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经历 – 49.被批评,小聚会

晚上小B来了,她本可以穿的更性感,以衬托她的美貌和身材,但是只穿了很垮的衣服,也只是涂了简单的bb霜,稍微画了画眉毛。她进屋之后,毫不犹豫地把衣服脱掉,走进客厅和主人打招呼。我只能爬着跟着她,她问我为什么不走,我还没回答,主人就说只让我在厨房和卫生间才能站起来。只有主人在家的时候,一直趴在地上,也不觉得怎样,但是小B入门比自己晚,却可以站着,心里总是不舒服。主人让小B去洗澡,我就在客厅和主人聊天,我和主人说,我心里不平衡,主人有些不耐烦地质问说,谁在被圈养?我没答话,主人说,小B本来科研任务就很重,还不是为了配合我的调教才过来的。主人说,当时我在外面浪着谈恋爱的时候,小B各种挤时间来主人家,人家才待了多久就已经是个合格的奴了,我还在这里计较这个,怎么不计较计较跟了主人一年多,和刚开始来的时候没多少长进呢?主人说的我直想哭,眼泪就在眼眶里转,特别像被导师骂了一样。我眼里含着泪看着主人,没说话。主人并没有要安慰我的意思,他接着说,什么事都可以努力,求仁得仁,本来他的朋友早就准备好了暑假的训练,就是因为我迟迟不来,一直没开始。我带着哭腔说,那我现在不是都来了吗。主人说,要先吃两周避孕药,才能送过去接受训练。我又没回答,想着,看来过去之后是免不了非安全性行为了。之后又是主人的各种埋怨,一个女生,过得那么邋遢,分了这个男朋友之后,也应该学到,在生活里谁都不算什么,自己的生活要自己主宰,没人会愿意看别人买惨,买惨除了自己,谁也感动不了。本以为主人要揭伤疤,但是说到最后,似乎的确让自己有所得。我思绪就到处飘,就想,不知道主人和N姐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说教她,不知道会不会让N姐打回来。

小B洗完澡从调教室的门里走出来,主人叫她过来,主人说,要教小B怎么打耳光。小B也很意外,就跪过来,主人说就像这样,托着下颌骨后面,用整个手掌打,打完了手停在脸上,不要像电视剧里那样甩开,一边说一边打我。主人的手很厚重,打起来半边整个脸都会疼,甚至有些头晕。主人说完之后,让小B拿我试手,跟小B说,左右各打二十下,让我自己报数。小B跟我说了声抱歉,就开始了。小B掌握不好,为了对准,力气不太用的上。打完之后,倒也没有很疼。主人让我谢谢小B,我道谢。主人当着我和小B的面,直接夸奖她,让我向她学,反倒弄得小B有些难为情。主人说,以后对小B就要像对主人一样,本来她年纪也更大,做的更好。让她打我,就是为了让我认清自己的位置。主人这通教训之后,我很服气,对小B也有了新的认识。主人说,让小B把交流姿势和服务姿势教给我,也没其他事了,之后就洗澡休息吧。小B说,这两个姿势很简单,先教我怎么跪,就是跪在地上,双脚脚背完全触地,屁股坐在脚上,膝盖最大角度分开,小B跪在地上给我做示范,交流姿势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双手背后,挺胸,腰挺直,背部可以稍作反弓,双手握住对侧手肘上方大臂,服务姿势与交流姿势不同的就是双手手心向上,放在大腿上。小B可以把腿张到快成为一条直线,我却只能打开到一个不是很大的钝角的角度。

洗澡的过程中,我反思自己,几乎可以确定,绝对有嫉妒心在作祟,历来都是美女是非多,我真的需要重新摆正对小B的心态。洗完澡就去了卧室,我问小B,为什么这次主人叫她来?小B说,主人只是说过来聊聊,也没说更多。我都聊些什么呢?小B说,她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会来几个人。我说,就是群调吗?小B说,不清楚,到时候听主人安排就行了,不用担心。

