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色医生 I section 2.

第二天正好是周五,病人不很多。我提前洗完澡,然后一边翻看着当天的报纸,一边等着她的到来。不久同事们纷纷下班离开,我仍旧在自己的诊室里静静的等。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5:25,我开始担心她是不是不来了。

“喂!是龙宇大夫吗?我是昨天在聊天室里的和你聊过的王璇,我现在就在你们医院的楼下,我可以上去吗?”

“当然了,我正等你呢,我在三楼你一上来就会看到指示牌的,我是第3诊室。”

不一会儿我听见了敲门声,当我打开门,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子,穿这一身淡黄色的职业套装,微笑着站在门外。她穿着整洁的体,一眼就知道是个白领的丽人,她皮肤白细,身材高挑,虽然比我大一岁但显然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就象25岁的人。

“你好,我是王璇,你就是龙大夫吧?”她来到我面前很大方的和我打招呼。

“你好,我就是龙宇,请进来坐吧。”我的心中暗自高兴,看来今天又能感受到一个美女的身体了。

她走进来,向我的诊室里四处瞧着,看样子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忽然她看到了那张检查床,然后忽然转头问我:“你就是在这张床上给病人检查的?”

“是呀,一般的检查和治疗都是在这张床上,一会儿你要不要也到上面试试?”我故意逗她说。

“哼,我才不会到那上面去呢,我们先聊聊天吧。”她的脸红了一下,然后坐在椅子上。在闲谈中得知她已经是第二次结婚了,现在的老公很爱她,她也爱着现在的老公,只是这个老公有个除了前面之外,还喜欢做她的后面,可是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原因,试过好几次却一直不成功,昨天老公不顾她的反对强行进入她的后面,把她的后面都撑破了。今天和我见面就是想知道一下肛交的真正乐趣。我自然非常愿意效劳,但是不知道她后面的伤到底怎样,还能不能继续做后面,所以我提出先给她检查一下。她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拒绝我,而是走到床边脱下自己的裤子。我一直看着她的动作,当她发现我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下身和大腿时,她更加难为情了,手上也停止了动作。

“你不脱掉内裤我怎么帮你检查伤口呢?都是结过婚的人了,还这样不好意思吗?”我色迷迷的说道。

“你们男的都是一样的色。”王璇发出一声这样的感慨,然后开始动手脱下自己的内裤。令我欣喜的是,这一次她将内裤从腿上全部脱下来了,一簇黑色的阴毛掩盖住她那神秘的下体,是我又一下子冲过去分开她的腿看个究竟的欲望。

“好的,现在请你跪着趴在床上,把腰伏低,屁股抬起来,我先来给你检查一下。”

从她通红的脸上我知道现在的她一定非常的难为情,但越是这样越会让我觉得有趣。不久她按照我要求的姿势趴在了床上,一个褐色的菊花洞对着我张开着,当时的我恨不得马上给她插入。

我先是观察了一下她的肛门,颜色并不是很深,周围的褶皱也比较均匀,只是靠近下面的地方有一处不大的撕裂伤口。“好的,现在我先给你上一点药,上过药之后就没事了。不过你先告诉我今天有没有大便过?”

对于我的问题她显然觉得非常的尴尬,回过头来问我道:“你问这个有必要吗?”

“当然,如果大便过,伤口处就会很多细菌,就需要认真的消毒了,我这可是为了你好。”

王璇显然听出了我话里的严重性,虽然还是羞于启齿,但还是必须要说的。她转过头不敢再看我,然后用很低的声音回答我说:“嗯,有过。”

这时我已经准备好消毒用的药棉和棉棒,然后对她说:“我先给你的伤口消毒然后再上药,这中间会有一点疼,我会轻轻的你也要尽量忍住好吗?”

“嗯,好的,我会的。”她低着头小声的说。大概是由于怕疼而有些紧张的缘故,她的肛门开始一张一闭的。

“别太紧张,来放松一点。”我一边说一边用一根手指在她肛门周围轻轻的按揉,这可是我的绝招,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成为我手指的俘虏,这次也不例外。揉了没多一会儿,她雪白的屁股就开始有了反应,肛门括约肌也渐渐的松弛下来。“好的,就保持这样,虽然会有一点疼,但是一定要忍一忍,一会儿就会好的。”我说着轻轻将浸过消毒液的棉棒按在她的伤口上。

“哎呦!”她叫了一声,身体也猛然一震。

“怎么样?很疼吗?”我关切的问道。

“没事的,你继续上药吧。”说着她又把肛门张开了一点,向时要对我说“你来吧,我不怕。”

“疼的话你可以叫出来,但就是不要动,好吗?”说着我继续给她消毒上药。有时她会发出一两声“嘶嘶”的声音,但真的没有动,让我很顺利的给她上完了药。当我进行完这些操作,看着她诱人的肛门,真是有些不舍,但还是对她说:“好了,可以起来了。”这时的她很快穿好了内裤和外面的长裤,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

“谢谢你龙医生。”

“你客气什么,我们现在可已经是朋友了,对不对?”她听到我这么说,也笑了起来。“不过你今天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再做肛交的好,等下星期好了我们再做好吗?”

听到我这么说,她又一下红了脸,不过还是很有气质的对我说:“当然好,我想今天就做我一定会受不了的,下周五我们再做好吗?”

“没问题,我随时有时间的。”我们边聊边走出了医院,我请她在一个饭店吃过饭,又聊了一会儿才各自回家。后来的这一个星期我们经常打电话,在她老公不在的时候我们还在电话里做过两回,据她说下面都湿了一大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