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放飞的小鸟

2006年2月08日星期三

放飞的小鸟

一直没有把他当作自己的BF,因为离开他的时候,没有一点点痛心的感觉,甚至,没有抱歉的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

知道他从我进入大学后看到我的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展开全面的攻势,也知道从那以后他那英挺的外表和细腻关怀的内心,从来没有眷顾过他身边那些用异样眼光追随着他的女生。

我只知道我任由他拥我在怀里的时候,只是放任的交给他我整个的身体。

在那个我放弃了所有希望,只是等着那张异国签证的时候。

最后一次。

在那家可以俯瞰夜色中流光纷呈的汇金商厦的酒店,我再一次交给他我的身体,毫不保留。

我并不冷淡,甚至非常热烈,柔软的双腿缠绕着他结实的腰,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让那个真切的庞大,更进一步地深入我的身体。饱满的感觉和一次次凶猛的撞击让我疯狂,虽然不知道自己发出怎样的声音,但在他用热吻堵住我的嘴的时候,还是能听到自己压抑的呜呜声。

在他用发烫的东西试探我的肛门的时候,我没有象以前一样拒绝,反而从身体深处升起渴望,渴望那种违背了我的意识的强奸的眩晕。

其实不止是眩晕,我很确信当时一定有一段时间我是失去了意识的。虽然在这之后也遇到过更加百倍的暴虐和痛苦,但是这一次,当肛门和直肠被作为性交的通道被第一次打开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是与失去处女相比痛苦千倍的真切。

就象整个身体都被撕裂了,是眩晕和涨裂的感觉和火辣辣的剧痛,两种感觉交替轰击着我的大脑,敲击着我的神经。

意识回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硬撑着保持刚才那种跪在床上的姿势,承受着来自背后的一次一次的冲击。

象砧板上的圆木,慢慢地被锯开。

或许肛交的感觉对于男人真的很刺激,他很快射进我的身体。然后,好像他是那块圆木似的瘫软在床上,留下满脸汗水和泪水的真的圆木,蜷缩在床上的一脚,抽搐着。

夜幕中,我独自离开,象被放飞的小鸟,带着伤痛,也带着自由。

via: 丁字花舞

Sex Culture

续上篇blog:

Sex Culture是一档独立制作的旅行节目, 以作者独特的视角, 对在各国文化影响下, 不同的性态度, 性行为方式以及性习俗进行深度调查.

Sex Culture is a travel show that mixes unique sightseeing tours of foreign and exotic lands with an enticing investigation into the culture’s sexual behaviors, attitudes, and pract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