第二天,又是早于闹钟醒来的一天,在床上想着到底会经历什么,很多天没高潮过了,前一天还边缘高潮了好几次,手不自觉得向下摸,也没想高潮,所以只是轻轻地按揉。闹钟还没响,我直接把闹钟关掉了,小B还在睡。有了前一天的事,我知道主人不怎么约束小B,可我还是要遵守前面订下的规矩,所以去洗漱,整理完毕之后就去主人门口跪趴好了。过了一会,主人从房间里出来,我请安。和主人以前做早饭,小B还没起来,我也没多问,小B应该是做实验很累吧,每周只能休息一天,让她多休息休息。和主人吃早饭的时候,小B从卧室出来了,主人说,一会洗漱好之后把衣服穿上再过来吃饭。小B穿上衣服之后倒有些无所适从,主人说,今天需要裸体的人只有我。

这次的早饭没有咖啡,主人说等客人来了再做。早饭吃完,主人让我去门口跪好迎接客人。第一个来的是小A,看到她,我很开心。她还是那么好看,上了大学,会化妆了,有化妆品的提亮,肤色白了好多,穿着热裤和一字肩的短款上衣,在街上遇到这样的姑娘,女生都会多看几眼。她也跪下来和我拥抱,然后进屋和主人打招呼,她还是称呼主人。我发现,我裸体跪在小A面前就没有任何不适。主人让我继续在门前跪趴好,他和小A聊,把小A和小B介绍给对方。她们之间有过线上的交流,这是第一次在线下见到对方。小A看到小B真人,也发出赞叹,说主人收了这么漂亮的奴。小A说,她谈恋爱了,一个大她好几级的学长。也算是预料之中,在成长的关键时期和主人生活过那么久,对小男生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小A说,她不好好学习,男朋友就打她屁股。我支棱着耳朵听着他们说话,在他们面前赤裸也有点别扭。如果每个人都是一对一,那赤裸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但在他们几个面前,心里还是别扭。想想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男朋友面前裸体没什么,在妈妈面前也没什么,但要是他们两个都在,却不行了。

又过了一会,N姐和小Z拉开门进来了,N姐看我在迎接,弯腰拍了一下我的腰说,腰不够软啊。主人去迎N姐,小A小B也都跪下来请安。主人让我把门锁上,意思就是没有人来了,然后对小A说,她不是主人的奴了,不用行奴的礼。各自介绍主奴,大家就都认识了。主人和大家说,就是找个大家都有空的时间聚聚,聊聊近况,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主人说,我现在学着做咖啡,让大家尝尝,我也终于从一群穿着衣服的人中间逃离了。我在厨房里站起来操作咖啡机,小A说过来帮我。咖啡机声音很大,听不到外面在说什么,小A负责往客厅传做好的咖啡。都收拾好之后,爬进客厅,主人说,做好交流姿势。我不敢动,听着他们的闲聊,主人让我们几个奴分别做自我介绍,多大岁数,跟着各自的主人多久,上班还是上学,学的什么或者从事什么工作。当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五个人的目光都看向我,还是有些窘迫的,很久没见过小Z了,被一个男生盯着看也还是有些不自然。主人问小Z和N姐的另一个奴相处的怎么样?小Z说,还好,小奶狗(虽然当时还没有奶狗这个词)很乖,也知道尊敬前辈,相处起来还算融洽,但是心里还是会酸。N姐说,最好的都给了Z,有什么好酸的。话题主要是主人和N姐主导,我全程无话,跪累了就稍微动一动。小Z毫不避讳地看我,虽然和他同过床,可还是被看的不舒服,眼神避免和他接触。快到中午,主人和N姐下厨,剩我们几个在客厅,我心情轻松了很多,也没有电视可看,大家就闲聊,毕竟还是年龄比较接近的人,总觉得主人和N姐更像是长辈。Z比较直男,想到什么问什么,问我和J(前文用以字母作为代称的人都出现了)是不是还在一起?我说分手了,脸上和语气中不想表现出什么,但心还是会隐隐作痛一下。我问Z,N姐有没有和他说今天要怎么对我?Z说没有,应该只是普通聚聚吧。可我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小B让大家收拾一下餐桌,有种长姐的风范,因为我只能跪着,所以就没参与。一会,主人从厨房里走出来跟我说,让我们几个去调教室里,用不用工具都可以,每人把我刺激到高潮一次,吃饭前做完。我一听,脸就开始发烧,这几个人之前都让我到过,可站在一起观看我高潮也却也没有过。他们三个听了,能看出Z很兴奋,小A和小B就比较一般。

