。不过我不是吹,我酒醉是快醒得也快,在洗水间抱着马桶猛吐一阵后我就恢复了正常,至少自己认为自己清醒了。看着小奴儿穿着一身龟甲绳衣,BB里还插着一根黑黑长长的JJ,脖子上挂着一条够项圈跑来跑去的又是沏茶,又是湿毛巾的真是十万分的可爱。当一切都结束时,我让好跪在我脚边。我俯身将假JJ的开关重新打开,用脚托起小奴儿的下巴,看着小奴儿清澈的眼睛“你真是条好狗”,来让我再给你加条狗尾,拔出肛门栓把鞭子把插入小奴儿的菊花中,由于把较长小奴儿很不舒服的扭着屁股。我脱去长裤和外衣光着上身拉着狗链在屋里转了两圈,感觉不是很过瘾,于是开开门看了看走廊。当时小奴儿就吓傻了一样的往后猛退,我假意把她往外拉,其实在我看到走廊尽头的摄像要就已经放弃了把她拉出门的打算了。但她的怕却刺激了我,我使劲拉她象极了母狗的退,“求求你主人,不要呀!”,当我把门关上时她才放松的一屁股坐在地下,已经是泪涕横流了。

我一脚把她踩倒,很生气的说:‘你竟然敢不听我的话。”“主人,不要呀!”“你还敢顶嘴”“求求你了,主人,咱们不是说好的吗?”我一听再也装不下去哈哈的大笑起来,小奴儿阵了一阵才明白过来,看到我一边收拾绳子一边把皮板拿起来,赶忙的说:“主人,我错了”。“晚了,我最狠别人不信任我,特别是你这贱货,母狗”,我狂吼着。这会儿小奴儿是真吓坏了,一边哭着一边说着“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不过一切都晚了,还带着酒劲的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

比起昨天晚上的捆绑这次显然是带上劲了,先用日式将小奴儿的双乳突出,然后将两臂,两肘、两腕依次紧紧的绑在背后.我很喜欢这种绑法,由于两臂被固定整个上身都会很难受,酒劲加色欲下面欲炸,真是再也不能忍受了,掏出下面插进小奴儿的嘴里,几下深喉后小奴儿又呕又咳让我有些心中不忍,于是将她按倒在地毯上,拔出假JJ插入真JJ,足足四十多分钟的抽插,小奴儿的嗓子都快叫哑了.终于迎来了痛快的喷射.

我把她爬在地上,这样两臂不会麻木,我们休息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而我头痛欲裂。我把这一切都归就于小奴儿,她再也不敢争辩了。我们就这么躺着,当我总算爬起来时已经傍晚了。

晚餐我和我的小奴儿去吃了石库门,味道不错。小奴儿还是里面穿绳衣外面穿裙子,这会我在她的BB里插了条假JJ,由于JJ比较长,以至于她吃饭时只能半坐在椅子上,而我会在她不注意将JJ震动开大或是开小,在小奴儿喝汤时开大差点儿就把碗扔了。

饭后我们去了城煌庙,在豫园我们象一对恋人相拥着,时不时停下来热吻,只是没有人注意我手里的遥控器和小奴儿颤抖的身体。美好的时光过得总是很快,当我们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时已经是凌晨了。酒店里我又将她的双臂五花大绑在背后,吊在门廊上的小奴儿就象一朵在风中摇摆的小花,我再也不忍用鞭或是用板。而是改用我的舌、毛笔,小奴儿一直在颤抖,一直在浪叫,直到我们都累了才将她解下拥在床上,狠狠的抽插,狂泄后相拥而眠。

via: 黎家大院 by ha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