进了调教室,Z说他最后再上,因为最后如果我不够敏感了,他还能用他的金手指。在人前调动情欲,对于我来说一直就很难。小B说,让我闭眼躺在地上,完全把身体放松,感受身体的刺激。她跪坐在我的大腿上,用整个手掌抚摸我,我身体就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她才开始用手指轻抚,逐渐到大腿内侧、肋下、腋下这些敏感部位,最后才开始进攻乳房和阴部,她还说着,放松,把身体交给她,让自己沉醉在性欲里。她让小A取个震动棒过来,打开比较低的档位刺激我的乳头和阴部,我逐渐被调动了起来,突然她开大了档位,让我不要乱动,我控制着身体,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小B让我休息一下,把震动棒给小A,说第二次就简单多了,让我背靠着墙坐着,M腿把阴部露出来,让小A方便刺激。我和小A按照她说的方法照做,不久就来了第二次高潮。Z问我,是接着用震动棒还是想要他的手?我说还是震动棒吧,他看上去有些失望,虽然第三次有点久,但也还算正常。三次下来,我有些疲惫了,这个时候,主人和N姐已经做好了几个菜,摆在了桌子上,两个人还在厨房继续忙碌,我们回到了客厅,我有些支撑不住交流姿势了,靠着沙发歪坐在地上。一会,主人和N姐出来,端出最后一道菜,让我们都上桌吃饭。小B给大家倒上饮料,主人举杯说,这次找大家过来,一是给小A放暑假回来接风,小姑娘也长大了,也谈恋爱了。二是小B放假要回家了,给她送行,虽然假期没几天。还有就是庆祝我分手了,彻底解脱了束缚,也算是摆脱了渣男。饭桌上,每个人笑的都不同,主人很开心,自己调教了这么多奴聚在一起。小A笑的很灿烂,小姑娘没那么多心思。小B笑的很轻松,放假了,暂时不用再去纠结科研上的琐碎了。N姐和Z就是陪笑了。至于我,可能笑的有些尴尬吧。

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命名,除了我,J还有N姐用了姓名里某个字的首字母,其他名字都是字母顺序的正序和倒序,Z大就是浙大?Y大就是邮电大学?X大就是厦大?W大就是武大?大家过于有想象力了。

2020/1/30

我的调教经历 – 48.体验过当M是什么感觉的主人

夜里带着肛塞睡觉,睡得不太安稳,不过因为前一天起的早,入睡得很快。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厕所,拔出肛塞,肛门有些合不拢,等排完便,做了几次提肛,肛门才逐渐闭合。洗漱完成以后,按照前一天学习的姿势在主人的门前跪好,迎接主人出来。因为看不到时间,不知道等了多久,仔细听着卧室里有没有传出主人起床的声音。突然,传来大门开了的声音,我惊恐地跪起来往玄关那边看去,主人从玄关走了出来。主人问我,每天早上的要求是什么?我说,五体投地在卧室门口跪趴好迎接。主人说,那为什么起来了?我连忙朝着主人的方向跪趴好,我说,主人我错了内心极度紧张,担心主人罚我。主人绕着我走过去,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我也没敢动,继续保持着姿势。主人坐在我身后的客厅里,他说早上去了学校一趟,办了点杂事。主人让我不要跪着了,去准备我自己的早饭,他已经吃过了。我还是不会用咖啡机,主人又带着我做了一遍,然后带着我收拾厨房。之后照旧拉伸,瑜伽,和主人聊天。

聊天中主人说起来,他曾经去试过被捆绑,试过被调教。我有些惊讶,我问主人难道他身上还有M的属性吗?主人说,他去体验都已经是在有过M之后了,他想知道当M是什么感觉,想知道被打有多疼,被绑起来身上是什么感觉,知道怎样的程度不会受伤,在以后调教M的过程中也可以知道M想要什么,或者怕什么,也好掌握尺度。我在找S以前,也幻想过要不要有一天反攻,可认了主之后却一点这个想法都没有。主人说,他很久之前的暑假,也尝试被圈养了一周,虽然也不算是真正的圈养,但也体会了多种调教。主人说,他当时找的女S就是N姐,后来也产生了更多的情感。当时N姐也知道他是去体验,不是真的M,所以当时的调教偏重于身体而非心理。就这样,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性上的癖好,也都给对方一定的空间。我问主人,男S去体验当M一定很难吧?主人说,是的,他不喜欢赤裸,更不喜欢和别的男M在一起,虽然之前见过多奴的女主,可当自己成为多奴的其中之一时,心理还是很难接受。然后,我问了一个我很想知道,却又冒犯的问题,主人和别的男M做过吗?主人有些犹豫,但还是回答了,他说做过。我就没敢接着往后问,只是说,那一定很难。我说,那主人和N姐交往会不会有些不平等?主人有点骄傲地说,怎么可能,他要把N姐给他的还回去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S会为了了解调教手段落在身上是什么感觉而去尝试被调教。也很佩服主人为了当个更好的S,会屈尊感受M的感觉。

主人说为了周日的活动,这两天要调动一下我的欲望,下午做完运动之后,主人让我坐在马桶一样的椅子上。主人没有固定我的四肢,拿出一根AV棒,告诉我让我自己拿着,到达5次边缘,快到了就拿开,冷却的时间主人会告诉我。主人这样看着我自己做,我反倒有些无所适从。我想用手先调动自己,以至于AV棒贴上去不会太难受,可越紧张就越不能调动。主人就这样看着我,我能感到脸都有点发烧了,可还是不行。主人问我,我在紧张什么,他又没催我。我对主人说,我有点调动不起来。主人说,那好办,让我体前屈,分开腿,双手撑地。主人拿来散鞭,抽着我的大腿,声音很响,但是没有特别痛。主人责备我,也有些嘲笑地说,还调动不起来,还紧张,还脸红,每说一句就一鞭子,光着身子在这间屋子里爬了一年了,发情还要别人帮。几下抽完,主人摸了一下我的阴道,跟我说,拿着AV棒开始吧。我知道抽了这几下之后,我已经湿了。我拿着AV棒贴在阴蒂上,没开最大档,也不敢贴太紧,就保持在一个舒服的震动强度上,高潮的感觉慢慢也就来了。主人坐在在对面看着我,跟我说话,我也只能同时兼顾生理的快感和识别主人话语的理性。主人说的是之前他之前的M,主人说之前的M有的是已经工作的,有的是学生,前者已经进了社会,当M就是来好好释放,学生里又有像小A那种小姑娘,心智还没特成熟,喜欢撒娇耍赖,让干嘛就干嘛,也有小B那种有需求,又爱玩的,反倒真正有奴性的人不多。主人说,虽然我跟他了一年,但是有很长时间不在一起,没接受调教,能有这份羞耻心是好的,说明自己还有一堵墙,要把生活和SM区分开,可另一方面,这堵墙的位置不对。主人说,这堵墙的底线太高了,把本应该享受的部分变成了煎熬。

本以为圈养会轰轰烈烈,天天被禁锢得动弹不得,或者不停地受到性刺激,没想到居然还挺轻松,平平淡淡。就这样,到了周六下午,主人终于简要的告诉了我周日的安排。主人说,晚上的时候,小B会过来,周日有几个客人要过来,也是我认识的人。本来对她就有成见,而且她还那么光彩照人,复杂的情感里混杂着嫉妒和自卑。

安全规则

这是来自于某个性奴服务中介方所提供的关于安全的一些指导性方针。以及,非常好的文本。

——————————————————————————————————-

  • 安全词/安全动作

    国际公认的安全字是“Mayday”,安全动作是“摇头”。如果您的性奴说Mayday 或者使劲摇头,就表示她因某种原因不能承受了。您应立即停止,并询问原因。

  • 责罚限制

– 打屁股:每天(24小时)只能打一顿,每顿只能由轻到重打十下。当然,有些女孩天生忍痛能力特强或喜欢/享受责打游戏(可以在她们资料里看到),您不妨可以打得重一些多一些,只要她本人同意就没有问题。但即便是这类性奴,您打时还是要由轻到重,并始终注意有没有安全词和安全动作出现。打屁股一般以不流血为底线。

– 打耳光:每天(24小时)只能打一顿,每顿只能由轻到重打十下。女孩子都非常在意自己的容貌。在打耳光时,请注意不要让指甲或戒指刮伤她的脸。打耳光一般以不产生伤痕为底线。

– 夹子:夹子有很多种类,夹嘴唇、乳头、阴唇的夹子各有不同。您须根据不同的夹子和她的敏感程度,调整好夹子的压力。并请随时注意她的安全词和安全动作。

– 手拍/鞭子/皮带/藤条责打:只有特制的SM手拍/鞭子可用于SM游戏。您不可以用真的鞭子或拖把棍、衣架之类的东西打她。您的性奴如果受伤会给您带来麻烦。手拍/鞭子/皮带/藤条责打以不流血为底线。

  • 时间限制

    通常,一场SM游戏持续时间不应该超过40分钟。结束后,让性奴至少休息20分钟,再开始下一场SM游戏。

当然,事实上SM游戏是多种多样的。一场SM游戏的持续时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游戏内容。比如,办公室奴隶女秘书的角色扮演可以持续几个小时,而狠打屁股可能就无法超过10分钟,等等。

  • 避孕套的使用

    您的阴茎、手指、性玩具等进入性奴的阴道或肛门时,都必须戴上避孕套。您必须事先清楚地向她展示避孕套的使用。如果您在她蒙眼捆绑的情况下不戴避孕套性交,这可能会给您带来法律麻烦。 同时,女孩也有权停止服务(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不会退还任何费用,而且你还要负担她的后续医疗费用)。

  • 针刺游戏

  针刺游戏只允许使用一次性针灸针。

  • 饮食和睡眠

    您有义务为您的性奴提供正常的饮食和和保证她基本的睡眠。另外,在玩SM游戏时,尤其是当性奴全身被束缚或痛苦哭泣时,她可能出很多汗,需要经常补水。

另外,还有一点要注意:玩SM游戏时,双方都不可以饮酒,包括啤酒。贵宾醉酒后可能会行为失控;性奴在醉酒状态下被捆绑、塞口、悬吊、鞭打时,可能会发生危险。当然,什么毒品之类就更不允许了!

  • 基本清洁

    基本的清洁,包括早上和晚上的淋浴,是我们所有的贵宾必须做的。这一基本要求也适用于所有的“淋浴前”游戏。举个例子具体说明:您可以在跑步回来后马上令性奴帮您脱下跑鞋舔脚(如果她有“淋浴前舔脚(Foot Licking before Shower)”这项服务的话),但您不可以故意几天不洗澡。您必须至少每天早晚二次正常淋浴,包括清洗生殖器和肛门,否则会引起女孩的厌恶。

  • 照片和视频的拍摄

    近年来,西方各国对色情图片、视频的网络传播做出了越来越严格的规定,以保护个人隐私。对于恶意散布传播他人色情照片、视频的行为规定了具体的法律惩罚并付诸实施。

在此背景下,为了让我们的贵宾充分享受SM乐趣同时又避免误踩“地雷”,我们做出如下细节规定:
1,没有“私人照片/视频(Private Photo/Video)” 服务的女孩不能拍摄。
2,有“私人照片/视频(Private Photo/Video)”而没有“露脸私人照片/视频(Private Photo/Video without Mask / Hood)”  服务的女孩只能拍摄身体,不能拍摄面部。
3, 有“私人照片/视频(Private Photo/Video)” 服务的女孩,您每天(24小时)只能拍摄一次。照片每天只能拍摄20张。视频每天只能拍摄5分钟。
4, 您不得以任何方式将您的性奴隶的照片或视频传播出去,将它们传播到互联网上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无论是免费还是营利的,您都将负法律责任。
5, 绝对不可以使用隐蔽的方式(如针孔相机)拍摄,这将立即导致法律问题。女孩有权马上停止服务并离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退还任何款项)。

我们鼓励有“私人照片/视频(Private Photo/Video)” 服务的女孩在玩SM时接受拍照录像。为了让女孩信任并愿意同您合作,我们建议贵宾在拍摄时一定要营造一种自然放松的气氛。在SM游戏开始之前,主人就大大方方地先把相机架好(千万不要在游戏中才偷偷拿出相机/手机),并同她讨论拍摄时的角度、要不要遮脸等细节。拍完后两人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欣赏,删除她不喜欢的照片、视频,并和她讨论角度、姿势、服装、化妆等。如果您有摄影/像技巧,能把她拍得比平时更美,许多原本不愿露脸的女孩会主动露脸让你拍摄。

请遵守以上规定。祝您享受快乐,并且一路平安!

  • 约会地点

    出于保护女孩的安全起见,我们的会面地点仅限于经过验证的住宅和5星级酒店。所以,我们必须在女孩出发之前获知贵宾的家宅地址或酒店房间号码。我们的女孩不会前往不确定的地址,如某街角、某餐厅、某酒店大堂等。

我的调教经历 – 随便写写

site owner : 雖然我的確也認為這麼直接搬運別人的文字涉嫌侵犯對方的權益,但是在當今的大環境下,無論是政治上的,還是文化上的,抑或輿論上的,對於真正有價值的記錄的存在空間已經很狹小了。我甚至一度非常焦慮可能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裡,這位作者的所有文字都會被清空刪除。作者如果對此有異議請直接和我聯繫罷,在此之前請容許我在這裡留一份備份。恕罪。

  • – – – – – – – – – – – –

我一直都在,每天会上来看看,虽然流量已经少很多了。感谢大家的关心,我一切正常,一切都好。就是懒,不愿意动笔,也理解了自己朋友们的公众号为什么只能维持几个月的更新,可能这就是人类耐心的极限吧。

虽然现在已经在圈外了,但是有时候还是看看圈子里的事。突然有些感想,就想抒发抒发。

SM没有多神圣或者崇高,也不要想在这里找到所谓的救赎。之前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他大概表达过这样一个意思,花钱买票听相声是为了逗乐的,不是去受教育的,所以相声要就是要搞笑,要是说了之后观众都不笑,那就太搞笑了。至于观众能从相声里琢磨出点道理,那是观众的水平高。我想说,SM也是。SM最原始的驱动就是满足欲望,不要想着有个S管着,学习成绩就能变好(本来这里就包含着一个悖论,M想被虐待,学习不好会被罚,那最后成绩不好反倒得偿所愿,背离初衷),或者获得什么更高层的,精神得到升华之类之类。所以,就对应着两个要求:1正视自己的欲望;2心智健全,心理健康。可能是孕妇效应,我总觉得有太多的人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这又分为两种:1认为这种欲望是邪念,是种不应该产生的欲望;2困于客观而无法满足,不得不压抑。后者,我可以理解,毕竟人要做出选择,做出放弃。而前者,我希望你们可以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都有和你自己相似的幻想和癖好,完全不用被这种欲望纠缠而苦恼。再说心智健全和心理健康。一些女生说自己自杀过,或者考虑过自杀,很多都是原生家庭不幸导致的。很多SMer有这样的情况,是自己的不幸让自己踏入了这个圈子,SM是毒品一样的存在。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基因里就写着,SM是伴随一生的性癖好。我没有贬低任何人的意思,但是如果是前者,那请谨慎入圈,因为遇人不淑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可能不仅仅是毒品,而是毒药了。一个正常的S怎么会找情绪不稳定的M呢,除非精虫上脑。如果是后者,也请正视风险。

看完自己写的,职业病暴露无遗。。。

2019/12/2